隋末群雄四起,各种迹象表明,不出意外窦建德或将成为一代明主

隋末群雄四起,各种迹象表明,不出意外窦建德或将成为一代明主

隋末群雄四起,与隋朝过于暴虐的统治有关。特别是河北、山东、中原一带,自大业六、七年开始,就一直承担着开挖运河、征兵伐高句丽、出丁组织后勤转运等任务,加之连年水旱交加,民力凋敝至极,瓦岗军哄然而起之时,以窦建德为代表的河北诸股义军也陆续揭竿而起,在北方搅起浑天巨浪。

大业十四年,隋炀帝被宇文化及弑杀。不久,在宋正本等人的建议下,窦建德定国号为夏,定都乐寿,改元为五凤。此后,窦建德陆续兼并了义军魏刀儿部,攻陷冀、定诸州,又进兵至幽州进攻罗艺,不料攻城不利,相持一百多天未能取得进展,罗艺又与关中李唐通使往来,窦建德力有不逮,便撤军南下,回到乐寿,准备向南扩张。

彼时河南形势一变再变。瓦岗军称雄于河南,尚处于发展阶段的窦建德遣使尊李密为盟主,甚至一度劝李密自立为帝。窦建德自己对称帝很谨慎,由此可见他对瓦岗政权满怀着敌意,大概希望李密称帝引起中原群雄的集体抵制。此后,瓦岗军与宇文化及血战一场,又向西与王世充决战,结果兵败溃散。豫梁齐青兖诸郡,原本接受瓦岗军辖治,此时都处于散乱的无政府状态。唐朝遣淮安王李神通为山东道安抚大使,越过洛阳,进入瓦岗军故地收割地盘。虎牢关以东、魏县以南的一片区域,相继被唐军占领。很快,唐军便与宇文化及残部发生对抗,由于李神通指挥不当,宇文化及意外地替窦建德死死挡住了唐军向东方和北方扩张的势头。这使窦建德能够从容地调兵南下,介入中原的争夺。

唐武德二年(夏五凤二年,619年)闰二月,窦建德打着为隋炀帝复仇的旗号,引兵南下进逼聊城(今山东聊城东北)一带。唐军受挫之余,不敢与夏军接触,迅速脱离了战场。窦建德则不顾二敌在侧,迅速对宇文化及发起了攻击。后者连战失利,退入聊城死守,夏军穷追至城下,展开了攻城作战。正是在这场战斗中,夏军表现出了很高的专业素质。据《旧唐书·窦建德传》记载,夏军“纵撞车抛石,机巧绝妙”,这是步兵攻城各项技能中,最能体现技术水平和组织纪律性的一方面。从大业十一年起事以来,短短三年多时间,夏军能达到这样的水准,与窦建德颇具长远性的眼光不无关系。

窦建德军四面急攻之际,先前投降宇文化及的王薄率众为内应,打开了城门。宇文化及全族及谋杀炀帝的凶手都被毫不留情地处死。被俘的隋官大都量才录用,裴矩任尚书左仆射,崔君肃为侍中,何稠为工部尚书。

窦建德入城后,表现出对隋朝正统的充分尊重,他在炀帝萧皇后面前仍自称臣,并遣使到洛阳朝见皇泰主表示诚意,还派兵护送萧皇后及隋室遗孤杨政道入突厥⸺_这是应嫁到突厥的隋义成公主之请。借此一举,夏国进一步拉近了和突厥的关系,夏国在河北的势力更加巩固。

解除了外部威胁后,八月,窦建德进兵洺州(治所永年县在今河北永年东南)并顺利攻克,随后迁都于此。洺州在河北的最南部,并不利于镇抚冀定诸州,特别是在幽、营诸州尚有罗艺、高开道等势力的情况下,迁都洺州会弱化对北部的掌控,但窦建德既然定都于此,显然是把重心放在了向南进取上。

随后夏军挥师南进,在相州(治所安阳城在今河南安阳市)击败了唐军李神通所部。之后,又连连攻克了邢州(治所龙冈县在今河北邢台)、赵州(治所平棘在今河北赵县)、卫州(治所卫县在今河南浚县西南)、滑州(治所白马县在今河南滑县东南)。幽州以南,黄河以北,东至大海,几乎全都纳入夏国版图。在此期间,窦建德表现出了远超李密的政治军事水平。

在政权建设上,窦建德大量任用隋官,以最快速度把成熟的政府组织模式移植入新生的农民政权。裴矩帮助夏国制定了仪注礼制,树起了窦建德的天子权威。这对于提高集团凝聚力、强化首领权威,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相比瓦岗军一败即散,无法复起的状态,夏国无疑做得要好很多。

军队组建训练方面,夏军也有着与瓦岗军不同的模式。窦建德并没有把太多精力放在骑兵建设上,这从夏军与罗艺、高开道的骑兵作战屡屡失利中可以看出来。夏军似乎是以步兵为主,其攻城技术、步骑列阵技术都比较成熟。这种兵种特点决定了夏军作战的特点,即扎实有余,机动不足。窦建德作战,除了在河间靠搏命获得大捷外,其余都是以力量优势战胜敌军。虽然看上去不如瓦岗军剽悍,但胜在扎实可靠,也更像一个国家的军队,而非单纯的军事集团。窦建德也逐渐摆脱了农民军领袖亲临战阵的作风,这种作风对集团领袖来说实际上弊大于利,李密数次作战受伤都严重拖累了全军的作战步调,而窦建德并没有出现此类失误。

外交方面,窦建德做得亦是不卑不亢。优待隋朝官吏令他赢得了仁慈宽厚的好名声。与李唐王朝虽然处于交战状态,但当唐朝致书请求联合时,窦建德仍然大方地释放了在卫州俘虏的唐淮安王李神通和李渊之妹同安公主。与瓦岗军四面树敌的做法相比,窦建德为自己赢得了更多政治空间。

窦建德私德水平也比较高。他保持并发扬了年轻时的仁侠尚义品格,虽贵为夏国之主,但仍坚持平等公义,每每作战胜利缴获大量财物,都散给诸将,自己从不私自占有。他平时生活也较为朴素,饮食不搞大鱼大肉,甚至连肉菜都很少吃,经常吃的唯有常见蔬菜、脱粟之饭(也就是只把谷皮脱去的糙米)。其妻曹氏在他要求下也保持着朴素风气,不穿纨绮,日常侍奉的婢妾才十几个人,也就比普通庄户富人强一点点。消灭宇文化及后,俘虏了隋后宫妃嫔、美女数千人,个个都是容颜娇美、秀色可餐,窦建德却一概下令释放。可以说,窦建德的才能、水平、品德、境界,无一不在积极地向英明仁义之主靠拢。然而命运的天平并没有如窦建德所愿向他倾斜。

时间来到唐武德四年(621年),中原形势越来越明朗了。窦建德称雄于河北,王世充苦苦支撑于中原⸺其实他能控制的范围仅在洛阳周围,唐朝四面出击,越过王世充政权攻略河北、山东、两淮。窦建德扩充势力面对的主要敌人,分明是日渐强大的唐朝了。

本文摘自《你一定爱读的中国战争史:隋朝》

隋末群雄四起,各种迹象表明,不出意外窦建德或将成为一代明主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1年12月19日 07:00
下一篇 2021年12月21日 07: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