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大规模的坦克战,库尔斯克普罗霍罗夫卡战场实录

著:戴维·M. 格兰茨 乔纳森·M. 豪斯

译:孙渤 赵国星 张峻鸣

史上最大规模的坦克战,库尔斯克普罗霍罗夫卡战场实录

1943年7月12日

库尔斯克,普罗霍罗夫卡

从黎明时分开始,7月12日上午一直温暖、潮湿、多云。下午有几场小阵雨,但强度不足以妨碍当天大部分时间的军事行动。可是,临近傍晚时的几场强阵雨会把许多条道路变成泥沼。

黎明刚过,豪塞尔的三个师开始按计划发动进攻,但没过几个小时,他的装甲兵和装甲掷弹兵就沿整条战线迎面撞上苏联人的反突击(见下地图)。“警卫旗队”师于6时50分发起攻击,该师党卫队第1装甲掷弹兵团在铁道线以南寸土必争地向东推进,把俄国步兵彻底赶出了斯托罗热沃耶,并准备继续向普罗霍罗夫卡西南两公里处的亚姆基推进。不到一小时后,党卫队第2装甲掷弹兵团开始从铁道线上的252.2高地至“十月”国营农场一线全面向前推进。不到8时15分,装甲掷弹兵已到达并越过“十月”国营农场以北的山脊,向下面山谷进发,而“警卫旗队”师装甲团的67辆坦克早已整装待发,随时准备超越到他们前面担任先锋。46 装甲掷弹兵曾报告过山脊处设防的敌人大约是一个团的步兵,但他们登上起伏的高地并开始进入下面的山谷时,却发现对面的下一道山脊处有大批敌军坦克。不过,党卫队第1装甲团还没有收到这几份报告, 就已经前来支援进攻并扩大战果。后来,该装甲团的一位“虎”式坦克连连长鲁道夫·冯·里宾特洛甫写道:

烟幕弹打出的一堵紫色烟墙飘到空中。意思是:“坦克警告!”

沿着山坡的整条坡顶都可以看到同样的信号。带有威胁意味的紫色危险信号也出现在铁路路基右侧的更远处。

一切立刻变得明朗起来:我们这些还在山谷里的人还看不到的是,一场苏联的大规模坦克冲击正在山的那边进行着……

爬完剩下的山坡登顶之后,我们看到眼前的小山谷对面,离我们大约200 米远的地方有另一座矮山丘,那里显然是我军步兵的阵地……

这个小山谷在我们左边延伸开去,我们顺坡而下的时候发现了第一批T-34,它们显然是想从左边包抄我们。

我们在山坡上停下来开火,击中了几个目标。一些俄国坦克起火燃烧。对于一个好炮长来说,800米已经是理想射程。

我们停下来观察会不会有更多敌军坦克出现,这时,我出于自己的习惯看了看四周。结果眼前的景象令我说不出话来。从我前方150—200米处的缓坡后面, 先是冒出来15辆,然后是30辆,再后来是40辆坦克。到最后,多得数不胜数。这些T-34上搭载着步兵,一路向我们高速冲来。

史上最大规模的坦克战,库尔斯克普罗霍罗夫卡战场实录

(上图)沃罗涅日方面军,1943年7月12日

冯·里宾特洛甫当时并不知道,他的坦克连迎面遭遇的是苏联坦克第29军的坦克第31旅和第32旅。

与此同时,位于党卫队第1装甲团左翼的该团第2营第13连也在“十月”国营农场以北正面遭遇60辆苏联坦克,并在600—1000米的距离上发生交战。就在双方距离正在迅速接近的时候,又有一批同样数量的苏联坦克从斜刺里杀出,并向这个连扑过来。一场长达三小时之久、令人目不暇接的殊死搏斗接踵而至,苏联坦克损失大得令人震惊,因为它们甚至很少有机会接近到可以击穿德国坦克装甲的射程内。“警卫旗队”师的战史这样描述战斗的激烈程度:

上午6时[莫斯科时间8时]整,规模约一个团的敌军越过普罗霍罗夫卡—彼得罗夫卡一线进攻我师。“阿道夫·希特勒警卫旗队”装甲战斗群刚开始前进,就正面遭遇约50辆敌军坦克。战斗持续了两个小时。第2装甲掷弹兵团第3装甲车营(Ⅲ. /2.)的装甲炮兵排排长居尔斯三级突击队中队长报告如下:“他们一大清早就开始进攻我们。他们冲到我们周围,在我们头顶上,也在我们当中。我们各自为战,跳出散兵坑,向敌坦克投掷空心装药的磁性手榴弹,跃上自己的装甲车,朝任何看到的敌军车辆和人员开火。那简直是地狱!到上午9时[莫斯科时间上午11时]整,战场再次牢牢地掌握在我们手中。我军坦克给予我们很大帮助。仅我所在的连就击毁了15辆俄国坦克。”

同样的激战场面出现在党卫队第二装甲军的整条战线,而“警卫旗队”师的地段依旧打得最激烈。不管在哪个地方,原来的进攻者现在都变成了孤注一掷的防御者,战场上的大屠杀也愈演愈烈。该师的党卫队第1装甲掷弹兵团刚刚占领斯托罗热沃耶,同样遭到几波苏联坦克和搭载步兵的反复攻击。该团第3反坦克歼击营的一名炮组成员,后来生动地记录下自己对这次激烈战斗的印象:

凌晨4时左右,一名骑摩托车的通信兵送给我们新的命令,要求我们在“斯大林斯克”集体农庄[斯托罗热沃耶]设防。我们应当特别注意右侧的树林和面朝铁路路基的方向。不久,我们就看见约有25—30辆T-34在我们右方六至七公里处运动,直扑“帝国”师的战线。对于我们来说,他们离得太远,不过师属炮兵团还是瞄准它们开了火,确保他们经过我们的右翼时不会毫发无伤。然后是一片寂静。但到8时整,随着一声巨响,魔术表演正式开始。“斯大林管风琴”一轮又一轮的齐射,如雨点般打在我们的阵地上,其中还夹杂着炮弹和迫击炮弹。总之,这看起来像是在为一场真正的进攻做准备,并且持续了将近一个半小时。一架德国侦察机飞到俄国阵地后方相当远的纵深,摇动机翼向我们发出信号,扔下一个消息筒,并打出两发紫色的发烟信号弹。那意味着坦克。铁路路基的左侧,同样打出紫色的烟幕信号,所以那里一定也有坦克。敌军的火力在同一时刻停下来,从路基左侧的小山上,陆续冲下来的坦克有三辆……五辆……十辆……但是光数数有什么用呢?一辆又一辆T-34从小山上全速冲下来,炮管里都吐着火焰,直扑我方步兵阵地。我们刚看到第一辆坦克,就用自己的五门炮不停开火,只用几秒钟,第一批T-34 就停在了一团团黑烟当中。有时候,我们还要当心坦克上面搭载的俄国步兵,同他们展开白刃战。

后来,突然有40—50辆T-34从右侧朝我们冲来。我们不得不调转炮口朝他们开火。突然之间,有三个庞然大物大胆地越过洼地,向集体农庄冲过来。他们开上通往农庄的道路。我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角度开火,而最右侧那门炮的装填机构却卡住了,看样子似乎没法修好。我们只好穿过农庄建筑物变换阵地。我刚能略作瞄准,就不得不马上向第一辆T-34开火。这一炮没打中,弹壳却卡在炮膛里。于是我又一次在房屋之间弯身前进,在一座房屋前面排除了卡住的弹壳。一辆T-34 出现在我正前方,恰好这时,我的助理炮手大吼一声:“新弹上膛!”响得我没戴耳机也能听到他的声音。最值得一提的是,我调转炮口对准150米开外冲向我们的那辆T-34时,又一场悲剧发生了!这门炮的后支撑脚架断了,炮口上扬直指天空。我用力摇动手柄放平我的7.5厘米炮身, 并设法瞄准那辆T-34的炮塔开火。命中!舱盖打开,两个人跳了出来。一个人呆在原地,另一个却沿房子之间的小路蹦跳着跑掉了。这辆T-34开到离我大约30 米处的时候,我又一次击中了它。

我们在友邻步兵的大力帮助下,胜利结束这场同俄国步兵和从被打坏坦克里跳出来的坦克兵之间的射击比赛,然后拖着我们的炮全速离开原来藏身的那个坑。我们经过几辆正在燃烧的T-34,一路飞奔来到树林里。俄国人就是用这些坦克,在三至四波步兵支援下发动的进攻,现在进攻已告失败,他们也被赶了回去。

放眼所及,大约1500米宽的地段上,到处都是正在燃烧的坦克残骸,大约有10—12门火炮也在燃烧。据说有120辆坦克参加了刚才的进攻,但也很可能是更多。谁又数过呢!

史上最大规模的坦克战,库尔斯克普罗霍罗夫卡战场实录

(上图)库尔斯克会战期间,红军的主力坦克是1943年型的T-34

这一轮疯狂进攻的发起者是苏联的坦克第29军坦克第25旅,并得到坦克第2军坦克第169旅的支援,不久又得到近卫坦克第53团的支援。整条战线上的战斗则持续了大半个上午,一直到午后,一波又一波的苏联坦克不断冲击着党卫队第二装甲军的先头部队。

显然,罗特米斯特罗夫的反击已经如期开始。6时整,罗特米斯特罗夫本人和参谋人员组成的一个小型作战组,一起来到坦克第29军军长基里琴科将军的前方指挥所。这个指挥所位于普罗霍罗夫卡西南的一座小土丘上,可以清楚地观察整个战场,于是,罗特米斯特罗夫在这次进攻期间把这里也当作自己的集团军观察所。为了从空中扫清苏联飞机,德国的梅赛施米特飞机从6时30分开始出现,半个小时以后,几波德国轰炸机接踵而至。在罗特米斯特罗夫的注视下,成群的苏联歼击机,然后是轰炸机,飞来盘旋着展开空中交战,而地面上的两支大军也在殊死搏斗中相互纠缠,无暇顾及从天而降的炸弹和天空中的杀戮场面。

本文节选自《库尔斯克会战》

史上最大规模的坦克战,库尔斯克普罗霍罗夫卡战场实录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3月7日 08:00
下一篇 2022年3月9日 07:4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