弯弓辞汉月,插羽破天骄,霍去病两破匈奴

弯弓辞汉月,插羽破天骄,霍去病两破匈奴

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经过三年的休整后,汉武帝终于决定再次向匈奴发起进攻。随着伊稚斜单于将王庭转移到漠北,匈奴对汉朝边境的威胁骤然减弱,汉军的主攻方向不再是北面的漠南,而是转移到了西面,准备向河西发起进攻。

这一次汉武帝派去远征河西的不是别人,正是在漠南之战中立下赫赫战功的霍去病。比起卫青的稳健,霍去病更擅长指挥骑兵长途奔袭,正是远征河西的适当人选。这年三月,汉武帝正式任命霍去病为骠骑将军,让他率领一万骑兵从陇西郡出发,向西征讨盘踞在河西的匈奴势力。如果换了其他人指挥,一万骑兵或许并不能发挥多少作用,但霍去病不一样,哪怕只有一万人,他也能在河西掀起滔天巨浪。

霍去病率军从陇西郡出发后,一路快速向西推进,越过乌盭(lì)山后迅速进入匈奴遬濮部境内。河西从来没有被汉军攻打过,当地的匈奴人对汉军没有丝毫防备,在霍去病的猛攻之下,遬濮部很快就被杀得溃败而逃。解决完遬濮部后,霍去病并没有停下进攻的脚步,他率军渡过狐奴河,继续向河西腹地推进。此后的六天里,霍去病率军转战千里,一连攻破五个匈奴小部落,以摧枯拉朽之势将位处河西的匈奴各个小王打得纷纷败逃。

攻击匈奴小王并不是霍去病的目标,他更希望找到休屠王和浑邪王二部的主力,将匈奴在河西的势力一举击溃。正因为如此,霍去病并没有按照以往汉军作战的习惯,抢掠匈奴的百姓和财宝牲畜,只是从匈奴人那里获得自己所需的给养,就将其余百姓全部放掉。这么做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继续轻装上阵保持机动性,这样才能在河西快速推进,让匈奴军队始终无法追上汉军展开合围。不久后,霍去病率军前进,一路越过了焉支山,到达了皋兰山下,在这里他终于看到了寻找已久的浑邪王、休屠王所部人马。霍去病横扫河西之时,浑邪王和休屠王也没有干坐着,他们集结起河西的匈奴大军,在皋兰山一带严阵以待,准备以逸待劳打汉军一个措手不及。在浑邪王等人看来,霍去病不来就罢了,来了必定会陷入全军覆没的悲惨境地。事实正如浑邪王等人期盼的一样,霍去病真的率军深入河西,杀到了皋兰山下。可惜的是,匈奴人猜到了开头,没有猜到结尾,他们太低估霍去病率领的汉军了。

霍去病率领的汉军骑兵可不是随便拼凑来的,他们都是汉武帝在汉军中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就连武器装备也远好过其他汉军。统率这支精锐汉军的霍去病勇武善战,不但胆识过人,敢于深入敌境作战,还经常与勇士们一起在前面开路,当先与敌人展开厮杀。有这样的主帅,汉军众将士自然拼死力战,每每创造出令人咋舌的奇迹。皋兰山一战中,在汉军的奋勇冲杀下,人多势众又有主场优势的休屠王、浑邪王所部竟然被杀得大败,折兰王和卢侯王两个匈奴小王被当场斩杀,浑邪王的儿子和匈奴的相国、都尉等全都做了俘虏,就连休屠王的祭天铜人也成了霍去病的战利品。这一次河西之战,霍去病总共歼灭、俘虏了八千多名匈奴人,成功重创了河西的匈奴势力。这次河西之战原是一次试探性的出击,因此连汉武帝自己也没想到能取得这么辉煌的战果。大喜之下,他立刻加封了霍去病两千两百户封邑。

取得第一次河西之战的胜利之后,汉武帝决定乘胜出击,争取彻底歼灭河西的匈奴军队。于是经过短暂的休整之后,霍去病再次率领汉军出发了。这一次,他率领的可不只是一万骑兵了,而是有几万骑兵。除了他以外,和他一起出击的还有老将公孙敖。为了防止匈奴左贤王部西援河西,汉武帝又让李广从右北平郡出击,进攻左贤王所部,以达到牵制的目的。汉武帝还特意给李广派了一个熟悉匈奴地理的副手——张骞。

当年夏天,按照汉武帝的军事部署,霍去病与公孙敖各领数万骑从北地郡出发,分头开赴河西地区,李广和张骞也率军从右北平郡出发,直击北面的左贤王部。出发后不久,李广同样将军队分成了两部分:他自己率领四千骑兵作为先锋,走在大军前面开路;张骞则率领一万多骑兵的汉军主力跟在后面。汉军的分散给左贤王创造了一个各个击破的机会,李广率军行进了几百里后,就陷入了左贤王大军的重重包围之中。李广所部汉军只有四千人,左贤王的匈奴军队却有整整四万人,是汉军的十倍,一时间汉军众将士陷入了惊恐之中。

如果是一般的汉军将领,此时恐怕已经陷入了崩溃之中,但领军的是以武力著称的李广。李广心知自己如果再不采取一些行动,只怕汉军很快就会崩溃,于是赶紧叫来儿子李敢,让他带着几十个骑兵突入匈奴阵中探查敌情。李敢是李广的第三子,同样以勇武著称,他见父亲将这么危险的任务交给自己,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就挑选了几十个骑兵,从正面杀入匈奴阵中。

匈奴人怎么也没想到人数少的汉军居然敢率先抢攻,猝不及防下竟然让李敢一行人直接从正面杀入了阵中。李敢等人在匈奴阵中奔驰一圈后,从匈奴人的左右两翼杀出,成功返回了汉军阵中。杀出来后,李敢只说了一句话:“匈奴军队非常容易对付 !”被李敢的勇猛所感染的汉军众将士听到这句话后,渐渐放下心来,安心与匈奴军队交战。左贤王眼睁睁看着李敢在阵中溜了一圈后扬长而去,心头愤怒到了极点,立刻下令匈奴军队向汉军发起猛攻。李广将汉军摆成圆形军阵,将士们纷纷面朝外与匈奴人对射起来。随着时间的推移,人数较少的汉军终究吃亏,很快就在匈奴军队的猛攻下死伤大半。更糟糕的是,因为射得太猛,汉军的箭竟然快要用完了 !

这下子问题严重了。汉军与匈奴人能对峙到现在,靠的就是弓箭,一旦没了箭,那等于就是给对方送人头。关键时刻,李广做出了冷静的判断,他知道汉军快要没箭的事情匈奴人并不知情,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节省箭矢,于是下令所有士兵将弓拉满,箭矢一直对着匈奴人却不射出,只遥遥震慑对方。李广知道这样肯定是唬不住匈奴人的,便拿出了他的大黄弓,纵马来到阵前,利用自己超凡的箭术对外围的匈奴将领展开射击。很快,匈奴这边就有好几个将领死在了李广的箭下。在李广神乎其技的箭术威慑下,匈奴人原本气势如虹的攻势终于被打破了。左贤王为避免伤亡下令手下人散开,只远远围住汉军,不再发动攻势。

局势暂时被控制住了,但匈奴的包围不解,李广一行人依然处在危险之中。光靠李广所部肯定无法击破匈奴,他们所能指望的是张骞率领汉军主力及时赶到。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张骞的主力军依然不见影子,汉军众将士心头越来越担忧,一时间面无人色。只有李广神色不变,反而加紧巡查阵地,督促士兵们调整部署。汉军众将士一看主帅都不担心,也逐渐放下心来,对李广的勇气是越来越佩服。到了第二天,张骞所部依然没有赶到,但李广还是率军与匈奴人展开了激烈的搏杀。这两天,汉军虽然自身伤亡过半,但死在他们手里的匈奴士兵更多,左贤王始终拿汉军没有一点办法。就在这时,张骞终于带人赶到了,左贤王知道自己再打下去捞不到什么便宜,赶紧带着人撤围而去。此时的汉军疲惫不堪,再也无法追击左贤王,只能不了了之。

李广一路终究只是策应,作为主攻的霍去病所部也遇到了危机。按照原本的计划,霍去病与公孙敖两路人马从北地郡分头出发后,会在河西会师,然后一起向西进兵。然而霍去病深入匈奴土地两千多里以后,依然没能等到公孙敖。霍去病估计公孙敖很可能是迷路或者出了别的事,再等下去只怕也来不了。正所谓兵贵神速,霍去病决心不再等公孙敖,独自率军向河西进发。

这一次,霍去病没有像上次那样,从正面直接推进,而是选择快速迂回到匈奴的后方。他率军出发后,一路北进越过居延泽,然后转向南方,经过小月氏地区,成功到达了祁连山。浑邪王和休屠王虽然知道汉军会再次打来,但他们以为汉军会像上次一样从正面展开进攻,于是将主力部署在了焉支山一线。等到霍去病翻过祁连山,出其不意地对匈奴人发起攻击后,浑邪王等人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汉军早已绕到了自己后面。这时候再想调整部署已经来不及了,匈奴军队被霍去病杀得大败。

霍去病俘虏了匈奴的相国、将军、当户、都尉六十三人,以及匈奴的单桓王、酋涂王、呼于屠王、稽且王等小王,前次侥幸逃掉的遬濮王更是被鹰击司马赵破奴所部当场斩杀。除此之外,匈奴小王的母亲、妻子和匈奴王子等五十九人也作了俘虏,另有两千五百多名匈奴人投降,三万多名匈奴人被杀、被俘,而汉军的损失只有自身的十分之三。霍去病再度取得了空前的战果 !

第二次河西之战的胜利,让汉武帝惊喜异常,此战的斩俘数量甚至已经超过了前面几次大战斩俘的总数。对于获胜归来的将领们,汉武帝一一加以赏赐。除了霍去病加封五千户食邑以外,他手下的好几位将领都因功被封为侯爵:鹰击司马赵破奴被封为从骠侯,校尉高不识被封为宜冠侯,校尉仆多被封为辉渠侯。有赏就有罚,迷路的公孙敖因为没有按期会师,被判处死刑,他替自己交了赎金,最终被贬为平民;张骞也因为行军迟缓,贻误战机被迫拿钱赎罪,同样被贬为平民。两人的侯爵就这么没了。李广虽然杀伤了不少匈奴人,但他的军队伤亡太过惨重,所以也没能捞到战功,等于是白去塞外跑了一趟。

本文摘自《你一定爱读的中国战争史. 西汉》

弯弓辞汉月,插羽破天骄,霍去病两破匈奴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