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星行动,德国人决定大胆进击,他们将再度迫使英国人仓促后撤

著:罗伯特·M.奇蒂诺(Robert M. Citino)

译:小小冰人

我们在探讨二战期间德国国防军的优势时倾向于考虑坦克战,但整个故事其实还有很多内容。但是1940年4 月的挪威战役(“威悉河演习”行动)和1941 年5 月在克里特岛实施的空降(“水星”行动),都没能获得军事历史学家们应有的关注。尽管如此,这两场战役仍是20 世纪历史的重要里程碑,代表着向一个全新战争领域的突破,这就是空降作战。

水星行动,德国人决定大胆进击,他们将再度迫使英国人仓促后撤

(上图)这是一幅精彩的图片,摄于克里特战役之初。部分伞兵降落后正向滩头冲去,空中还有为数不菲的伞兵正在伞降。

“水星”行动

1941 年5 月,德国人发表了“一份”富戏剧性的空降“声明”。刚刚完成巴尔干地区的一场成功的战役后,他们便再度迫使英国人仓促后撤,而这次发生在克里特岛。与他们在敦刻尔克后的平静不同,德国人这次决定大胆进击。在第11 航空军军长库尔特·施图登特将军的敦促下,德国人匆匆集结力量,准备在克里特岛实施一场空降。

5 月20 日清晨,克里特岛成为德军代号“水星”行动的空降突击目标。这是军事史上的又一个里程碑,是第一场完全由伞兵部队策划并实施的战役。这场行动的规模比德国人以往所做的一切尝试大得多,实施空降的将是一个完整的伞兵师,即威廉·聚斯曼将军指挥的第7 航空师。为他们提供协助的是一个特别“突击支队”,编有3 个伞兵营和1 个滑翔机降步兵营。第5 山地师有2 个团位于希腊,待伞兵夺得一座机场后,就将空运至克里特岛。沃尔弗拉姆·冯·里希特霍芬男爵将军的第8 航空军负责空中支援事宜,该军的实力相当强大:有近300 架中型轰炸机、150 架Ju-87“斯图卡”俯冲轰炸机、100 架Me-109 战斗机和数量大致相当的双引擎Me-110 战斗轰炸机。

当日拂晓,克里特岛上空突然布满德军运输机。德军伞兵使用降落伞和滑翔机在岛屿约约225 千米的范围内登陆。三个主要目标排列在克里特岛北部海岸约112 千米的范围内。由西向东,这些目标分别是马莱迈与干尼亚之间地带、雷蒂莫的港口,以及伊拉克利翁。施图登特的伞兵正在各处着陆,施图登特称之为“散播油点”:小股德军部队遍布乡村,最终汇聚成一股更强大的力量。同他们在丹麦和挪威的行动一样,德国人再次证明他们在执行既定方案方面的才能,这些分布范围很广的登陆行动及时而又准确。

不过,这场战役不像“威悉河演习”那般轻而易举。首先,空降克里特是一场仓促组织的临时性行动,德国人并未努力掩饰其空军力量在希腊的集结。利用“超级机密”收集到的信息,英联邦的策划者们战役开始前就知道了德军空降计划的每一个细节。德国人降落时,守军已严阵以待。德军在各处的降落都遭到了猛烈的火力打击,并蒙受了巨大损失。相比之下,对于伞兵们将在克里特岛遇到些什么(从守军数量和编成到岛屿地形走向的一切),德军情报部门掌握的情况极不充分。明明是敌人的阵地,在德国人的地图上却被标为“自流井”;阿利卡内奥斯与干尼亚之间公路上的某处标为“英军口粮补给站”(对伞兵们来说这是个完美的目标),但最后,伞兵们却发现那是一座筑有围墙的监狱。第一波次空降行动从一开始就遇到指挥问题—聚斯曼将军没能进入克里特岛,仍在希腊领空时,他搭乘的滑翔机机翼断裂,这位师长不幸身亡;指挥马莱迈地域德军部队的欧根·迈因德尔将军也被敌人的火力重伤。因此,德国人在马莱迈与干尼亚之间展开的行动无人领导。

水星行动,德国人决定大胆进击,他们将再度迫使英国人仓促后撤

(上图)摄于1941年5月的克里特战役之初,3架Ju-52运输机正在马利姆上空投放伞兵。

第二个问题是缺乏运输机—这还是准备时间不足所致。德军伞兵不得不分成两个波次降落:当日晨在马莱迈——干尼亚地域空降,下午在雷蒂莫和伊拉克利翁实施分散较广的空投。当后一场空投进行时,严阵以待的守军展开了一场“火鸡狩猎”,肆意屠戮无助飘落的德军伞兵。英军“黑色守卫”团团史描绘了随之而来的混乱:“每个士兵都选中一个在空中飘荡的目标,开枪射击,然后选择下一个目标,再次开枪。许多德国人在落地前已身亡,不少人挂在树上和电话线上,结果被打得满是窟窿,有些伞兵的降落伞缠在一起,像石头那样坠落,还有一架飞机被另一架飞机切断”。后两场空降行动中,幸存的伞兵们疯狂地逃离他们的着陆区,并朝山区而去。

即便在降落后,位于四个地点的伞兵部队的情况依然岌岌可危。因此,当务之急是夺取一座机场的控制权。伞兵不同于常规步兵,他们具有超强机动性,但为此付出的代价则是缺乏重武器,因而无法同正规部队进行持续战斗。实际上,这些伞兵甚至没有带足常规轻武器。他们的武器装在单独的空投罐里投下,待降落后方可取回;许多伞兵跳伞时只带着1 支手枪、4 枚手榴弹和1 把军刀。空降行动在守军如此猛烈的火力下进行,以至于德国人没能收回他们投下的大部分武器罐。直至当日结束时,德国人都没能夺取克里特岛上三座机场中的任何一个。

最后,是英联邦在克里特岛上指挥工作的混乱性挽救了“水星”行动。负责指挥克里特岛守军的是第2 新西兰师师长伯纳德·弗赖伯格将军,在4 月30 日他获得这一任命时,他肯定不知道自己卷入到怎样的麻烦中。在希腊被德军粉碎的残缺部队,又一次被迫仓促疏散,克里特岛守军由完全不同的部队组成:1.7 万名英国士兵、6000 多名澳大利亚士兵、约8000 名新西兰士兵,以及一支希腊军队(可能有1 万—1.2 万人)。倘若以足够的时间加以训练并确立适当的指挥程序,再赢得一两场胜利,这支军队就有可能成为一部运转良好的战争机器。但克里特岛的情况并非如此,一名军官指出:“我们就是个大杂烩。我们不知道自己人在哪里,也不知道敌人在哪里,许多士兵既没有步枪也没有弹药。要是有人朝你开枪,他可能是(a)敌人、(b)自己人、(c)不知道你是谁的自己人或敌人、(d)根本没人朝你开枪”。导致指挥问题更加混乱的是克里特岛上站在联军一方从事战斗的非正规部队,他们捅死负伤的德军士兵或肢解死者。此外,希腊人俘虏的1.6 万名意大利士兵也在岛上,这一点加剧了弗赖伯格和希腊国王乔治二世的负担。这么多部队奉命执行这么多任务,结果他们对德国人的空降行动完全没有协同一致的应对。发现德军空降的守岛部队做得很好,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消灭了敌人。但克里特岛上大部分部队只是待在原地,等待着从未到来的命令。

马莱迈机场很快成为战斗的焦点,德军伞兵集结后赶往该机场时,遭遇南面107 高地的猛烈火力射击。坚守该高地的是一个完整的英联邦步兵营,即第22 新西兰营。5月20 日,争夺107 高地的拉锯战持续了一整天。这是一场混乱的战斗,没有明确的战线,双方的损失都很严重。在当日的战斗中,德国人的绝望感随着战斗的进程而越来越强—整场战役和第7 航空师的存亡悬而未决。而第22 新西兰营营长安德鲁中校也觉得自己已近乎穷途末路—部队伤亡惨重,同辖内连队的通信断断续续,下午晚些时候“玛蒂尔达”步兵坦克率领的一场反冲击,刚刚开始便发生崩溃。107 高地争夺战是交战双方都缺乏战斗信息的一个典型战例,很有代表性的是,双方都觉得自己即将输掉这场战斗。

水星行动,德国人决定大胆进击,他们将再度迫使英国人仓促后撤

(上图)摄于克里特战役之初,德军伞兵在赫拉克利昂上空伞降,图中右边的运输机被高射炮火击中

5月21日日出时,Ju-52 运输机出现了。它们必须穿越英军火力一场真正的夹射,降落时,一些飞机被击毁,还有些飞机滑离仅有约609 米的短跑道,就像一份德方报告所说的那样,跑道短小得像一张“邮票”。很快,飞机燃烧的残骸和阵亡者的尸体散落在机场上。一架架飞机着陆,卸下物资,随即再次起飞。

渐渐地,越来越多的飞机在简易跑道或在海滩上平安降落,运来一个装备精良的山地兵营。当日下午,山地兵营携带着轻型火炮投入机场及其周边的战斗。傍晚前,他们已沿崎岖的骡马小径攀上山峰,一举摧毁英军的火炮。克里特岛战役的转折点已然到来。虽然仍有激烈的战斗,但这场战役剩下的部分只是一场扫荡行动,英联邦军队冒着近乎持续不断的空袭翻越克里特岛山脊,进入南部的斯法基亚港并再度撤离(这次是退往埃及)。不管怎样,他们当中的一部分人顺利疏散,但仍有约1.3 万名英联邦士兵落入德国人手中。到5 月31 日,战斗彻底结束。

本文摘自《从闪电战到沙漠风暴:战争战役层级发展史》

水星行动,德国人决定大胆进击,他们将再度迫使英国人仓促后撤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