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停战前未降的马其诺防线守军而言,他们依然带有未被战胜的骄傲

对停战前未降的马其诺防线守军而言,他们依然带有未被战胜的骄傲

1940年6月23—24日是停火之前战斗最残酷的日子。德军乐于坐下来等待,巡逻队保持了距离,而炮塔则不断开火以保持这种状态。在6月24日晚间,意大利签署停战协定,停火将于6月25日0时35分在整个法国生效。直到最后一分钟,几个要塞仍在持续开火,其中一些在停火后还打出了一些炮弹。

无线广播中传来的非官方宣布让要塞指挥官们左右为难,其中一些,比如说大霍赫基尔要塞指挥官法布雷,他坚持要等待通过指挥链下达的官方停火命令,他将继续战斗直到法国陆军当局正式宣布战争结束。对法布雷而言,无论是否打出白旗,敌军任何接近行为都将被视为敌对行为,他将不承认任何被德军带到要塞的法军俘虏的特权。大霍赫基尔要塞守军被命令坚守阵位并准备好击退任何进攻。

午夜左右,德军敲响了阿斯佩尔斯谢德(Haspelscheidt)的教堂大钟,大霍赫基尔要塞以火力全开予以回应,有可能法布雷只是想在停战时间到来之前尽可能多地消耗弹药,不给德军留下任何东西。

而在西部,从6月24日早晨起罗尔巴赫就成了德军炮兵轰击的目标,这些德军火炮处于西姆塞霍夫要塞的75毫米火炮射程范围内,故而被迫部署在距离罗尔巴赫要塞2000米的位置上。保罗·阿奇夸德(Paul Hacquard)中尉通过罗尔巴赫要塞1号隔段的钟型塔(同样也被编号为O26,并被配属于西姆塞霍夫要塞)内的潜望镜指挥了西姆塞霍夫要塞的火炮瞄准,德军以105毫米和150 毫米火炮回击,但造成的损坏甚微。

罗尔巴赫要塞指挥官圣- 费尔热上尉完全期待着德军进行一次进攻,罗尔巴赫要塞此时位于防线左翼,各隔段已严阵以待。射击孔以沙袋加强防御, 以缓冲爆炸,下层的守军准备好一旦德军从地下发起进攻便将其击退。弹药被搬出了射击室的上层,以防止有德军炮弹打穿隔段或者从射击孔穿入而引发殉爆。守军士气极佳,而且“投降”一词“并不是我们词汇的一部分”。然而, 德军的进攻从未到来。泰森将军对炮击要塞迫使其投降表示满意,但圣- 费尔热上尉保有最终决定权。收到停火命令后,他宣称:“我们仍在坚守,他们没有攻克我们。”

在福尔屈埃蒙要塞区,6 月23—24 日,一场猛烈轰击持续席卷了艾因塞灵要塞、洛德雷方要塞和特丁要塞。从6 月21 日起,德军第167 步兵师不间断地轰击这三个要塞,尤其是集中轰击了洛德雷方要塞。宽泰(Cointet)中尉指挥的1 号隔段的81毫米迫击炮群是3 个隔段和被掩护的艾因塞灵要塞的抵抗主支撑点,而克罗内中尉指挥的3 号隔段的81 毫米迫击炮群则掩护了特丁要塞。德努瓦少校说:“在地下40 米,(整整)24 小时(每天)都是相同的;(那里)不分白天黑夜,噪声表明上方的地面正遭到轰击,但我们只能通过隔段内给出弹着点位置以及(它们造成的)损伤情况的电话操作员的眼睛看到这些。”

炮击导致凯勒中尉指挥的夸特文茨南炮台严重受损,一发88 毫米高射炮弹击中了探照灯灯杆,使其坠入堑壕。6 月23 日晚间,装甲门被打得弯曲垂下,炮弹击中了炮台的后内侧墙体。电源和灯光被切断,通风装置也停止工作。浓烟弥漫在炮室内,守军开始想到窒息和毁灭,炮台成了一个死亡陷阱。之后文森特中尉打来的一个电话让情况变得更加明确——他们将打出一大片弹幕,所有在这一区域的武器一齐开火。热内(Geneste)中士高声招呼自己的部下:“开工了,伙计们,你们的朋友们需要你们!”

文森特中尉知道留给洛德雷方要塞的时间已经消耗殆尽,1 号隔段的混凝土外立面越来越薄。6 月23日18 时,双联装机枪失去战斗力,射击室被撤离。一发炮弹击中了双联装机枪,将其打回了室内并打掉了射击孔依托,留下了一个大洞,随后的每一发炮弹都扩大了漏洞。到了夜间,洞口被一块钢板覆盖。

3 号隔段的情况同样糟糕,除了位于较低层的2 门迫击炮。6 月24 日13 时,瞄准入口门的几发反坦克炮弹将格栅撕成碎片,潜望镜被击中且无法修复。18时25分左右,文森特被告知距离停火仅有数小时,结局将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来临,但洛德雷方要塞以更光荣的方式坚守着。3号隔段内部的氛围是令人窒息的,德军炮弹在爆炸前撞击混凝土发出阵阵尖啸声,每当他们击中钟型塔,都会发出一阵敲锣般可怕的声响。21时,炮塔被击中,且无法被收回。

在特丁要塞,马尔凯里中尉想到了与3号隔段指挥官克罗内思考过的相同的问题——他们还能承受多久的炮轰?3号隔段的射击室已经待不住了,所有的射击孔都已经扭曲变形,一挺双联装机枪被打坏,47毫米反坦克炮无法射击,而钟型塔内的自动步枪则被打成齑粉,超过60发炮弹从墙上的缺口射入室内。马尔凯里将弹药和人员转移到了更低的楼层,直至工程师们可以修复隔段的通风设施。6月24日的轰击并没有前一天猛烈,但下午有所增强。马尔凯里觉得有必要进行回击,于是命令克罗内向在洛德雷方-特丁公路沿线的军官兵营开火。这并没有影响到德军的射击速率,马尔凯里又下令机枪炮塔向特丁村镇射击。23时30分左右,马尔凯里接到来自德努瓦的一条消息,声称停战协定可能已经签署,但要保持警惕,等待下一步命令。这一点被一条补充消息证实,补充消息声称停战协定已于6月24日18时35分签署,敌对行动将于6小时后的6月25日0时35分停止。

德军对特丁的轰击一直持续到最后时刻,愤怒的马尔凯里下令3号隔段的迫击炮群继续对特丁外围开火。一枚迫击炮弹击中了一个不走运的Pak 37炮组。马尔凯里希望能在最后一锤定音,但到了0时35分,火炮一门接着一门地停火,除了通风系统的嗡嗡声,一切归于沉寂。

在伯莱要塞区,哈肯伯格要塞、米歇尔斯伯格要塞和韦尔奇山要塞保持了10千米半径的火力范围。德军巡逻队一直规避进入这一范围。昂泽兰要塞继续开火,而德军则回击了9号隔段。对于昂泽兰要塞的135毫米和75毫米火炮炮塔的炮手而言,忘记法国战败的最好方法就是继续开火,直到最后他们都在这样做。昂泽兰要塞7号隔段的75毫米火炮炮塔于0时35分打出了最后2发炮弹,之后塞扎德(Cézard)少尉拆掉了他的火炮炮架锁的卡扣。开火后,失去制退器束缚的炮管从炮架上飞出,猛地撞在了炮塔墙壁上。

6月24日23时15分,科钦纳德上校向伯莱要塞区守军发出一道命令,宣称法国电台已经宣布当晚停火。所有要塞于0 时35 分停止射击。自毁武器弹药被禁止,部队被命令保持冷静,维护军人荣誉,在收到新命令之前不得离开要塞。

蒂永维尔要塞区直到最后依然保持镇定,德军之后并未试图进行任何进攻,只派出了几股小规模巡逻队。奥苏利文传达了停战协定细节和停火命令,所有德军信使都被带往A17 号要塞(梅特里希)。奥苏利文最后表示,守军必须“保持要塞门紧锁,守军守在背后,比以往更注重军人荣誉和纪律”。

在停火之前的数小时里,哈肯伯格要塞的钟型塔遭到了德军火炮的攻击,艾伯兰德(Ebrand)中校下令比利格向哈肯伯格西和弹药入口隔断射击。他同时命令韦尔奇山要塞提供支援火力。蒂永维尔要塞区最后的作战由比利格要塞的5 号隔断完成,从22 时至6 月24 日午夜,炮塔对准哈肯伯格要塞顶部打出2030 发炮弹以阻止德军渗透。午夜之后该要塞区回归平静。

德军在费尔蒙特要塞遭遇惨败后停止了在克吕斯内斯要塞区的进攻。6 月24 日晚间,费尔蒙特要塞和拉蒂蒙特要塞打出了数发炮弹,布雷海因要塞对维勒普特和莫芳丹营打出数发75 毫米和135 毫米炮弹。0 时10 分,由格法(Graveel)中尉指挥的5 号隔段的135 毫米炮塔对维勒普特和奥丹莱蒂克外围进行了袭扰性射击。射击于0 时30 分停止,剩余弹药被向下送往M2号弹药库。

对很多并未在停战前向德军投降的马其诺防线守军而言,停战协定的签署让他们的坚守多少有些“不战而败”的意味,即使在最终放下武器时,他们中的很多人依然带有未被战胜的骄傲。的确,德军直到停战也未曾突破他们的防御。为了褒奖这些跟随他出生入死的袍泽,鲁道夫于6 月25 日下达了一道命令:

第3号命令

第3要塞炮兵群

自1939年9 月起,要塞炮兵就在不断完善其战斗准备,守军全力投入, 并从6 月14 日投入作战以来经受住了严峻考验。

从那时起,要塞炮兵数量战损了三分之二,同时受到来自侧翼和后方的进攻,而要塞炮兵在这样的局面下出色地顶住了。

尽管遭受了大规模的空袭和重炮轰击,但由于有机警的观察员夜以继日地提供情报,要塞炮兵得以随时向己方步兵提供支援,使其能够粉碎敌军的反复进攻。

要塞炮兵对空打出弹幕以充当高射炮。

要塞炮兵袭扰敌军集结点、观察哨、炮兵连和步兵行军纵队。

要塞炮兵通过快速、准确、猛烈和频繁的炮击,保住了要塞和炮台防线以及前沿步兵哨所防线。这些得到敌人承认的辉煌战果要归功于全体军官、士官和士兵们,他们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尽心尽力地履行了自己的使命。

我感谢他们,并且告诉他们我为能指挥这样一支部队而感到多么自豪。无论如何,所有劳特尔要塞区的要塞炮兵都可以骄傲地扬起头。

他们将他们骄傲的座右铭恪守到了最后:“无法通过!”

1940 年6 月25 日,来自霍赫瓦尔德要塞指挥所

鲁道夫中校

第3要塞炮兵群 指挥官

本文摘自《被误解的马奇诺防线:1940 年法国崩溃前的抵抗》

对停战前未降的马其诺防线守军而言,他们依然带有未被战胜的骄傲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3月3日 08:00
下一篇 2022年3月5日 08: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