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帝国主义是这样炼成的28:宪法源于权利分配,却留下分裂隐患

在大英帝国殖民北美时期,由于气候、环境以及自然资源和移民来源等方面的差别,在北美十三殖民地形成了两种不同的经济模式:北方的手工业商业模式和南方的奴隶制种植园模式。而当华盛顿领导大陆军取得独立战争的胜利建立美利坚合众国以后,有关奴隶制的存废问题却引起了一场辩论,更是导致了美国南北方的对立,给美国建国后的发展留下了极大的隐患。

独立之初的美国十三州

美帝国主义是这样炼成的28:宪法源于权利分配,却留下分裂隐患

我们知道美国独立的象征是《独立宣言》的发表,而《独立宣言》的中心思想是人人生而平等,这个平等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因此,从这个层面上来讲蓄奴派在辩论中只能处于防御地位,也使得任何反奴隶制的观点都具有决定性优势。但当时为了获得南方奴隶主对独立的支持,在最终发表《独立宣言》的时候删去了有关废除奴隶制的内容,仅仅用“我们认为这些都是不证自明的真理”来表述“人生而平等”这个观点,不过这样也传递了一个意识:所有建立在人压迫人基础上的法律和人类关系都将被永久废除,而这也正是美国独立战争的意义。

因此在废奴派看来,《独立宣言》中“人生而平等”的表述就是废除奴隶制的证据;但在蓄奴派看来,没有明文规定的东西就不能作为证据,享受平等权利的是白人移民,并不包括作为奴隶的黑人以及后裔。他们的理由是因为在《独立宣言》发表的时候,黑人奴隶是作为奴隶主的财产而存在的,财产权是“人生而平等”的一部分,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是《独立宣言》明确规定的内容。所以即使“人生而平等”包括这些黑奴,他们也不能享受与白人同等的权利,因为“一些人比其他人更平等”。

美国《独立宣言》手稿

美帝国主义是这样炼成的28:宪法源于权利分配,却留下分裂隐患

而在独立战争胜利后颁布的《1787年宪法》中,基于同样的原因,法律回避了一切有关奴隶制的问题,甚至连奴隶这个词都没有出现,只在宪法第一条第二款中用“各州人口数目的统计应在全体自由人民加上所有其他其它人口的五分之三来计算”间接的承认奴隶制的存在和第九款中用“对于现有任何一州所认为的应准其移民或入境的人,在一八O八年以前,国会不得加以禁止”来隐晦的表示二十年内不改变有关奴隶制的一切。

如果从现代人的思想来说,国家宪法应该是神圣而庄严的、拥有至高无上的公正性与权威性。但在1787年,美利坚合众国的宪法却看不到这点,在这部宪法里面我们看到的是总统、议会和最高法院之间的关于权力分配的争斗;是各种利益集团之间维持平衡的妥协;以及国家与地方权力的争夺。当然,制宪会议代表们的出发点是好的,他们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维持国家的完整,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任何东西都可以作为谈判的筹码,这自然也包括奴隶制的存废问题。

宪法应该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美帝国主义是这样炼成的28:宪法源于权利分配,却留下分裂隐患

宪法的关于奴隶制的模糊表述在当时确实维持了新生的美利坚合众国的完整,使其在建国之初不因为体制问题而导致国家分裂。但在蓄奴派看来,这就是宪法维护他们继续奴隶制的依据,因此奴隶制是有法可依的,而一切反对奴隶制的要求都是违反法律的,是对神圣宪法的亵渎。但同样是由于宪法的模糊规定,废奴派却解读出不同的含义,他们认为宪法的规定并没有承认奴隶制可以长期存在,二十年内不改变现状只是权宜之计,奴隶制的废除是必然的,只有废除奴隶制才能实现“人生而平等”的目的。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在如何对待奴隶制方面由于对宪法的不同理解使得各州出现了众多大相径庭的法律。因为美国是个联邦制国家,各州都拥有极大的权力,在不违反国家宪法的前提下有权制定自己的法律并在州内适用。

美国联邦政府与州之间的权力分配

美帝国主义是这样炼成的28:宪法源于权利分配,却留下分裂隐患

在北方,早在《1787年宪法》制定之前,佛蒙特州(1777年,弗蒙特当时在名义上属于纽约州的一部分,但拥有很大的自治权,1791年独立成州)、新罕布什尔州(1779年)就在州宪法中规定奴隶制非法;宾夕法尼亚州(1780年)、罗德岛州(1784年)通过终止奴隶制的法律;马萨诸塞州(1783年)则在一次判决中宣布奴隶制违宪;康涅狄格州(1784年)实施了逐步解放奴隶计划;而在纽约州和新泽西州这两个奴隶人口众多的州虽然颁布了奴隶解放计划,但都因奴隶主的反对而没能实施。但总而言之,北方各州奴隶制的维护者即使费尽心机也只是在一场必然失败的战斗中挣扎而已,因此奴隶制的废除是必然的,只是时间迟早而已。

费城“获得自由的黑奴”雕塑

美帝国主义是这样炼成的28:宪法源于权利分配,却留下分裂隐患

而在南方,特有的种植园经济则意味着奴隶是不可或缺的存在。尤其是位于南方腹地佐治亚州和南卡罗莱纳州,大量的种植园支撑着他们的经济发展,而黑奴则是种植园得以繁荣的保证。在这两个州中,黑奴人口的占比分别达到35%和43%(1790年数据)。因此,南卡罗莱纳州议员查尔斯·平克尼(1800年大选的总统候选人之一)公开声明:“南卡罗莱纳和佐治亚不能没有奴隶。”他们要求联邦法律允许他们自由地输入非洲黑奴来耕作种植园,和将奴隶制扩展到尚未开发的西部地区。

不仅如此,他们还根据《独立宣言》中“人生而平等”的规定要求在宪法中添加一个具体条款,保证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剥夺他人的财产权——因为奴隶是奴隶主的私有财产。也就是说,南方的奴隶主们需要一个让奴隶制在南方继续繁荣昌盛下去的宪法保障,因此南卡罗莱纳议会代表巴特勒直截了当的提出:“我们需要一个保障,我们的黑奴不会被夺走。”

种植园中采摘棉花的黑奴

美帝国主义是这样炼成的28:宪法源于权利分配,却留下分裂隐患

由此我们可以看出,南北双方在对待奴隶制问题上面简直就是水火不容,他们的意见根本不可能有统一的可能,双方在辩论上各不相让且不分上下,谁都说服不了谁。于是,弗吉尼亚的态度就显得非常重要了。

(长篇连载,未完待续)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4月9日 21:41
下一篇 2022年4月15日 21:3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