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建国后第一悍匪白宝山

自1996年3月起的两年时间内,白宝山袭警、射杀哨兵抢枪、杀人抢钱,曾在北京、河北、新疆等地作案多起,累计抢枪3支,先后打死无辜群众15人,抢劫人民币140多万元。这起案件被列为1997年中国刑侦一号案,曾被国际刑警组织列为1997年世界第三要案。

揭秘建国后第一悍匪白宝山

  自1996年3月起的两年时间内,白宝山袭警、射杀哨兵抢枪、杀人抢钱,曾在北京、河北、新疆等地作案多起,累计抢枪3支,先后打死无辜群众15人,抢劫人民币140多万元。这起案件被列为1997年中国刑侦一号案,曾被国际刑警组织列为1997年世界第三要案。此案轰动北京,轰动新疆,轰动警界军界,震动国务院、中南海,影响远达海外。此案主犯白宝山,抢夺“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八一”式自动步枪、“五四”式手枪,先后杀害军人、警察和无辜群众15人,击伤15人,并在狱中杀害2人,犯罪手法极其残忍。图为:被捕的白宝山。

  白宝山的系列作案被公安部列为“1996暨1997全国一号案件”。在缉捕白宝山长达一年半的时间里,北京市公安局、河北省公安厅、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协同作战,出动警力数万人次。白宝山第一次入狱之后说:政府这样对我,我出去就要杀人。如果判我20年,我出去就杀成年人,如果判我无期徒刑,我减刑出去,杀不动成年人了,我就到幼儿园杀孩子。白宝山虽然只上过三年学,但犯罪智商极高,具有极强的心理素质,具有高超的反侦查手段与射击技术,思维缜密,作案手法极其狡猾,胆大妄为。

  1998年3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中级法院作出宣判:以故意杀人罪,抢夺枪支、弹药罪,抢劫罪,盗窃枪支弹药罪依法判处白宝山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同案犯谢宗芬犯有抢劫罪、包庇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1998年4月,经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乌鲁木齐市中级法院对白宝山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一声清脆的枪声结束了白宝山罪恶的生命。白宝山出生于北京市石景山区一个工人家庭,父母都是首都钢铁公司的职工。在他三岁的时候父亲病逝,母亲由于生活艰难,将白宝山送到老家河北省徐水县,随后母亲改嫁。十四岁时回到北京,开始上小学一年级,由于同学的年龄歧视,少年的白宝山自尊心受到极大的伤害。终于在两年后做出人生中第一个重大决定:辍学,辍学后的白宝山在一家街办的酱菜厂当临时工,三年后白宝山被石景山区第一电碳厂录用,成为一名装卸工。因厂里搞的一次实弹射击,从此迷上打枪,一下班就背着借来的气枪到附近的林子里打鸟,并练得一手好枪法。

  二十五岁的白宝山初为人夫,因家庭贫困决定靠偷窃贴补家用,并在1982年8月8日成功实施第一起盗窃案:8月8日伙同石某,偷盗牡丹牌12英寸黑白电视机1台。12月与张某在居民区盗窃晾晒衣服2件,价值10元。12月16日入室盗窃凤凰牌自行车1辆,价值110元。1982年12月17日夜,在古城前街某号院内,偷玉米3书包,被事主发现,追至门外,白用木棍猛击事主头部,致使颅骨线形骨折,头皮裂伤,缝合9针。次年1月21日,白与张某连续撬锁3起,盗窃天鹅牌坤表1块,旧皮夹克1件,真丝被面2块,尼龙双人蚊帐1顶,尼龙自动伞1把,女式高跟鞋等共70余件,价值500元,在当年三八国际妇女节当天被捕。1983年全国第一次“严打”,25岁的白宝山因为盗窃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四年,同年被送往北京市第一监狱服刑。两年后在监号里每天屈指细算还有多少天便可刑满出狱的白宝山,突然被告知,他的案子要重新审理,因为1983年与他同案的一个狱友检举与白宝山曾经有过拦路抢劫的合谋。揭发他的人立功受奖,很快便获准减刑,而他却又被加刑十年,漫长的刑期使他心灰意冷。新婚妻子带着一对双胞胎女儿,离他而去。

  1991年白宝山被注销北京户口,押送新疆劳改农场继续服刑。在茫茫戈壁滩,白宝山由怨变恨地任自己的思绪向恶性发展。他开始想着将来出狱后,如何报复社会,讨回狱中失去的青春。为了将来顺利实施自己的报复计划,他开始着手准备了。他在后来的交代中这样说:“我那时想,将来出狱了,岁数也不小了,去行凶杀人甩石头、木棒肯定不成,就想到用枪报复。”1993年白宝山单独在远离农场的地方放牛。有一天一群迷路的羊跑到农场来,他把羊圈起来。后来当地的牧民找上门来索要,他曾听说这些牧民手里都有子弹,便提出拿子弹赎回,就这样一百二十多发子弹便到手了。他把子弹擦拭干净包好,藏在牛棚顶棚上。后来,他又先后向农场留场就业的劳改犯要了一百多发步枪、手枪子弹私藏起来。

  有了子弹,白宝山又考虑好以后出狱时去摸哨弄枪。他想到这将是你死我活的较量,必须心狠手毒。可他以往最值得自豪的壮举,也就是用板砖把别人打得头破血流。怎样能让自己在将来的复仇行动中坦然面对狰狞的死神呢?他想到杀人练胆。为此他犹豫了很长时间,也寻觅着他要猎杀的对象,终于,有一个令他憎恶之极的劳改犯成为他罪恶阴谋的第一个牺牲品。这个叫李保玉的劳改犯,长得五大三粗,仗着自己有些蛮力,常常欺负白宝山,他们玩麻将,让白宝山去干活,稍不顺心便是一顿臭揍。那天李保玉放的牛跑到地里把庄稼啃了,受到队里惩罚,回来后拿白宝山出气,让他买烟,还连爹带娘地骂遍了,白宝山没言语,晚上悄悄地在牛圈里挖了个坑,他把李保玉骗来喝酒,乘其不备,用事前备好的铁榔头照他后脑勺狠命一击,而后把他埋在坑里。没过两天,另一个常找他借钱从来不还,时时打他骂他的劳改犯付志军也被白宝山用同样的方式结果了性命。后来,因为在白宝山住的牛棚里发现血迹,他被审查了三个多月,最后因没有确凿证据,又把他放了。

  连杀两个他所恨的人,他的感觉似乎很好,没有犹疑,没有退缩,甚至出手那致命的一击,他的手都没有丝毫的颤抖。他相信自己将是一个心黑手辣的杀手。为了早日实现自己罪恶的计划,他开始假装积极,玩命地干活,让每一个接触他的管教人员都觉得他是一个悔过自新的典范。他盼望的一天到了,他被获准提前一年释放。1996年3月7日,他揣着释放证,踏上回京的列车。1996年3月7日,39岁的白宝山如期提前一年获得释放。五天后回到北京,并带回要挟牧民得来的3包步枪子弹(75发)和50发手枪子弹。回到北京后不久白宝山来到派出所办理户口,当时派出所的民警向其索要两千圆钱,并告诉他:“不给两千块钱就别想上户口,爱上哪儿告上哪儿告!”(从此对民警产生巨大仇恨),由于是“黑人”白宝山只能靠批发剃须刀摆摊销售,但总是被城管惩罚、没收,并再次受到刺激。

  由于十几年来固执地认为自己的量刑过重,又迫切地想给孩子们挣大钱,再加上警察不给办户口、做小生意受到屈辱等事,使白宝山走上了通过暴力犯罪疯狂报复社会的不归路。

揭秘建国后第一悍匪白宝山

  1996年3月31日深夜,京西石景山某电厂静悄悄的,突然,一条黑影儿溜到墙边,他躲在树丛后面,两眼紧紧盯着门前执勤的岗哨,不一会儿,换岗的哨兵来了,两人交接完,新上岗的哨兵来回巡视了一圈,似乎感觉不大舒服,走到墙边蹲下呕吐起来,正当他要站起来回到哨位时,突然“噗”的一声,头上挨了重重的一棍。哨兵仰面躺倒在地上,双手紧紧攥着那支半自动步枪。摸哨的歹徒,扔掉铁棍,上前从昏迷不醒的岗哨身上摘下步枪,仓慌而去,消失在夜幕之中……这名歹徒就是白宝山。

  事隔数日的4月7日子夜时分,石景山区某部要地门卫室突然响起枪声,一名执勤岗哨被打伤,袭击歹徒乘夜逃跑,一个多小时后,石景山公安分局巡逻队在苹果园附近拦截一辆白色面包车实施盘查时,突然从车内跳出一名持枪男子,手持用毯子包裹的长枪,朝民警连开数枪,打伤几名民警后,落荒而逃……

  就在首都警方四处布网查缉之时,4月22日深夜,丰台区某射击场一执勤岗哨又遭偷袭,岗哨当场牺牲。一个手枪枪套被抢走。同年12月16日,他又在德胜门外滨河路烟市,持枪将一外地卖烟妇女打死,打伤3人,抢走人民币6万余元。此间,白宝山流窜到河北徐水县,持枪袭击执勤岗哨,打死1人,打伤1人,抢走“八一”式自动步枪一支。

  9月5日中午12时,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电传一重要线索:住在京西石景山区的白宝山及其姘妇谢宗芬有重大嫌疑。在此之前,新疆警方在天池吴子明被杀现场找到几枚弹壳,经过检验认定是149团姜警长被抢的“54”手枪所发射,据此分析死者系被杀人灭口。很快死者吴子明的身份被确认。

  经过查访警方获悉:跟吴子明常在一起的有个北京来的叫白宝山。调查吴子明的亲属时,他的一位表哥对刑警说,吴子明是8月16日同白宝山一起去天池玩的。临走那晚曾找他留下话,说白宝山人狠心毒,在原藉犯有大案,手里有长家伙,他们这次一块去做笔买卖,如果他10月份还不回来就是遭白宝山的暗算了。接到新疆传来的信息,北京市公安局迅速调集力量查缉,当晚7时,白宝山被擒获。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