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往莫斯科之路,双方都竭尽全力,但谁都无法让对方后退一步

著:戴维·M. 格兰茨,乔纳森·M. 豪斯

译:赵玮 赵国星

通往莫斯科之路,双方都竭尽全力,但谁都无法让对方后退一步

1942年1月

尽管德军超过800公里长的防线上仍然一片战火,不过战斗早已缩小为个别部队的英勇厮杀、复杂的雪地机动和局部摩擦。苏联人往往控制着无法通行的乡村地区,德军则紧紧掌握了城市、村镇和交通要道。哪怕双方竭尽全力,但谁都无法让对方后退一步,直到1942年春末,气候的变化让德军恢复了机动能力。现在,这种令人头疼情况的最明显例子就发生在维亚济马地域。

雪中伞降

鉴于缺乏机动装甲部队,斯大林实际投入的是自己手头全部的专业兵种部队——包括坦克旅、骑兵军、滑雪营,以及他那最重要的精锐空降兵。苏军空降兵选拔和训练相当严格,而现在,局势迫切需要这些脆弱的部队来尝试完成迄今为止一直由重型机械化部队承担的任务了。

1月初,斯大林开始将原先5个空降军中经过战争头几个月依然幸存的成员投入战斗,其中包括空降兵第4和第5军,以及其余几个军的存活人员。这些部队的任务是协助那些已经突入德军后方的己方部队,空降兵、骑兵和其他牵制力量将一同切断德军的后勤补给线;但后来,他们的任务转为帮助被围友军逃脱,使其安全返回本方战线。

参与第一次空降的有若干个团,具体任务是协助第33和第43集团军推进。1月3日至4日,红军通过实施两次伞降,截断了梅登(Medyn)西面的道路;几天后,这些部队与推进的地面部队会合。1月18日,空降兵第250团被投进了卡卢加以西乌格拉河(Ugra)弯曲部的沼泽地里。该团从这一相对难以通行的行动基地出发,向西南推进,并在1月30日帮助别洛夫的近卫骑兵第1军突破了德军为控制道路设立的流动巡逻队和筑垒村庄体系,越过了尤赫诺夫公路。可别洛夫为此也不得不用麾下2个步兵师中的1个及2个滑雪营打开一个突破口,然后让他的骑兵穿过口子与空降兵建立联系。不过防守的德军在别洛夫背后封闭了口子,最终将近卫骑兵第1军和配属的步兵、坦克及绝大部分炮兵割裂开来。

到1月下旬,苏联人早已成功打开了数个突破口,但仍不能消灭德军主力。在尝试恢复进攻势头并占领维亚济马时,朱可夫策划了一次更大规模的伞降战役,让空降兵第4军的1万人于夜间分批次空投至维亚济马城以西。然而在战争当前阶段一直显得乏力的苏军后勤体系意味着这次行动存在了先天不足。为赶到卡卢加附近的前沿机场,空降兵第4军不得不进行一次冬季渡河,因为奥卡河(Oka)上的关键桥梁尚未修复。由于缺少运输机,该军只能分几天进行空投,导致行动完全丧失了突然性。此外,这些精锐的伞兵是极少数已经分配到白色冬季伪装服的部队之一,所以他们在卡卢加各机场的出现就立即暴露出了红军可能会实施伞降——只要1月27日夜开始空降,德军便能很快查明并轰炸相关机场。

1月27日到2月1日间,亚历山大·阿列克谢耶维奇·奥努弗里耶夫中校的空降兵第8旅在维亚济马西南分批降落。其中有些空投只是故意用来迷惑敌人,但主力部队也被恶劣天气和并不精准的导航所困扰,相当多的装备、补给和无线电都遗失在了深深的积雪中。最终,该旅2100人里只有1300人集中到了旅长身边。总的来说,这次空降最多是给德国人制造了一点麻烦,空降兵第4军的另外2个旅甚至在尚未开始空投前就被取消了任务。

与此同时,近卫骑兵第1军和骑兵第11军正试图从西南面和北面包抄维亚济马。为了控制斯摩棱斯克—莫斯科公路的部分路段,近卫骑兵第1军及空降兵第8旅从1月27日起,直到2月(具体日期不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都在与德军进行拉锯战;不过最终前者还是没能切断这一交通要道,维亚济马及周边的道路仍被第5和第11装甲师的残余部队所掌控。发动袭击的红军只是轻装部队,面对此处的德军完全无计可施,无论别洛夫的部队还是叶夫列莫夫被围的第33集团军都没有足够兵力赶走敌人。

由于这两支力量存在被一块块吃掉的风险,以及苏军全面占领维亚济马的目标可能会落空,2月中旬,朱可夫再一次尝试了使用空降兵第4军打破僵局。此次的空降区被再次选定为沿乌格拉河的沼泽地带,由空降兵第250团发现的这一着陆区有利于挫败德军后方警戒部队的攻击。2月17日晚到18日凌晨,空降兵第4军又开始了一系列伞降,然而再次受到缺乏运输机及掩护用歼击机的影响。一周内,登机空降的7400名伞兵只有不超过70%的人到达集结点。军长及其司令部大部分成员所乘坐的飞机被一架德国夜间战斗机击落,最终全体牺牲。随后参谋长接手指挥,他试图夺取沿尤赫诺夫公路的一座高地,以协助博尔金的第50集团军发起的穿过该公路的进攻。但结果仍是僵持不下。尽管在2月到5月间不断努力,运气不佳的空降兵第4军仍然缺少车辆和重武器来完成任务。不过从另一方面看,德军同样无法突入乌格拉河的沼泽地以肃清苏军。6月下旬,别洛夫所辖残部、与之协同作战的空降兵和第33集团军艰苦转战数百公里,终于在基洛夫附近突破德军防线,返回了己方阵地。

空降兵第4军和别洛夫的近卫骑兵第1军遭遇的挫折只是其中一个例子,实际上苏军在整场攻势中都受到了类似问题困扰。虽然表现出色,但红军还是缺乏能摧毁中央集团军群所必需的兵力、装甲车辆、机动能力、火力支援、后勤及通信能力。可就算如此,斯大林还是坚定不移地保持乐观,他继续坚信着胜利唾手可得,直到苏军在1942年4月的莫斯科反攻中彻底失去力量。在战线其他地段,这位苏联领导人也将空降兵耗费在了杰米扬斯克、勒热夫和克里木,然而效果甚微。

如果说斯大林从莫斯科会战中得出了错误结论的话,那么希特勒(所作结论)同样是不正确的。德军能挺过来并不完全是因为“就地死守”的命令,而更多是由于苏联人的计划贪心不足;类似地,德国空军为在霍尔姆、杰米扬斯克及维亚济马以南被迂回包抄的己方据点重新提供补给的能力也让希特勒对航空补给的可行性产生了过分自信——不过这两个错误想法会在一年后的斯大林格勒中才看得到恶果。

本文摘自《巨人的碰撞:一部全新的苏德战争史》

通往莫斯科之路,双方都竭尽全力,但谁都无法让对方后退一步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3月11日 07:40
下一篇 2022年3月15日 07:4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