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2年上海禁娼:妓女改造后收到求爱信

劳动教养所有1000多平方米,门口并没有哨兵,只有两个门房。白天,这里的大门是敞开的,走进去是一个大广场,可以同时容纳2000人活动。正中高耸着5米高、2.5米宽的大牌子,红字标语很醒目:“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

952年上海禁娼:妓女改造后收到求爱信"

  1952年9月25日晚上,对上海最后的940名暗娼来说,是个不眠之夜。

  这天,她们被上海市公安局的民警送进了通州路418号,专门改造娼妓的妇女教养所。

  劳动教养所有1000多平方米,门口并没有哨兵,只有两个门房。白天,这里的大门是敞开的,走进去是一个大广场,可以同时容纳2000人活动。正中高耸着5米高、2.5米宽的大牌子,红字标语很醒目:“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

  广场两边还新建了4个庭园,一个是干部办公室和宿舍,其余3个是专门为接受改造的妓女们准备的。每个庭园有10间房子作宿舍,每间28张双人叠床,还有活动室。

  庭园前面有劳动改造的工厂,后面则是厕所、图书馆、文娱活动室和医务室。

  10个月之前,上海市人民政府正式下令封闭所有妓院。这群特殊女子的新生,从此开始。

  要不要立刻禁娼

  1917年,英国社会学家甘博耳对世界8大都市的公娼人数和城市总人口之比作了调查,上海为1:137。1947年国民党实行公娼制度后,上海妓女业更盛,娼妓总数过10万。

  前临福州路、北靠汉口路、东邻云南路、西接西藏路的新旧会乐里,是旧上海有名的红灯区。老一辈上海人都记得,100多家妓院林立的四马路(现福州路),每到晚上,霓虹灯就闪着妓女的名字和电话。

  1949年5月初,南下的解放军在丹阳驻扎,为接管上海做准备。时年36岁的曹漫之,是军管会财物接管副主任。

  对都市生活完全不了解的干部们,在丹阳接受了各种知识培训。他们总结出了3个工作重心:一是青红帮流氓集团;二是各种社会腐败组织;三是构成冒险家乐园的各种集团性的社会黑势力,包括娼妓、舞女等。

  其中,娼妓改造被视为最困难的步骤。因为,这是最底层、最苦难的阶层,又浓缩了最为复杂、卑贱的人性。

  即将担任上海市市长的陈毅,将娼妓问题提了出来。对于接管上海后是否立即关闭妓院,干部们争论多次,有一部分人主张一解放就明令禁娼。

  曹漫之找来了熟悉上海情况的党内外人士座谈,这些人却有不同意见。他们的理由是,上海百废待兴,如果立刻取缔娼妓,既没有足够的医疗条件为她们治病,也没有专门资金安置就业,只能把她们推向社会,使她们流离失所,生活更加悲惨。

  陈毅听到这些意见沉默了许久:“只好让她们再受受苦吧,不过,一定会很快解决的。”

  曹漫之随后通知地下党上海市委,让熟悉妓院情况、和妓院打过交道的同志不要分散,集中在公安系统,准备将来作为娼妓收容改造工作的骨干。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