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宝海鲜舫告别香港,曾是周星驰电影的取景地,曾接待多国政要和名流

珍宝海鲜舫告别香港,曾是周星驰电影的取景地,曾接待多国政要和名流

近段时间来,不少香港本地人和曾到访过这里的人都在遗憾,香港将失去一处文化地标——珍宝海鲜舫,一艘有着超过45年历史的知名水上餐厅,因近年来经营不善,本月将移离香港,结束其半个世纪的历史。

巅峰时每天万人登船

香港的海鲜舫始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应是源自广州、珠江一带的“歌堂船”。“歌堂船”为水上人的叫法,因为当时会在船上搭建俗称“歌堂”的表演平台,在其上唱歌跳舞,宴乐助兴。而在港府海事处的登记册里,则将“歌堂船”称为“礼舫”。

到1950年代,“歌堂船”发展已相当蓬勃,一度有十多艘停泊在香港仔避风塘。随着战后资本南移,南北商人客源增多,逐渐演变为海鲜舫。当时冷藏技术不如今日,想吃到新鲜海鲜不容易,到香港仔的“歌堂船”点菜,享用即时烹调的海鱼,是当时的热门旅游项目。

珍宝海鲜舫告别香港,曾是周星驰电影的取景地,曾接待多国政要和名流

1950 年代香港仔海傍,图中可见当年非常著名的珊瑚酒家,右下方为太白海鲜坊。

1960年末,商人王老吉看中商机,筹资建造了面积更大的珍宝海鲜舫。不幸的是,在1971年10月30日即开业前6日,船身因烧焊点燃装修物料而发生四级大火,整船严重焚毁,更酿成装修工人及附近渔艇居民34死42伤。

王老吉无力重新投资,“赌王”何鸿燊和港商郑裕彤次年7月一起买下股权,斥资3000万元重建,珍宝海鲜舫得以“浴火重生”,并于1976年10月开业,当年就收回投资。

当时这艘楼高三层、面积达4.5万平方呎、可容纳超过2300名宾客的酒楼,被称为“世界最大的海上食府”“海上浮宫”。画舫仿照中国宫廷设计,朱红色的正门装饰着涂金的九龙浮雕,两旁有龙柱,船旁四周设着众多龙头喷泉,大堂用瓷或彩石砌成古画图案。海鲜舫左右还有“金銮殿”和“太和殿”,“龙椅”尤其成为市民及游客的打卡热点。

珍宝海鲜舫告别香港,曾是周星驰电影的取景地,曾接待多国政要和名流珍宝海鲜舫告别香港,曾是周星驰电影的取景地,曾接待多国政要和名流珍宝海鲜舫告别香港,曾是周星驰电影的取景地,曾接待多国政要和名流

珍宝海鲜舫以雕栏玉砌及气派堂皇的中式设计闻名。

开业初期,珍宝海鲜舫靠泊在香港仔避风塘岸边,到了1978年,因应香港填海兴建高速公路,珍宝和太白、海角皇宫迁至深湾海中心。每到晚上,三船的绚烂灯光映照海面,场面非常壮观。当时的中外游客都喜欢在岸边,乘坐小船前往用餐,体会渔港风情,大有“不到海鲜舫,就不算去过香港”之意。

1980年代初,珍宝海鲜舫收购太白海鲜舫和海角皇宫,结束了互相竞争的局面,盛极一时。

上世纪90年代最高峰时期,珍宝海鲜舫一天登船的游客曾创一万的纪录,有不少名人在那里留下了江湖的传说。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国际影星汤姆·克鲁斯都曾经是座上宾。何鸿燊尤其喜爱在珍宝海鲜舫过生日,他生病住院前几乎每年都在这里摆生日宴,最后一次是2013年的92岁生日,宴开16席,名人荟萃,记者云集,热闹非凡。

珍宝海鲜舫告别香港,曾是周星驰电影的取景地,曾接待多国政要和名流

英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左三)到访珍宝海鲜舫。

珍宝海鲜舫告别香港,曾是周星驰电影的取景地,曾接待多国政要和名流

何鸿燊尤其喜爱在珍宝海鲜舫过生日。

珍宝海鲜舫还是很多著名电影的拍摄取景地。好莱坞电影《生死恋》、李小龙主演的《龙争虎斗》、日本怪兽电影《哥斯拉完结篇之世纪必杀阵》和《无间道2》、周星驰的《食神》等等都在此拍摄。香港及海外的无数影迷,都对珍宝海鲜舫有挥之不去的记忆。

珍宝海鲜舫告别香港,曾是周星驰电影的取景地,曾接待多国政要和名流

电影《食神》里,“第二十八届超级食神大赛”就是在珍宝海鲜坊拍摄。

珍宝海鲜舫告别香港,曾是周星驰电影的取景地,曾接待多国政要和名流

日本怪兽电影《哥斯拉之世纪必杀阵》里,珍宝海鲜舫也是亮眼的背景。

不过,经历了1976年—1996年最辉煌的20年后,珍宝海鲜舫经营每况愈下。1998年金融风暴,珍宝海鲜舫受到巨大冲击。为渡过难关,珍宝王国丢车保帅,卖掉了海角皇宫。2003年,珍宝海鲜舫、太白海鲜舫花费数千万港元进行改革和翻新,同时提高餐品质量以提高竞争力来吸引更多游客,2004年销售额同比增长了37%。

不幸的是,近些年来,依赖游客生意风生水起的珍宝海鲜舫,经营不断受到香港社会局势的冲击,再加上菜价高企、口碑下降,到后期一天竟只得百来个客人。

2020年3月,珍宝海鲜舫因新冠肺炎疫情开始停业。香港特首林郑月娥于2020年《施政报告》宣布推出“跃动港岛南”,并提到珍宝海鲜舫业主同意无偿捐赠海鲜舫予海洋公园。

海洋公园于2021年底表示,因未能找到合适的第三方机构营运,不能落实捐赠计划。

及至2022年5月30日,珍宝海鲜舫母公司香港仔饮食集团发布声明表示,珍宝王国自2013年起持续亏损,累积亏损超过1亿港元。疫情停业期间,集团每年仍要耗费数百万港元维修保养,在目前经济环境下是沉重的财政负担,过去一年,也曾与十多家企业和机构商讨无偿捐赠,不过均未能成事,加上海事牌照今年6月到期,因此决定先将珍宝海鲜舫移离香港做检修,并静待新经营者出现。至于具体离港日期,会于6月中海鲜舫牌照到期前,视乎天气情况而定。

远洋拖船费用不菲,若海鲜舫最终要离开,一去不返的机会很大。

珍宝海鲜舫告别香港,曾是周星驰电影的取景地,曾接待多国政要和名流

珍宝王国自2013年起入不敷支,累计亏损超过一亿港元,又因受到疫情影响,在2020年3月宣布停业。

多界呼吁港府出手保育

不少香港市民得知珍宝海鲜舫即将被拖走感到不舍,纷纷赶到香港仔拍照留念。有家住新界的陈氏夫妇表示,小时候曾经在海鲜舫用餐,但是小朋友却再没机会,因此特地带小朋友来拍照。他们说:“我觉得香港政府应该可以留下它,这算是香港的一个地标。”还有一位前来与海鲜舫告别的男士说:“这里是南区的一个特色,应该保留。好可惜。”

珍宝海鲜舫告别香港,曾是周星驰电影的取景地,曾接待多国政要和名流

不少香港市民不舍珍宝海鲜舫被拖走,纷纷赶到香港仔拍照留念。

7名香港立法会议员亦随即联署上书香港政府,希望当局保留珍宝海鲜舫。新民党立法会议员陈家佩表示,要活化海鲜舫不一定要动用财政经费,当局可从政策上介入,认为可参考中环美利楼保育的经验,为海鲜舫觅地重建,不一定要停留在海上。不过,旅游界立法会议员姚柏良则表示,香港土地供应不足,找陆地重置可能比水上更难。

民主党主席、前南区区议会主席罗健熙日前也表示,海鲜舫的保养维修开支是令人却步的最大原因,若政府愿意拨出资源负责海鲜舫的日常保养维修,便可以将团体机构的担忧一扫而空,相信可吸引很多不同的、有趣的保育方案。罗健熙促请本届或来届政府从速介入,“否则香港将再失去一个闻名中外、世上绝无仅有的特色景点。”

不过,林郑月娥在5月31日就已表示,早前《施政报告》提出南区发展计划,是得到海鲜舫拥有者的慷慨捐出,但政府不打算斥资营运,如果海洋公园及海鲜舫拥有者无法达成完美方案亦无可厚非,她不会用大量政府公帑勉强做。

珍宝海鲜舫告别香港,曾是周星驰电影的取景地,曾接待多国政要和名流

林郑月娥早前表示,政府不打算斥资营运海鲜舫。

《香港志》编辑蔡兆浚发文呼吁,珍宝海鲜舫是几代香港人的集体回忆,亦是香港在国际上的重要象征以至文化符号,向世界展示了香港特色,具有重要的文化价值。珍宝海鲜舫虽然曾经遭受大火蹂躏和股权易手,但数度重修、复兴,体现了香港人永不言败的精神,见证了香港经济的腾飞,反映了香港比较辉煌的一段历史,对于香港的历史文化是一个很有意义的载体。

蔡兆浚表示,在经济效益上,珍宝海鲜舫也是香港一个有国际代表性的旅游地标。1970至1990年代,它是香港必去的景点。与其耗资不菲,去重新开发新旅游景点,作为现成的旅游资源,珍宝海鲜舫有数十年的国际知名度,毋须重新做广告、宣传。珍宝海鲜舫与同样位于南区的海洋公园、赤柱和香港仔,以至同样位于香港岛的山顶缆车、太平山顶,已足以构成一条完整一日旅游路线,吃喝玩乐、历史文化兼而有之,可以产生协同效应。珍宝海鲜舫现时面对的困境其实是因为几年来受疫情影响,旅客未能访港,属于大环境问题,而不是产业的结构性问题。相信疫情一过,游客重返香港,营运问题就会随之而解。希望有关方面能从长远、整体角度出发,在保存香港人对珍宝海鲜舫的集体回忆同经济效益之间取得平衡。

不过也有提醒建议理性考虑成本的。香港保育历史建筑咨询委员会主席刘智鹏表示,珍宝海鲜舫本身历史价值“无乜”,且其年资尚浅,故较贴近与个人情感联系相关的集体回忆,其定位则属旅游项目。他认为,应否保留或如何活化应与业界讨论,但他认为若要将其塑造成旅游项目,业界应深思及评估其成效,因投入成本庞大。

立法会议员林筱鲁也认为,社会应分清楚是希望保留珍宝海鲜舫的软件还是硬件,如果想它继续经营饮食,他认为政府介入并非合适方法。

无论如何,海鲜舫是香港仔的地标,也是诸多香港人的集体回忆,希望未来能有“白武士”出现,将它带回香港。

珍宝海鲜舫告别香港,曾是周星驰电影的取景地,曾接待多国政要和名流

END

编辑丨马小闲

图片来源网络

如有侵权, 联系删除

东方财经杂志 东方文化杂志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东方文化杂志(ID:dfwh_hk)

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6月14日 09:08
下一篇 2022年6月17日 09:04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