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灵的归宿——练塘古镇

我心灵的归宿——练塘古镇

有人说,这儿穷乡僻壤,这里碎砖破瓦,这里是老年人才住的地方。还有人说,这里没有大厦摩天,没有车水马龙,没有万人空巷,这里“太没有意思了”。但在我眼里,这里却是心灵最好的归宿。

我喜欢凌晨的万籁俱寂,

喜欢傍晚的芭蕉摇扇,

喜欢镇子里河边洗衣服的习惯,

喜欢邻居敲门问我要不要吃今天新摘的瓜。

一场疫情让我重新认识了练塘,这个常住人口只有六万多人的小镇,之前只因老一辈革命家陈云的故居而名声大噪,本以为会像其他古镇一样人声鼎沸,但她却好像一个待字闺中的少女,低调而又神秘。

我心灵的归宿——练塘古镇

陈云故居

练塘镇属于上海青浦区,至今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当地的老一辈会说这里原先叫章练塘,是三国时东吴造船的地方,所谓“张帆以练水军”。后来人们误把“张”当成了“章”,就有了“章练塘”。据《章练小志》记载,“练塘东西长九里,南北袤六里,湖滨接荡,四面皆水,为吴越分疆之要点,淞沪西北之屏藩。”

这里的地势比上海更低一些,土地肥沃、气候湿润、水网相连,是典型的江南水乡。她的面积不大,由于镇中心有一条市河流过,船只往来便利,所以很早就成为这一带以米市为主的集镇。古镇的老街就在市河两侧,横跨市河的桥梁中,有六座元、明、清时期的古石桥,两边的石板路隔河相望。街道两旁的民居重脊高檐,过街楼、河埠头、长廊、幽弄和深宅使古镇呈现出古朴、恬和、幽静的风貌。

我心灵的归宿——练塘古镇我心灵的归宿——练塘古镇

4月的上海,紧张而焦躁,每个人都处在慌乱和无措中,我也因特殊原因回到了练塘居住。本以为小镇的安排会更忙乱,但让人意外的是,她的秩序和平静,却让我安心,仿佛外界的喧嚣与她无关,有种“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岿然不动”的淡定和清新。

我心灵的归宿——练塘古镇我心灵的归宿——练塘古镇

和我相邻的邻居是一家四口,八十岁的老人与儿孙辈同住。不同于城市里大家都需要各自的空间,这里的人更喜欢一家人“整整齐齐”的完整感。

在整个疫情最严峻的日子里,每天清晨是她洗洗刷刷的声音将我的耳朵唤醒。随之而来的是鼻子的盛宴,今天做的是红烧小排吧,浓油赤酱的。下午,家里的门铃响了,我打开门邀请她进来,她摆了摆手,也不进门,只是从纱窗塞过来油炸臭豆腐或是粽子,就离开了。

我心灵的归宿——练塘古镇我心灵的归宿——练塘古镇

每天的日子就这样周而复始,重复、简单却让人安心。我想我们终其一生,都在追寻精彩,但疫情中的经历让我顿悟,原来世上最精彩的追求就是从容。

并不是所有小镇都像邓丽君的“小城故事多,充满喜和乐”,这里或许没有“看似一幅画”,但临近傍晚,听到隔壁阿婆在桥下给外孙女吟唱吴侬软语的童谣,像远处飘来的云丝,轻轻柔柔、一句一句,洒落在了我的心上。

我心灵的归宿——练塘古镇

END

东方财经杂志 东方文化杂志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东方文化杂志(ID:dfwh_hk)

违者将追究法律责任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7月14日 09:07
下一篇 2022年7月18日 09:0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