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顿中孔门弟子所展现的境界差别

楚昭王聘请孔子到楚国去,孔子去拜见楚昭王,途经陈国和蔡国。陈、蔡两国的大夫一起谋划说:“孔子是位圣贤,他所讥讽批评的都切中诸侯的问题,如果被楚国任用,那我们陈国、蔡国就危险了。”于是派兵阻拦孔子。

孔子不能前行,断粮七天,也无法和外边取得联系,连粗劣的食物也吃不上,跟随他的人都病倒了。这时孔子更加慷慨激昂地讲授学问,用琴瑟伴奏不停地唱歌。他找来子路问道:“《诗经》说:‘不是野牛不是虎,却都来到荒野上。’我的道难道有什么不对吗?为什么到了这个地步啊?”

子路压着怒气,不高兴地回答说:“君子是不会被什么东西困扰的。想来老师的仁德还不够吧,人们还不信任我们;想来老师的智慧还不够吧,人们不愿推行我们的主张。而且我从前就听老师讲过:‘做善事的人上天会降福于他,做坏事的人上天会降祸于他。’如今老师您积累德行,心怀仁义,推行您的主张已经很长时间了,怎么处境如此困穷呢?”

孔子说:“由啊,你还不懂得啊!我来告诉你。你以为仁德的人就一定被人相信?那么伯夷、叔齐就不会被饿死在首阳山上;你以为有智慧的人一定会被任用?那么王子比干就不会被剖心;你以为忠心的人必定会有好报?那么关龙逢就不会被杀;你以为忠言劝谏一定会被采纳?那么伍子胥就不会被迫自杀。遇不遇到贤明的君主,是时运的事;贤还是不贤,是才能的事。君子学识渊博、深谋远虑而时运不济的人多了,何只是我孔丘呢!

况且芝兰生长在深林之中,不因为无人欣赏而不芳香;君子修养身心培养道德,不因为穷困而改变节操。如何做在于自身,是生是死在于命。因而晋国重耳的称霸之心,产生于困顿曹卫之时;越王勾践的称霸之心,产生困顿于会稽之时。所以说居于下位而无所忧虑的人,是思虑不远;安身处世总想安逸的人,是志向不大。怎能知道他的终始呢?”

子路出去了,孔子叫来子贡,又问了同样的问题。子贡说:“老师您的道实在博大,因此天下容不下您,您何不把您的道降低一些呢?”

孔子说:“赐啊,好的农夫会种庄稼,不一定会收获;好的工匠能做精巧的东西,不一定能顺遂每个人的意愿;君子能培养他的道德学问,创立政治主张,别人不一定能采纳。现在不修养自己的道德学问而要求别人能采纳,赐啊,这说明你的志向不远大,思想不深远啊。”

子贡出去以后,颜回进来了,孔子又问了他同样的问题。颜回说:“老师的道太广大了,天下也容不下。虽然如此,您还是竭力推行。世人不用,那是当权者的耻辱,您何必为此忧虑呢?不被采纳才看出您是君子。”

孔子听了高兴地感叹说:“的确如此,颜家的儿子!假如你有很多钱,我就来给你当管家。”

上面这个故事是孔子周游列国时所遭遇到的一件事,记录在《孔子家语》里。

孔子周游列国时遭遇到过很多苦难与危险,这只是其中的一件,可能是最苦的一次吧,时间比较长,弟子们都饿的起不来了。

弟子因为各自的境界的不同,对于当时所面临的困境内心表现,对老师提问的作答也是各有不同,孔子对弟子仍是不失时机的因材施教。

子路为人直率,是质胜于文的弟子,内在很好,外在的表现有点粗野,跟自己的老师讲话也不客气,就直接敢问是不是老师您的修养还不够好啊。当然看问题的深度跟子贡和颜回是差了一截。孔子就直接把道理讲给他。孔子与子路年龄相差不多,对这个弟子还是非常喜欢、亲近的,从孔子跟子路的谈话中自称丘就可以看的出来。

子贡的见地就高明很多,知道并非是老师的修为德行不够,而是世道衰微,所以自己的老师与同窗们才会接连的遭到厄运。但他却建议自己的老师降格取容。孔子自然知道自己的这个弟子看清了问题的本质,但做为圣人的弟子,想让老师降低标准被滔滔浊世所容,志向实在是低了。子贡为人聪敏,平日里有点恃才傲物,还有点喜欢对其他人品头论足,而对自己的修为并没那么注重,所以孔子提醒这个弟子:在任何一种情况下,你只管修为自己,提升境界。

颜回是对自己老师的所言无所不悦的弟子,悟性极高,看的明白,也做的够好,表面温和谦恭,内心明确笃定。孔子对于这样的弟子都不用特意指教,实在是太满意了。竟然说“你要是很有钱的话,我给你做管家。”真是满意到了极点。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