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燕青善于公关 巧获宋徽宗特赦令

李师师撒娇撒痴,奏天子道:“我只要陛下亲书一道赦书,赦免我兄弟,他才放心。”……天子被逼不过,只得命取纸笔……便写御书道云:“神霄玉府真主宣和羽士虚靖道君皇帝,特赦燕青本身一应无罪,诸司不许拿问。”下面押个御书花字。燕青再拜,叩头受命。李师师执盏擎杯谢恩。

浪子燕青善于公关 巧获宋徽宗特赦令

  李师师撒娇撒痴,奏天子道:“我只要陛下亲书一道赦书,赦免我兄弟,他才放心。”……天子被逼不过,只得命取纸笔……便写御书道云:“神霄玉府真主宣和羽士虚靖道君皇帝,特赦燕青本身一应无罪,诸司不许拿问。”下面押个御书花字。燕青再拜,叩头受命。李师师执盏擎杯谢恩。

  《水浒传》第八十一回

  梁山泊好汉中,最讨人喜欢的恐怕是浪子燕青。论武艺,他曾轻松击败大宋泰山职业相扑赛冠军任原;论演艺,吹拉弹唱样样都行,能倾倒大宋花魁李师师。再说外貌,《水浒传》云:“唇如涂朱,睛如点漆,面似堆琼”,身材犹如“玉亭柱”,肌肤“一身雪练也似白肉”。

  燕青善于公关。宋江想要招安,首先得想方设法与朝廷最高层联系上,唯一能承担这个使命的就是燕青。这小子去了东京城,居然能和王朝花魁李师师拜为姐弟,以至于能和宋徽宗赵佶见上面,为其唱曲弹奏。这一次公关活动,让梁山泊集团绕过蔡京、高俅的阻碍,与皇帝接通了信号。

  在保持对梁山泊忠诚的同时,燕青又为自己准备了一条退路。他趁热打铁,趁皇帝高兴的时机,请李师师央求皇帝写一封特赦令。宋徽宗拗不过,于是写了一份具有法律效力的特赦令,特赦燕青一切罪行,官府不得对其进行审讯关押。而字条中的“神霄玉府真主宣和羽士虚靖道君皇帝”就是宋徽宗在道教界的职称或荣誉称号。

  燕青已意识到梁山泊集团在招安后,因宋江的愚忠和赵佶的昏庸,很可能遭迫害,不如先做打算,揣一张皇帝的特赦令在身上,而且也比柴进的丹书铁券轻便多了。其实,赦的不是燕青的罪,因为燕青行侠仗义,何来之罪?而是为燕青设一道人身安全屏障,防止蔡京集团的迫害。征方腊之后,燕青苦劝卢俊义不成,自己挑一担金银财宝,捏着那张特赦令,隐遁去也。

  吴用和花荣之所以在宋江、李逵墓前上吊自尽,一部分原因就是担心蔡京等人的报复,如果能有燕青这张纸条,估计就没那么悲催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