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小曼玩“闪婚”:和王赓相识结婚仅一个月

恋爱是茶,不能隔夜,婚姻如酒,越存越香,只是,大多数人都封不好这瓶酒,所以许多婚姻跑了气,到最后,只剩下一坛苦水,好不狼狈。小曼十八岁了。她是那样美,那样活跃,那样出名。说媒的人渐渐来了,小曼习以为常,从小到大,追的人还少吗?小曼并不心动,她只是冷冷的,看媒公媒婆来了又走。

陆小曼玩“闪婚”:和王赓相识结婚仅一个月

  恋爱是茶,不能隔夜,婚姻如酒,越存越香,只是,大多数人都封不好这瓶酒,所以许多婚姻跑了气,到最后,只剩下一坛苦水,好不狼狈。小曼十八岁了。她是那样美,那样活跃,那样出名。说媒的人渐渐来了,小曼习以为常,从小到大,追的人还少吗?小曼并不心动,她只是冷冷的,看媒公媒婆来了又走。她不操心,对于感情,小曼尚且懵懂,她像是手持皮鞭的女主人,从未做过感情的奴仆。小曼是社交女王,对付欢场上种种男女往来,她了熟于心,但对于恋人间的亲密接触,小曼的水平却还够不上实习生,她不知爱情的杀伤力,她还没听见内心深处的声音。母亲吴曼华成了小曼的把关人。许多世家子弟、达官贵人飞蛾扑火般来寻小曼,吴曼华东看看,西看看,总觉得不放心。小曼是深海里最亮的珍珠,吴曼华是网,求亲者是鱼。鱼小了看不上,鱼大了不放心。

  王赓是大多数丈母娘会喜欢的女婿。吴曼华多少人过眼,均不中意,当唐在礼夫妇把王赓朝陆家妈妈身边一推,吴曼华喜笑颜开,只觉天地清朗,为女儿挑中了可心人。王赓有长相:据说英俊挺拔。有学历:清华毕业,在普林斯顿大学读过文学,在西点军校学过军事。有前途:一回国就供职陆军部,巴黎和会期间,又被任命为中国代表团上校武官,兼外交部外文翻译,1921年被提拔为陆军上校。自打回国,王赓真可谓顺风顺水,一时间成为京城社交圈颇为扎眼的青年才俊。吴曼华看好王赓,一来王赓确实履历亮眼、前途远大,二来王赓父亲早逝,只有一个弟弟需要供养,也算轻装上阵,找了如此佳婿,等于养了半个儿子,以后投在陆家的精力,定然不少。陆家两老也算终身有靠。每个人都在寻找出路,吴曼华也不例外,王赓不失为一条好出路。

  王赓,哦,王受庆。他好吗?小曼端望着,一张非圆非方的脸,细长的眼,鼻尖有一些翘,所以有些俏皮,但总体说,看上去是个严肃的好人。小曼对王赓无太大感觉,但她也想不出什么拒绝他的理由。王赓的前半生,像一副无可挑剔的牌,怎么看,怎么都是赢招,不接这副牌?可惜,接吧,对于小曼来说,又有些说不出来的怅惘。小曼终究猜不透,即使拿了一手好牌,也可能打坏。

  小曼与王赓是闪婚。两人从认识到结婚,前后不足一月,时髦透顶。小曼母亲乐意引进东床快婿,不愿再等,一手包办大小事务,玉汝于成。1922 年10 月10日,北京,金鱼胡同,海军联欢社,小曼和王赓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光女傧相就请足九位。曹汝霖的女儿、章宗祥的女儿、叶恭绰的女儿、赵椿年的女儿……几个京城有头面的名媛悉数到场,撑足面子,婚礼当天,海军联欢社的大门几乎被挤爆,轰动京华。一个是名动京师的名媛,一个是平步青云的才俊,小曼和王赓的结合,尽管有些包办婚姻的意思,但到底也算是一桩美事。男才女貌,自古定例。从今往后,王赓理应奔他的将军路,小曼理应做将军夫人,稳稳当当,铁汉与柔情。吴曼华眯缝着眼,微笑着,看喧哗的人间。她知道,世事变幻莫测,生逢乱世,什么钱财,什么官位,朝不保夕,虽然丈夫陆定此时身居高位,但谁也保不齐明天会怎样,有了这个文武双全的女婿,等于买了保险。

  小曼成了王太太。她不快乐。小曼说:“婚后一年多才稍懂人事,明白两性的结合不是可以随便听凭别人安排的,在性情和思想上不能相谋而勉强结合是人世间最痛苦的一件事。”王赓当然爱小曼。但他的爱,是深沉的、封闭式的,他的心像个密闭的盒子,四周用蜡封好,无声无息。他不是没有爱,而是不懂得如何去爱,他的爱是深海里的鱼,孤凄、沉寂,他的爱也像天边的一朵云,淡淡的,看也看不清。王赓是学军事出身,凡事严谨,一板一眼,周一到周六,从早到晚,是他雷打不动的工作日,到了周日,他累了,倦了,在家中歇息,为下一轮的工作蓄势。

  王赓虽然是个游历欧美的海归少壮派,但对待情感,他还是“旧”,他在女人身上没有经验,老实、木讷,对于小曼这样的女子,他是又惊又敬,生不出绵绵的爱,将她包围。那感觉,仿佛他是《白蛇传》里的老实人,她是魅惑妖娆的白素贞。他是五蕴皆空,她是红尘有梦。他要过一板一眼、踏踏实实的日子,丈夫就是个为家操持的丈夫,妻子也是个围着小家打转的妻子。她却要过繁花过眼、醉卧温柔乡的时光。据说王赓还酷爱杯中之物,喝多了还会发脾气,他是一只沉默的狮子,可惜小曼不是羔羊。王赓是个传统的好男人,能干,有前途,话不多,也很有男子气概,他适合的婚姻关系,更趋于男主外、女主内,老夫老妻,相对无言,了然于心。可小曼是什么人,舞场上的皇后,社交界的宠儿,外面的繁华与家中的寂寥,比对起来,更加锥心刺骨。王赓进来了,迈着一丝不苟的步子。小曼说:你回来了。王赓嗯了一声,径直走进书房,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温存只好随着嘀嗒响的钟,分分秒秒散尽。

  王赓亦无过错,他出身平淡,好不容易奋斗这个地步,没有理由不悉心进取,在仕途上走出一条光明路。王赓是凤凰男,吃过苦,怀揣的价值观是,“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小曼却从富贵中走来,她需要享受,物质上的,精神上的。王赓需要一个传统的女人,男人在外工作,拼命奋进,她满心欢喜,只等夫贵妻荣。但小曼不。她不需要“夫贵妻荣”,她的起点太高,大富之家,社交皇后,小曼没有理由不心高气傲。小曼是个被宠坏了的女子。宠爱如吸毒,无法戒除。小曼也骄也纵。王赓与小曼,到底不是门当户对,他们的价值观不同,人生观迥异,才情趣味,亦南辕北辙,长久相处,产生冲突,想来也是必然。王赓是一座城,外表端正,小曼身骑白马,扬鞭入境,却发现这座城池,是如此枯燥,如此乏味!她东走走,闷闷的,西走走,痴痴的。她心中满满的爱,无处投递,她眼中脉脉的情,无处流淌。小曼是被锁住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