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张自忠为何要两次枪毙救过自己的忠勇部下?

通往台儿庄的津浦铁路旁,张自忠的大军在疾进。大雨如注。被千军万马碾踏过的土地全是泥泞。突然军中有令:停止前进。雨中,全军肃立。

揭秘张自忠为何要两次枪毙救过自己的忠勇部下?

  通往台儿庄的津浦铁路旁,张自忠的大军在疾进。大雨如注。被千军万马碾踏过的土地全是泥泞。突然军中有令:停止前进。雨中,全军肃立。

  张自忠向全军大声讲:“昨天夜里,我军驻扎在田各庄时,一个弟兄竟然到民房里去糟蹋人家姑娘。16岁的黄花大闺女呀,日后要嫁人要当娘的,如今全毁了。”

  张自忠目光如剑。“男子汉敢做敢当。这事是谁干的?站出来,算你有种!”空气凝固了。风声,雨声,人却没声。

  “那好吧。”张自忠笑了,笑得很冷,“我只好不客气了。那姑娘说,她把那个人的大腿根抓伤了。今晚宿营后,以连为单位,全部把裤头脱下来,检查大腿根!一个也不许漏,包括我!”

  宿营后,真相大白了:干下那丑事的人竟是警卫营营长孙二勇。当军法处长请示张自忠如何处置时,将军竟足足沉默了5分钟,才说出—个字:杀。”

  张自忠怎能不沉默?就算孙二勇是一条狗。

  那也是一条“功狗”啊。孙二勇曾是张自忠手下驰名全国的大刀队成员之一。喜峰口的长城上,有18颗鬼子的头颅像皮球一样在他脚下滚过。“七七·事变”中,他率一个半连死守卢沟桥,与日军一个旅搏杀。尤其是,他是张自忠的救命恩人。一年前,张自忠代理北平市长,是汉奸们眼里的钉子。一夜,张自忠路遇刺客,担任贴身警卫的他奋身扑到前面,让自己的胸膛作了盾牌。3颗子弹竟未打倒孙二勇,刺客自己已瘫软了。

  杀人号在鲁南的荒野里震响。

  一天晚上,张自忠正在灯下读《春秋》,忽然传令兵跌跌撞撞地跑进来。“报,报告军长……他……他……他回来了。”那小兵一脸惶恐的神色。“谁回来了?”“孙、孙营长。”“什么?”

  门开了,走进来的果然是孙二勇。他像从另一个世界归来,面容枯槁,头发蓬乱,军衣几乎烂成破布条。他向张自忠敬了一个礼,未说话,眼圈先红了。

  “你活着?”

  “我没死。”

  原来,那天行刑的士兵心慌慌的,连开两枪都没打中要害。他在荒野里躺了一天,被百姓发现,抬回家去。伤口快痊愈时,百姓劝他逃跑,他却执意来找部队。自始至终,张自忠的脸沉着。他连续下了3道命令。一:“给他换衣服。”二:“搞饭,炒几个好点的菜。”最后一道:“关起来,听候处置!”

  次日清晨,副官推开张自忠的门,浓浓的烟雾朝他扑面而来。一会儿,才看清张自忠坐在桌前,烟蒂埋住了他的脚。桌上摊着一张纸。上面写着:二勇,二勇,二勇……无数。

  早饭后,张自忠召集全体高级将领开会。会议作出决定:将孙二勇再次枪毙。张自忠将军只有一个理由:“我要一支铁军。”全体官兵为这个决定流下了眼泪。惟有张自忠没有掉泪。天擦黑的时候,军法处长拿着张自忠的手令走进关押孙二勇的小屋。二勇站了起来。

  军法处长宣读手令。孙二勇显得令人意外的平静,立正,挺胸,动也不动,像尊雕塑。军法处长问:“你有什么话要说?”孙二勇毫不犹豫地“服从命令。”

  “那么随我来吧,去见军长。”

  “做什么?”

  “他请你吃晚饭。”

  面对着比平时不知要好多少倍的菜肴,谁有胃口?所有的人都向孙二勇劝酒,他来者不拒。菜盘和酒碗都要见底了,孙二勇站起来,呆滞的目光久久地停在张自忠身上。突然,他一把扯开了自己的衣服。他裸露的胸膛伤痕斑斑,每一道伤痕都有着一个流血的故事,每个故事都清楚地记录着他冲锋陷阵时的英勇和无畏。众人低下了头,不忍看。只有张自忠不为所动,表情冷漠得近似冷酷。他让一个个师长解开衣服,个个都是伤疤累累。

  日出了。死刑在清晨执行。这也许是世界上最奇怪的死刑执行仪式了:在一个预先挖好的大坑边,战友们依次同二勇握手告别。张自忠也走过来与孙二勇握手,说:“放心走吧,我会替你多杀几个鬼子!”孙二勇向坑里走去。他在棺材里躺下,闭上眼睛。枪响了。准确无误。

  张自忠大步离开刑场。副官紧跟着他。将军的步履有些踉跄,他突然用手捂住面孔。副官看见,泪水从他的指缝里涌出来。

  两天后,台儿庄战役结束,国军大胜。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14年6月16日 12:19
下一篇 2014年6月21日 17:3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