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第一次抵制外货

中美摩擦,古已有之。1905年,由于《限制来美华工保护寓美华人条约》期满,中国政府与美续订新约谈判破裂,同时美国政府通过排华法案,中国国内掀起抵制美货运动,要求公平对待华工、华商,否则即抵制美货。各地出现了各式各样的抵货现象。这是中国第一次抵制外货。

揭秘中国第一次抵制外货

 

    中美摩擦,古已有之。1905年,由于《限制来美华工保护寓美华人条约》期满,中国政府与美续订新约谈判破裂,同时美国政府通过排华法案,中国国内掀起抵制美货运动,要求公平对待华工、华商,否则即抵制美货。各地出现了各式各样的抵货现象。这是中国第一次抵制外货。

    这就是本篇故事的时代背景。故事虽属虚构,虽有“演义”,却也有史可凭,相关史料来自1905年的《京话日报》。   

    哈达门(崇文门)外,有个小孩,名唤大善,也不过七八岁光景。他们家日子不咋地,靠他爹开个杂货铺挣嚼裹。孩子这两年大了,他爹说:“得!挎个烟卷箱子,上大街卖去,不也能挣几个贴补吗?”这么着,大善每天挎着烟卷箱子(那是他爹年轻时候,没开杂货铺时挎过的)在南城一带晃悠。

    这天走在街上,猛不丁看见前面聚了一大堆人。大善是小孩子,他好奇啊!挤啊挤啊,拿烟卷箱子开道:“借光,借光,谁要烟卷?丁字的,品海的,孔雀的,云龙的……”挤进去一看,他愣住了,这么多人,他以为是耍把戏卖艺的呢,谁知道,醉郭!

    醉郭在南城算是个名人。据说他原本是个教书先生,姓郭,名瑞,字云五。庚子年八国联军占了北京,朝廷没了,馆也歇了,郭先生伤心啊,整天往小酒馆里一坐,二两烧刀子下肚,就开始痛哭痛骂,骂洋人,骂朝廷,骂大臣,骂读书人,骂老团(义和拳),骂北京人……没有他不骂的。渐渐地被人唤作醉郭。两京回銮之后,他又添了一样毛病:每日下午,站在大街上讲雍正爷颁的《圣谕广训》!老人说,旧年有这一行,都是些老头儿,背着梆子在四乡讲圣谕,那是官府派的,你醉郭算哪一路呢?可他是在讲圣谕呵,巡街的也不敢管他。

    后来醉郭也改了,不讲圣谕,改讲报。他讲的是北京城新出的《京话日报》。因为他有名啊,一开讲,老百姓都围上来听。办报的彭先生知道了,干脆聘他当了《京话日报》的讲报员。

    关于讲报这事,听人说,朝廷里有不同的看法。袁中堂的意思是得禁,不能让商民当街宣讲,不然容易重演义和拳那一套。太后老佛爷倒是说了,中国的民气正有些活动,国家正当听其自便,不必干涉。总之,醉郭讲他的报,官府没查禁也没表彰。

   可今天人咋这么多呢?

    醉郭的声音已经有点儿哑了,花白胡子一动一动的:列位!这次美国朝廷,他欺人太甚!当初他国内要修铁路,募了咱们多少华工?华工流血流汗把铁路修好了,美国反说华工抢了他们本国人的工作,制定了许多专对华工的禁约条款,从光绪廿一年到如今,已有十年了!他们不许华工自由居留,不许华工自由工作,动不动就是拘捕、检疫、殴打,关起来不给吃,不给喝……现时美国的华工禁约就要到期,当地华工一致要求废约,我大清使臣也要求废约,但是,美国的巴力门,就是国会,再三不理会,还要续约……这一来,咱们的华工兄弟在美国就得继续过水深火热的日子!

    “列位!这次南省发动反对禁约,抵制美货,咱们京师百姓,就在天子脚下,《京话日报》上说咧,有了这点爱群的心,团体可就结起来了,大家齐心不买美国货,拿定主意,不改条约不拉倒,也未必争不过来!”

    醉郭的手在空中用力地挥了一下,周围听讲的一片彩声。

    “具体的法子,《京话日报》上也说得很明白,我跟大伙儿念念:头一条,我们中国商人,不许再买美国人的货物!这一条最是要紧,大家都记着!

    “二一条,美国货物进口,脚行不给他起卸,栈房不给他存放,行家不替他出卖。三一条,美国人的轮船帆船,中国人不搭坐,也不装货。四一条,中国人就美国人的事,上至洋行的买办,下至厨子和马夫,一律告退,瓦木匠裁缝等等,也不许再给美国人做活。五一条,美国人开的学堂,中国学生一齐散学,中国当教习的也要告辞。最后一条,美国银行的钞票,中国市面上,都不准再收用。有银钱存在美国银行的,都一概提回。

    “这些要都能做到了,美国决受不了,华工禁约废除才能有望……”

    大善不听了,他挤出人群,昏头昏脑地往家走。醉郭是好人,这个没问题,有时街上遇到,他还教过大善认字哩。而且,人家说的,那叫一个在理,咱们自家人出去受了欺侮,咱们能不帮吗?不买美国货,大善举双手赞成,可是……他低头看看自己的烟卷箱子,丁字烟,品海烟,孔雀烟……不都是美国来的吗?这些,是不是都不该卖?

    大善低着头走,一边轻轻用手把面上的丁字烟,品海烟,孔雀烟……翻到底下去,那,就只剩下日本的云龙烟了……日本就日本吧,不是美国烟就成!

    “小孩!”路边有人叫他。“来包烟!”“唉!”大善一溜小跑过去了。

    “什么牌子的?先生!”

    “不要美国牌子!咱不能招街坊邻居戳脊梁子……还有啥?就云龙了?那……那就来一盒吧。其实我老抽品海的……你说,啥时候咱们中国也有自己的卷烟卖呢?”

    大善回答不出来。那人笑了笑,摸摸大善的头,撂下钱走了。

    大善叹口气,又把头低下来。可不是?要是烟卷箱子里都是中国烟,大善该多么理直气壮啊!

    当的一声锣响,把大善吓了好大一跳。抬头看,前面过来一列游行的队伍,还呜里哇啦地吹起了喇叭。当头好几个人,抬着一块一人多高的大牌子,上面画的是……看清楚画上的内容,大善的脸一直红到了耳根子。

    那大牌子上画个老鼋,嘴里含着孔雀烟丁字烟,左边前爪,抓着林文烟香水瓶,右边前爪托着一本书,封面上写着“中国现今大势论”,后边两只爪,登着美孚煤油箱,自足自美,得意洋洋,煤油箱底下,压着受罪的华工,蓬头垢面,七窍流血……大善不知道《中国现今大势论》是什么东西,谁写的,可是这画面一看就明白,他赶紧往街边胡同里一窜,怕扛牌子的人看见自己手里的烟卷箱子。

    胡同口正好有俩人在看热闹,一面发着感慨:

    “二哥!如今民智真是开了!您看反华工禁约,闹得北京九城哪哪儿都是大动静!”

    “敢情!您听说了没?昨儿大栅栏有学生演说,教大家拒买美货,当场啸聚了好几十人,挨家铺子搜,搜出来就砸,还真是三家大铺子落在他们手里,嗬,那一个乱哟!我正好去看我老姨,眼瞅得真真的!”

    “官面上不管吗?”

    “也得敢哪。那阵仗,谁敢出来说半个不字,好,你向着美国人!谁受得了哇?这三家铺子,都认栽啦!当时不敢言声,今天,今天的报纸您看了没?登了告白,道歉!还捐了四十元的国民捐,那意思咱也是爱国的,误会,纯属误会……”

    “您别说,二哥,真有狠的。我们前院有一寡妇老太太,也不知是得了什么痨病来着,人家都说,买条美国产的电带,兴许有治,她呢,一听说,美国的,不要!人家华工那么受罪,我要这条老命干吗?过了两天,死了!这怎么说的?”

    “有比这狠的!我就纳了闷啦,哪回咱们反洋鬼子,都是连二毛子教民一块儿反吧?他们老站那边呀!这次不,教民也反美啦,还是美国教会的呢。他们说了,我入了美国教,可我是中国人!北堂那么多教民,全把家里藏的美国烟、美国油,一把火烧啦!”

    “陆达夫,陆三!认识不?永和煤油行的那个采买……”

    “嗯,他在美国教?”

    “他倒不在教,可他们行一直是美孚煤油的老主顾。这不,前两天刚进了一批,马上被行里同事、工友发现了,人人指着鼻子骂他是卖国贼!今天我一打听,您猜怎么着?辞职了!其实陆三人不坏,就是好贪个便宜……”

    “美国货便宜也不能买!报上说了,错非是他们白送,咱们就要,哼,不废约,一个大子儿也别想从中国拿走!”

    大善回家了。

    第二天,大善说什么也不肯上街去卖烟卷。他爹说他不懂事,把他臭揍了一顿。扛大牌子的队伍还在九城游行,下午经过大善家门前,看见这孩子眼泪汪汪地,坐在门墩子上。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18年11月1日 13:02
下一篇 2018年11月3日 21:3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