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2229-云南省会变大了

作者:杔格

校稿:朝乾 / 编辑:汑洛

2022年5月26、27日,昆明市与西双版纳州共同建设磨憨国际口岸城市工作会议在西双版纳州召开,通报云南省委、省政府关于昆明市托管西双版纳州磨憨镇共同建设国际口岸城市的情况,该项工作正式全面启动。

这是继2021年12月3日中老铁路开通以来,关于省会昆明与口岸磨憨的又一件大事。托管磨憨镇,将让昆明成为全国唯一一座有“边境线”的省会城市。

距离中老铁路开通已有半年时间

昆明和磨憨再次搞了个大新闻(图:杔格)▼

磨憨究竟在哪里?它又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向今天的特殊地位?

因盐而生

磨憨,地处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腊县最南端

昆明托管磨憨一事,不涉及行政区划调整

磨憨仍在西双版纳州境内,昆明市政区不变▼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磨憨”一词,对于滇省以外的大多数人而言,可谓陌生。的确,除了云南省,人们在提到云南重要的口岸之时,无外乎最先想到的是两座全国知名的口岸城市——瑞丽和河口。至于磨憨,的确不太出名。

磨憨同时也是云南省最南端▼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磨憨历来是滇西南地区重要的产盐地,是因盐而产生与发展的一处聚落。“滇史巨擘”方国瑜先生曾对此有过考证,磨憨产盐至少自南诏(与唐同时期)即已有史可查:“在此地区产盐,其最著者,景谷之益香、抱母,普洱之磨黑、石膏、易武,勐腊之磨歇、磨龙、磨拉、磨酣、磨厂诸盐井区。所谓‘盐井一百来所’,即在此地区。”

方国瑜故居就在丽江大研古城

古城内也有一座以其命名的小学(图:杔格)▼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其中提到的“磨酣”,就是磨憨。根据《勐腊县地名志》的注解,“磨憨”为傣语地名,“磨”为“盐井”,“憨”为“富裕”,合起来则为“富裕的盐井”之意。

滇南地区,好多“磨”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另外据传,虽然“磨憨”为傣语,但是最早开发利用盐井者,为当地世居者之一的克木人

西双版纳地区生活着诸多克木人

克木人今归属为布朗族(图:图虫创意)▼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此地的克木人后来由勐仑土司管理,而勐仑土司也动员了一批傣族民众移居磨歇一带,挖井取卤熬盐。除了磨歇“一大井”外,还有磨龙、磨老(今磨本)、磨达、磨憨“四小井”,由就近村民自由熬制。

但即便如此,长期以来,磨憨地区并未形成稍具规模的聚落,仅有少量盐工及其家属居住在山谷里的盐井周边,只在附近山坝里分布着零星的傣族村寨。1917~1930年的数据即可证实这一切,“大小五井”仅有灶户100个,盐工200余名。

勐腊当地的傣族村寨(图:图虫创意)▼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此后在上世纪30年代,一批来自墨江、景东的汉族群众随驮运盐巴的马帮迁徙到了磨憨一带,与周边傣族相邻而居,从事农耕生产。至解放初期的50-60年代,又有大批汉族群众陆续迁居至此,在离边境线稍远的坝区形成了相对较大的聚落。

虽然人口频繁不断地往磨憨地区迁徙,但直至70年代,今磨憨镇所在的狭长山谷中依然是一片人迹罕至的莽苍山林。

这一阶段的迁徙以滇南内部为主▼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中老边界

磨憨所属的西双版纳(勐泐),地处中国西南边陲,历来为“烟瘴之地”,处于中华儒家文明与东南亚南传上座部佛教文明的交界之处。

西双版纳的佛教庙宇

以小乘佛教为主(曼听总佛寺,图:杔格)▼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谈到磨憨,就不能不提到与它相对接的老挝口岸——磨丁。旧时,中原王朝与东南亚传统王国之间,在以磨憨、磨丁为代表的边陲山地,非但没有确定的边界线,反而在此形成了一片模糊的缓冲地带

东南亚地区传统信仰

和西双版纳相似(图:杔格)▼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明清时期,老挝宣慰使司(治琅勃拉邦)至云南布政使司(治昆明)的“贡象下路”,应该是从老挝向西北行进,大约经过磨憨、磨丁一带,而后经车里(景洪)、思茅(普洱)、元江一线的驿路至昆明,共68日行程。中老交界地带山岭盘结、沟壑纵横、闭塞阻隔,即使是作为交通干道的驿路,也多为鸟道羊肠,道远且阻。

走向很接近今天的中老铁路

(图:《中国历史地图集》)▼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到了19世纪70-80年代,法国开始觊觎这片土地,其原因无非是垂涎于当地的资源,以及看中了该区域作为交通要冲战略要地的价值。随着法国强势介入,原本山水相连的磨憨与磨丁,旧有的稳定态势被打破。

普洱茶得名于明清时期的普洱府

普洱府的范围不仅今日的普洱市

西双版纳也属于普洱茶的重要产地(图:杔格)▼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1895年,在清政府与法国签订的《中法续议界务专条附章》中,车里宣慰司(十二版纳)之勐乌、乌得及勐腊县南的磨丁、磨别、磨杏三盐井地被划归法属越南。1897年,中法双方签署《滇越界约》,中老边界最终以条约的形式加以确定。时至今日,中老29号界碑永远地树立在磨憨与磨丁之间。

界碑就在两座国门之间(图:图虫创意)▼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划界之前,磨丁和磨憨的一些村寨中的边民,“以物易物”的互市极为频繁;划界之后,边民互市并未受到影响,清政府也于1897年始建隶属于中国海关思茅关的易武分关,可视为今日口岸的雏形。

易武可以认定为今日勐腊县的老县城

(图:图虫创意)▼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1927年,今日磨憨所属的勐腊正式建县,时称镇越县,因其地处极边,界连法属越南,取“镇守越边”之意。

1932年至1938年间,镇越县政府征调民工修建境内道路,以县府治所易武为中心,东通老挝勐乌-乌德(约乌),北连江城,西北至思茅(普洱)、普洱(宁洱),西南至车里(景洪),东南至老挝琅南塔、勐悻。至此,中老边境得以连接贯通,道路网络已初具雏形。

当时的镇越县与今日勐腊县辖境相似▼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新中国成立后的1949年11月6日,镇越县人民政府成立,镇越临时支关也于1951年成立,边民互市点多在尚勇。后来镇越县历经拆分、重组、合并、县治搬迁、更名,“勐腊县”之名于1959年正式出现。

勐腊为中老缅三国交界之县(图:长光卫星)▼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这一时期,出于边疆建设和巩固国防的需要,道路的建设不断加快。但是,磨憨此时的地位并不如周边其它边境地区,比如打洛。1958年,作为昆洛公路支线的小勐养至勐腊公路通车。1965年,这条延伸到磨憨的支线——“小磨公路”全线竣工。

G213小磨公路与G219(原G214)交会点

G213(策磨线)的终点即为磨憨(图:杔格)▼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1967年11月,中老双方签订关于中国无偿援助老挝修建公路的协定,自1968年初起,历时10年,修建了6条总长1018公里的公路(称为“68-6”工程),成为当时老挝质量最好的公路。

这6条公路贯穿丰沙里、琅南塔、乌多姆赛、琅勃拉邦、桑怒5省,成为连接老挝上中下寮的中枢纽带。其中从中国磨憨起经老挝磨丁、纳堆、纳磨至孟赛一段全长105公里,又从磨憨、磨丁经纳堆到琅南塔一段全长69公里。如此,磨憨、磨丁边界两侧的道路已初具规模并形成网络,为口岸的建设和发展奠定了基础。

磨憨-孟塞基本为中老铁路走向

纳堆分两路,另一条去往琅南塔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自解放初至改革开放初,受国际形势影响,中老边民互市也曾两度中断,期间磨憨也被新辟为互市点。

磨憨口岸

1983年,中老边境贸易开始恢复后,边民互市已不能满足双方物资需求,加之交通条件改善,双方商业部门的小额贸易不断扩大。1985年,磨憨口岸成立,隶属于勐腊海关,双方经济更加活跃。

口岸成立后,磨憨附近的城镇也在悄然发展着,然而原处于两山之间狭长地带的空间已不足以容纳其发展,由边境线向内的扩张已在所难免。

1988年,因西双版纳自然保护区的建立,原来居住在保护区内尚勇乡龙门村半坡小组的15户瑶族(顶板瑶)群众搬迁到了今回金立村,在山谷中开垦了包括现磨憨集镇街市在内的2000多亩土地。

如今的口岸街区,并不仅限于原有的磨憨村

回金立等村子也已经成为街区的一部分

因城建而搬迁的磨憨新村,反而离街区远了一些

(图:图虫创意)▼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对于磨憨而言,1992年是具有决定性的一年。3月国务院批准磨憨口岸为国家一类口岸,12月中老两国磨憨、磨丁国际口岸正式开通,外贸进出口数量与人员流动实现爆发式增长。

2008年,属于亚洲公路网AH3重要组成部分的昆曼国际公路正式建成通车。2013年,老泰两国之间的会晒大桥建成,标志着全线通车。2017年,随着小磨高速建成通车,昆曼公路中国段全线实现高速化。

小磨高速(小勐养-磨憨)的终点为磨憨

该线路不经过景洪城区附近(图:杔格)▼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如今的小磨高速为G8511昆磨高速的重要组成部分,而G8512景打高速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视为昆磨高速的支线。

磨憨与打洛之间的地位关系,已经悄然转换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随着硬件设施不断提升,磨憨在近20年来又吸引了一批新的人口。来自红河县浪堤乡、大羊街乡、乐育乡、阿扎河乡等地,以哈尼族居多的同胞来到磨憨聚集谋生。这不由得让人回想起旧时商帮的茶盐马帮贸易。滇南红河州石屏、红河、建水等地,素有数百年历史之说的“走西头”

红河县在红河州西北部,距离州府(蒙自)稍远▼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至于省外人口迁入情况,最多的是湖南人和四川人,也有少部分来自浙江、江西、福建等地的商人。

与此同时,20多年来磨憨的行政区划级别也在不断提高。2000年,磨憨村委会成立,隶属于尚勇乡,下辖10个村民小组。

2006年,将2001年设立的磨憨边境贸易区,更名为云南西双版纳磨憨经济开发区。2007年,磨憨村委会划归磨憨经开区,由开发区管委会行使行政管理权。

2011年,原尚勇镇整体划归磨憨经济开发区管理,并恢复标准地名为磨憨镇。之所以是“恢复”,是因为改名磨憨早在1997年已经通过,后又改为尚勇,然后再次恢复磨憨之名。

更名磨憨镇之后,镇中心依然在尚勇

至于磨憨经开区,则在磨憨口岸附近

(图:长光卫星)▼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2016年3月,国务院正式批复设立“中国老挝磨憨-磨丁经济合作区”,并将其定位为“西南地区进入东盟各国的交通枢纽和产业聚集高地”,意欲通过与老挝的合作,将磨憨、磨丁作为一个整体进行集中开发,这是中国与毗邻国家建立的第二个跨国境的经济合作区

2016年8月31日,磨憨镇整建制恢复,划归勐腊县管理。

磨丁与磨憨的情况不太相同

口岸街区与磨丁村距离较远

(图:长光卫星)▼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迄今为止,磨憨口岸是我国通向老挝唯一的国家级陆路口岸,也是中国大陆通向中南半岛的重要“出口”。

磨憨铁路口岸,磨憨站(图:杔格)▼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昆明处于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大湄公河次区域、泛珠三角经济圈“三圈”交汇点,是我国面向南亚东南亚开放的重要门户、“一带一路”建设的前沿枢纽。

昆明站北广场

中老铁路零公里标(图:杔格)▼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磨憨—磨丁经济合作区作为国家级跨境经济合作区之一,地处中老铁路、昆曼公路及老挝南北公路关键节点。随着“一带一路”建设深入推进、RCEP的生效和中老铁路开通运营,两地联动发展将使这里成为面向南亚东南亚拓展市场的理想起点。

中老铁路全线开通半年以来

国内21个省区市先后开行了

经中老铁路的跨境货运列车▼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时隔半年,位于中老铁路国内段两端的昆明与磨憨实现联动发展,昆明托管磨憨共建国际口岸城市工作启动。昆磨之间并非孤例,深圳汕尾特别合作区、苏州宿迁工业园等地,也属于跨行政区联动发展模式

未来中老铁路客运拉通后

将在磨憨站换乘(图:杔格)▼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依托中老铁路,从昆明到磨憨,跨越600多公里的“双向奔赴”,昆明与口岸的联系将更为紧密,建设沿线经济带,将在云南形成以两头带中间发展格局。

从磨憨到昆明,最快仅需4小时19分

这是以往公路时代体会不到的速度

左滑查看更多,图:杔格)▼

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刚刚,云南省会变大了!|地球知识局

参考文献:

[1]朱凌飞, 李伟良. 流动与再空间化:中老边境磨憨口岸城镇化过程研究[J].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2019(3):118-127.

[2]朱凌飞, 马巍. 边界与通道:昆曼国际公路节点中老边境磨憨磨丁的人类学研究[J]. 《民族研究》, 2016(4):40-52.

[3]李伟良. 中老边境磨憨人口流动与城镇化过程的人类学研究[D]. 云南昆明:云南大学, 2019.

[4]勐腊县磨憨镇人民政府. 2019年磨憨镇年鉴[EB/OL]. 2020[2020-08-10].

[5]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人民政府>>中国老挝磨憨—磨丁经济合作区窗口. 磨憨简介[EB/OL]. 2017[2017-06-30].

[6]新华社. “两地”联动发展 “四区”优势叠加——昆明托管磨憨镇共建国际口岸城市工作启动[EB/OL]. 2022[2022-05-31].

[7]徐元锋. 共建国际口岸城市!昆明正式托管西双版纳磨憨镇[N]. 人民日报, 2022-05-31(11).

[8]云南日报. 昆明托管磨憨共建国际口岸城市 我省首创区域协同发展新模式[EB/OL]. 2022[2022-06-01].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封面:长光卫星

END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6月5日 14:29
下一篇 2022年6月7日 12:3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