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清朝为何“国家不可一日无左宗棠”?

揭秘清朝为何“国家不可一日无左宗棠”?

  左宗棠遭湖广总督官文、湖南永州(今零陵县)总兵樊燮构陷一事,史书说法纷纭。朱孔彰的简要记述是:

  会劾永州总兵樊燮骄居罢官,构于总督,指目公,布政使亦阴助樊燮。总督疏闻,召公对簿武昌,欲加不测之罪,骆公疏争之不得。于是湖北巡抚胡林翼、侍郎曾文正公上言公无罪,且荐公才可大用,事遂解。……至遭谤毁,悒悒不得志,诣胡公、曾公等,愿以偏将自效,曾公深慰之。无何,朝廷竟起用公,诏询曾公,曾公奏公刚明耐苦,晓畅戏机……遂赏四品京堂,命募军东征。朱孔彰:《中兴将帅别传》,第51页。

  朱孔彰可以说是当事者。他在19岁时就投奔曾国潘军营,“曾氏奇其才,留于营内”。后来为曾国藩命襄校江南官书局,淮南、江楚编辑局、江南通志局。民初为清史馆协修。以他阅读的史料,所著自然可信。所以,前面所引,应该是左氏受陷的真实。

  根据朱孔彰的记述,樊燮诬告左宗棠,原由樊燮被弹劾,而樊燮又向湖广总督诬告左宗棠,这才发生了当时的案子。

  樊燮因何被弹劾,他为何又“构于总督,指目公”?其中事出有因。

  原来弹劾樊燮的是骆秉章,而提供樊燮罪行的人便是左宗棠。

  樊燮当时已恶名昭彰,以左宗棠几年来与长沙官佐人等的接触,对樊燮早已知之甚多。如说:他违规以武职不骑战马,偏坐轿子,而且乘坐八人大轿,连检阅新兵训练都坐在轿子里观操;总兵所管二千名士兵,分布在各处,留在永州的四百余名,但实际仅有二百多名,他从二百名中抽调百人作他们家奴院工,什么都得干,连樊燮姨太太的衣服都让士兵洗弄;如今湖南财政吃紧,士兵的饷钱本就凑不够,可是省库给总兵发的月饷大都被樊燮私用了,弄得士兵饿肚子,下级军官也敢怒不敢言。湖南地方治安要靠总兵维持,如今樊燮军心已散乱,哪还有一点战斗力?

  以左宗棠的性格和当时的斗争形势,他哪会容这样的军官作威作福,贪污而破坏地方军队的战斗能力?省库的银子是左宗棠挖空心思攒起来的,哪能让这只大耗子不断吞食?

  于是,他和巡抚大人商量,赶紧把这只硕鼠灭掉。

  但是,要弹劾樊燮也非易事。永州知府黄文琛已多次上告他,案卷积在省里一大摞,其中桩桩是实,也没告倒他。原因是湖北省城有他的靠山,湖广总督官文是朝廷安插在长江流域监视汉族地方官的,官文就是他的靠山,官文的爱姬是樊燮的亲戚。动一动樊燮,官文喑中弄鬼,弄不好连湖南巡抚的顶子也保不住。

  但是,樊总兵的罪恶太大,明目张胆,单是违例坐八抬大轿一事,按法就该砍头。这种作威作福实在让左宗棠受不了,何况天天要打仗,湖南弄点银子发给总兵大人,竟让他全都私吞了,这更让左宗棠忍不下去啊。

  参他!左宗棠翻翻樊燮的旧案卷,又派人暗中核实。仅挪用军饷一项,有据可查者千余两,铜钱三千余串,官米折银更多。

  骆秉章签了押,上奏弹劾。

  咸丰八年(1858年)四月,弹劾的折子有了下文:由皇帝批复,将樊燮押赴长沙审理。先行将樊燮罢了官,待审理实况,据案情再定罪。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0年2月7日 22:54
下一篇 2020年2月8日 16:38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