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澳洲顾问:死时宋美龄为他诵经葬宋家墓园

蒋介石澳洲顾问:死时宋美龄为他诵经葬宋家墓园

  威廉·亨利·端纳,澳大利亚人,早年在香港作特派记者,进入中国内地采访时,曾因最先披露袁世凯与日本签订“二十一条”秘约而轰动一时,并由此成名。后进入政界,曾先后给张人俊、孙中山、张作霖、张学良作顾问,最后给蒋介石作顾问将近十年,在著名的“西安事变”过程中,曾受宋美龄之托,亲赴西安斡旋,因之更加受到蒋的器重。但因看不惯戴笠的所作所为,被戴笠挟仇报复。

  1940年6月,蒋介石在重庆别墅中接见戴笠,戴报告说,前一段时间,端纳秘密前往汉口,和潜伏在汉口法租界的日本海军情报人员秘密接头,被他手下的特工发现,于是端纳失踪,现在不知去向,有可能被日本人收买云云。蒋半信半疑,当即嘱咐戴笠:一定要查出端纳的下落,不能让他落入日本人之手。

  端纳真的失踪了。他所以出走,是因为在内地工作了近30年,深感身心疲惫,感到国民党内部腐败已经无力回天,加之羁押在贵州的张学良给他来了一封信,提及西安事变之事,他说,你与子文曾以人格担保我的生命安全,如今我却失去自由,比牺牲我的生命还要悲惨,希望你与子文尽量设法,冀盼恢复我的人身自由。端纳深知,蒋介石在这个问题上,绝无半点通融的余地,想来想去,只好一走了之,就此离开中国政治的漩涡。

  端纳出走后,来到已经沦陷的汉口去办一点私事。遇到在香港作记者时认识的一位日本同行前来拜访,对他大谈了一通“大东亚共荣圈”后离去。这番谈话被戴笠手下的特工录了音,经戴笠做了一点“加工”之后,便被作为通敌的证据,拿到了蒋介石的面前。

  端纳离开中国后,到南太平洋一带游历。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事件爆发,美国对日宣战。端纳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即就近进入菲律宾首都马尼拉。紧接着菲律宾被日军占领,在菲律宾的白种人大部分被关进日本的集中营。日本人当时也没想到,蒋介石的顾问端纳也会在集中营中。

  在集中营里,端纳对一同被关的美国著名律师达兰说,我手提包里的文件,足以使我被绞死。达兰真诚地说,我会保护你的,我尊敬你。此后达兰一直照顾着端纳。两年之后,危险果然来了,因为日本人已经得到端纳在此地集中营的消息。一天晚上,一辆军用卡车载着一队日本宪兵出现在集中营里。他们对达兰等人喝问:集中营里是否有威廉·亨利·端纳其人?我们得到可靠情报,这个恶魔就躲在这里!日本宪兵们拿着花名册,指着“威廉·端纳,爱丁堡人。”这一行字,咆哮着:“是否就是此人,快说!”达兰沉静地回答:“你们找错了,这个威廉·端纳是个70多岁的老人,他是英国人,不是澳大利亚人。”

  “不管是谁,把他带到这里来。”日本宪兵打断他的话,命令达兰。

  十分钟后,端纳跟着达兰来到日本宪兵面前。两年的集中营生活,已经大大地改变了端纳的面孔,他满头白发,腰背佝偻,步履艰难,完全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者。日本宪兵紧紧盯着他的脸孔问:“你就是威廉·亨利·端纳?那个在中国的端纳?”“不,我是英国爱丁堡大学的教授,威廉·端纳。我呼吁你们讲究人道,改善伙食,增派医生……”端纳就像一个喋喋不休的老学究。宪兵们盘问再三,始终不得要领,悻悻地走了。看着他们走远了,端纳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非常感谢达兰巧妙地掩护了他。

  在日军得知端纳在集中营的消息前后,盟军的情报人员也得知了这个消息。于是盟军直接向蒋介石通报了这一情况。事实证明,端纳绝不是什么“日本间谍”。于是蒋介石当即向盟军请求采取特别行动,在反攻菲律宾战役中,营救端纳。

  1945年2月23日,盟军太平洋战场最高统帅麦克阿瑟将军下令奇袭集中营。一队队美军伞兵从天而降,配合菲律宾游击队很快攻占了集中营,解放了所有被囚人员。端纳躺在一副担架上,被送上了盟军的飞机,直飞美国珍珠港海军医疗中心诊治。

  蒋介石听到营救成功的消息,亲笔签署了一份欢迎端纳重返中国的电报,发到珍珠港。宋美龄派出中国航空委员会的专机,配备好医护人员和药品,直飞珍珠港接回了端纳。

  1946年11月初,端纳的癌病迅速恶化。在他弥留之际,宋美龄在其床侧诵读《圣经》,在他死后,宋庆龄拨出上海宋氏墓地的一角,安葬了端纳。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1年4月14日 23:47
下一篇 2021年4月16日 14:4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