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纠结4个女人:争风吃醋喜新厌旧

蒋介石纠结4个女人:争风吃醋喜新厌旧

1942年,蒋介石夫妇与史迪威将军(右)会晤。

蒋介石纠结4个女人:争风吃醋喜新厌旧

  资料图:2009年3月19日,蒋介石和陈洁如结婚时用的五门橱从陈洁如原淡水路居所迁出,移至上海福寿园人文纪念馆展览,此外,陈洁如的老照片也同样吸引众人视线。据介绍,此张老照片为陈洁如(右)与朱逸民女士的合影。1918年陈洁如被母亲送往蔡元培创办的爱国女子学校学习,在那里结识了朱逸民女士,二人情同姐妹。1919年,朱逸民成为上海滩大财阀张静江的续弦,陈洁如也常被邀去张府与朱逸民相聚,并在张府与蒋介石相遇。

  蒋介石的感情世界向来为世人所好奇。在其戎马生涯中,至少与4位女子──毛福梅、姚冶诚、陈洁如、宋美龄,交织过4段轻重有别的关系,并纪录在他的日记中。国民党党史馆主任邵铭煌在今日出版的台湾《旺报》撰文解读蒋的日记,一窥蒋介石对毛、姚、陈、宋的爱与恨:和平常人一样,蒋在男女私情上也会争风吃醋、喜新厌旧,还会算计得失。

  暗藏玄机的照片

  在蒋介石感情世界里,依可靠记载有4个女性伴侣,毛福梅、姚冶诚、陈洁如、宋美龄。毛福梅是发妻,元配夫人。姚冶诚是妾妇,如夫人。陈洁如是良伴,也算是如夫人。宋美龄是明媒正娶,最后的蒋夫人。她们都陪伴蒋介石度过一段生活,然而在他心目中,她们的地位和分量有轻重高下之别,也有爱恨情仇的不同际遇。

  1992年,《陈洁如回忆录》在台北问世,号称将会改写中国现代史。2006年,蒋介石日记在美国胡佛研究所公开,掀起一波争睹热潮。二者确实引起各方对蒋介石私密生活习性的好奇与兴趣,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似未有颠覆性的改变。但是作为史料,仍然具有珍贵的参考价值。而且,互相对照佐证,有助于史实真相的还原。

  关于蒋介石的感情,过去已有学者专文论述:王舜祁、胡元福,《蒋介石的四房妻室》;陈进金,《从<爱记>看蒋宋情爱》;习贤德,《蒋介石早年日记中的感情世界》(1917至1931年);林桶法,《从<蒋介石日记>探讨战后蒋宋关系与关键的选择》。或参考蒋日记摘抄,或利用国史馆典藏的《爱记》,或参阅胡佛研究所保存的蒋日记,即使是摘抄、《爱记》都源自日记。陈进金、林桶法两位教授论文强调不同时期的蒋、宋婚姻关系。彼此的探究各有旨趣,很有见地,却一致的呈现了生活化与人性化的蒋介石。

  《陈洁如回忆录》开宗明义说:我正要出发作战,请你不要哭泣,否则会给我带来霉运。介石握着我的双手,脸上露出一副爱怜之情,这样向我说:“请你拿这张照片去加印20份,等收到我的电报后,就带到韶关来。这张照片对于我们的革命工作将具有很重要的历史意义,所以务必将底片留在自己的手上。……当时我俩刚同大家照过团体相片后,站在黄沙车站的月台上,介石盯着我的双眼,似想看看他所讲的话对我有何影响。但是我却为这次的别离太难过了,只能哽咽着勉强对他说:“我会照你所有的指示去做,我祈求菩萨一路保佑你。我将急切的等你来电报。”

  哪一张照片对于他们的革命工作将具有很重要的历史意义?原来是1926年7月27日,蒋介石担任国民革命军总司令准备从广州黄沙车站出发,督师北伐。张静江、吴稚晖等同志齐集车站送别,于出发前留下的合影。照片中,蒋总司令立于中间左侧,全体人员就以他的笑容特别灿烂。陈洁如,同志眼中的蒋夫人,站在蒋的右侧,表情略带感伤。

  为何只见蒋喜形于色?难道是因为今日从这里他就要展开一段重要的政治旅程,而且有亲密爱人送别的缘故。还是在照片背后,另有玄机?事实确是如此,他对宋美龄的爱慕,同时也在暗中悄悄地萌长。

  根据蒋介石1926年6月30日的日记载:“中午,往访宋氏大三姊妹。”大三姐妹即为宋霭龄与宋美龄。7月2日,日记又载:“上午,往访美龄。下午,美龄将回沪,心甚依依。”可以窥见蒋已对宋美龄心生好感,而陈洁如当然还被蒙在鼓里。

  遇美龄倾慕追求

  蒋介石与宋美龄认识已经5年了。1922年12月初,宋子文在上海莫利哀路孙中山寓所举办社区基督教晚会,蒋、宋都参加,2人首次谋面。

  虽然蒋后来说:“余第一次遇见宋女士时,即发生此为余理想中之佳偶之感想,而宋女士也曾矢言,非得蒋某为夫宁终身不嫁。”但仅止于心理上的倾慕。从目前可靠史料来看,蒋介石实际展开追求宋美龄行动,是在1926年北伐前后。盖因宋美龄的身世与学养不凡,斯时蒋也已取得相当政治地位。

  是年11月北伐军克复江西,蒋乃致电宋庆龄,邀请三姐妹一同到江西南昌叙谈,电文谓:“广州宋部长勋鉴:转孙夫人玉鉴:江西克复,东南可平,先生在天之灵,可以告慰大半矣。夫人如驾来,请由海道为便,到沪时,中再派专员巡迓,并请孔夫人与三妹同来一叙为盼。中正叩,庚午。”

  随着北伐军事进展,一位新蒋夫人逐渐浮现,而另一个蒋夫人则在消退之中。蒋介石曾为陈洁如事与母亲顶撞,且一度怀疑陈洁如在上海另结新欢,甘冒不孝之罪与醋意足以显示他对陈氏的爱恋之情。

  罗家伦看过蒋介石1924、25这两年的日记。当时蒋介石有意付印,所以拿出来与罗家伦商量。罗家伦认为蒋介石的日记“确是很诚实,有许多自己写自己的话。”他就举蒋和陈洁如的事为例说明,如日记记载:“昨夜与洁如纠缠”,罗很含蓄的解说是:“大约是他的性感问题的记载”。罗又指出,蒋介石还有许多疑心陈洁如对他不忠实的话。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1年5月20日 06:41
下一篇 2021年5月23日 10:3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