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事变”前的蒋介石密嘱:欲罢免张学良军权

“西安事变”前的蒋介石密嘱:欲罢免张学良军权

  “西安事变”爆发前的一份蒋介石密嘱

  1936年12月12日爆发的西安事变,对中国历史的发展进程产生了重大影响,在事变发生前的12月9日,蒋介石写信给陕西省政府主席邵力子,密嘱《大公报》发表剥夺张学良、杨虎城两将军“剿共”兵权由蒋鼎文取代的消息。是时张学良任西北“剿匪”副总司令兼代总司令,杨虎城任西安绥靖公署主任兼第十七路军总指挥,军事上归张节制,张授杨担任宜川方面“进剿”任务。

  蒋介石的密嘱内容如下:

  力子主席兄勋鉴:可密嘱驻陕《大公报》记者发表以下之消息:蒋鼎文、卫立煌先后皆到西安。闻蒋委员长已派蒋鼎文为西北剿匪军前敌总司令,卫立煌为晋、陕、绥、宁四省边区总指挥。陈诚亦来陕谒蒋,闻将以军政部次长名义指挥绥东中央军各部队云。但此消息不必交中央社及其他记者,西安各报亦不必发表为要。

  邵力子及时向《大公报》记者传达了蒋介石的密嘱内容。1936年12月12日《大公报》在要闻版刊出该报驻西安记者按蒋介石密嘱内容发给报社的专电,四行标题:《陈诚指挥绥东军事、蒋鼎文负责剿共、任西北剿匪军前敌总司令、卫立煌为晋陕甘绥四省边区总指挥》。《大公报》用大号字“蒋鼎文负责剿共”做主题,点明了蒋介石密嘱的主要意图。电文如下:

  (西安十日下午八时专电)蒋委员长派蒋鼎文为西北剿匪军前敌总司令,卫立煌为晋、陕、甘、绥四省边区总指挥。陈诚日内赴太原,将以军政部次长名义,指挥绥东国军各部队。邵力子、杨虎城十日晚在新城大楼宴来陕将领,邀各界作陪,到六十余人,尽欢而散。陈调元十日晚到西安。蒋鼎文对剿匪总司令职表示谦辞,但愿短期内在陕帮助进剿。据闻残匪之消灭仅属时间问题。

  蒋介石常用通过在国内外有很大影响的民营报纸《大公报》,事先发布解除军政人员职务的消息,在舆论上造成既成事实,1933年蒋介石要解除杨虎城陕西省政府主要职务,《大公报》即先于1933年5月1日刊载:“(上海三十日十时专电)各省主席调动确内定……邵力子主陕。”杨虎城突然获此消息,立即向行政院提出辞职。1933年5月5日《大公报》发表《国府任命陕甘两省主席行政院昨开临时会》:“(南京四日下午六时发专电)四日行政院临时会议,议决准杨虎城辞陕西省政府主席职,并任命邵力子继任陕省府主席。”“(南京四日下午六时发专电)国府四日命令……陕西省政府委员会兼主席杨虎城呈请辞职,以便专理军务,情词恳切,杨虎城准免陕西省政府委员会兼主席。此令。……任命邵力子为陕西省政府委员。此令……任命邵力子兼陕西省政府主席。此令。”

  蒋介石和《大公报》总编辑张季鸾有特殊关系,张季鸾被称为蒋介石的“布衣宰相”。蒋介石每有重大举措,张季鸾多有参与。1936年12月4日,蒋介石由洛阳返回西安,准备在西安召开西北“剿共”军事会议,部署西北“剿共”,南京政府一批军政要员陈诚、蒋鼎文、卫立煌、陈调元、朱绍良等陆续到达西安。12月5日,张季鸾到华清池访蒋,告以西安谣言甚盛,流行的政治气氛以“停止内战,联共抗日”为标志。蒋说:“我来西安的目的,就是要平息东北军、西北军的分歧论调。”从6日起,蒋介石依次召见陕西省主席邵力子及东北军、第十七路军军师长以及高级将领,而张、杨并未邀请参加,致使张学良、杨虎城产生疑惧。

  张学良、杨虎城与张季鸾、大公报社、《大公报》驻西安分社的记者都有密切联系,当张、杨获悉《大公报》将发表蒋介石剥夺他们兵权的密嘱,在此危急关头,张学良、杨虎城紧急密商后,决定12日晨对蒋委员长实行“兵谏”。当时,蒋介石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中央政治会议主席,一般均称“蒋委员长”。

  12月12日晨,与张学良部队在临潼华清池捉蒋的同时,杨虎城的第十七路军将来到西安下榻西京招待所的南京国民政府军政要员拘禁。陕西省政府主席邵力子也被软禁于杨虎城卫士队队长室。蒋介石的密嘱就是当时在邵力子办公室查获的。

  12月11日晚,蒋介石在临潼华清池行辕,召见张学良的心腹谋士黎天才,谈话约一个半小时。当晚张学良在官邸部署第二天早晨在临潼华清池捉蒋的时候,对黎天才说:并不准备危害他的生命,请他搬进城里和他讲道理,为什么不发动抗战?为什么还要继续更残酷的内战?蒋鼎文非正式地对我流露,劝我交出兵权,这一定是蒋介石指使他说的。我不能出卖我的部下,我要抢先一步来回答他。

  蒋介石对张学良、杨虎城宣称:“无论如何,此时须讨伐共产党。如果反对这个命令,中央不能不给以相当处置。”蒋介石提出两个方案,逼迫张学良、杨虎城选择:一、服从“剿共”命令,将东北军和第十七路军全部开赴陕甘前线进攻陕北红军,中央军在后面接应督战;二、如果不愿“剿共”,就将东北军和第十七路军分别调往福建、安徽,把陕甘两省让给中央军去“剿共”。张学良、杨虎城决心不再打内战,除了抗日决不离开西北,两军也决不分开。“介公一斧两砍谁都明白(张学良语)。”

  周恩来说:“蒋介石对张学良曾经说过这样的话:‘你的责任就是剿共,不许到绥远抗战。若要不然,就把你换掉。’以后召集西安会议,陈诚来了,蒋鼎文也来了,是准备以蒋鼎文代替张学良的。样就逼出来一个‘西安事变’。”

  西安事变为什么在12月12日突然爆发呢?75年来,很少有人提出确凿的史料证据。军事行动瞬息万变,难以捉摸。张学良、杨虎城为停止内战,联共抗日誓雪国耻,虽然早有扣蒋的设想,但并未确定具体时间。扣蒋的设想风险巨大,非到生死关头,焉能轻举妄动?而蒋介石的密嘱,也许是引发西安事变的直接导火索。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0年11月26日 13:57
下一篇 2020年12月4日 10:1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