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祥部队战斗力根源:信基督花柳病比率最低

冯玉祥部队战斗力根源:信基督花柳病比率最低

  历史上,宗教总不免被一些统治者当做工具加以利用。甚至到了民国时代,还有一些军阀选择宗教这种形式作为维系集团的外壳。

  冯玉祥的“基督军”

  冯玉祥受洗成为基督徒后,认为基督教义是军队中精神教育的极好材料,基督教教义可以“正人心”,因此积极鼓励士兵信仰基督教。

  冯玉祥在军中积极传教,设教堂、聘请随军牧师,有时还亲自登台布道。冯部3万余人中,士兵领洗者半数以上,军官领洗者达十之八九。冯玉祥以基督教教义治军,被誉为“基督将军”、“模范军阀”。据说,冯玉祥部一度几乎无抽大烟者,得花柳病的比率也为全国最低。

  唐生智的“佛军”

  唐生智早年曾被保送进保定陆军军官学校,但课余时间他都花在了念经诵佛上。后来,唐生智在湖南各派混战中大力扩充部队,实力遥居湘军之首。他与湖南省长赵恒惕不合。赵恒惕也信佛,请来藏区的白喇嘛在省城开“金光明法会”,收拢满湘信佛的大小军阀。唐生智也不认输,请来湖南著名的密宗居士顾伯叙。

  顾伯叙为唐生智出谋划策,于是,湖南省第四师整整一师官兵,一夜之间都剃度当了和尚,身披袈裟,佩戴圆形胸章,正面是一“佛”字,背面是“大慈大悲,救人救世”,连阅兵时都吹响法螺,口呼佛号。唐生智练成了一支数万人的“佛军”,不久将赵恒惕赶出湖南。

  孙殿英、刘湘的“神军”

  盗掘清东陵祖坟的孙殿英,将陈胜吴广“卜之鬼”的把戏玩得极熟,自称梦到过神仙,神仙给了他一把宝剑、一柄拂尘。结果,他老家河南民间流行的“庙会道”里的信徒纷纷加入孙军。孙殿英此举壮大了自己的神仙队伍,开创了民国神仙打仗的新局面。孙殿英行军打仗都带着那宝剑和拂尘,他让亲信用黄缎子包好,没事就拿出来焚香祭祀。

  “神军”的另一个传人是四川军阀中的霸主刘湘。他在军阀混战的四川打出片天地,认为这全靠背后神仙的帮助。这神仙其实是一个叫刘从云的道人,组织了一个“孔孟道”,声势壮大。刘湘经人介绍加入“孔孟道”后,请刘神仙当了军师。自此以后,每有战事,刘湘便请刘神仙占卜问神,行军打仗也要先看风水来规定行军路线。刘神仙得宠后开始组建“神军”,信徒纷纷加入,最后竟组成了一个整编师,威风一时。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0年9月26日 22:53
下一篇 2020年9月28日 10:2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