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如何诱杀对日不战而逃的军阀韩复榘

蒋介石如何诱杀对日不战而逃的军阀韩复榘

  抗日

战争爆发后,身为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三集团军司令的韩复榘不思守土

抗战

,一心保全实力地盘,于是弃守黄河天险,放弃济南,一路南逃,经泰安、兖州、济宁,竟又舍弃津浦路,向鲁西曹县撤退,致使我津浦路正面大门洞开。山东大部沦落日寇手中。正当此时,韩复榘接到

蒋介石

要他到开封参加重要军事会议的通知,韩复榘颇犹豫,经派专人请示李宗仁后,方决定偕心腹爱将孙桐萱赴会。

韩复榘于1938年1月9日到达开封,其卫队留驻钢甲车上。韩复榘带了刘书香、张钺、曹青山等人住在黄河水利委员长孔祥榕的公馆里。1月11日下午7时,蒋介石在河南省政府召开第一、第五战区高级将领军事会议。韩复榘和孙桐萱同坐汽车到了省政府大门口,即看见电灯旁贴有一张通知,上写:“参加会议的将领请在此下车”,并有军警宪兵在指挥车辆,把车辆排列到旁边的空地上。韩复榘当时和很多与会的将领一样下车向里走。到了第二道门口,左旁屋门上贴着随员接待处,于是韩复榘带去的三个卫士和孙的一个卫士均留在接待处了。韩复榘同一些参加会议的将领,一路谈谈笑笑地来到了“副官处”,看见贴有一张通知,上面写着“奉委座谕:今晚高级军事会议,为慎重起见,所有到会将领不可携带武器进入会议厅。应将随身自卫武器,交副官长保管。给予临时收据,俟会议完毕后凭收据收回。”同时很多将领当着韩复榘的面,正纷纷将手枪从腰间抽出来交给副官处,取回收据。韩复榘不疑有他,就将自己身上带的两支手枪也掏了出来交给副官处,把收据放在衣袋里,跟着大家一起进入会议厅。至此,韩复榘已离了部队,交了武器,被一步一步地诱骗到蒋介石的面前。

在这次军事会议上,蒋介石声色俱厉地斥责了韩复榘,他说:“我们抗日是全国一致的,这个重大的责任应该说是我们每一个将领义不容辞的责任,可是我们高级将领中间,怀着一种保存实力的卑鄙心理,不顾国家的存亡,不顾民族的生死,就是望风退却,带了部队步步后撤。竟有一个高级将领放弃山东黄河天险阵地,违抗命令,连续失陷数大城市,使日军顺利地进入山东,影响巨大。当此国家民族生死存亡关头,我们如再不铲除这种保全实力的落后思想,洗刷这种卑劣无耻的亡国心理,还要拥兵自卫,就一定要踏着东四省伪军的覆辙,生无立足之地,死无葬身之所,比奴隶牛马还不如!”接着蒋介石即怒气冲冲地直接质问韩复榘,“你不发一枪,从山东黄河北岸,一再向后撤退,继而放弃济南、泰安,使后方动摇,这个责任,应当是你负担!”韩复榘一向以土皇帝自居,养成对任何人都不屑一顾的习惯。当下他听了蒋介石的话,毫不客气地顶上去说:“山东丢失是我应负的责任,南京丢失是谁负的责任呢?”意欲与蒋针锋相对,一争高下。但是,韩复榘的话尚未说完,蒋介石就严厉地截住韩复榘的话说:“现在我问的山东,不是问的南京,南京丢失,自有人负责!”韩复榘正想开口再行反驳,可是坐在他身旁的刘峙,拉着他的手说:“向方,委座正在冒火的时候,你先到我办公室里休息一下吧!”于是刘峙拉着韩复榘从会议厅边门走了出来。蒋、韩正面口舌交锋告一段落,韩复榘却不知自己正一步一步地迈向死神。

刘峙装着很亲热的样子,握着韩复榘的手走到院子里,早有事先预备好的一辆小汽车,刘峙手指着车说:“坐上吧,这是我的车子。”韩复榘哪里知道这小汽车就是逮捕他的工具!于是从容上车,刘峙说:“我还要参加会议去。”说时已把车门关上了,韩复榘顿成瓮中之鳖。这时汽车前座上两个人爬到后车厢里来,左右坐在韩复榘的两侧,出示预先写好的逮捕令给韩复榘看,并说:“你被逮捕了。”韩复榘起先还以为前座上两个人是刘峙的随从副官,看见了逮捕令,方恍然大悟,才知道那两人是军统特务。韩复榘再向外面一看,沿途布满了宪兵岗哨,于是只好束手就擒。汽车飞快地驶到火车站月台上,由两个特务拉着韩的双手,并肩登上了预先备好的一列待发的专车,直达汉口车站,又转轮渡到了武昌,把韩复榘交“军法执行总监部”关押在军事委员会办公厅旁边一座二层小楼上。这时已是1月12日的夜晚了。韩复榘十分清楚,等待自己的应该是什么样的结局,因为蒋介石早已决定要严办韩复榘。

1月19日,军法执行总监部组织高等军###审,由何应钦担任审判长,鹿钟麟、何成溶分任审判官,贾焕臣是军法官。21日开庭审讯,加在韩复榘头上的罪名是不遵命令,擅自撤退,强索民捐、侵吞公款、搜缴民枪、强迫鲁民购买鸦片等等,并问韩复榘:“这些罪证确实,你有何话可以申辩?”韩复榘在问询之下,只昂首微笑,一句一字都不答复,也不请求宽恕,因为他十分清楚自己落得今日下场的根本原因,申辩又有何用?法官再向他发问,还是一言不发,无可奈何,只好仍令还押。这个审问徒具形式而已,虽未宣判,实则等于宣判,因为在逮捕令上已注明了韩复榘的罪状和革除韩复榘的二级上将及本兼一切军政职务的处分,所以距离韩复榘的死期已不是太远了。

1月24日,蒋介石命令看守韩复榘的特务人员将韩枪毙在软禁他的楼内。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24日晚七时许,有一个特务走到韩复榘的面前说:“何审判长请你谈话,跟我去!”韩复榘信以为真,就随其下楼,但走到楼梯半腰中一看,院子里布满了持枪待放的哨兵,方醒悟到自己将死到临头,于是说道:“我脚上的鞋小,有些挤脚,我回去换双鞋再去。”他边说边回头,就要重新上楼,就在他回头上楼的脚刚迈出一步,站在楼梯边的特务已开枪向韩复榘头上打去。韩复榘一回头,说了一句:“打我……”这大概是他生前最后的遗言了吧。这时连续的枪弹已打倒了他,歪在楼梯血泊中。他头部中两弹,身上中五弹,计打中七枪而死。

韩复榘戎马一生,没有丧命于军阀混战,没有丧命于日寇的炮火,然而,却死在了战时首都(一说武汉)的一座二层小楼上。蒋介石捕杀韩复榘,起因深远,放弃山东只是借口而已,但在当时来说,对韩复榘的严厉处分,确使抗战士气为之一振。据何应钦在《八年抗战之经过》中回忆,当时韩复榘所统率的“集团军自韩氏伏法,士气振奋,即以一部确实占领孟灵山、李家宅、安兴集之线,以第八十一师直取汶上,第二十二师进攻济宁……激战数日,敌我短兵相接,肉搏巷战,非常壮烈”云云。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1年6月2日 10:17
下一篇 2021年6月3日 16:5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