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4年,7月和8月的那些日子里,我们成了撤退专家

著 :[德]戈特洛布•H•比德曼 [美]德里克•S•赞布罗 著

译 :小小冰人

944年,7月和8月的那些日子里,我们成了撤退专家"

1944年,7月和8月的那些日子里,我们成了撤退专家,尽管缺乏这种战术的正式训练。老资格的二等兵们充分发挥出自己的作用,在各个营里担当起骨干。部队分成一个个小股战斗群,我们不再隶属于本师,而是不停地从一个单位调至另一个单位,看似没什么计划和组织安排。补给和支援方面,我们在很大程度上依靠的是自己的聪明才干,我们还获知,任何既定的情况都有可能在毫无警告的前提下发生变化。以前,每当占据新的阵地,建立一个恰当的后勤支援体系都有一套标准程序,这个体系要为所有人提供弹药和口粮,包括照料伤员的一个系统性计划。随着作战序列被打破,这样一套标准性体系已不复可能,我们发现它越来越依靠我们自力更生,而不能指望或依赖上级部门。

我们已建立起一个敏锐、独立自主的情报网,它可以告诉我们前线的大体情况。例如,如果邮件投递发生大规模延误,并持续一段时间的话,肯定意味着又发生了一场大规模灾难。从我们的前线阵地不可能辨别出数公里外所发生的事情,但那些久经沙场的老兵能对周围的状况迅速做出评估,并本能地意识到即将到来的灾难。我们能听见远处传来大口径火炮隆隆的轰鸣,敌人正准备对前线的某一地段发起打击,通过遥远的炮声、重型坦克熟悉的引擎轰鸣和履带声,我们可以判断出突破发生在左翼还是右翼,这就使我们得到几分钟时间,可以匆匆组织起一场后撤,而实施后撤的正式命令肯定会在最后关头送到。

清晨时,我来到我们位于杜纳堡地区的新防区,着手建立新的防线,并向战斗群的残部和第437步兵团第1营做情况简报。我得到了几名军士和上等兵的协助。在阵地后方数百米处,我们发现了一个仓库,一名后勤中士在那里看守着大批尚未被转移到后方的物资。我们问他,我们是否能让士兵们从仓库中取一些补给物资,并小心翼翼地提醒他,用不了几个小时,这里就将成为前线,并补充说,根据我们的经验,第一批迫击炮弹将在中午时刻落下。这位中士回答说,他很愿意为我们打开仓库的大门,这样我们就有足够的时间将物资分发给作战部队,但他补充说,他已接到命令,正等待一支救援队来转移仓库中的大批面粉、酒和香烟。

我立即向战斗群指挥部汇报了这里的情况,并要求上级就补给物资仓库的问题做出指示,但我没有收到关于这些物资的指示或命令。与此同时,我们的第2连已开始进入仓库前方的阵地,大批物资等着大家去拿的消息像野火般在士兵们当中传播。

第2连连长带着他的部下来到仓库处。就在那名后勤中士犹豫之际,几个排的士兵已赶了过来,他们穿着洗得发白、破旧的军装,弹痕累累、包着迷彩布的钢盔遮掩着他们胡子拉碴、满是晒斑的面孔。脏兮兮的灰绿色队列向前涌去,这些士兵疲惫不堪,手榴弹塞在他们的皮带上,冲锋枪挎在胯部。机枪手披着长长的弹链,7.92毫米的子弹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反坦克火箭筒扛在他们的肩头。后勤中士突然意识到整个形势的严峻性,前线正向他而来。他迅速跳上自己的汽车,裹着一团尘埃消失了,将仓库和仓库里的东西丢给了我们。

一辆辆小马车被迅速组织起来,在机枪连的指挥下,士兵们进入仓库转移物资。大批香烟、食物和烈酒被搬了出来,放在道路两侧,以便让列队而过的其他部队自行取用。黄昏前,大部分物资已被分发出去,这时,苏军的炮火已经袭来,仓库很快便被炸毁。

接下来的几天里,过去招募我的那位下士,第14步兵-反坦克连的排长霍厄纳德尔下士,在近距离战斗中获得了他的第9个坦克战果。当天下午晚些时候,他接到命令,带着三个扛着反坦克“烟囱管”的士兵搭乘一辆汽车驶上公路。这条公路是我们与友邻师之间的分界线,霍厄纳德尔的任务是堵住试图使用这条道路的苏军坦克。他们在途中遇到一群正向后方撤退的友邻师士兵,他们警告这四人不要再往前去,因为一队苏军坦克正在逼近。

他们听从了这个警告,开始寻找适当的防御阵地,就在这时,车辆的传动机构发生了故障。在两名士兵的陪伴下,霍厄纳德尔步行向前。绕过道路上的一个弯道,他们突然发现一队苏军坦克就在前方几百码处。暮色下,霍厄纳德尔看见坦克车身上攀满了全副武装的苏军士兵,几名德军士兵立即躲入路边的灌木丛,暗自祈祷没有被对方发现。苏军坦克渐渐驶近,一名二等兵将“烟囱管”扛上肩头,仔细瞄准了第一辆坦克,一发命中。整支车队立即停了下来,步兵们从坦克上跳下,冲入茂密的灌木丛,距离霍厄纳德尔的藏身处仅有20步。霍厄纳德尔端起冲锋枪朝俄国人开火射击。苏军士兵在近距离内突然遭到袭击,再加上天色越来越黑,敌人的队伍顿时乱成一片。俄国人展开还击,但在黑暗中,霍厄纳德尔这个反坦克小组已溜至道路的另一端,另一名士兵正在那里等着他们。俄国人投出的手榴弹落在几秒钟前已被他们放弃的地方炸开。

几名德军士兵迅速转移阵地,隐蔽到路边的一条壕沟中。几秒钟后,苏军队伍再次前进,霍厄纳德尔和几名士兵相互示意,让前两辆坦克过去,朝第三辆坦克开火。几分钟后,他们听见坦克队列叮当作响地朝他们驶来。就在敌人逼近时,一名德军士兵打响了手中的“烟囱管”,直接命中了为首的一辆坦克,这辆坦克燃起熊熊大火。剩下的坦克向后退去,在大批步兵的掩护下停留在远处。尽管寡不敌众,但霍厄纳德尔的小组还是用冲锋枪和突击步枪猛烈开火,并冲上了公路,占据压倒性优势的苏军士兵仓皇逃窜。

就在这时,几名德军士兵听见更多的坦克正从100米范围内逼近,借着被摧毁坦克燃起的大火,他们辨认出一辆“斯大林”坦克,这辆重达64吨的庞然大物从黑暗中驶出,出现在眼前。

又一具“烟囱管”打响了,令德军士兵惊恐的是,火箭弹击中了炮塔,但未能射穿装甲板。幸运的是,这辆坦克停了下来,挂上倒挡,退入到黑暗中。霍厄纳德尔注意到,坦克被击中时,车上的步兵已逃离,于是,他拎着一具“铁拳”,跟在坦克身后追了上去。摸近到距离敌坦克几米远处,他在近距离内扣动了“铁拳”的扳机。火箭弹击穿了厚厚的装甲板,在车体内炸开。这辆坦克迅速燃烧起来,紧接着,车内的燃料和弹药发生了殉爆。

就在这时,我们的一群步兵赶来增援霍厄纳德尔小组,他们据守着这条道路直到第二天早晨。这使工兵单位有足够的时间炸毁一条重要的桥梁,从而使敌人在两个德军师之间打入一个楔子的企图宣告失败。

本文摘自《致命打击:一个德国士兵的苏德战争回忆录》

944年,7月和8月的那些日子里,我们成了撤退专家"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3月16日 08:00
下一篇 2022年3月22日 07:3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