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德里安:1918年以来的战场防御发生了哪些变化

著:[德]海因茨·威廉·古德里安(Heinz Wilhelm Guderian)
译:胡晓琛

古德里安:1918年以来的战场防御发生了哪些变化

防御

当世界大战于1918年结束时,防御的力量达到了几个世纪以来的高峰。战争期间所投入的不断增加的步兵、炮兵与工程技术兵器主要是用于防御。进攻力量主要通过空军和装甲兵得以增强,然而二者在1918年时都处在发展的萌芽阶段,因此无法完全发挥作用。这一事实依然决定了今日对这两个年轻兵种的评价。尽管1918年的事件已提出明确警告,但时至今日人们依旧低估了这两个兵种。

我们假设现在既没有空军也没有装甲兵,再来考虑防御与进攻成功概率的问题。答案只能是:面对实力相近的对手时,在进攻中取得决定性胜利的难度要比1918年时大得多;装备与数量上的多倍优势也不能保证进攻成功;如果想要在进攻中获胜,或者如果由于不能浪费时间而必须在进攻中获胜,不管愿意与否都必须采用新的进攻方式。

欧洲大陆1918年以来的局势到底发生了哪些变化呢?

其规模自罗马时期以来闻所未闻的永备边防工事被建立起来。在某些国家,这些工事组成了相互连通的防区,拥有最先进的装备。守军、武器与弹药被布置和囤防在安全的防弹区域中;防区外布置了障碍物,扩建了交通壕。守军在和平时可常驻于工事中,脱离了野战部队序列。各种地形优势都得到了巧妙的利用,天然与人工的障碍物实现了互补。可以认定,边防工事后方的防御设施要么早已存在,要么已经开始被认真地建造了。根据我们在世界大战时的经验,这些设施在短时间内就会被大幅扩建,足以粉碎具有巨大优势的传统兵种发动的进攻。

古德里安:1918年以来的战场防御发生了哪些变化

(上图)1941 年7—8 月,基辅筑垒地域中的一处永备火力点(B 型)的内部设备和室内布局切面图。

假如在面对上述要塞时还能出其不意地突入或突破的话,要塞后方快速机动的摩托化预备队也能将其拒止,并给守军创造采取反制措施的时间。现代化的交通工具,特别是卡车所具有的效能,早在1916—1918年时已经留下了有利于防御的大量证据,对此不容置疑。军用化学毒剂也可以进一步提升防御力。

以1916年时的武器去进攻这样的要塞似乎是毫无希望的。进攻必然会陷入漫长的拉锯战之中,这对进攻者无疑是极为不利的,而且会付出惨重代价。

但这还没完。我们还要考虑一个前提条件:1918年以后,在一定程度上完成裁军的一些国家所建立的防御工事中,其重要地段要么被放在装甲禁行区域,要么就设置了大量障碍物,至少能抵御大多数可能出现的敌军坦克。这些工事拥有数量充足的反坦克武器,且都做了精心测定的排阵布置。所有这些设施的伪装及防空也都受到了必要的重视。在这些堡垒后方,守军还拥有极为强大的兵力,足以抵御飞机和坦克这些新式进攻武器。为了在足够短的时间内突破这类防线,必须拥有增长幅度超出既往规模的攻击武器。

那些大部分国界为天然屏障的国家,以及那些建立了上述防御工事的国家,均享有高度安全保障。即便是在面临邻国侵略时,这些防御工事还是会成为抵御进攻部队前进的良好依托。

如果既没有强大的天然屏障,又没有连绵不断的边境工事的话,事情自然另当别论。处于这种状态的国家必须考虑到,他们只能用不连通的防御工事(最有利的情况下也只有应急的加固交通壕)迎战进攻者。这种阵地对传统武器多少还能提供一些防护,但对使用作战飞机和坦克的进攻者就无可奈何了。他们可以从工事之间的缺口实现突破,并且进攻越是出其不意把握越大。

由于被现代化要塞所环绕的国家享有高度的生存安全保障,因而有可能放弃使用坦克应急,转而信赖其坚不可摧的工事、不可逾越的障碍物和性能优越的反坦克武器。但他们并没有,相反,正是他们建立了一支特别强大的、适合要塞作战的装甲部队,也正是他们热衷于不断加强这个兵种,并使其在同时代保持一流水平。他们要么是明白即便最坚固的要塞也会有自己的致命弱点,因此国防事业需要现代化的强大武器发起反击;要么就是企图从自己的堡垒出发,在始终保持战备的状态下,能够发起突然袭击。

古德里安:1918年以来的战场防御发生了哪些变化

对于那些没有这种要塞的国家来说,就必然要考虑进攻方通过奇袭取得的初期胜利,并以不同的速度和深度实施突破。进攻方不会将步兵师作为执行突击的主力部队,使用骑兵师的可能性更低。进攻者会首先投入重型突击坦克,轻型装甲部队和各类摩托化支援部队则在后方跟进。在发动地面进攻的同时,攻击者还会使用空军,令守军的空中力量瘫痪,延阻地面防御部队(主要是装甲部队和其他摩托化部队)前进,并干扰指挥机构。守军调动部队速度越慢,进攻者的空军和装甲兵的作用就越明显。当守军由于缺乏诱敌深入的纵深空间而不得不限制突破口的范围时,就需要有强大的、同等数量的(如果没能至少在局部形成优势)空中和地面部队实施快速行动和快速突击。

要想使装甲兵至少在局部地区形成优势,无疑只能集中现有兵力;而死板地将坦克配属给各集团军、军和师使用,只会导致在关键地段始终处于数量劣势。当攻守双方在特定地域使用摩托化和装甲化的大规模部队时,作战地形越是复杂,就越容易决定将装甲部队集中投放在何处。特别是在武器有限时,如果将坦克投入进攻者不会发起决战、由于地形障碍也无法进攻、只需投入少量阻击部队便足以完成防御的地点,那就犯下了严重的错误。

在防御中分散使用装甲兵力,平均分配到整条防线的做法会导致什么后果?英军在1918年春季的战例已经明确给出了答案:失败!相反,1918年7月的法军在成功发起反击前将坦克集中使用却使他们赢得了苏瓦松战役的胜利。

在未来的防御战进程中也会反复证明一件事:拥有强大的天然屏障、禁止坦克通行的防区用步兵师或阻击部队就能守住;而天然屏障弱、无法或不能完全以工事防御的战线必须用现存最强大的武器予以保卫—因为敌军最有可能向此地发动进攻,反击也会从这里发起。

本文摘自《注意,坦克!》

古德里安:1918年以来的战场防御发生了哪些变化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3月5日 08:00
下一篇 2022年3月8日 11: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