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抗日政权华东共和国:政府“部长”多为外籍

1933年4月,东北抗日前线诞生了一个特殊的抗日政权,称“华东共和国”,只是因日军严密封锁,南京国民政府又对东北人民抗日斗争冷漠对待,置若罔闻,华东共和国鲜为人知。在那民族灾难惨烈,民众拼死抗争的时候,竟有此一振奋人心的抗日政权成立,是不应该被遗忘的。

东北抗日政权华东共和国:政府“部长”多为外籍

  1933年4月,东北抗日前线诞生了一个特殊的抗日政权,称“华东共和国”,只是因日军严密封锁,南京国民政府又对东北人民抗日斗争冷漠对待,置若罔闻,华东共和国鲜为人知。在那民族灾难惨烈,民众拼死抗争的时候,竟有此一振奋人心的抗日政权成立,是不应该被遗忘的。

  要了解这一抗日政权产生的梗概,可翻阅1933年7月23日《申报》。《申报》是根据东北去上海的人士所携带的伪满《大同日报》6月14日、15日所载信息刊登这一惊天之事的。报道的题目《异哉所谓华东共和国》虽以疑问口气出现,副标题却用三行字标明:

  声明本民族自决积极抗日 采开放主义欢迎各国赞助 订定约法并决定实行民治

  文章还用2000余字的版面介绍其组成和首脑人选及《告民众书》《告各国书》《临时约法》。7月26日,天津《益世报》根据同一来源,以《何来华东共和国?》为题刊登这一信息。并以副标题对这一政权的性质作了明确的表述,即:“设于三省东部山中标橥抗日;声明民族自决,欢迎各国赞助;祖国收复失地后即来归。”1933年8月21日,《中央周报》登载同一内容,题目为《可注意之华东共和国》。1933年8月14日出版的《国闻周报》鉴于已刊出的《华东共和国约法》不够完整,乃将获得从东北归来之人士手中之全文予以特别转载。《约法》七章,分总纲、人民、政党、政府、生计、教育、附则,共60条。《国闻周报》编者对此作了扼要说明和论述:“此种组织,显然因东北民众不堪日伪重重压迫剥削,经长期之酝酿而产生者,察其所颁约法,殊合近代国家组织之思潮,对于人民权利,国家义务,规定纂详,有仿照德国现行宪法之精神,而于农村矿产之收归国有、人民职业婚嫁等之新奇制度,又似有社会主义或无政府之风味,于此可鉴决非日人宣传流荡之土匪集团所克臻。”

  《约法》和《国闻周报》的说明,阐释了该政权的性质,令人认识到日伪统治下东北人民的理想、意志和强烈的民族意识。

  1933年10月10日,《大公报》更以《东北民众成立“华东共和国”,继续奋斗坚决抗日》为题,刊登了华东共和国致巴比塞调查团的公函。《大公报》上海记者对这个政权作了了比较透彻中肯的论述:

  东北民众两年以来遭受日人之压迫蹂躏,已达极度,然反抗运动始终未已,并于本年六月一日宣布成立华东共和国,继续奋斗,以示否认伪满洲国及日人统治之决心。月前巴比塞调查团抵沪时,更派专员携带公函南来,托中国领土保障同盟会转交马莱博士。该项公函钤有华东国玺,并附英法文译本,此外更有《华东共和国对外宣言》、《约法》、《疆域图解》、《国旗图解》各一件。

  根据《约法》,华东共和国的“首都”设于东宁县治的中京,国旗定为绿地中缀以黄色之土星。辖区包括5个省区:中央区包括旧日中华民国吉林省属之东宁、虎林、密山、宝清、宁安、穆陵6县;吉东区为旧吉林东部,除中央区外之13县;黑东区为旧黑龙江省东部之11县;辽东区为旧辽宁东边18县,及韩国之西北6郡;远东区为口口暂让借之远东省。

  从历史实际看,所辖区域为义勇军的实际控制县,多为山区,远离大城市及主要铁路沿线。这说明1933年6月间,东北义勇军仍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

  《约法》规定:“共和国‘华东共和党’一党专政,政府的主要官员必须是党员。政府设立法委员会,设教育、工商、理财、外交四部。总司行政者称总裁,五省区之司行政者为执政。中央设军政院长由总裁兼,院内设参谋、陆军、海军、空军四部。”政府机构是完整的,但政府各部门负责人因属军事机密,尚未全部透露,仅限于下述程度:“政务总裁闻为何某,立法委员为邰某,陆军部长兼国防第四军长为高索夫(苏籍),外交部长为勒木亭(丹麦籍),理财部长为威烈谟(似为英美籍),尚有若干外籍人员。至于国防江防各军长,亦均委定,似有大规模的政治组织。”

  东北居住着诸多外国侨民,特别是哈尔滨为一大都会,他们对日本的野蛮侵略和统治也强烈不满,参加到这一抗日政权是很自然的,这就形成了国际统一战线。为安全计,政府中一些人的姓名公开,一些人的姓名隐蔽而不为外界所知,所以无法知道全部人选。

  华东共和国发布的《告民众书》和《告各国书》中,宣称了建国的目的。

  《告民众书》:

  我东北民众,前苦于军阀之淫威肆虐,后苦于强邻帝国主义摧残,而使我神明贵胄黄帝之后裔,乃隶于奴使犬羊之地位。椎心泣血,握拳透爪,爰起义军,驱逐丑虏,转战经年,食尽弹绝,精疲力尽。我东北民众,痛大难之未已,愤国亡之无日,于外交政治上另辟新途径,本民族自决精神,于本年六月一日,独立新国,奠都中京,命名华东。

  《告各国书》:

  我中华民国之东北丸省民众,感于日本帝国主义之无端压迫,以伪民意造成傀儡之满洲国,我民众绝难承认。复感于祖国中华民国目前之孱弱,无力收复此广大之失土,爰于1933年6月1日,本全体民众意旨,以民族自决精神,及基于国联调查团报告书之根本原则,承友邦以好意的援助,成立华东共和国,定《约法》,实行民治。以民族独立之精神,解决远东国际之纠纷,完成世界和平之使命。

  从这陈述内容看,力陈建国的必要性、合法性和正义性,及其和东北义军所从事的事业的连贯性,没有哀叹,没有悲观,没有民族失败论,有的是自信和力量。相信未来,建立共和国是为更好地有序地组织抗日力量。这是华东共和国领导者的思想和内心世界。

  华东共和国文件公诸于世,其中特别提及并肯定了义勇军的历史地位。而实际上,此前义勇军的抗日斗争亦成为华东共和国成立的背景。

  1933年东北战场上又出现了一支由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的东北抗日联军。这两支大军从事着伟大的民族解放事业。经过中国举国抗战,和世界反法西斯战线的共同努力,日伪受到了最后的审判,华东共和国的愿望实现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