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杂志《花花公子》《阁楼》40年的龙虎斗

对于很多国人来说,《阁楼》的名气也许远不如《花花公子》;但对于欧洲和美国人来说,《阁楼》绝对是最有名的情色杂志之一,它是整个情色江湖中唯一能够与《花花公子》相提并论、并几度威胁到《花花公子》霸主地位的强劲对手。其实,《阁楼》和《花花公子》这两本最有影响力的情色杂志之间整整持续了40年的龙争虎斗。

情色杂志《花花公子》《阁楼》40年的龙虎斗

  对于很多国人来说,《阁楼》的名气也许远不如《花花公子》;但对于欧洲和美国人来说,《阁楼》绝对是最有名的情色杂志之一,它是整个情色江湖中唯一能够与《花花公子》相提并论、并几度威胁到《花花公子》霸主地位的强劲对手。其实,《阁楼》和《花花公子》这两本最有影响力的情色杂志之间整整持续了40年的龙争虎斗。

  英国版《花花公子》复制成功

  1930年12月17日,古奇奥尼出生于美国布鲁克林一个平民家庭。他12岁的时候就想当一名画家。20岁那年,他结束第一段失败的婚姻后,奔赴欧洲,去追逐艺术梦想。接下来的10年里,古奇奥尼一直“漂”在欧洲。在咖啡馆里,在街边,我行我素地为风景和行人画素描。在北非旅行时,他遇见了自己的第二任妻子。

  1960年,两人结了婚并决定在伦敦落脚。古奇奥尼被迫暂时放下画家的梦想,转而经营一家洗衣店养家糊口。为了谋生,他有时也为报纸杂志画画卡通,兼职做报纸编辑,甚至在街头卖过美女海报和过期杂志。他发现报摊上男性杂志总是卖得最火,其中首推美国出版的情色杂志《花花公子》。就连他自己也成了忠实的粉丝,每期的《花花公子》都成为书柜里的珍藏。

  一次,古奇奥尼偶然看到《花花公子》创始人赫夫纳的发家故事:1953年,27岁的赫夫纳花500美元买来玛丽莲·梦露酥胸半露的玉照做封面,在餐桌上用剪刀和胶水拼贴出第一期《花花公子》。但结果让他惊喜万分:第一期《花花公子》居然卖了51000份!这个故事让古奇奥尼大为振奋:一个没有任何美术根底和经济资本的穷小子居然能“拼贴”出《花花公子》的神话,自己为什么不能复制赫夫纳的成功经验,做一本英国版的《花花公子》呢?

  1964年7月,古奇奥尼从银行贷款1170英镑,自己设计了一本含有美女裸照的宣传小册子,然后根据一份过期的报纸订阅名单邮寄了出去。在宣传册里,古奇奥尼把自己的情色杂志命名为《阁楼》,并用黑体字醒目地写着:“在每一位英国绅士的阁楼里,都收藏着这种男人的秘密……”

  古奇奥尼没想到,这份旧邮寄名单里包含有牧师、女大学生甚至还有议员的太太!很快,强烈的抗议汹涌而来,古奇奥尼被愤怒保守的英国人告上了法庭,最后以“传播不雅资料”的罪名被处264英镑的罚金。

  事件被伦敦小报炒得沸沸扬扬,却无形中给古奇奥尼做了最好的“广告”。正当他垂头丧气地把自己关在家里时,电话和信函如潮水涌至,都要求“预订”首期《阁楼》!这让古奇奥尼亢奋不已,立即全力以赴投入到首期《阁楼》的制作中去。

  1965年3月,《阁楼》创刊号正式发行,首期《阁楼》第一次发行4万份,3天之内就销售一空;古奇奥尼连续两天两夜没有合眼,亲自在印刷厂监督加印了8万份,在接下来的一周内同样被抢购一空。

  可很快,古奇奥尼就遇到了最实际的问题。经营杂志占据了他大量精力,身为杂志主编、作者、摄影师、营销员、出版商,他不得不每天工作20个小时。妻子无法忍受他的“工作狂”,更不能容忍他与“阁楼宝贝”们的耳鬓厮磨和真假暧昧,主动提出离婚。再次受失败婚姻打击的古奇奥尼干脆全身心地投入情色事业中去。

  古奇奥尼迫切想找一个人承担杂志的销售业务。恰巧首期《阁楼》登了一篇文章,对伦敦一名夜总会的头牌舞女凯茜·基顿冷嘲热讽,其经纪人火冒三丈,打来电话质问。古奇奥尼决定亲自去看一看基顿的表演。

  在化妆间,他惊讶地发现,这名舞女竟然在阅读《华尔街日报》!交谈之后,他被眼前的“奇女子”深深吸引,也为其商业头脑所折服,于是邀请她做自己的销售经理。两人一拍即合,开始共同打造“一个帝国的传奇”。基顿也成了古奇奥尼的第三任妻子。

  “裸露大战”挑战色情极限

  《阁楼》在英国发行3年,办得风生水起,销量从第一期的12万册攀升到60万册,信心满满的古奇奥尼觉得是时候去美国,向情色杂志“老大”《花花公子》发起挑战了。

  1968年,古奇奥尼将《阁楼》搬到美国纽约,并在《纽约时报》上刊登大幅广告:一支步枪瞄准了《花花公子》的兔子Logo,广告词就是:“我们开始打兔子了! ”挑衅和火药味浓厚。面对公开的挑战,《花花公子》创始人赫夫纳笑嘻嘻地对记者说:“想打兔子?英国的步枪恐怕早已过时了吧! ”但很快,赫夫纳就发现自己过于轻敌了。

  《阁楼》搬到美国后的第一期,就以远超过《花花公子》裸露尺度的标准发布独家情色图片。激情四射的《阁楼》立即受到了美国男性读者的认可和热烈追捧,在美国发行首期就突破100万,打了漂亮的第一仗。虽然离《花花公子》月发行量300万册还有相当距离,但这匹来自英国的“黑马”迅速引起了美国情色杂志界的关注和警惕,《阁楼》很快就被称为“《花花公子》的翻版”,就连赫夫纳也开始收集每期的《阁楼》,认真研究。至此,《阁楼》和《花花公子》之间的大战正式拉开帷幕。

  业内人士饶有兴趣地对两本情色杂志进行比较和分析:赫夫纳从1953年创办《花花公子》起,对尺度把握一直比较谨慎,在性感中还带有一丝文雅风度。而古奇奥尼的《阁楼》则更愿意以粗俗大胆的生命力,俘虏更多的男性读者。

  为了赢得这场由他一手挑起的“战争”,古奇奥尼一级级放大情色尺度,只要没有遭遇“围攻”,就“得寸进尺”,将裸露进行到底。他不断挑战市场容忍极限,于不知不觉中迅速扩大“地盘”。

  1970年初,《阁楼》再次做出惊人“创举”:在内页醒目的版位刊登了两张美女正面全裸照。这可是美国情色媒体界头一次公开发表尺度如此大胆的照片。

  赫夫纳当然不甘咽下这口气,他立即召开会议,紧锣密鼓地商议对策。两个月后,《花花公子》居然也效仿《阁楼》刊登了一组全裸照,不同的是,模特选用的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好莱坞三线青春女星,而且把照片的版面放在仅次于封面封底的首页位置。接下来,两家杂志的拉锯战此起彼伏,不断挑战美国的出版尺度,但无疑《阁楼》更大胆一些。

  1974年,《阁楼》发行量超过300万册;一年后更与《花花公子》并驾齐驱,达到450万册,从此美国情色杂志界开始了“双雄争霸”的时代。

  明星裸照引发“性书风暴”

  带着《阁楼》在美国闯荡10多年后,古奇奥尼早已成为呼风唤雨的媒体大亨。上世纪80年代初,他成立的“全媒体公司”旗下除《阁楼》外,还有另外15种杂志。 1982年,《福布斯》杂志将他列入美国最富有的400人行列,身价高达4亿美元。他在曼哈顿东第67大街购置了一套当时“纽约最大的豪宅”,仅每年管理费就高达500万美元。

  上世纪80年代中期正是美国好莱坞迅速崛起并称霸全球的黄金时代,《花花公子》敏锐地注意到这一点,率先将焦点转移到好莱坞二三流的女星身上,努力将她们收纳到“兔女郎”的行列之中。从1986年下半年开始,《花花公子》的封面兔女郎变成了颇有知名度的“星女郎”。“让明星脱给你看”这一策略取得了显著的成功,《花花公子》当年以月销量550万册的佳绩超越《阁楼》,业绩高出对手11.3%。

  而古奇奥尼于第二年初也改变了风格,他挑选“新阁楼宝贝”的标准是:个性独具、前卫、酷。其中最著名一张封面照的主角就是当时红遍全球的“坏女孩”麦当娜。

  古奇奥尼还给他的“阁楼宝贝”定下一条拍照规则:不管何时,都不要直视摄影镜头。这就跟《花花公子》的兔女郎们面对镜头摆Pose有明显的区别。“阁楼宝贝”目光旁视、姿态自然,好像不知道她们正被偷窥。《阁楼》解剖的正是偷窥者的微妙心理,就这样靠着层出不穷的奇招,古奇奥尼带领《阁楼》再次赶上并超越《花花公子》。

  但极盛之后免不了衰落,《阁楼》很快迎来了在美国称霸20年来最严峻的一次挑战。

  1988年女明星凡妮莎·威廉姆斯夺得“美国小姐”桂冠,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获此殊荣的黑人美女。一时间各大媒体纷纷关注热捧,凡妮莎一夜之间成为“史上最受欢迎的美国小姐”。

  可就在全世界都为这位“黑珍珠”着迷的时候,最新一期的《阁楼》上却赫然出现了一组凡妮莎的独家裸照!

  原来这组裸照是凡妮莎两年前做平面模特时拍摄的私家秘照,她当选美国小姐之后,这裸照被别有用心的人曝光出来。裸照最先是寄给了《花花公子》,但赫夫纳和高层总编们几经商议,决定持保守态度,不去碰这颗“烫手山芋”。而古奇奥尼一看到这组独家秘照后就再也难以保持冷静,他知道刊登凡妮莎的裸照意味着什么:《阁楼》前所未有的热卖、接踵而来的麻烦和官司……但无论如何,他都不愿意放弃这个能彻底战胜《花花公子》的绝佳机会,于是同意刊发。

  结果基本在古奇奥尼的预料之中:那一期的《阁楼》加印了200万份,总量突破750万,超出同期《花花公子》49%!而凡妮莎因此事饱受批评指责,名声尽毁,甚至被剥夺了“美国小姐”的桂冠!凡妮莎于次年初将《阁楼》和古奇奥尼告上法庭,要求赔偿自己的直接经济损失和“精神损失”费用5亿美元。古奇奥尼聘请了纽约最著名的大律师应诉,最终和凡妮莎私下达成调解,赔偿她5000万美元了事。

  古奇奥尼并没有把这官司当回事,不过接下来发生的“蝴蝶效应”后果之严重、对《阁楼》命运打击之巨大就远远超乎他原先的预计了。

  时任美国总统的里根本身就是好莱坞演员出身,凡妮莎的裸照案引起了他的极大关注,他认为这本情色杂志简直就是在“挑战美国社会伦理道德的极限”。 1989年,在里根总统的亲自指派下,司法部长米尔斯带头对全国情色媒体进行全面调查。 1990年,委员会向各大便利店和超市发出通告,要求下架所有成人刊物。随后的三年之内,《阁楼》、《好色客》等风格偏向低俗大胆的情色杂志被冠以“色情刊物”的恶名,销量锐减,最低月销量甚至跌至20000册。而赫夫纳一贯保守谨慎的风格则让《花花公子》最大限度地远离了“性书风暴”的中心,避免遭受与《阁楼》同样的惨败命运。这场“性书风暴”直到5年后被联邦法院裁决为违反宪法第一修正案,才告作罢。

  2010年10月20日,随着情色大帝古奇奥尼的去世,《阁楼》和《花花公子》之间持续40年的“裸体大战”终于完全谢幕。 10月31日,84岁的赫夫纳出席了老对手古奇奥尼的葬礼,在接受时代周刊记者采访时,这位“老花花公子”深有感触地说:“这辈子我都在跟这小子斗,一边吸取他的长处,一边根据他的前车之鉴来调整修正自己的‘尺度’。我比他唯一聪明的一点在于——明白任何事物都有一个‘底线’,并永远对这个底线保持敬畏之心。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