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中国宫廷的同性恋与九千岁太监

早在商周时代,我国就有同性恋现象的存在。春秋战国时代,同性恋交往日趋活跃。汉代以来,同性恋活动更是屡见史书。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就连“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如云美女莺莺燕燕团团围裹的封建皇帝,也不乏搞同性恋者。春秋战国时期,就有“分桃之爱”、“龙阳之好”一说。到了强盛的汉代,帝王将相的同性恋活动更加肆无忌惮。

古代中国宫廷的同性恋与九千岁太监

早在商周时代,我国就有同性恋现象的存在。春秋战国时代,同性恋交往日趋活跃。汉代以来,同性恋活动更是屡见史书。令人不可思议的是,就连“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如云美女莺莺燕燕团团围裹的封建皇帝,也不乏搞同性恋者。春秋战国时期,就有“分桃之爱”、“龙阳之好”一说。到了强盛的汉代,帝王将相的同性恋活动更加肆无忌惮。据《史记》、《汉书》记载,西汉皇帝几乎个个都有同性情人。如文帝与邓通、哀帝与董贤、成帝与张放,其中又以文帝和哀帝的同性恋故事最为荒唐。这无疑是封建统治者骄奢淫逸、荒淫无度的最为无耻的表现。汉朝以后,中国帝王的同性恋之风稍减,但是并未绝灭。就连清朝的“十全老人”乾隆皇帝,也与同性恋有些瓜葛。

先秦时期的同性恋

分桃之爱

春秋时期,卫国的国王卫灵公宠爱一个名叫弥子瑕的美男子。弥子瑕聪明漂亮,还是孔子高徒子路的亲戚。有一天,弥子瑕得到消息,说他母亲得了重病。弥子瑕一着急,不打招呼就私自驾着卫灵公的马车出宫去探望母亲了。按照卫国的法律,若偷驾国王的车子,应处以断足的刑罚。得知消息的卫灵公却非但不怒,反而大声赞叹道:“多么孝顺的人啊,为了母亲甘愿冒这等危险!”

又有一次,弥子瑕陪灵公在花园散步,看到树上熟透的桃子,就顺手摘了一个,咬一口后觉得很好吃,便把剩余的部分递给灵公,说:“家臣献碧桃一枚,臣想,眼下天气乍暖又寒,草木未生,这定是仙桃无疑,特献与大王分享。”“难得爱卿一片忠心!”卫灵公边咀嚼着香甜的桃子边说,美得状不可言。事后很长时间,他逢人便夸:“弥子瑕爱孤甚矣,一桃味美,不忍自食,与孤分而食之。”后人因此将同性恋称为“分桃之爱”。

花无百日红,时间久了,卫灵公对弥子瑕便心生厌烦。有一天,宫里一位侏儒对卫灵公说:“我做了个梦,梦见了炉灶,就是梦见了您。”卫灵公大怒:“我只听说梦见了君王,就是梦见了太阳。”侏儒说:“太阳普照天下,任何一样东西都挡不住它的光辉,而那炉灶口,如果有一个人挡在那里,那么只有那个人享受到光辉和温暖,其他人就什么也得不到了。”侏儒自然是有的放矢,卫灵公于是就顺水推舟贬退了弥子瑕。

后来卫灵公又宠幸另一个男宠,即大夫公子朝。公子朝既是因姿容出众得宠于灵公,自然出入宫闱。美男子入了后宫,自然会惹出*事儿。公子朝发生异性恋爱的对象,就是灵公的王后南子。公子朝为了与王后南子长期厮守,于是发起*,把卫灵公赶出了王宫。后来卫灵公复国登位,公子朝只好和南子出奔晋国。可是卫灵公还恋爱着公子朝,就以母后想念儿媳妇南子为由,把公子朝召回卫国。

龙阳之好

龙阳君乃是俊俏小生一名,惹得魏王宠爱无比。有一天,龙阳君坐船陪魏王钓鱼,龙阳君一连钓到十几条鱼,而且钓到的鱼个头越来越大。看着这些活蹦乱跳的鱼儿,龙阳君突然间抽泣起来。魏王见了很是纳闷,便问其中原因。

于是龙阳君回答说:“臣觉得自己也不过是王的一条鱼而已。”魏王不解,追问理由。龙阳君解释给魏王听:“当大王您钓到一条大鱼的时候,满心欢喜好好收起。可是很快又钓上了一条更大的鱼,于是前面那条鱼便被弃之不顾了。臣不禁联想到,如今臣能有幸照料大王起居,在朝延中有了显赫地位,臣民见了,都要礼让三分,可是普天之下,貌美俊秀之人多不胜数,外面传说臣之所以受大王恩宠,是以色行事。臣深忧自身就像方才被扔掉的那些小鱼一样,离被弃之日恐怕为时不远了,如此臣怎能不伤心落泪呢?”

魏王听了,不觉笑道:原来是这么回事,这种流言,爱卿为何不早告知于寡人呢!于是魏王向全国公布诏令,上面写道:今后再有私下议论龙阳君者,一经发现,格杀勿论。龙阳君目的达到,当然笑逐颜开。魏王一看宠臣容光焕发,顾盼生辉的样子,自然更是神魂颠倒。

汉文帝宠爱邓通

汉文帝和邓通是另一个突出的例子。汉文帝是历史上记载的一个英明皇帝,他开创的“文景之治”是整个汉朝的盛世。文帝厉行勤俭,连一件穿破了的衣服也舍不得丢掉,但对男宠邓通的宠爱却无以复加,在邓通身上所花的钱难以计数。他们不但出入相随,夜间更是同榻共眠。邓通由于有文帝的支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富甲天下,但是最后却冻饿而死。

起初,邓通只是一介船夫,每当他外出行船时,常将黄旗插在船头,所以就被人称为黄头郎。因为他善于划船,就被选到宫里当了御船的水手。有一晚,汉文帝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正在登天,但是用尽了九牛二虎之力,虽然已经十分接近南天门,但总是登不上去。就在这时候,有个头戴黄帽的人在背后推他,终于使他登上了天界。他回过头来看推他的人,发现那人的衣带在背后打了个结。文帝正想叫住他,怎知却被鸡鸣声吵醒了。

第二天,文帝来到建在宫西苍池中的渐台,见到有个御船水手头戴黄帽,衣带在背后打了个结,正是他梦中遇见的人。召来一问,那人名叫邓通。文帝想,他既然能把自己推上天,必定是个奇才,而且邓与登谐音,邓通即登通,有登天必通之意,认定了梦中助他登天的人便是邓通,因此特意提拔邓通,非常宠爱他。邓通也老实谨慎,不随便和外人交往。文帝多次赏赐他的钱财,总数上亿之多,还授予他上大夫的官职。其实,邓通除了会划船以外,其他什么都不会。但是,他自己处事谨慎,虽然不能推荐贤士,但却很擅长谄媚文帝,因而得文帝的宠信,官封至上大夫。

有一次,文帝命一个在当时非常有名、善于算命的人许负去给邓通相面,许负相面后对文帝说:“邓通这个人将来要贫饿而死。”汉文帝听了很生气地说:“能让邓通富裕或贫穷的只有我,可我又怎么会叫他受穷呢?”于是,文帝下令把蜀郡严道的一座铜山赐给邓通,允许他自己铸造铜钱。从此邓通发了大财,他铸造的铜钱布满天下,人人都知道有“邓氏钱”。

邓通对于皇帝对自己的喜爱也非常感激,总想着要报答文帝。后来有一次,文帝背上生了一个疮,脓血流个不停。邓通觉得孝顺皇帝的机会到了,便天天进宫去,亲自守候在皇帝身边,侍疾问药,殷勤备至。为了减轻文帝的痛苦,邓通不顾腥臭难闻,甚至用嘴将脓血吸出。文帝因此心中非常感动。有一天邓通给他吸完了脓血,他问邓通:“天下谁最爱我?”邓通恭顺地回答:“应该说没有谁比太子更爱陛下的了。”文帝听了以后没有回答。

正巧有一次太子刘启来看望文帝的病情,文帝想试探太子的孝心,就要他也*脓血。太子见疮口脓血模糊,腥臭难闻,禁不住一阵恶心,但又不敢违抗,只得硬着头皮吮吸,可是脸色很难看。文帝看到这种情况,不由得感叹道:“邓通比太子更爱我啊!”太子这才知道了邓通经常为文帝吮吸脓血的事,心中感到很惭愧,也因此而记恨邓通。

文帝死后,刘启即位,史称汉景帝。景帝免去邓通的官职,让他回家闲居。不久,有人告发邓通偷盗境外的铸钱。景帝派人调查,结果发现确有此事,便把邓通家的钱财全部没收,邓通顿时变成了穷光蛋,还欠下好几亿钱的债。还是景帝的姐姐长公主记住文帝不让他饿死的遗言,赐给他些钱财。但是,官吏马上把这些钱财用来抵债,连一吊钱都不让他留下。长公主知道后,就又让手下人借给他一些衣食,但是也被看守的官吏没收了。就这样,曾经富甲天下的邓通,最终在饥寒交迫中死去。

汉哀帝“断袖之癖”

董贤是汉哀帝“断袖之癖”故事中的男主角,哀帝为了他,抛弃了皇宫中的众多佳丽,心甘情愿地独宠他一人,甚至想把江山禅让给他。他们之间的爱情故事,成为后代同性相恋的人们的一个温情脉脉的榜样。

董贤,字圣卿,云阳人。他的父亲董恭曾经做过御使。那时候,董贤就在还是太子的哀帝身边做舍人。刚开始时,他并没有得到过多的注意。直到有一天,董贤在宫中执勤,正好站在殿下,被这时已经当上了皇帝的哀帝看到了。就是这一瞥,哀帝忽然发现,几年不见,董贤越长越俊俏了,比六宫粉黛还要绝色,他不禁大为喜爱,命他随身侍候。从此对他日益宠爱,同辇而坐,同车而乘,同榻而眠,再也离不了董贤了。他把董贤升为黄门郎,让他时时刻刻地在身边陪伴自己。还把董贤的父亲董恭升为霸陵令,迁光禄大夫。

据说,董贤不仅长得像个美女,言谈举止也十足像个女人,“性柔和”、“善为媚”。哀帝对董贤愈加宠爱,一次午睡时,董贤枕着哀帝的袖子睡着了。哀帝想起身,却又不忍惊醒董贤,随手拔剑割断了衣袖。后人将同性恋称为“断袖之癖”,便是源于此典故。

自从这件事以后,董贤知道了皇帝对自己的一片赤诚爱意,当然也非常感动。但是为了避免以后再发生这种事情,他在宫中发起了一次衣着服饰的改革,率先穿起了窄袖短襟的衣服,图一个行动上的便利,同时又大方得体,而不再像汉朝以前的穿衣习惯那样,以穿着长袖宽衫为美。他的这种改变,在皇宫中带动了一阵潮流,宫女妃嫔们都争相学着他的样子,割断自己的衣袖,穿起简便舒适的衣服,并且以此作为时尚。

为了表示对董贤的宠爱,哀帝还封董恭做了将作大臣,就是专门负责土木工程的官员。他命董恭为董贤新造一座壮丽恢弘的府第,其规模格局远远超出了大臣应有的范围,极尽巧夺天工之能事。当时宫中的奇珍异宝,任董贤随便挑选,甚至是皇帝所用的衣服鞋子,车马用具都照样多做一份以供董贤使用。董贤的妻子和妹妹都得到了数不清的赏赐,就更不用提董贤自己了。在宫内极尽恩宠还不够,哀帝还要使自己心爱的人在朝廷上位居首位。他一直想封董贤为侯,但是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后来正巧丞相王嘉死了,朝中少了一个反对董贤的势力,哀帝又罢免了原来由外戚担任的大司马之职,改封董贤当了大司马。这是汉代朝廷中权力最大的官职了。这时董贤年仅22岁,却已经位及人臣,权力大得几乎已经可以与皇帝平分天下了。据说那时正好有一个匈奴单于到中国来朝见汉朝皇帝,他见了掌握中国最大权力的大司马竟然是这么一个年纪轻轻的美貌少年,不由得觉得非常惊讶。在他的询问之下,哀帝给他的答复是:“别看大司马年纪轻轻,但却是中国最有贤德的人,所以才能登此高位。”结果,匈奴单于还信以为真,恭恭敬敬地向董贤行了大礼,又恭喜汉朝皇帝得到了这样一位年轻的贤臣。

后来,哀帝对董贤的喜爱已经无法用言语表达了,似乎不知道怎样宠幸董贤才好。有一天,哀帝在麒麟殿上宴请诸臣,皇帝喝了几杯酒后,竟然深情款款地看着董贤,笑着说:“我想效法尧舜禅让,怎么样呢?”这话就是说,哀帝想学习古代先王的做法,把自己的帝位禅让给董贤来坐!天子这话一说,顿时把满朝的文武大臣都吓傻了,简直说不出话来。等大臣们清醒过来,马上就有人上前说:“这个天下是高皇帝的天下,而不是陛下一个人的天下。陛下既然从祖宗手中继承了这个天下,就应该把它承传下去,直到子子孙孙以至无穷。陛下是一国之君,要知道天子无戏言,千万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哀帝听了这话,默不作声了,显得很不高兴,他命人把那个说话的人赶出殿去,以后再有宴会,再也不让他参加了。

哀帝这时还很年轻,但是他想象着自己死后没有董贤的日子,就很伤心。于是,他命令大臣们在他自己已经建好的皇陵旁边又建了一座坟墓,以备日后董贤死了的安葬之处。他就是要死,也要和心爱的人葬在一起,生则同床,死则同穴。但是没有想到,尽管哀帝与董贤如此痴情相守,他们分别的这一天却这么早就到来了。元寿二年六月,26岁的哀帝突然病死。太皇太后让王莽出来主持朝政。王莽极力弹劾董贤,不许他进宫。董贤也知道自己大祸临头了,于是,他和妻子一起在家中自杀了,既是避免将要来临的祸患,又是为死去的汉哀帝殉情。可怜这一对与众不同的痴心恋人,就这样年纪轻轻地相伴而去了。

乾隆的同性恋嫌疑

清代帝王中最有同性恋嫌疑的当属乾隆。清世宗(雍正帝)有一个妃子,美貌娇艳。乾隆15岁那年,进宫办事,从那妃子身边过,看见妃子对着镜子梳头,乾隆心性天真,便上去从后面捂住那妃子的双眼,想与妃子开个玩笑。妃子不知道是太子,被乾隆这么一捂,吓了一跳,顺手把梳子朝后砸了过去,正好砸在乾隆的脸上。乾隆一疼,立刻放手。第二天,世宗发现了乾隆脸上的小伤疤,问他怎么弄的,乾隆不肯说。后来在严厉斥责之下,乾隆才如实道出。太后闻听,怀疑妃子调戏太子,立刻把那个美貌妃子赐死了。乾隆大哭,把一根手指染成红色,在妃子的脖子上点了一下,说,“是我害了你,如果魂灵保佑,那就让你在二十年后和我相聚吧!”

乾隆年间中叶,和�|以满洲官学生的身份进宫做了銮仪卫,具体工作是抬轿子。有一天,乾隆爷想外出,仓促之间找不到黄盖,乾隆爷质问:“这是谁的过失?”和�|连忙说:“典守者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乾隆循声一看,觉得和�|这人非常眼熟,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回宫之后,回忆少年时期的事情,猛然间觉得和�|与那位因为自己而受牵连死去的妃子面貌相似。于是密召和�|入宫,仔细观看他的脖子,发现指痕犹在。乾隆爷认定眼前的和�|就是那美貌妃子转世,从此对和�|宠爱有加。得宠后的和�|仕途一路扶摇直上,终至相位。乾隆帝退位时,对和�|说:“我和你关系非同寻常,后人将不容你。”果然,嘉庆帝即位不久就把和�|赐死。

“三寸金莲”是古代的审美习俗,源于“女子以脚小为美”的观念。女子到了一定年龄,用布带把双足紧紧缠裹,最终构成尖弯瘦小、状如菱角的锥形。双足缠好后,再穿上绸缎或布面的绣花的尖形小鞋(弓鞋),这就是“三寸金莲”。缠足女子所穿的弓鞋也因此称作“莲鞋”。三寸金莲的“三寸”有极言其小的含义。缠足是纯粹的民间行为,它是以约定俗成为基础的,并没有严格的尺度。一般说来,三寸左右的小脚称作“金莲”,把四寸左右的小脚称作“银莲”,五寸左右的小脚称作“铁莲”。

缠足实际上是中国古代的一种陋习。中国的妇女,长期以来处在卑微的地位上。即使是飞扬跋扈的潘金莲,对于武大郎,也只能向他讨一张“休书”,如果武大郎不休她,她根本不能拥有自主离婚的权利。缠足,把双脚裹成残废甚至骨折,也是这种观念下的特产,是中国的一种“国粹”。直到现在,我们仍可以见到缠过足的老大娘扭着不稳的身躯在乡村小道上行走,可见缠足的劣习影响之深。

历史上的第一大太监

赵高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大一统的封建王朝秦朝时期的太监。赵高是赵国人,出身卑微。他的父亲因犯重罪,不仅自己被处以宫刑,而且也连累赵高的母亲被罚为官家奴婢,后来赵母与人野合生下了赵高。秦始皇统一全国后,大规模充实后宫,嫔妃多达万人。庞大的后宫需要众多的太监来服务,阉割去势的太监由此广泛使用于宫廷,太监制度逐步完善。当时为了补充后宫服役者的队伍,一些战败国的太监也与宫中美女一样作为战利品归入秦朝宫廷。赵高就是在秦灭亡赵国后,作为阉宦被掳入秦的。由于他身体强壮,又粗通法律,很快得到了秦始皇的信任,被任命为中车府令。

秦始皇三十六年(公元前211年),东郡落下一块陨石,上书“始皇帝死而地分”几个大字。不久,秦始皇的使者从关东夜经华阴时,又有人持玉璧拦住使者说:“秦始皇今年将死!”连续发生的不测之事,使秦始皇深感不安,急忙命人占卜,卦辞说只有外出巡游方可化凶为吉。秦始皇听信了术士之言,于秦始皇三十七年出京巡游,次子胡亥及丞相李斯陪同左右,赵高以负责皇帝乘舆的中车府令身份随驾出行。当车驾行至平原津时,秦始皇突患重病。他自感时日无多,急令赵高给长子扶苏发诏书,让其把所属部队交由大将蒙恬掌管,然后迅速赶往咸阳办理后事并继承皇位。诏书尚未送出,时年五十岁的秦始皇即病亡于沙丘平台。丞相李斯认为宣布秦始皇的死讯恐怕会引发全国的混乱,决定秘不发丧,而命令车骑加快向咸阳进发。

李斯的这一策略为赵高实施偷梁换柱的计划创造了难得的机会。他深知为人正直的长子扶苏对自己不屑一顾,手握兵权的大将蒙恬又与扶苏关系亲密。相反,次子胡亥却跟随自己学过书法与法律,一旦胡亥继位,自己必将得到重用。赵高决定冒险扣留秦始皇遗诏,进而谋划胡亥继位,以保住自己的政治地位。为了达到目的,赵高首先争取到大权在握的丞相李斯的支持,然后与李斯、胡亥一道,诈称始皇遗诏,立胡亥为太子,并恶毒地伪造了令扶苏与蒙恬自杀的遗诏。为人忠厚的扶苏与三代功臣蒙恬接到诏书后先后被迫自杀,成了赵高“沙丘之谋”的牺牲品。

阴谋得逞后,赵高以胜利者的姿态回到了咸阳,随后向天下宣布了秦始皇驾崩的消息,宣布胡亥即皇帝位,史称秦二世。赵高作为拥戴秦二世上台的头号功臣,自然受到了胡亥的宠信,被任命为中书令,身居列卿之位,成为朝中的实权人物。为了堵住众大臣与诸皇室公子对矫造诏书的怀疑与不满,赵高与胡亥对众人展开了残酷无情的诛杀。继扶苏、蒙恬之后,蒙毅、右丞相冯去疾、将军冯劫等功臣纷纷以莫须有的罪名被处死,还有难以数计的人被株连。同时,赵高对皇室诸公子、公主也不放过,十二位公子“戮死咸阳市”,“十公主死于杜”,公子将闾在被逼自杀前仰天大呼无罪,然后与其兄弟三人流着眼泪拔剑自杀。自此以后,大臣凡是进谏者均以诽谤罪论处,更有甚者,百姓面色不好也要治罪。整个国家,人人自危,处于一片恐怖之中。

每杀死一名大臣,赵高便安插自己的亲信补缺,因此许多要职都被赵高的亲信所把持。在赵高的愚弄下,本来就安于享乐的秦二世更加纵情酒色、怠于政事,进而为赵高胡作非为创造了有利条件。此时朝廷统治*,百姓的赋敛、徭役相当沉重,加上阿房宫之类庞大工程的修建更使民穷财尽,陈胜、吴广起义随之爆发。但是秦二世在赵高的蒙蔽下对岌岌可危的局势一无所知,继续过着花天酒地的腐朽生活。

这时,丞相李斯对秦朝的危局十分忧虑。李斯在秦始皇统一六国及其后立下了汗马功劳,因而备受秦始皇的重用。李斯又是“沙丘之谋”的参与者,秦二世也对他颇为宠信。陈胜、吴广起义爆发后,李斯基于对秦朝统治的忠心,多次上书进谏但毫无成效。赵高担心秦二世了解朝局后会追究自己的责任,另外也将李斯视为其专擅朝政的障碍,因而便把矛头对准了李斯。于是赵高设计了一个陷害李斯的圈套。他对李斯说,如今盗贼猖狂,我很想劝谏皇上,但因为皇上深居皇宫,我没有劝谏的机会。李斯也表示自己很想找机会劝谏皇帝。赵高表示他负责给李斯制造劝谏的时机。于是,赵高找一些秦二世玩兴正高、最烦人打扰的时机让李斯进谏,如此再三,秦二世开始与李斯产生嫌隙。赵高见时机一到,就诬蔑李斯因未能分土称王而心存不满,诬蔑李斯的儿子与陈胜等起义军有关联。秦二世偏听偏信,使赵高操纵了对李斯的刑讯过程,最终如愿以偿地把李斯父子腰斩于刑场,李斯三族以内的人也因受株连而被尽杀。

赵高杀死李斯后,官拜中丞相,朝中事无巨细都由赵高裁决。这时起义军距咸阳已不足百里,面对秦王朝即将垮台的危险局面,赵高不仅不思挽救之策,反而想乘势取秦二世而代之,体验一下帝王之尊的荣耀。为了检验群臣对他篡位的态度,他导演了一出历史上有名的“指鹿为马”的丑剧。赵高牵来一只鹿献给二世,并说这是马。秦二世以为赵高开玩笑,询问左右大臣。大臣们慑于赵高的淫威,有的说是马,有的沉默,个别的也说是鹿。事后,赵高把说鹿的大臣都杀死了。

农民起义已严重危及秦朝的统治,怠于政事的秦二世对此有所察觉,对长期专权的赵高产生了不满。赵高害怕二世追究他的过失,决定先下手为强,利用自己掌握的宫内外大权派亲信强迫秦二世自杀,然后操纵政局,欲立秦二世之子公子婴为秦王。秦王婴认识到赵高的险恶用意,经过周密的策划,派手下人设伏挥剑杀死了赵高,结束了赵高罪恶滔天的一生。

千古一帝秦始皇在天之灵怎能知道,铁打的大秦江山竟然毁于太监赵高之手?

后宫“九千岁”

魏忠贤,明朝宦官,河间肃宁(今属河北)人,原名进忠,曾从继父姓李。他结过婚,妻子姓冯,有个女儿。魏忠贤最好赌博,但从来没有赢的时候。一次与几个无赖聚赌,输得无力偿还,被几个无赖极尽羞辱,一怒之下自割*,入宫当了太监。在宫中,魏忠贤结交太子宫太监王安,在其引荐下见到熹宗。魏进忠善于察言观色,他见熹宗性好游戏,就别出心裁,糊制了狮蛮滚球、双龙赛珠等玩物,深得熹宗喜爱。魏进忠从此扶摇直上,曾任秉笔太监,后又兼掌东厂。

明熹宗的乳母客氏,长得面似桃花,腰如杨柳,十八岁进宫,在宫内哺乳皇子,不能随便外出,平时朝夕同处的都是宫女太监。她正值怀春的芳龄,无处消遣内心的苦闷。魏忠贤由于得到熹宗的宠信,可以随时出入宫中。他垂涎客氏的美貌,趁着空隙,常与客氏调笑,渐渐放肆起来。

熹宗长大后,客氏仍留居在宫禁服侍熹宗。有一天黄昏,她在房中闲坐,忽然魏忠贤闯进来,寒暄了几句后,魏忠贤就*客氏,客氏恨恨地说:“你虽是个男子,与我们女人也没什么不同,做此丑态有什么用?”魏忠贤嬉皮笑脸说:“女人就是女人,男人就是男人,那怎么会一样!”

原来魏忠贤净身后,私下寻求复阳的秘术,最终得以成功。 此后客氏与魏忠贤相勾成奸。魏忠贤怕出入不便,让客氏去熹宗那里乞赐对食(古时太监净身后,虽已不能再通男女之道,但心还未死,为了寂寞而与宫女互相安慰,既不是异性恋爱,又不是同性恋,当时称为“对食”)。客氏对熹宗一说,熹宗就答允了,从此客氏与魏忠贤做了夫妇。 两人在宫禁恃势横行,熹宗封客氏为奉圣夫人。

司礼监太监王安曾受光宗顾命,为人刚直,目睹客氏与魏忠贤横行无忌,暗中想将他们除去。御史方震孺曾弹劾客氏与魏忠贤,王安便从中响应,奏请遣客氏出宫。熹宗被迫遣出客氏,将魏忠贤交给王安处置。不料熹宗离开这两个人后,寝不安席,念念不忘。不久又召客氏入宫。客氏入宫,仍与魏忠贤住在一起,日夜图谋害死王安。朝臣连续上疏请逐客氏,熹宗不予采纳。

不久,魏忠贤晋升为司礼监秉笔太监。司礼监秉笔太监是皇帝身边最亲近的人,要代皇帝阅批大臣奏章,但魏忠贤不识字,却在客氏的支持下得到这个职位。魏忠贤大权在握,与客氏相勾结,恣意横行宫内。

魏忠贤与客氏紧紧勾结善作威福,引起张皇后的不满,多次向皇帝告发。有一天熹宗到了张皇后住处,张后正在看书,熹宗问:“读何书?”张后说:“是《 史记 》中的赵高传。”熹宗默然不语。张皇后因此遭到客氏和魏忠贤两人的怨恨,他们把矛头指向了张皇后。客氏买通坤宁宫的侍女,以借机谋害张皇后。张皇后怀孕后,觉得腰间痛,侍女在客氏的唆使下,替她捶腰,侍女暗动手脚,将胎孕伤损。过了一天,张皇后便小产。张皇后是太康伯张国纪的女儿,客氏又造流言飞语,竟说张皇后是已被逮入狱中的海盗所生,以此来诬陷张皇后出身不正,怂恿熹宗废后。因熹宗与张皇后感情尚好,才未能得逞。虽然皇后并没有被废掉,但所生的三男两女皆被暗害,一个也没活成。至于其他嫔妃,魏忠贤对她们更是愿杀则杀,愿废则废,后宫的后妃生命全操纵在魏忠贤的手里。魏忠贤作为一名太监,能够在后宫如此作威作福,可算千古一人。

中国最后一位太监

李莲英是中国最后一位太监。他因获得慈禧太后的宠爱,得到了其他太监们无法想象的荣耀和地位,也成为民间传说中最臭名昭著的几大太监之一。李莲英原名英泰,字灵杰,绰号皮硝李。他幼时混迹乡里,曾因私贩硝磺而被逮入县狱,后习皮革业谋生,皮硝李的绰号由此而得名。6岁时流浪至京师,他的一位老乡向他讲起宫内宦官权势显赫的故事,令他艳羡不已,于是立下了进皇宫当太监的决心。父亲在再三劝说都无效的情况下,遂了儿子的心愿。

在老乡崔玉贵的推荐下,李莲英找到“阉人世家”的小刀刘为其净身。之后,他在做太监的老乡沈兰玉的介绍下,进了皇宫。从此,他循规蹈矩,开始了他的太监生涯。入宫之后,李莲英拜首领太监刘多生为师,由太监安德海教习学艺。此时太监安得海正得慈禧宠爱,红得发紫。两人虽同时进宫,地位却差得很远。后来安得海因过分张狂,终于以“违背祖制,擅离京师”的罪名,在同治八年被山东巡抚丁宝桢砍头。李莲英是个十分聪明乖巧的人,他从中明白了应该如何摆正主子和奴才之间的关系。李莲英不仅学会了揣摩主子的脾气和爱好,千方百计地讨主子欢喜,还能时时处处谨慎小心。

同治十三年,26岁的李莲英任储秀宫掌案首领大太监。此时李莲英稍显稚嫩。随着慈禧日益大权独揽,李莲英的声望和地位也变得显赫起来。李莲英31岁时,就已经可以和敬事房大总管(清宫太监总头目)平起平坐了。光绪二十年,46岁的李莲英被赏戴二品顶戴花翎。雍正皇帝规定太监品级以四品为限,慈禧却为李莲英突破了祖上传下来的规矩。慈禧与李莲英几十年形成的感情非同一般。慈禧在政治上是一个权力欲望极强、心狠手辣的*者,但同时也是一个感情脆弱、害怕孤独的老女人。几十年来,慈禧身边的奴婢换了一茬又一茬,善解人意的,除了安德海就只有李莲英了。

1900年,八国联军打入北京,慈禧率光绪及百官出逃,到山西后,太后的排场越来越大,一切费用都要地方承担,太监们则趁机勒索钱财。李莲英身为总管太监,千方百计敲诈勒索朝中办事官员。江宁织造是内务府设在南京的机构,负责办理绸缎服装并采买各种御用物品。江宁织造每次织办服装衣料时,都要向宫中太监请示并领回画样,按图制作,这便是李莲英一伙太监索要钱财的机会。李莲英借他们拿图样勒索白银120两。以慈禧的精明老练,她不可能不知道身边太监有些胡作非为,但只要他们不干预政事,把她自己侍候得舒舒服服,太监们贪点钱财在她眼里根本算不了什么。

慈禧与光绪不和,深受慈禧宠爱的李莲英如何在两人之间相处呢?两面讨好、八面玲珑的做法,是他始终立于不败之地和自我保全的策略。戊戌变法后,李莲英出言谨慎,没有鲜明地表态站在慈禧一边,慈禧从此在感情上对他有些疏远。西逃回到北京后,李莲英受到冷落,考虑退休。光绪三十四年十月二十二日,慈禧死于北京西苑的仪鸾殿。李莲英办理完慈禧的丧事,于宣统元年二月初二,离开生活了51年的皇宫。

作为一个太监,李莲英的身份极为卑贱。不同的是,由于慈禧太后的赏识和宠爱,他享受到了皇宫太监前所未有的权力和地位,金钱财富也滚滚而来。但也正因与慈禧的这层特殊关系,他成为中国近代史上臭名昭著的人物之一。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