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代日本女人婚外情爱去情人旅馆:房中四面是镜子

到了20世纪70年代以后,出生于40年代或战后的妻子中,婚外情的现象依然很多,此时导致她们搞婚外情的原因则主要在她们的丈夫,因为这一代日本男人几乎是无性的人,就像是无性的“工蜂”。

七十年代日本女人婚外情爱去情人旅馆:房中四面是镜子

  到了20世纪70年代以后,出生于40年代或战后的妻子中,婚外情的现象依然很多,此时导致她们搞婚外情的原因则主要在她们的丈夫,因为这一代日本男人几乎是无性的人,就像是无性的“工蜂”。有人解释说他们是因为工作而忽略了性生活,以工作的成就代替了性爱的愉悦。大多数日本人在工作上的表现可谓是精力旺盛,他们在工作中找到了人生价值,在性生活中却丢掉了尊严。日本中年男子有一句半开玩笑的口头禅:“不把工作和做爱带回家。”实际上“丈夫因为工作疲于奔命,妻子在养育子女上消耗体力,双方都没有余力在性爱方面浪费能量”。等到夫妇的经济负担和家庭压力解除后,丈夫已经快阳痿或已经阳痿,妻子快进入更年期或已经是更年期了。

  如同现在越来越多的日本孩子“拒绝上学症候群”的现象一样,在日本丈夫身上也出现了一种“拒绝回家症候群”现象。日本的企业流行“残业”(即下班后的加班),日本男人也喜欢加班,这样可以晚回家,即使不加班可以早回家,他们也要三五成群地邀在一起喝酒,从一家酒馆到另一家,直到深夜或者快天亮才回家,即使回家往往也是已经大醉了。

  丈夫拒绝回家的原因也许是拒绝上妻子的床,日本男人往往色厉内荏,很脆弱,害怕失败,失败的时候很爱哭,一失败就完全认输,甚至委靡下去。在骄纵文化培养之下的日本大男子喜欢并依赖妻子或其他女人的鼓励,日本男人害怕妻子对自己的性器进行“小”或者“弱”的评论,偏偏这类评论在今天的日本流行起来。日本人认为:“男性性器相当于男人本身,而且是男性的一种象征,所以贬低男人的性器,可以说是否定了丈夫作为男人的人格,这对丈夫来说的确是一种致命的打击。”

  男人的失责导致了女人的出轨,不用工作的家庭主妇在家务事结束之后免不了寂寞,性的欲望因此袭来,她们对于性的享受和追求,从她们各类性的告白书中反映出来,20世纪90年代以来这类告白书在日本非常流行。

  与日本中年女人对婚姻体制感到焦虑相反的是,中年男人对体制感到疲惫。日本几年前有一个调查显示:在40~45岁的男性中,ED的比例为16%,在40~50岁的男性中,比例为20%。所谓ED是Erectile Dysfunction的略称,意为男性生殖器官的勃起障碍。另一个调查甚至说在30岁以上的日本男性当中,每3个人就有1个患有ED。

  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的日本,由于勤劳男人的晚归导致妻子性欲的不满足,于是婚外情(日本人所谓的“不伦”)蔓延开来。“情人旅馆”、“温泉旅馆”也因此生意兴盛起来。旅日华人林女士的朋友、即和她同居一室的“沈姐”在东京一家名叫“四角儿苹果”的情人旅馆做清洁工,林女士因为要和沈女士一起结伴回家,偶然目睹了其中的浪漫故事:

  因为她(沈姐——引者注)的“四角儿苹果”,离我(林女士——引者注)洗碗的料理店很近,有一次周末我下班后,想和她搭伴儿一起回家,就跑到那间霓虹招牌挺动人的旅馆去——这算是我第一次,也是到目前为止的最后一次,走进日本的情人旅馆:从小楼的入口处开始,就像医院的走廊一样,狭窄的过道上,一排靠墙的长板凳上,毫无间隙地挤满了男男女女,以年龄二十左右者为主。已经坐不上位置的,就只好凑合着,双双相依相拥地,占领着但凡不影响走人的过道空间。等待中的客人,不下二三十对。他们沉醉在即将到来的幸福酝酿之中,一切都表现得再自然、再天经地义不过,看不到丝毫的羞怯、掩饰和对旁人的顾虑。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