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启超为何称1848年为欧洲19世纪最值得纪念一年?

梁启超称1848年为欧洲19世纪最值得纪念的一年。他在《意大利建国三杰传》中写道:“蛰雷鸣矣。风满楼矣。涛涌堤矣。积维也纳会议以来三十年之奇怨殊毒。乃孕成欧洲十九世纪第一大纪念之岁。实一千八百四十八年。”

梁启超为何称1848年为欧洲19世纪最值得纪念一年?

  梁启超称1848年为欧洲19世纪最值得纪念的一年。他在《意大利建国三杰传》中写道:“蛰雷鸣矣。风满楼矣。涛涌堤矣。积维也纳会议以来三十年之奇怨殊毒。乃孕成欧洲十九世纪第一大纪念之岁。实一千八百四十八年。”

  历史上如此重要的1848年,在欧洲的语言上也留下了痕迹。在德语中有两个颇能说明的例子,一个是Vormrz,另一个是专有名词Achtundvierziger。德国1848年的革命发生在三月,故称“三月革命”,“Vormrz”一词在字面上的意思原本为“三月前”,然而在实际应用上则专门指“1815年至1848年三月革命前的时期”,在德语中还很少出现这样简略而又明了的词!另一词字面原意为“48年的人”——实指“1848年革命的参加者”。而在美国英语和澳大利亚英语中也留下了“Forty-Eighters”这样的名词,指欧洲1848年革命的参加者,因政治等方面的原因以后移民北美或澳洲。汉语中有“三八式老干部”一词,故前述德、英文词如译成“四八式老战士”或“四八式移民”应是恰当的。

  三十年之奇怨殊毒

  三十年奇怨殊毒一旦爆发,其势凶猛、锐不可当。短短几个星期的时间,当今欧洲10个国家均被卷入其中,没有一个政府能避免垮台的命运。1848年1月12日,西西里巴勒莫人民揭开了革命的序幕;2月24日,法国七月王朝被推翻,随后,共和国也宣布成立;3月,革命的火焰在德意志各邦次第燃起:3月7日到达柏林、3月13日波及维也纳;紧接着,匈牙利的佩斯在两天之后的15日就爆发了革命……

  奥地利首相梅特涅作为维也纳会议的主持者和神圣同盟的领袖人物,在1848年革命里成为众矢之的被打倒,当属咎由自取。而法国七月王朝国王路易菲力浦和他的首相基佐也在横扫之列,则反映出更为深层的历史原因。正当法国的民众因1845年和1846年的农业歉收、1847年的工商业危机面临物价飞涨、粮食缺乏和失业等局面,在饥饿和死亡线上挣扎之时,代表金融贵族集团利益的路易?菲力浦国王则一味实行仅仅有利于该集团的内外政策,横征暴敛、丑闻不断——他的政权成了马克思所说的“剥削法国国民财富的股份公司”。

  由于1848年革命,法兰西第二共和国取代了七月王朝;由于1848年革命,梅特涅卷起铺盖狼狈逃离维也纳,他的皇帝费迪南一世也不得不于1848年12月2日退位,传位给他的侄子弗兰茨?约瑟夫一世。后者以后成为在中国知名度颇高的“茜茜公主”的丈夫。

  法国二月革命

  引起法国二月革命的导火索是“宴会运动”。在法国,一向有这样的民俗:只要有说得过去的理由,公众会在街头摆上长条桌,桌上摆出丰俭由人的食物、葡萄酒,开上一个“公众街头宴会”。七月王朝的反对者也利用这一形式,从1847年起开展了一浪高过一浪的“宴会运动”。宴会的规模越搞越大,主持者借致祝酒词之际,直接表达自己改革选举制度等方面的政治诉求。七月王朝对政治游行、政治集会作出种种限制,“宴会运动”就成了政治斗争的一种变通形式。原定1848年1月19日在巴黎市中心举行的街头宴会,因基佐政府的禁止而推迟到2月22日,不料推迟了日期的宴会又遭到禁止。于是,由“请客吃饭”而引起的革命爆发了!

  法国的二月革命浓缩在1848年2月22日、23日和24日所发生的事件。22日,上街示威的工人、大学生、手工业者与拆毁香榭丽舍大街宴会设施和在各处警戒的警察、士兵发生冲突,示威者寻找武器、构筑街垒。23日,暴力冲突继续升级,在基佐被免职后,局势似有缓和,但是在当天晚上,游行队伍经外交部时突遭军队袭击,死36人。示威者拉着装满尸体的手推车走遍了整个巴黎,民众愤怒的情绪达到了顶点。24日,他们建立了1512个街垒,占领了城内全部要冲、军营和武器库,并进攻杜伊勒里宫,而此时城内的军队面对潮水般涌来的民众已无法支撑,从外地调军队又远水浇不了近火。在这种猝不及防的情况下,路易菲力浦国王宣布退位,临时政府在24日晚诞生,法兰西第二共和国也在次日宣布成立。

  在历史上,由资产阶级共和派领导的临时政府只执政了76天;而第二共和国也仅存活了四年多一点的时间。富有戏剧色彩的是,国王路易?菲力浦因二月革命而下台流亡英伦;而另一个法国人则反方向从英国返回法国,他就是拿破仑的侄子路易波拿巴。1848年12月他当选法兰西第二共和国总统,1851年12月发动军事政变,实行独裁。1852年12月称帝,即拿破仑三世,史称法兰西第二帝国。

  路易?波拿巴是沿着当时这样的选举制度登上总统宝座的:1848年3月2日,临时政府宣布实行成年男子普选制——凡年满21岁的男性只要在当地住满6个月均拥有选举权,年满25岁者还拥有被选举权。这样,合格的选民就从七月王朝有诸多条件限制的25万一下子增加到约900万!11月4日通过的1848年宪法规定总统以直接的普选方式产生,而且要在当年马上举行。最后,路易?波拿巴击败了其他5个候选人以在750万选票中独得550万票的绝对优势当选!

  之所以有这样的选举结果,只要看看临时政府和以后的执行委员会、首脑责任制政府在短短几个月的所作所为就一清二楚了。这里谈谈“国家工场”和“45生丁税”两个问题。临时政府最初为了安抚工人,解决一些就业问题,开办“国家工场”——从3月2日开始接纳失业工人,到6月中旬已达12万人。接替临时政府的执行委员会却于6月22日突然解散国家工场,并驱赶工人。于是巴黎的工人发动了六月起义(6月23—26日),遭到残酷镇压。起义者在街垒战中牺牲3000人,在以后的大清洗中被枪杀11000人,25000人被逮捕,大部分被送到阿尔及利亚服劳役。而“45生丁税”则是临时政府大幅度提高直接税的征税措施。“45生丁税”的重负绝大部分压在农民身上。获得选举权的工人、农民是绝对不会选举刚刚杀害他们的父兄、残酷压榨他们的人当总统的。选举时,卡芬雅克这个因残暴镇压六月起义而被称为“六月屠夫”的最高行政长官,还一厢情愿地相信自己会当上总统。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17年3月18日 02:20
下一篇 2017年3月25日 12:3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