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宪会议:美国逆鳞天赋人权交锋黑奴,无计可施制宪大会再次妥协

我们在上一篇文章中讲到美国在1787年费城大会制定宪法的时候,参会代表们所面临的问题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君主制问题,作为从君主制的大英帝国手中赢得独立的国家,美国对君主制有着天生的警惕,他们认为君主制是专制的源泉,因此在大会中制定了三权分立制度来应对可能出现的专制。(关于代表们对君主制的辩论和应对措施请关注本账号,阅读更多文章

大会上的第二个关键是关于奴隶制的问题,奴隶制在当时并不是美国特有的现象,而是在世界范围内普遍存在的,也是自从英国移民到达北美后就一直存在的事实,并且伴随着整个殖民地的发展。事实上也正是因为奴隶制的存在才导致了北美殖民地能够得以快速发展,最终成为与大英帝国相抗衡的一股强大势力。

奴隶市场上戴上锁链的黑奴

制宪会议:美国逆鳞天赋人权交锋黑奴,无计可施制宪大会再次妥协

但在此时,奴隶制却成了在取得独立后的美国无处不在却又是不能提及的问题。这是因为美国的独立是建立在天赋人权的基础上,在《独立宣言》中更是明确地提出了“人人生而平等”的理念,而奴隶制是与这一平等精神完全相违背的存在。

因此在起草《独立宣言》的时候,起草人杰裴逊就提出废除奴隶制的问题,虽然杰裴逊本人就是一个大奴隶主,但他同时却又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废奴主义者。实际上从杰裴逊身上我们可以看出站在与自己所在阶级的对立面,立志建立一个新社会的人不仅仅是某一个民族所独有,一切伟大的人物都有一个共性,那就是能够跳出阶级的藩篱去分析、思考问题。只是在当时为了赢得与大英帝国的战争,大陆会议要团结北美的十三个殖民地一致对外,而殖民地中、南部有近一半的州普遍存在奴隶制种植园,并且参加大陆会议的代表中多数都是大奴隶主,其中包括华盛顿、杰裴逊、劳伦斯等重要人物。因此在最终定稿的《独立宣言》删去了所有有关奴隶制的内容,仅仅保留了“人人生而平等”的模糊概述。

因此在这个1787年的夏天,由于奴隶制已经在波托马克河以南的特拉华、马里兰、弗吉尼亚、南、北卡罗莱纳、佐治亚各州根深蒂固,导致任何对奴隶制提出质疑的方案都没有获得通过的可能。虽然这与美国革命的价值观严重不符,但这就是事实,哪怕是品德高尚如华盛顿,在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也没有任何解决的方案。

这倒不是说华盛顿作为大奴隶主,他不愿意放弃自己的财富去解放这些奴隶,虽然他的生活离不开奴隶,但我们从他平时对待奴隶的态度和后来临终时的遗言来看,华盛顿总的来说对奴隶制是持反对态度的。

华盛顿庄园劳作的奴隶

制宪会议:美国逆鳞天赋人权交锋黑奴,无计可施制宪大会再次妥协

关于奴隶制的问题无法解决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南部的几个州的经济几乎是完全依靠奴隶制种植园,如果彻底的废除奴隶制,且不说将如何安置那些被解放的奴隶,首先这几个州就会完全的衰落下去,因此他们的代表绝对不可能同意这个提议。

于是在关于奴隶制的问题上,代表们仍然是采用了妥协的态度,这也是本次制宪会议中经常采取的一个措施。麦迪逊很清楚,如果宪法想要获得通过和批准,做出一些必要的妥协是不可避免的事情。虽然奴隶制在未来可能是造成美国内部冲突的最大危险,同时也是美国南方州与北方州之间对立的根本原因,但在现在无法解决的情况下暂时搁置起来留待以后也不失为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被贩卖的黑奴

制宪会议:美国逆鳞天赋人权交锋黑奴,无计可施制宪大会再次妥协

当然,关于奴隶制问题辩论的双方之间分歧是非常的深,马里兰代表鲁瑟·马丁就用激烈的语言谴责奴隶制是“有罪的令人作呕的一项交易,与革命的原则不符”;古弗尼尔·莫里斯也宣称奴隶制是“一个诅咒”,并且断言将在实际中拖延南方各州经济的发展,也是本次大会即将制定的宪法中“最具有贵族色彩的一个特征”。

但相对于奴隶制的反对者,支持奴隶制的代表理由则很简单,南卡罗莱纳代表查尔斯·平克尼只用一句话就表达了态度:“没有奴隶制,就没有南卡罗莱纳和佐治亚”。

制宪会议:美国逆鳞天赋人权交锋黑奴,无计可施制宪大会再次妥协

我们可以这样来形容美国的奴隶制,它就好比是一个病人身上的癌细胞,谁都清楚必须要将其消灭,否则迟早会引起病人的死亡。但问题的关键是这些癌细胞已经扩散到了病人的整个下半身,将其暂时留着还能让病人苟延残喘,如果直接切除则会导致病人立即死亡。

是的,这个病人就是美国。制宪会议的代表们很清楚奴隶制必须要废除,但废除奴隶制将会引起南方各州的反对使美国不复存在。而没有国家,南部的奴隶制将永远也无法废除。

这是一个当时无解的悖论!

奴隶制度下的美国如同一个病入膏肓的病人

制宪会议:美国逆鳞天赋人权交锋黑奴,无计可施制宪大会再次妥协

因此在经过辩论之后,正式决定奴隶制问题时,大多数代表们保持了沉默,既没有人提出在宪法中规定谴责和废除奴隶制的条款;也没有人提出宪法应该明确包含奴隶制应该在美国存在的内容。

在宪法中的回避,准确的反映了代表们一种互相矛盾的心态,他们知道如果有什么东西能够毁掉美国的建国事业,这就是。

但是作为建立在宗教信仰之上的国家,道德问题是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将奴隶制是否应该存在中的道德问题转变为一个政治问题将使这个难题变得让大家容易接受。在宗教信仰之下,道德问题有一个准则,这是以宗教教义来决定的,是非此即彼的;政治问题则没有准则,可以通过大家的不断辩论来慢慢解决,有必要的话,可以永远地辩论下去。

贩奴船内被贩卖的黑奴

制宪会议:美国逆鳞天赋人权交锋黑奴,无计可施制宪大会再次妥协

在国家统一还是废除奴隶制方面,代表们将创建一个包括南方各州的全国性政府放在了优先的位置,即使激进如汉密尔顿,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缠太多。作为纽约的奴隶解放协会的创始人,汉密尔顿在大会上从未站出来表达自己的反奴隶制主张,因为他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坚持道德的纯洁将会以美利坚国家的夭折为代价。而没有这个国家,一切建立在国家之上的道德都将无从谈起。

但虽然如此,在宪法最终的定稿文本中,还是暗示了对奴隶制的支持,并且为了防止触怒南方的奴隶主,在宪法中连有关“奴隶制”之类的词语都被避免使用。最为明显的有两处:一是在各州众议院席位的分配上,一个奴隶(被隐含的称为除了自由人之外的其他人)被折算成五分之三个人口来计算;二是在1808年以前禁止议会立法限制各州现有的人口迁入制度(包括奴隶交易)。

(本文为美国历史连载文章,欲知制宪会议如何制定一部新宪法,并最终使用两百多年一直延续至今?敬请关注本账号,我们将在下一篇文章中进行详细介绍。)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