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太宗的两位蒙古养女

在皇家《玉牒》之外,清太宗还有两个蒙古养女,这是因为其于天聪末年迎娶了两位林丹汗之遗孀——多罗大福晋囊囊太后和窦土门福晋,即后来崇德五宫后妃中的麟趾宫贵妃和衍庆宫淑妃者。由于两人此前均曾为林丹汗生儿育女,所以,崇德年间的史料中出现了太宗将这两位蒙古养女指婚下嫁的记载。今借清初公主这一栏目,附记于此,以飨读者。

清太宗的两位蒙古养女

蒙古抚女淑侪所居之衍庆宫

 

    在皇家《玉牒》之外,清太宗还有两个蒙古养女,这是因为其于天聪末年迎娶了两位林丹汗之遗孀——多罗大福晋囊囊太后和窦土门福晋,即后来崇德五宫后妃中的麟趾宫贵妃和衍庆宫淑妃者。由于两人此前均曾为林丹汗生儿育女,所以,崇德年间的史料中出现了太宗将这两位蒙古养女指婚下嫁的记载。今借清初公主这一栏目,附记于此,以飨读者。

    首先出嫁的是衍庆宫淑妃博尔吉济氏巴特玛·�b所生之女,淑侪。崇德四年(1639)八月,太宗“以衍庆宫淑妃所抚蒙古女许与和硕睿亲王多尔衮”,因此,睿亲王多尔衮于崇政殿行定婚礼,设筵宴,又献雕鞍马、甲胄等物。崇德五年(1640)正月,淑侪与和硕睿亲王多尔衮正式举行婚礼,和硕亲王以下、梅勒章京以上俱集崇政殿后,太宗升御座,多尔衮率多罗郡王阿达礼(代善之子)、固山贝子尼堪(褚英之子)等先向皇帝行三跪九叩头礼,然后,又诣中宫皇后前行三跪九叩头礼,接着又向关雎宫宸妃、麟趾宫贵妃、衍庆宫淑妃、永福宫庄妃前行两跪六叩头礼,礼数十分周全。一时间,盛京宫殿内大摆筵席,觥筹交错,一派喜气。

    此后,史实中再无这位名唤淑侪的蒙古抚女之相关记载,而且爱新觉罗宗谱中所记多尔衮的6位福晋和4位妾室中也并无林丹汗之女,唯一与察哈尔发生关系的是多尔衮4妾之一的察哈尔公齐特氏,但记此妾为延布图台吉之女,如果是出于忌讳而如此言之的话,那么衍庆宫淑妃所生的这位蒙古抚女就十分可悲,因为其原为蒙古大汗之女,而今却身列地位卑微的“妾”之行列。但从多尔衮与之举行婚礼的规模来看,实不像是纳妾。总之,这位蒙古抚女后来的命运如何,只能用“不详”来回答。

    崇德八年(1643)七月,盛京宫殿的崇政殿再次举行了婚礼仪式,因为太宗将麟趾宫贵妃抚养之女下嫁原察哈尔部的德参济王之子噶尔马。此次婚礼的规模明显低于以前介绍过的皇女们,同样也逊色于嫁与多尔衮的其同父异母之姊,只有正黄旗和镶黄旗两旗固山额真以下、牛录章京以上的官员,着朝服集聚崇政殿出席婚礼。太宗御崇政殿宝座后,德参济王率其子噶尔马向皇帝行三跪九叩头礼,设大宴成婚。此后,这位蒙古抚女亦不知所终。

    因此,两位太宗朝的蒙古抚女,犹如没有根蒂的浮云柳絮,天地阔远随飞扬。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