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共内战时哪名国军将领当过两次国民党“活烈士”?

第25军在国民党军队军史中的地位比较奇特。这支亦嫡亦杂的部队自成立后就一直被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所依仗,基本上三战区参加的会战,25军都有份。甚至连给美国人修飞机场,这老顾也没忘记让25军插上一脚。可就是这样的部队,却逐渐从嫡系变成杂牌,又从杂牌变为嫡系,实在有些怪异。虽然一度被视作杂牌,但在补给上仍居于战区之首;虽然有过孟良崮的耻辱,但也有过豫东的辉煌。对于这个军,笔者是比较喜欢的,因为在众多

国共内战时哪名国军将领当过两次国民党“活烈士”?

  第25军在国民党军队军史中的地位比较奇特。这支亦嫡亦杂的部队自成立后就一直被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所依仗,基本上三战区参加的会战,25军都有份。甚至连给美国人修飞机场,这老顾也没忘记让25军插上一脚。可就是这样的部队,却逐渐从嫡系变成杂牌,又从杂牌变为嫡系,实在有些怪异。虽然一度被视作杂牌,但在补给上仍居于战区之首;虽然有过孟良崮的耻辱,但也有过豫东的辉煌。对于这个军,笔者是比较喜欢的,因为在众多国民党部队中,擅长进攻的,实在是太少了。

  陈士章,字俊杰,河北赵县人,生于1903年5月22日。陈士章毕业于黄埔军校五期步科,可能是觉得自己学得还不够,于是他又先后在军官研究班、军官训练团、高等教育班、中央训练团、战术研究班、将校研究班受训,就连党政训练班也没落下。这毕业证书一抓一大把,整一位证书将军。陈士章书没少读,仗也没少打,可谓是文武全才的代表之一。

  抗战爆发的时候,担任190师上校团长的陈士章随部队参加了武汉会战。在高陇陈村的战斗中,陈士章率领所部与友军一个团协同坚守阵地,从7月22日开始阻击日军三昼夜,成功击退了日军。战后,190师被命名为“忠勇”师,陈本人也获得了嘉奖。在1941年1月的皖南事变中,已经是40师副师长的陈士章奉命围攻新四军。在三溪镇,陈士章辅佐师长方日英,指挥所部阻击新四军的突围部队,致使新四军损失惨重,军长叶挺等多名指战员被俘。理性的说,陈士章打日本人是毫不含糊的,但作为军人,他也得服从命令去消灭新四军。陈士章不会想到,他在这次战斗中的杰出表现,将直接影响到他在七年后的抉择,甚至还会影响到他今后的生活。

  40师隶属于25军,在25军军长频繁更替之后,陈士章于1944年1月迎来了一位新上司,他就是黄百韬。陈士章并不歧视这位杂牌军出身的将军,并且还在黄百韬的领导下,恪尽职守,逢战必先,很得黄的赏识。没想到中央军出来的将军这么没有架子,而且还很听话,实在难得。于是黄百韬升为第7兵团司令官的时候,把25军军长的位子交给了陈士章。当时黄百韬和陈士章都不会想到,自打陈士章接了军长之后,25军就连遭厄运,甚至两次被歼,实在是悲剧。而黄百韬死在了碾庄,陈士章也是被迫当了两回“活烈士”。这活烈士当一回就够晦气的,他陈士章竟然还当了两次,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1948年11月22日,第7兵团在碾庄全军覆灭,当然25军也不可能幸免。陈士章考虑到自己在皖南事变时的经历,他不会选择起义,更不愿意成为解放军的俘虏,于是他决定化装逃回国统区。陈士章是突围将领中比较顺利的一位,他装扮的角色是农民。由于他出生农民家庭,从小就跟着父母在田里插秧,手上腿上老茧不少,自己长得也像个农民,这就给他突围创造了条件。此外他也不像其他将领那么娇生惯养,比如有的带着高级手纸,有的带着金丝眼镜,有的带着雪茄手表,陈士章倒干脆,只带着一小袋干粮,然后配杆大烟枪,操着河北口音,一路南下。这解放军虽然对漏网的国民党将军盘查严密,却硬是没发现这个老农民竟然是个中将军长!但就在陈士章好不容易回到家里报平安的时候,他呆住了。因为家里竟然为他摆设了灵堂。这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家属从报纸上看到7兵团有个叫陈章的军长阵亡了,就误以为是报纸漏写了一个“士”字,这才摆了一个大乌龙。这就是陈士章第一回当“活烈士”的经过。

  这第二回啊,得从福州战役说起了。陈士章在突围后仍任第25军军长,并且奉命在福建征兵。同时考虑到家属的安全,他还把老婆孩子送到了台湾。陈士章辛辛苦苦重建起来的25军在解放军面前是如此地不堪一击,25军再次完蛋了,这使陈士章只能“重操旧业”,由福州一路跑到了厦门。当时的陈士章担心再找国防部报到会受到处罚,毕竟福州的丢失自己是脱不了干系的。陈士章打算先隐藏起来,自己想办法找船去台湾。然而陈士章没有想到,厦门很快就丢了,他失去了前往台湾的机会。于是在厦门军管区的清查行动中,两次逃脱俘虏命运的陈士章还是落网了。陈士章更不会想到,由于自己没去国防部报到,台湾那边已经将他列入阵亡者名单,并在圆山忠烈祠里给他立上牌位了。这,就是陈士章第二回当“活烈士”的经过。

  陈士章毕竟还是幸运的,因为他一直担心自己会被共产党以皖南事变刽子手的名义被枪毙,他更怕会先被批斗、再经过公审枪毙,这实在是种侮辱。在胆战心惊地度过了几年后,陈士章的心渐渐地平静了下来,他安稳地在狱中度过了25个年头。虽然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但是过得还算安稳。尤其是能和当年那些老同事们聊聊天,开开玩笑,偶尔言语不合的,还会吵吵架,“锻炼下身体”,日子过得倒也悠闲。可能是陈士章好静,他得了痔疮,于是被送到监狱外的医院去治疗。出院的那一天,穿戴整齐的陈士章在医生、护士以及狱方人员的护送下,坐上了在门外等候的小轿车。这派头,凡是看见这一幕的普通病人还都以为自己碰上了什么高层领导了呢。陈士章着实地风光了一把。

  1975年3月19日,陈士章获得了特赦。自由后的陈士章思念远在台湾的老婆孩子,他向政府提出了前往台湾团聚的要求。可没想到,当年那个他曾经为之效忠的台湾“政府”竟然拒绝他入境,陈士章只得滞留在香港。不久他得知,他的老婆很早以前就把孩子们送到美国定居,喜出望外的陈士章立即和子女取得联系,并且成功地移民美国,此后他又成功地把老婆从台湾接到了美国,一家人终于得到团聚。在经过25年的牢狱生活后,陈士章又活了16年。这16年,他是幸福的。1991年,陈士章死于胃癌。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