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梅艳芳曲折异国恋:与日本男友一吻定情

已故香港歌后梅艳芳19岁参加新秀歌唱比赛,一炮而红。年轻漂亮、性格爽朗的梅艳芳当然有不少裙下之臣。她也曾说过,爱情在她生命中非常重要。

揭秘梅艳芳曲折异国恋:与日本男友一吻定情

  当年梅艳芳不顾身边人反对,只身飞到日本“旅游”,还在当地买了一个小房子,苦等男友近藤真彦百忙中抽身前来共处。

  已故香港歌后梅艳芳19岁参加新秀歌唱比赛,一炮而红。年轻漂亮、性格爽朗的梅艳芳当然有不少裙下之臣。她也曾说过,爱情在她生命中非常重要。

  事实上,别看梅艳芳很有大姐风范,但在心仪对象面前,她非常小女人,娇嗲得不得了。多年前,梅艳芳遇到日本明星近藤真彦,对他一见钟情,两人很快便打得火热。可惜,两人都知道这段感情难有结果。撇开语言、性格、距离、生活习惯等因素,近藤真彦在日本早有女友中森明菜,日本经纪人公司也不允许他与异国女子相恋。

揭秘梅艳芳曲折异国恋:与日本男友一吻定情

当年的近藤真彦红极一时

  近藤真彦生性风流,梅艳芳却爱得义无反顾。当年她不顾身边人反对,只身飞到日本“旅游”,还在当地买了一个小房子,等男友百忙中抽身前来共处。为了保护男友,她甚至不敢请佣人,家务煮食全是“一脚踢”。有次好友刘培基到日本探望她,就看到她在清洁洗手间,为她心疼不已。

  苦恋了一段日子,梅艳芳明白两人没有未来,最后黯然离开。她一直保留着这个小房子,每次到日本,都会到那里缅怀昔日恋情。可惜的是,因为梅妈称根据梅艳芳的遗嘱,每月只给她8万港元的零用钱实在“太少”,所以通过诉讼要求变卖阿梅部分不动产。梅艳芳买这个房子时正值日本房地产高峰期,20多年前就价值上百万港元,梅妈年前却把它以80多万港元卖出。

  梅艳芳的事业发展得越来越好,爱情却屡屡不顺。一个原因是她太红,赚钱那么多,把绝大多数男人比了下去。虽然她从不介意男友比自己的知名度低,也不介意对方的收入比自己低,但媒体总爱以此为话题,令她的身边人自尊受损,最后选择离去。旧男友邹世龙、林国斌都是因此离开她。

  梅艳芳出道不久就认识了邹世龙,爱玩的两个年轻人很快便打得火热。外界常称邹世龙为“梅艳芳男友”、“梅生”,性格颇为大男人的邹世龙如何受得了,便主动与她分手。武师出身的林国斌,相貌堂堂,身手了得,性格又真诚。他与梅艳芳的恋情曝光后,传媒便以“超级天后与四五线演员”来形容两人。事实上,很多导演、监制也的确是因为梅艳芳的面子才给林国斌演出机会。这令林国斌的自尊心大受打击,最后因此分手。

揭秘梅艳芳曲折异国恋:与日本男友一吻定情

近藤真彦秘密赴港祭拜

  近两年,近藤真彦曾秘密来港拜祭阿梅,而每次他都避开忌日那天,为的是能独自低调思念故人。

  “俗尘渺渺天意茫茫将你共我分开,断肠字点点风雨声连连似是故人来……”这是阿梅《似是故人来》的歌词,却仿佛是今天的写照。当初,天意令一段异地恋终结,如今更是阴阳相隔,但这位“故人”近藤真彦却依然难忘旧爱。他还破天荒在香港《明报周刊》谈及与阿梅的甜蜜往事,并坦言“至今我仍然挂念Anita(梅艳芳)!”

  他们 曾有无数甜蜜回忆

  阿梅与近藤真彦1986年谱出异地恋,但无奈于一年后告终,及至阿梅2003年去世,近藤真彦从没公开谈及过这段恋情。“Anita有什么吸引我?坦白说,我欣赏她的男人性格,说话直接爽朗,我们就像兄弟般,说什么都很坦诚,不过,她经常捉弄我。”谈及被阿梅捉弄,近藤真彦脸带微笑。不过,两人母语不同,怎么沟通?“用英文和日文。我也从Anita身上学了不少中文:‘我系近藤真彦!’‘你好吗?’(粤语)也是她教我的,哈!”

  近藤真彦说,跟阿梅曾经有过不少甜蜜回忆:“在东京,我们每晚会去不同的餐厅吃饭,还去逛街,去酒吧,好开心,好难忘。”被问到当时爱阿梅有多深,他说:“我爱她用心唱歌,也爱她用心对朋友,她是我好好好好的朋友。嗯……其实不只是朋友,她还是我的妹妹、老师……很多很多……”当记者追问是否曾是情人,他终于大方承认:“Yes!”近藤真彦如今在日本仍有极高的知名度,而且他已婚多年,2007年太太还为他诞下了孩子,所以不难理解,他的话里难免要有所保留。

揭秘梅艳芳曲折异国恋:与日本男友一吻定情

她隐瞒病情赴日相聚

  梅艳芳去世前,曾于2003年7月隐瞒自己患上子宫颈癌的事情赴日与近藤真彦作最后一次见面。对此,近藤真彦也直认有其事:“对!之前是有好几年没见面,那次是我的生日(7月19日),她来为我庆祝,我真的很开心。到她去世后,我才知道,那时她是强打精神,完全看不出有病的样子。她真的很了不起,是个superwoman(女超人)!”

  直到阿梅去世翌日,接到好友连炎辉的电话,近藤真彦才恍如五雷轰顶。“接到电话时,我身在夏威夷,当时很震惊,完全不能相信、不能接受。”2004年1月12日阿梅出殡,近藤真彦出席了丧礼,“那一个晚上,很不开心,我跟朋友哭了一整晚……”

  梅艳芳一生最爱就是他?

  梅艳芳一生中虽然有过很多段情,但无论什么时候问她“最爱是谁”,她的答案都不曾改变——“我不说他是谁,只可以说是异地恋的那一段。如果让我再选一次,我还是会再去爱一次。也可以说,这是最值得缅怀的一段情。”这番话是她在2003年3月说的,也意味着:在她人生的最后阶段,回首从前,她依然最爱他——近藤真彦。

  梅艳芳曾经很详尽地向《明报周刊》记者谈及这段情。她说,他和她同年出生,是一位日本红歌星,有女朋友(众所周知,他当时的女友是中森明菜)。问她说的是否近藤真彦,她不置可否,怕别人误会她借他出名。

揭秘梅艳芳曲折异国恋:与日本男友一吻定情

近藤真彦与阿梅的感情已成过去

  舞池一吻定情

  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酒会上。翌年,他来港开演唱会,我去看他表演,之后又在酒会碰面。当别人给我们作介绍时,他说:“我去年已认识她了。”没想到他还记得我。

  酒会后,大伙儿去迪士高,他跟我跳舞跳得最多。在舞池里,他说:“我可不可以吻你一下?”我点头,就这样一吻定情。消夜的时候,他把身上别着的领带针摘下来送给我,我很开心。

  他邀我翌日陪他去购物,我虽然忙,但也抽时间去了。他到得比我早,买了一个钻石胸针送给我,我至今仍舍不得用,锁在保险箱里。我们在卡地亚的店里同时看中一个像玛瑙也像灵石的小相架,便各自买一个送给对方。

  “第二天他要去澳门拍照,又邀我同行。多年来我都戴着一块玉,却在临去澳门的时候碰碎了,我心里有不祥之感。”

  最难忘的一幕

  他离港,她不便去送机,但他上机前,还打电话给她。她以为他回去后便不会记得她,但当晚立刻接到他的电话。“我很感动。此后,他每晚来电话,每次谈一个小时。”

  过了不到半个月,我便飞去日本见他,恍如隔世,很痴缠。我逗留了一个星期,临走那夜,他哭了,问我为什么要走,我说要工作,当晚我陪了他一夜。

  回来后,依旧是每晚通电话。不到一个月,我又飞去见他。我捉弄他,说只呆一天,还怪他太忙,没照顾我,他的眼眶便红了,想哭,我告诉他只是开玩笑而已。分开时,他骂自己,说如果不是做这一行,便可以快快乐乐地和我到处去。我们如此痴缠,难解难分,是很痛苦的经历。

  他到北海道开演唱会,我去陪他。那天下了飞机,他很累,坐旅游车的时候,便倚在我身上,他说“我从没有过这么好的感觉。”那是我们拍拖以来最难忘的一幕——他在工作人员、乐队、朋友面前公开我们的恋情。他愿意在这么多人面前承认我,我真的很开心。”

  结局不想再提

  可是据说当时他另有女朋友。“他说已经没跟那女子(中森明菜)一起,我才跟他来往的。但几个月后,我发觉他们还有往来,但我问他时,他依然否认。他带我去见他母亲,途中我很紧张。他愿意带我去见家人,表示他的确把我视为女友。”

  这段情维持了一年,其间梅艳芳七次赴日本探望他,他却没有过来探她。对此,阿梅十分体谅:“他比我更忙,没有自由,每天要向经纪人报到。每次我去见他,都令他很辛苦,因为我们常常玩到天亮,然后他又要去开工。”

  可惜好景不长,两人的感情终于出现问题。“当时大家都是最忙的时候,每星期只能通一两次电话。我很辛苦,心理压力很大,又知道他有女友,感情变得不稳定。”

  恋情无疾而终?“不,是有一次……”说到这里,她突然停住,半晌才说:“我不想说出来。因为我不喜欢想这个结局,我只爱想开心的那部分,保留甜蜜回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