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东汉窦太后红杏出墙如何引来宦官之祸

东汉时期,宦官们为祸最烈。而要追本溯源宦官们干政的来龙去脉,却简单得令人难以置信,这就是和帝的母亲窦太后因为红杏出墙的一段不伦之恋惹起的。从此,使得宦官们由刑余之人而口含天宪,把美仑美奂的汉室江山搅得周天寒彻。严肃的历史就是在这些匪夷所思的帝国下半身的私欲中,偏离了它前行的路径,呈现出另一副面目来。所以后来的读史者,才会生发出许多风花雪月的感喟!

揭秘东汉窦太后红杏出墙如何引来宦官之祸

  东汉时期,宦官们为祸最烈。而要追本溯源宦官们干政的来龙去脉,却简单得令人难以置信,这就是和帝的母亲窦太后因为红杏出墙的一段不伦之恋惹起的。从此,使得宦官们由刑余之人而口含天宪,把美仑美奂的汉室江山搅得周天寒彻。严肃的历史就是在这些匪夷所思的帝国下半身的私欲中,偏离了它前行的路径,呈现出另一副面目来。所以后来的读史者,才会生发出许多风花雪月的感喟!

  第1节 复仇的兄妹

  事情是这样的:

  章和二年(公元88年)2月,东汉第三位皇帝章帝刘�厝ナ溃�皇太子刘肇柩前继位,是为汉和帝。和帝时年10岁,依照汉家传统,由母后窦太后垂帘听政。试想一个妇道人家,深居后宫,不谙外事,又囿于见识,此时的万里江山尽托于孺子妇人之手,教她如何拎得起来?在这种情况下,她最想倚重的人,最想委托大事的人,当然是她的父亲、兄弟们了。

  窦太后逃不出这宿命。

  遂任命她的哥哥窦宪担任侍中,处理国家大事。侍中负有宣布皇帝政令之责,窦宪因此成了掌握朝廷机密的权倾一时的风云人物;窦太后又任命弟弟窦笃为虎贲中郎将,窦景、窦环担任常侍,在宫中行走效命。窦氏家族,一门显贵,他们控制着中央各要害部门,军政大权尽握于掌中,声势一时煊赫无比,权倾朝野,形成了外戚当权的局面。

  在汉代,外戚们虽说大都是世家大族,但因为靠的是裙带关系,权利来的容易,也总伴随着惴惴的怕失去的不安心理,因此,不一定全以国家为念。得过且过,常常是利用自己现有的权力,骄奢淫逸,大肆搜刮民脂民膏,横行不法之举令人侧目。

  读历史就会发现,东汉政治最大的特点,就是外戚和宦官交替当权,特别是在和帝以后,这似乎就成了一种规律。

  凡外戚无不跋扈,凡宦官无不龌龊。

  但皇家高贵的血统和相对优越的环境,使得窦氏出落得天生丽质,有种与生俱来的优雅气度,而且聪明无比,6岁就写得一手好文章。加上�a阳公主的幕后操作,窦氏闺名大盛,得到了马太后的赏识。遂在章帝建初二年(77年),与她的妹妹一同被选入长乐宫,第二年就被立为皇后。当时和窦氏一同入宫的还有宋贵人和梁贵人,也极得章帝宠爱,且都生有儿子。宋贵人生了皇子刘庆,梁贵人生了皇子刘肇,唯独她怀中空虚。但她工于心计,与她的母亲�a阳公主串通一气。先是设计诬陷温柔贤良的宋贵人以蛊道惑人,导致皇太子刘庆被废,宋贵人自杀。梁贵人一看势头不对,自知柔弱难敌刚强,就赶快把儿子刘肇送给窦氏抚养,想着将来总会母以子贵吧!岂料梁贵人这心思被窦氏揣度得明白,妒心大炽,不久后梁贵人也被逼自杀。

  窦后不择手段,残酷的打击情敌,性格如此阴毒,自然对她哥哥的复仇行为欣赏有加了。

  但是,当窦宪把寒光闪闪的刀子举向自己的情夫都乡侯刘畅时,窦太后却不干了。

  第2节 参加葬礼的王孙内心涌动着春情

  哥哥怎样?与枕中人相比,她感情的砝码自然倒向了情夫一边,情夫可以给他情,给他爱,给他肉欲的满足,可以慰她内心空旷的寂寥,因此,她对窦宪的处分也毫无情面可讲。

  都乡侯刘畅,是刘秀的哥哥齐殇王刘演的重孙子。风流自若,仪表堂堂,是个貌美倜傥的少年王孙。

  和平时代的公子哥们儿,大多都是纨绔子弟,整日追色逐颜,纵情声色,似乎这就是他们生活的全部了。

  章帝驾崩时,他作为宗室子弟来洛阳参加葬礼。看到新寡的窦太后,虽人到中年,还是丰容盛�C,雪容花貌,娥眉微蹙,素妆淡抹,光艳动人,哀戚怜人,加之一身孝,更显俏,一派熟女风范。刘畅见了,心荡神驰,不能自已。只要逮着机会,他都要偷偷的多看上窦太后几眼,恨不得眼里长出手来,把窦太后揽在怀中,紧紧拥抱,尽情抚摸。窦太后也是曾经沧海之人,岂能不知刘畅的花花肠子。其实,窦太后也是水性杨花之人,只是宫禁森严,没有与男人接触的机会。现在汉宫国丧,少了平日里的诸多避讳,那些往来吊唁的公卿大臣、王孙公子们,她逮着机会也是挨个儿瞅了个遍。她发现,在这些王公贵族中,唯有刘畅举止优雅,卓有风仪,透着风情。

  刘畅非常清楚,只有让窦太后觉得他是唯一的、不可替代的,他才有机会回到朝廷,干预朝政。但山水阻隔,一年难得见上一次面,时间一长,感情自会淡薄。如此一想,刘畅的内心便十分焦急。看到郡国的一切,都是满目荒凉,不似以前亲切了;做事也无精打采,百无聊赖。常常大发无名火,而太后许诺的诏书还迟迟未到。

  于是刘畅立即上书太后,借口要到京城探亲去。他认为只有到了京师,才能有机会与窦太后重续前缘,也才能有机会分享到权力带来的至尊至乐。

  而在朝廷上任步兵校尉的邓叠家族,与刘畅的祖上是亲戚关系。恰巧邓叠的母亲元氏又与窦太后是闺中密友,无话不谈。自章帝驾崩之后,便经常到宫中去,与寡居的窦太后聊天解闷儿。

  而窦太后自从和刘畅有了肌肤之亲、床笫之欢后,原本死寂的心又重新燃起了生活的乐趣与希望。对爱情的向往和渴望,使她在国丧期间,虽然表面悲伤,而内心却有期待中的幸福。而刘畅的离开,又使她倍尝分离之苦,个中况味,非亲历者不能自知。因此,自刘畅离去的那一日始,窦太后也是饮食大减,腰带渐宽。

  元氏劝她保重玉体,以国事为重,不负先君之托。窦太后只是叹息,郁郁道:国事自有安排。

  元氏不解,经多方解劝,才慢慢打开了太后藏掖很深的心扉。原来,太后的痛苦,是来自对都乡侯刘畅的思念啊!

  元氏笑了,这好办呀!交给我成了。

  还没等元氏有所动作,刘畅就以走亲戚之名,来到了洛阳邓叠家。

  元氏大喜,立即跑进长乐宫,把刘畅到来的消息告诉了太后。窦太后一听,心情为之一畅,原来如被霜雪的憔悴容颜,瞬间拨云见日,容光焕发起来。她赏给元氏不少玉帛锦绣,让元氏好生安排。元氏除给他们传递消息外,还神不知、鬼不觉地安排刘畅秘密潜出潜入长乐宫,与太后幽会私通。

  虽然事有隐秘,但色情使人胆大。窦太后这样近乎半公开的与刘畅在宫中朝栖暮宿,宫中大小人等,自有知道的。也很快被时刻有着提防之心、耳目众多的窦宪探知,这引起了窦宪的恐惧和忧虑。

  这倒不是说窦宪是传统道统的维护者,对妹妹的风流韵事深恶痛绝,而是害怕自己的大权旁落。因为窦宪知道,他一切权利的基础,都来源于作为太后的妹妹那里。枕席之言易人。说不定哪一日哪一夜,两人在激情之余,会发下爱情誓言,给对方一个许诺,那对他就是天大的威胁了。窦宪一思至此,未免不浑身打一激灵。他不允许有人来分割他的权利,他要未雨绸缪,把这种可能的危险消灭在萌芽之中,而最好的办法也是他最拿手的办法,就是让刘畅从这个地球上彻底消失。

  第3节 太后的情人喋血宫门

  于是,窦宪就派了一名刺客秘密跟踪刘畅,把刘畅入宫的方式、途径探了个明明白白,然后制订了详细的谋杀方案。

  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只要惦记,总有机会。

  虽然刘畅行事诡秘,但百密必有一疏。果然,某一日,刘畅又奉太后之召,去宫里与太后幽会密期。由于内心高兴,他提前就从邓叠家出发了。他依旧来到老地方——长乐宫的上东门、羽林军值更的一间房子里等候,等待宫中的御车来接他前往。他每次走的都是这样的形式,今天自然也不例外,只不过比过去提前到来罢了。羽林军们巡逻未归,刘畅独坐室中,焦急地等待着太后使者的到来。百无聊赖之际,便趴在桌子上假寐,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回忆着与太后欢爱的镜头,又憧憬着自己执掌朝政的威风样子,不仅从心里笑出声来……,正恍然间,门被撞开了,还没有待他从美梦中醒来,就到了他彻底沉醉的另一个世界去了。

  刘畅被暗杀的消息传来,窦太后震惊之余,悲不自胜。她刚刚调整好的心态马上又坠入黑暗之中,是刘畅在她最寂寞的时刻来到了她的身边,带给了她无尽的快乐,给了她回味无穷的幸福时光,在她的心中,早已把刘畅视为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而刘畅的死,无疑是在剜却她的心头肉,是在谋杀她的幸福。因此,她更多的不是悲伤,而是切齿的痛和仇恨。她发誓,一定要找到凶手,千刀万剐,方解心头之恨。

  她把窦宪叫来,严厉责问窦宪,内宫防守如此严密,怎么会有刺客进入?且在光天化日之下,发生这样严重的刺杀事件,作何解释?令他限期破案,抓获凶手,严惩不贷。

  窦宪做贼心虚,一看太后雷霆震怒,知道麻烦大了,况且纸包不住火,刘氏宗族也不是好惹的,就想来个快刀斩乱麻,早早结案。于是,他以家族纠纷为名,把刘畅的弟弟、远在山东的利侯刘刚抓来,硬说他就是刺杀刘畅的凶手。这样一可洗脱自己,二可借机清除刘氏宗族势力,杜绝后患。窦宪很为自己一箭双雕之手段,自鸣得意不已。

  而窦太后这边呢,也在紧锣密鼓地派人明察暗访,案情非常简单,很快就真相大白了,原来就是窦宪指派刺客杀害了刘畅。

  窦太后知道事情始末后怒不可遏,决定严惩窦宪。恰巧这时窦宪也来奏报,说是抓住了凶手刘刚,请太后发落。窦太后对窦宪这种贼喊捉贼,嫁祸于人的做法非常不齿,更不能容忍,于是下令把窦宪幽禁在皇宫内院之中,听侯处置。

  窦宪被囚禁,无计可施,内心恐惧万分。因为他最清楚妹妹阴鸷的性格,自己弄死了她的情人,等于毁了她的幸福与快乐,她岂能善感罢休?自己的脑袋保住保不住,还在两可之间。未免后怕不已。

  怎么办?

  说来也巧,恰好在这个时候,北匈奴再次大举犯边,南匈奴单于请求朝廷出兵征讨。是和是战,大臣们议而不决,太后为此忧心如焚。窦宪得知后,立即意识到这是他摆脱目前困境的唯一的、也是最佳的机会了。他的如意算盘是,如果自己主动请缨,率三军击退匈奴,将功补过,就可以远害避祸了。因为窦宪最清楚,自章帝死后,窦太后更改了章帝时的一些做法,比如增加盐铁税等,使国库有了足够的收入充作军费。因此,他立即以罪人之身,胸有成竹地上书太后,并且慷慨激昂,愿戴罪立功,以靖国难。

  窦太后果然同意了他的请求。

  第4节 他杀了太后的情人,却因祸得福,成就了威名

  章和二年(公元88年)10月,窦太后任命窦宪为车骑将军、耿秉为副帅,联合南匈奴,以雷霆之势,率军扫荡北匈奴。汉军连克连捷,在稽落山彻底击垮北匈奴。窦宪率领大军,于永元元年(公元89年)春,登上燕然山,勒石记功后,凯旋而归。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15年10月15日 17:27
下一篇 2015年10月16日 03:47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