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斋闲话:奔向男人以后

自古至今,中国文学创造出一个又一个女人,却大都是为了奔向男人的。女人经过努力,历尽波折,奔向男人……男人即是女人生命的目的与最终的结果。

书斋闲话:奔向男人以后

 

    自古至今,中国文学创造出一个又一个女人,却大都是为了奔向男人的。女人经过努力,历尽波折,奔向男人……男人即是女人生命的目的与最终的结果。

    这个简单的母题又衍生出形形色色的人间故事。

    关于女人千里寻夫的故事是“奔”向男人的一种。官家的,有舜之二妃:娥皇与女英;平民的,有杞良的妻,孟姜女。两方面都有感人的行径:前两位哭出了湘妃竹,又称“斑竹”;而后一位竟哭倒了秦长城。王宝钏倒是没“奔”,她在家里等,等丈夫薛平贵,一等就是十八年,所以她的“等”也是一种“奔”。

    那些才子佳人的故事也统统落入这个俗套。什么《西厢记》、《牡丹亭》、《红楼梦》……其间生生死死,感天动地。男人要赶考,求功名,女人就全心全意奔向男人……

    良家女子是这样,娼家的妓女从良也是要奔向一个男人。原来看见严蕊的词……“若将山花插满鬓,休问奴归处”,以为她要奔向自由,现在想想,她的归处多半还是要奔向一个男人。比如,那男人,就叫李甲吧……严蕊转换为杜十娘.杜十娘欢天喜地跟了李甲“把家转”,如果没遇见那个孙富,她的命运就是一出喜剧了。然而她不走运,命运在瓜洲渡口大江边打了一个转弯……李甲在金钱与道统重压下一趔趄,一心一意奔向他的杜十娘便扑了空,栽进大江去。临死前的一番话可谓字字血泪“妾椟中有玉,恨郎眼内无珠”,足以警醒那无数正奔向男人的女人们。

    然而,不奔向男人又奔向哪儿?

    连七仙女下凡嫁董永,白娘子断桥遇许仙,甚至蒲松龄《聊斋》聊出来的狐鬼,都一齐奔向男人……民间传说中还有美丽的田螺姑娘,天天从田螺壳里钻出,给那个小伙子做饭。后来小伙子趁姑娘煮饭时偷偷把田螺壳藏起来,姑娘再也无法钻进壳里,只好嫁了他。嫁他之后呢没有下文……

    女人奔向男人终成眷属以后,就是在家里团团转,不再奔向什么了吗?

    娜拉从她的“玩偶之家”出走了;子君离开她经自由恋爱建立起来的家,留下盐和干辣椒、面粉、半棵白菜、几十枚铜元,但是没留下口信和字迹,走了;

    鲁迅在演讲中谈到“娜拉走后怎样”,要手中有钱要有本领可以找到工作……但他始终担心在家里渐渐丧失了飞翔的能力的笼中鸟还会适应外面的风雨雷电吗?他在小说《伤逝》中,借男主人公涓生不断地揣想子君以后的命运遭际。

    当代文学中的女性也还是有人不断奔向男人,但有些奔向男人的“奔”法儿很应该推广。其实,这些女人并不是奔向男人,而是奔向她人生的更广阔的天地,更高的境界……

    她们也是田螺姑娘,会给男人做饭,但不同的是,她们始终藏好自己的田螺壳,不让男人偷去。

    田螺象征什么?

    象征了女人必须牢牢抓紧的、一旦丢掉就找不回自我了的性命攸关的东西。

    那是什么呢?在不同的女人那里又变幻为具体不同的……但都是性命攸关的东西。如果女人把握住它,是不是奔向男人也就无所谓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