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天启帝服用魏忠贤私献春药致放浪纵欲而亡

天启皇帝朱由校,很有点小聪敏,可是才不正用。他非常喜欢亲自动手作水戏,用大木桶、大铜缸之类,凿孔,装上机关,形成水珠竞喷或瀑布倒悬的小景观,或者借水的上冲力,使一小木球随着水势忽上忽下,盘旋不止,久而不堕,看了乐不可支。他酷爱做木工、漆匠之类的活,制作一些器具,从早到晚,做个不停,完工了,自我欣赏,喜欢一阵,不久就扔在一旁。但过些时候,又重新制作,终年都不厌倦。

明朝天启帝服用魏忠贤私献春药致放浪纵欲而亡

  天启皇帝朱由校,很有点小聪敏,可是才不正用。他非常喜欢亲自动手作水戏,用大木桶、大铜缸之类,凿孔,装上机关,形成水珠竞喷或瀑布倒悬的小景观,或者借水的上冲力,使一小木球随着水势忽上忽下,盘旋不止,久而不堕,看了乐不可支。他酷爱做木工、漆匠之类的活,制作一些器具,从早到晚,做个不停,完工了,自我欣赏,喜欢一阵,不久就扔在一旁。但过些时候,又重新制作,终年都不厌倦。

  他在干活时,除非特别亲近者,不允许人参观。而魏忠贤、客氏每次都从旁喝彩,赞美说:“这是老天爷赐给万岁爷如此聪明,凡人哪里做得到啊!”朱由校听了,做这些纯粹为了消遣的木工、漆工活,更起劲了,甚至有时忘了饮酒、吃饭。

  魏忠贤非常奸诈,每当朱由校摆开他的小作坊,拉绳、测度、画线时,他就赶忙来奏事,朱由校自然很讨厌,总是摆着手说:“我已经知道了,你们好好干吧。”这就给魏忠贤随心所欲、作威作福以可乘之机。

  魏忠贤每年都要到外地去好几次,坐着用四匹马拉的十分华丽的马车,铙鼓响箭的声音在扬起的黄土中轰鸣,不绝于耳。庞大的仪仗队、护卫,跟在魏忠贤坐车的两边飞跑。其他的随从更不下万人。政府各部门的奏章,都安排专门传送急件的人来请示魏忠贤才敢批复。车队所经之处,官吏士绅在路上跪拜,高呼九千岁。这时的魏忠贤和阉党的管家婆客氏及其他党羽,狼狈为奸,张牙舞爪,到处逞凶肆虐,已彻头彻尾成了深深植根于国家政治机体上的大毒瘤。

  但是,魏忠贤的所作所为,说到底,不过是玩火自焚。他仰仗的是荒嬉度日,懒于政事,稀里糊涂的天启皇帝的撑腰。一旦天启皇帝变脸或一命呜呼,肯定就会有人来收拾他。果然,天启七年(1627)八月二十六日,朱由校病死于懋勤殿,魏忠贤很快便如坐针毡,惶惶不可终日。据说,朱由校放浪纵欲,魏忠贤私进一种春药后,益发放纵,没过很久,终于一病不起。

  他没有后嗣,临终遗言立其弟信王朱由检继承皇位,即崇祯帝。朱由检一向熟知魏忠贤的罪恶,非常警惕。嘉兴贡生钱嘉征拍案而起,弹劾魏忠贤十大罪状:一、和先帝并列;二、危害皇后;三、大搞内操;四、目无高祖、成祖和皇帝其他祖先;五、扣削减对藩王的封赠;六、目无圣人;七、滥收爵位;八、掩盖边疆将士的功劳;九、搜刮百姓;十、行贿、走后门。奏疏上达后,崇祯皇帝让太监读给魏忠贤听。魏忠贤吓得半死,急忙用贵重珍宝贿赂一直侍候崇祯的太监,他过去的赌友徐应元。崇祯皇帝知道后,斥责了徐应元,杖一百,发配凤阳,魏忠贤的伎俩未能得逞。

  十一月,崇祯帝将魏忠贤发配凤阳当净军。魏忠贤贼心不死,在去凤阳途中,仍率领一批平时豢养的亡命之徒,身怀利刃,前呼后拥。崇祯帝得知后,立即下令兵部,让锦衣卫派人火速将魏忠贤一伙统统逮捕,押回京中审判。魏忠贤的死党李永贞知道消息后,连忙派人赶在锦衣卫之前,密报魏忠贤。这时,魏忠贤正宿在阜城南关尤氏旅店。他自知难逃一死,遂与同伙李朝钦痛饮至四更,一起吊死在店中。后来,崇祯帝下令将魏忠贤的尸体碎割,把头挂在河间府西门示众。客氏被抄家后,押往浣衣局看管,后由乾清宫牌子赵本岐奉命将她鞭死,在净乐堂焚尸扬灰。其子侯国兴、其弟客光先与魏良卿都在同一天被斩首于闹市,并暴尸街头,他们的财产统统被没收。据说,在查抄客氏时,在她家搜出八个宫女,原来她正准备仿效当年吕不韦的行径,人们由此更特别憎恨她。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18年1月24日 10:07
下一篇 2018年1月24日 12: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