溥仪少年经历致性功能障碍:五次婚姻未得子

二妹妹韫��第一次见到比自己年长5岁的溥仪,亲热地称呼他:皇上哥哥……一位老太监听到后,非拦着不让这么叫,溥仪却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觉得非常好玩儿,大大咧咧地对老太监说:“甭管她,就让她这么叫吧。”

溥仪少年经历致性功能障碍:五次婚姻未得子

  这是一张未公开的合影,看上去溥仪和婉容两人貌合神离。

  溥仪十一岁那年,也就是他进宫九年后,祖母和母亲携其弟、妹进宫会亲,他们才第一次见到进宫后的溥仪。

  进宫第一天,溥杰和二妹妹韫��居然在庄和太妃那儿砸了锅。

  当庄和太妃问韫��喜欢吃什么水果时,韫��想都没想,随口回答:“梨,我喜欢吃梨!”

  庄和一听,马上耷拉下脸,因为梨和分离的“离”同音,犯了忌讳。

  三妹韫颖倒是无意中圆了场,赶忙说是喜欢吃柿子,才使得太妃脸色“阴转多云”。

  二妹妹韫��第一次见到比自己年长5岁的溥仪,亲热地称呼他:皇上哥哥……一位老太监听到后,非拦着不让这么叫,溥仪却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觉得非常好玩儿,大大咧咧地对老太监说:“甭管她,就让她这么叫吧。”

  1919年2月,李鸿章之子李经迈通过七叔载涛向他推荐了一位英国人庄士敦前来教授英文。

  两年多后,溥仪听不惯洋师傅“猪尾巴”的玩笑,便一怒之下愤然剪掉了辫子。伴读的毓崇见到之后,阿谀地说“您是皇上,您的辫子剪下来,可以卖给西洋夫人当假发,倒是可以赚一笔钱嘛!”

  溥仪将此话视为莫大讽刺,听后极为不悦。

  顿时,宫内除几个内务府大臣和三位中国师傅外,其余上千条辫子一夜之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末代皇帝》电影中,庄士敦把一辆自行车送给溥仪骑,但是根据婉容的弟弟润麟回忆,宫中第一辆自行车是他骑进来的,后来还骑进来了摩托车。

  溥仪还在宫中的东长街练过开汽车,据润麟回忆,溥仪在宫中放映电影所用的电影放映机,是荣禄的三儿子“洋三舅”从国外带进来的。

  当年溥仪从宫内一直带到抚顺战犯管理所,又带回北京的牛皮箱,就是那只在宫中盛放电影放映机的皮箱。

  贾英华说,发生在1923年2月的溥仪“出洋留学”未遂事件,有人想当然地解释为一次“复辟流产”,这是缺乏依据的。

  事实上,因为受到庄士敦的影响,溥仪和溥杰对西方世界非常向往。为了出国留学,他们先后从宫中“盗运”出上千件字画,两百多种挂轴,两百多种宋版书。溥仪还亲自电话联系荷兰公使欧登科,又让溥杰确认了具体细节,由欧登科用汽车到神武门来接。

  结果临出宫前一个小时,载沣得到消息后,下令紫禁城戒严。出国留学“流产”。润麟晚年透露,溥仪自以为神秘,其实婉容早已经知道,她常给家里打电话,她的父亲内务府大臣荣源知道计划后,就禀报给了载沣。

  靠照片相亲 正选皇后原是文绣

  贾英华说,溥仪在《我的前半生》中,只是提到徐世昌为其女儿提亲,而避讳了另外三桩密事。

  一是袁世凯也曾多次托人说媒,欲将女儿嫁给溥仪;

  二是张作霖也想将女儿嫁给溥仪;

  三是张勋的女儿险些嫁给溥杰。

  这些都是人所鲜知的。

  溥仪一生的婚姻都是不幸的,有意思的是,他的五位妻子无一不是从照片上挑选而来的。

  第一次大婚,溥仪先是在照片上随意圈中文绣,首选皇后初现端倪。但是这个想法不但端康太妃不同意,溥仪的两位叔叔也有重大分歧。

  六叔载洵明显倾向文绣,七叔载涛则支持婉容。两个候选皇后的娘家人也在暗中较劲,敬懿太妃支持文绣,端康太妃力挺婉容。

  一般人不知道的是,严格来说,溥仪和婉容的婚姻,若按照汉族的说法实际上是亲上加亲“骨肉还家”。

  婉容是毓长的外孙女。毓长之父溥煦是清高宗乾隆长子定安亲王永璜的玄孙,与溥仪是刚出五服的同宗兄弟。

  故此,婉容虽然被钦定为皇后,她母亲仍不十分赞成,但木已成舟,只得如此。

  溥仪大婚 开场白是一口流利的英语

  1922年12月1日,溥仪大婚。让在场的中外人士没有想到的是,溥仪的开场白竟然说的是一口流利的英文。这让很多人非常吃惊。

  民国总统徐世昌和黎元洪各进献大洋两万,张作霖和张勋各献了一万。一位前清旧吏生活拮据,无钱可送,献上了康熙皇帝手书的《千字文》,让溥仪如获至宝。最有意思的是,冯玉祥将军为大婚进献了玉如意一柄,但不过一年时间,他的手下就奉其命令,将溥仪赶出了紫禁城,让“逊帝”大不“如意”。

  多年以来,末代皇帝溥仪和婉容当夜的洞房生活,始终是一个未解之谜。

  有意思的是,老太监信修明曾经写道:“钦天监之选择最不相当吉日,近世纪有三错误。穆宗、德宗、宣统三大婚礼。合卺之夜,皆当皇后月事来临,致而皆不圆满,终身不得相近。其为命乎?”

  也就是说,同治皇后、光绪皇后再到宣统皇后,在洞房花烛之夜,无一不是遇到月经来潮。这实在是世人极为罕见的“清宫秘闻”。

  溥仪曾经跟最后一个妻子李淑贤说起大婚的经过:“大婚仪式是在夜里举行的。溥仪掀开婉容的大红盖头,看了看,相貌的确不错。他没在坤宁宫睡觉,而是在养心殿和太监一直玩到天亮。”

  还有一个细节,大婚过程中,有一个仪式叫吃“子孙饽饽”。在坤宁宫,婉容的伴娘走了进来,她眼瞧着溥仪吃了一口“子孙饽饽”之后,问他:“是生的,还是熟的?”

  溥仪老老实实回答,“是熟的!”

  在场的人都吃惊得变了脸色,“生就是生孩子,熟就是不生不吉利。”

  除了这些类似谶言式的预言,还有不少细节。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16年7月11日 20:07
下一篇 2016年7月12日 06:12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