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仗,让韩国军人悲痛欲绝,让美国军人深感耻辱

全文共6977字 | 阅读需13分钟

志愿军师一级无可争议的第一王牌部队,39军116师。

我对38军评价非常高,称之为志愿军第一王牌部队。这是因为38军打出了志愿军进攻战斗和防御战斗的巅峰。其实从总体表现来说,38军还是有很多瑕疵的。38军、39军、40军作为志愿军表现最好的三个军,38军的表现可以用“神”来描述,凤鸣里战斗和汉江南岸防御战斗实在是太超神了,其地位其他部队难以撼动。40军的表现可以用“凶”来描述,这是志愿军最凶悍的部队,万人敌的气势拿出来,那是横扫千军,无人能挡。39军的表现则是“稳”,稳定性无人能及,想打败39军,难如登天。学战例、学战术、学习怎么打仗,39军才是典范。要不是38军凤鸣里战斗和汉江南岸阻击战达到最巅峰水平,39军才是志愿军第一王牌。

军一级的部队,谁是第一王牌有些争议,但师一级的部队就没有争议了。

本文就来讲一讲志愿军师一级无可争议的第一王牌部队,39军116师。

1952年7月3日,39军116师奉志司命令,接替了40军118师及119师357团在临津江西岸一线正面12公里的防御阵地,重返第一线。马良山为116师防御阵地的核心,东侧地形复杂,是敌军进攻之主要方向。马良山在临津江的西岸,临津江这一段江面呈“S”形转弯,敌军在西岸占去了一片阵地,对116师的核心阵地马良山威胁极大。这一片阵地是1951年美军秋季攻势中,英联邦师击败志愿军64军而夺取的,64军191师在之后的反击中虽然夺回了马良山,但其他阵地未能恢复,之后的40军也未能有所进展,使得核心阵地马良山直接暴露在敌军面前。

116师接防阵地后,由西向东按346团、348团、347团成一个梯队展开,当面之敌为英联邦师和美军第3师。

1952年秋季,板门店的谈判又一次陷入僵局。以前谈判陷入僵局,美军的反应就是大打出手,用军事进攻来换取谈判桌上的筹码。但到了1952年的秋天,情况不一样了。这次谈判陷入僵局,变成了志愿军决定动手教训美国人,毛主席指示进行一次大的战术反击,一定要把美军给打疼了。

这一仗,让韩国军人悲痛欲绝,让美国军人深感耻辱
(我们看一下高阳岱的位置,大地图和小地图一起看,就比较清楚具体位置了)

39军的目标首先选在了临津江西岸的敌军桥头堡高阳岱,打掉高阳岱,解除对马良山的威胁。

第一个目标是高阳岱西山,当面之敌为美军第3师第65团C连。美军在朝鲜战争中有两个有色人种团,一个是美军第25师的第24团,即黑人团;一个是美军第3师的第65团,为波多黎各团。但第65团表现远胜于第24团,美军第3师在朝鲜战争中的表现在美军中属于比较好的,第65团在进攻中经常作为主力使用。116师自己都承认,美军第3师很讨厌,特别擅长小分队夜间袭击,动不动就偷袭志愿军,主动和志愿军打夜战。

但高阳岱西山一战,美军第65团的士气被彻底摧毁,美军朝鲜战争战史《朝鲜战争中的美国陆军》把这一战斗作为耻辱战例进行了详细记载,用了足足5页纸。美军第65团的士兵被116师348团打得在战斗中连续出现拒绝执行命令,丢弃阵地当逃兵等严重行为。当美军第65团团长科迪罗上校像赌输了的赌徒一样,准备把全团兵力压上争夺这个小高地时,师长杜兰尼紧急叫停了战斗。

这一仗,让韩国军人悲痛欲绝,让美国军人深感耻辱

最右边的就是科迪罗

丧失士气的美军第65团后来被撤下去整编,团长科迪罗撤职,随后又参与了在391高地和志愿军44师的战斗,再次出现违抗命令、丢弃阵地的行为,迫使美国陆军部痛下决心,对第65团进行了整编,从此第65团不再是波多黎各团。朝鲜战争,美军两个有色人种团的整编都和39军有关,第24团是因为一个连成建制向39军投降,第65团是因为被打得丧失了士气。虽然最深层的原因是因为美军内部的种族歧视,但被39军揍亦是重要催化剂,39军为美军的编制体制改革,消除种族歧视做出了不朽的贡献。

这一仗,让韩国军人悲痛欲绝,让美国军人深感耻辱

(北山和东北山两张示意图我就不画了,偷个懒,在这张图上标注下北山和东北山)

1952年9月30日,韩军第1师团接防了美军第3师的阵地,再次与老对手志愿军116师重逢。

阵地战期间,板门店、临津江、驿谷川一线是敌我争夺的重点地区,这一线敌我双方派上场的都是自己的主力部队。所以这一带的战斗是异常激烈和艰难的,每个山头都要经过几十次的反复争夺。在这些真刀真枪的厮杀中,各个部队的战斗力差距就显现出来了,自己牛皮吹得震天响以及被部分美国作家和部分中国人极力吹捧的美国海军陆战队是表现最差的部队,完全被美国陆军给比了下去。美军陆战1师在板门店面临的对手是志愿军中战斗力中等的63军,三强之一的40军以及新入朝的46军,结果陆战1师成了乖宝宝,志愿军哪天只要心情不好了,就可以把陆战1师揍一顿出出气。而在驿谷川一线,美国陆军面对的是志愿军38、39、47、23、1军,全是强敌。双方打得难解难分,最后我可以自豪地说一句:最终志愿军胜出,中美两军战史中那些著名的山头,最后都是志愿军的。

韩国军队中只有“三个最精锐的师团”之一的第1师团在这一线战斗过,强如第6师团都没捞到这个资格。虽然在阵地战之后韩军第1师团吃了小亏,但在这之前的整个战争中大亏只有一次,那就是第三次战役的临津江战斗,教训它的正是39军。

夺取高阳岱西山后,39军马上把目标瞄准为高阳岱北山和东北山,美军和韩军称之为“特西”和“尼克”高地。此时的韩军早已如临大敌,一个叛逃的原国民党军士兵告诉韩国人:“你们面前的这支部队训练有素,战斗经验丰富,善于进攻作战。”结果引来了韩国人的嘲笑,这不废话么,我们被他们揍过,我们还不知道么。

这一仗,让韩国军人悲痛欲绝,让美国军人深感耻辱

张峰

39军参谋长汪洋和116师师长张峰(两人均刚提升,均未到位,一直等到在高旺山西山教训了英军,汪洋才去军部上任)决定,高阳岱北山和东北山两个高地一起打,347团打一个,348团打另一个。打美军,得一个一个山头来;打韩军,那就别那么客气了。

而116师那点心思,韩军第1师团师团长朴林恒准将心知肚明,高阳岱西山被116师夺取后,对北山和东北山侧翼形成严重威胁。反过来也一样,北山和东北山一样对西山的侧翼形成严重威胁。这种渗入志愿军阵型中的桥头堡,中国人是不会容忍的。但让朴林恒先下手为强,他又没这个胆,所以只好先强化防御。高阳岱北山和东北山分别是韩军第1师团第15联队的搜索连1排和3排(加强排),背后是韩军第15联队3营的主阵地,能够得到韩军第17炮兵团、第1重迫击炮连的直接火力支援,美军第9、58炮兵营的优先火力支援,美军第5航空队的空中支援和美军第72坦克营A连的直接支援。

志愿军这边,348团负责攻打高阳岱北山,派出6连,由副团长徐佑仁指挥。347团负责攻打高阳岱东北山,派出的是5连,由2营营长傅学君指挥。

39军打仗为什么被我称之为“稳”?侦察全面、计划周密、准备细致、协同出色,他们打的战斗都是教科书一样的战斗。在美军第9、58炮兵营的火力压制下,116师炮兵凭借灵活的走位,通过破坏射击把高阳岱北山和东北山韩军设置的障碍和地雷阵破坏得干干净净。这也让韩国人对美军炮兵极为埋怨。志愿军炮兵的神勇自然有负责侦察指示人员的功劳,派人潜入敌阵地侧翼和侧后进行侦察及指示目标,这是116师打仗的常态。

所以等到1952年10月6日战斗正式打响的那一天,116师没进行火力急袭,依然只进行破坏监视射击,韩军搜索连还是只能躲在坑道里防炮,不但达成了为步兵开辟通路的目的,还起到了隐蔽攻击的作用。当美军、韩军炮兵开始阻拦射击,韩军搜索连从坑道出来准备进入阵地时,韩国人发现了可怕的一幕,志愿军步兵已经在阵地前了。此役,116师步兵在炮兵弹幕之后40米跟进(我以前跟大家说过,志愿军步兵可以在炮兵弹幕后50到100米跟进。这一幕让韩军印象深刻,写在了此战经验教训的第二条。任何一个国家的军队都是会在战争中学习战争的,在弹幕后跟进这个本事,美军和韩军也学会了,以后经常用。但志愿军也学会了美军善于利用警戒阵地,充分发挥警戒阵地功用的本事。所以美军和韩军虽然学会了志愿军在炮兵弹幕后跟进的本事,却往往会被我们的警戒阵地给挡住。大家都在学习战争,大家都在进步,就比谁的细节运用的更好),韩军搜索连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短暂的抵抗后,排长就知道全完了。这个姓李的排长对准天空打出信号弹,然后率领部队“以殊死的激战冲过敌群进入坑道,立即用沙袋堵住坑道口。”

我觉得国民党军要好好学习韩国人的修辞手法,国民党军只会说“转进”,看看人家韩国人,把逃命说得如此清新脱俗,““以殊死的激战冲过敌群进入坑道”,还没有忘记“立即用沙袋堵住坑道口”。

对高阳岱北山和东北山的进攻是同时进行的。本来348团6连抢先一步,只用三分钟就占领了表面阵地,可最后347团5连却后来居上,只用了5分钟就结束战斗。这是怎么回事呢?

这一仗,让韩国军人悲痛欲绝,让美国军人深感耻辱

敌军也是用坑道工事的,志愿军会的,美军韩军马上就会学

两个高地的韩军躲进坑道后,志愿军开始喊话让韩国人投降,结果韩军拒不投降。要是韩国人投降,那还得甄别是真投降还是假投降,还挺麻烦的。不投降,那就好办了。347团5连和348团6连直接把坑道口给炸了,坑道里的韩军全部被活埋,高阳岱北山有4个活口,东北山有13个活口。其中348团6连耐心比较好,跟韩国人多聊了会天;347团5连小脾气有点暴躁,话不投机半句多,脾气一上来就直接开炸了。所以最后347团5连抢先了一步。

对于两个排的韩军被活埋这件事,韩军战史悲痛欲绝,但是韩国人有一点和印度人是一样的。你要是跟他们讲仁义讲礼尚往来,他们就觉得你好欺负;你要是直接动拳头,他反而会觉得被你揍是应该的,自己欠揍。

这时战场上出现了神奇的一幕,由于志愿军攻击企图隐蔽得很好,再加上韩国人没看到信号弹。两座山都丢失后,韩军居然不知道。韩军只发现一阵枪炮声后,与高阳岱北山、东北山的通信联络断掉了。搜索连连长也没当回事,派了3个通信兵去修线路就算完事了。结果通信迟迟不能恢复,3个通信兵也失踪了,这个连长才意识到大事不妙,于是从预备队2排派出一个加强班前去恢复联络。结果这个班被志愿军揍了后居然以为是自己人,拼命大喊大叫,直到发现有部队在包抄他们后路,才明白阵地被志愿军占了,赶紧逃了回去。别看是小事,却很关键,敌我双方都讲究有失必反,韩军没能在第一时间发现阵地失守,给了志愿军改造工事的时间,这对后面的志愿军打敌反扑,发挥了很大作用。

这一仗,让韩国军人悲痛欲绝,让美国军人深感耻辱

朝鲜战争中的韩军炮兵,最右边是美军顾问

10月7日天亮后,韩军喊来了美军F-51战斗轰炸机两个编队,炮兵直接动用了近炸引信。近炸引信这个东西,美军到底是什么时候在朝鲜战争中使用的,已经很难考证了。根据美国海军陆战队战史,陆战1师从东线调到西线后,就开始进行近炸引信的射击试验,美军认为效果非常好。

狂轰滥炸了一个半小时后,韩军第1师团搜索连和第15联队搜索连剩下的2排,在8时20分开始发起反击。6日晚上那会韩军丢了阵地要是马上反冲击,效果肯定会好很多;现在志愿军已经做好充分准备,韩国人再跑来,那就是找死了。

韩军第1师团搜索连反击高阳岱北山、第15联队2排反击高阳岱东北山,情况都是一样的,116师炮兵猛烈的炮火打得韩国人头都抬不起来。韩军战史称:“中国人炮击逐渐猛烈,我伤亡不断加剧。”战至下午,韩军第15联队又投入3营10连,但依然无法前进。

韩国人没办法,又开始喊美国爹爹帮忙,美军F-80战机出动,第9、58炮兵营也投入战斗,目标直指志愿军纵深炮兵,在美军空地火力压制下,韩军称志愿军纵深一片火海,志愿军炮兵纷纷隐蔽。见志愿军炮兵停止射击,韩军侦察兵(韩军搜索连即侦察连)和步兵士气大振,再次向高阳岱北山和东北山猛攻,可是连攻五次,全部被志愿军打败。

10月8日,韩军第1师团师团长朴林恒把第11联队3营配属给第15联队,第15联队联队长金振暐得以集中3营全部兵力再次进行反扑。可是对韩国人来说,这依然是郁闷的一天,打了一个上午,韩军依然咫尺难进。朴林恒再次向美军求援,要求进行空、炮、坦、步联合作战。对于韩军第1师团,美国人还是很给面子的,美军两个炮兵营再次投入战斗,空军也出动F-80战机助战,第72坦克营A连急速展开所有坦克配合韩军步兵发起攻击(主攻高阳岱东北山)。

这一仗,让韩国军人悲痛欲绝,让美国军人深感耻辱

美军教韩军使用M-65炮兵观测仪

我看到韩军战史接下来的描写,我肚子都笑疼了。美军空、炮、坦火力从四面八方对高阳岱东北山进行了集中轰击,爆炸声犹如天崩地裂,高地上一片火海。韩国人说“蒙受如此壮观的射击,想必连一只蚂蚁都活不下来。”“金振暐联队长发出会意的微笑,命令第10连发起突击。”

你看看韩国人多牛多得意,“想必连一只蚂蚁都活不下来,金振暐联队长发出会意的微笑”。结果呢,一行字后,韩国人就说,第10连又被打败了。于是韩军在现场就开始向志愿军学习,10连连长组织了12人的敢死队,也紧跟着炮兵弹幕发起冲击,居然冲上了志愿军347团9连的阵地(夺取高阳岱东北山后由9连负责防御)。韩军冲得很快,但116师部队的战术素养也不是盖的,韩军敢死队未能把志愿军步兵封堵在坑道中,被9连冲出了坑道口,一场混战后,韩国人又被赶下去了。

东北山的友军在被韩军围攻,北山的348团部队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于是主动出击,团警卫连出动一个排,把据守南侧105高地的韩军第15联队搜索连2排又赶下了105高地。打了两天,韩国人寸步未进,反而又丢了一个阵地。而且这一战打乱了韩军的进攻计划,本来韩军第15联队3营准备以全营之力反扑东北山,105高地的丢失使得他们被迫推迟进攻。

这一仗,让韩国军人悲痛欲绝,让美国军人深感耻辱

但韩军的韧性确实还是相当可以的,志愿军评价韩军第1师团也是说他们韧性十足。10月9日1时,韩军第15联队3营发起大规模夜袭,韩军步兵拼命向高阳岱东北山冲去,进攻波次一波接一波,几乎没有间隔,从凌晨1时一直打到上午10时30分。这种打法真是像疯子一样。116师不愧是我军第一王牌部队,这样的车轮战,116师师史居然轻描淡写,就说打退了韩军的进攻。朴林恒和金振暐见步兵又一次战败,又开始呼叫美国人了。于是之前的剧情又来了一遍,飞机、大炮、坦克纷纷登场。但是由于之前6日的晚上韩军没有直接反击,志愿军把工事都改造好了,348团9连往坑道里一躲,随便美军怎么炸吧,爱怎么炸就怎么炸。

美军的空地火力突击后,韩军第15联队3营又蚁附而上,我都不愿意写了,结局又是一样,韩军又败了,写得我都觉得没意思了。不过这次稍微有点不同,喊停战斗的是美军第1军军长肯德尔。他已经有点受够了,反扑三天了,每天都是同样的剧情,反正都是韩国人输。

果然,接下来剧情发生了极大的变化。10月10、11日两天,韩军消停了,只打炮和小股袭扰。精心准备两天后,韩军第15联队3营在12日0时40分,以11连佯攻高阳岱北山和105高地,营主力悄悄向高阳岱东北山隐蔽前进,试图发起偷袭。我以前跟大家介绍美军和志愿军夜战时就说过,美军是经常和志愿军夜战的,但剧情很有意思,经常是美军夜袭部队直接就被志愿军警戒阵地发现,然后警戒阵地派一个战斗小组从侧翼反冲击就能把美军打跑。

韩军这次偷袭,又被347团9连的警戒阵地发现。但韩军步兵要比美军步兵强悍,见偷袭不成直接转为强攻。这下我又没劲写了,因为剧情又和前几天一样了,韩军挨揍,美军支援,韩军还是挨揍。可这次又有了一个不一样的地方,韩军这次是拼老命了,不顾伤亡就是拼死往上冲。看到暴露的地面到处是密密麻麻的韩军步兵,志愿军笑得嘴都合不拢。炮兵赶紧打啊,都是活靶子。炮兵也聪明,我们炮少,没法进行覆盖射击,但韩军全在开阔地,要是不最大化杀伤敌人,简直对不起天地良心。可炮少,那怎么办呢?以前我们对付韩军后续梯队都是设置一道固定阻拦射击线。炮兵灵机一动,炮少,那阻拦线还是一道,但用移动阻拦射击,从前扫到后,从尾再扫到头,就像犁地一样,来回反复犁。9连见炮兵这么打,自然紧紧赶上,轻重机枪也学着炮兵来回犁地。

这一仗,让韩国军人悲痛欲绝,让美国军人深感耻辱

由于韩军步兵在督战队的枪口下,不顾一切在开阔地猛冲,这一犁地战术一下子把杀伤效果放大到了最大值。我肚子都笑疼了,这哪里是打仗,纯粹是单方面的屠杀。韩军第1梯队虽然冲进了交通壕,但后续部队在志愿军火力下,被杀得血流成河。美军炮兵拼命掩护,终于把后续部队给撤了下来,但第1梯队逃不了了,被9连全歼。韩军被俘的连长破口大骂:“笨蛋!笨蛋!笨蛋!哪有这么打仗的!”

韩军被俘的连长在骂,美军第1军军长肯德尔也在骂,但是与朴林恒会面时,肯德尔恢复了绅士风度,委婉地告诉韩国人:别打了,你们根本不是中国人的对手。于是韩军战史写道:“在第1军军长的建议下,师长决定停止毫无进展而损失严重的反击。”

韩军第1师团作为韩军最精锐的三个师团之一,战斗力仅次于第6师团,其实还是蛮能打的。这一仗输得这么丢人,主要原因自然是因为碰到的是116师。就像韩军第6师团一样,跟志愿军别的部队打,它都牛得很,一碰到40军,那何止是挨揍,是被揍得不成人形。韩军第1师团算什么,116师在马良山地区110天,进攻战斗打了122次,战胜116次。属于标准的,谁不服,就揍谁。

次要原因还是指挥官的问题,换了白善烨,不会打这么蠢的仗,这个朴林恒,不行。

仗打输了,但嘴巴不能输,韩国人声称要报仇雪恨,116师等了5天,韩国人没来,一直到停战协议签字,韩国人都没来。于是348团在10月17日主动出击,又把高阳岱东山的韩军给揍了,揍完后,348团故意放弃阵地,想引诱韩军报复,但韩军没报复。韩国人嘴巴很老,但身体还是很诚实的。

这一仗,让韩国军人悲痛欲绝,让美国军人深感耻辱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号立场)

这一仗,让韩国军人悲痛欲绝,让美国军人深感耻辱

中国国家历史又双叒叕上新啦!

这一仗,让韩国军人悲痛欲绝,让美国军人深感耻辱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