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郎木寺:寻梦者的天堂

甘肃郎木寺:寻梦者的天堂

 

    郎木寺地处甘、川两省边界,甘肃省碌曲县南90公里处的郎木寺镇。这里山水相依,景色秀美,是摄影家的天堂,也是背包客旅行的胜地。其自然风光与民风民俗所构成的美感,吸引着世界各地无数艺术家和游客前来“膜拜”。

    郎木寺建筑

    点缀在巍山溪流间

    出兰州,过临夏,一直向西南。

    广袤的草地,初春的甘南大草原宁静而纯洁。

    车过圣湖尕海,近处的丘陵、远处的高山款款而来。草原深处,神秘小镇郎木寺向我们敞开了心扉!

    眼前,郎木寺的种种建筑点缀在巍山溪流之间。站在赛赤寺对面的观景台,一幅奇妙的景象浮现眼前:以寺院为核心,西侧,火红的丹霞地貌像瑞士的城堡一样富有诗意;东侧,连绵的山脉像阿尔卑斯山一样雄伟;站在山下,仰望半山腰的赛赤寺,金色的寺顶在日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

    郎木寺镇镇长道吉扎西介绍说,郎木寺在藏语中叫达仓郎木寺,意思是“虎穴中的仙女”。这一传说,赋予了郎木寺一种神秘的美感。特殊的地理环境、浓厚的宗教文化及民风民俗构成了郎木寺独特的元素,加上四季自然风景各异,郎木寺已经成为世界各地摄影及美术爱好者的天堂。

    的确如此,行走在郎木寺街头,我们发现,这个海拔3300米的小镇,只有一条东西长不足一公里的街道,而游客人数一天之内可以超过千人,这些人大多是摄影家、画家。

    有人这样说,在郎木寺哪怕是一位摄影初学者,随手按下快门,出来的照片至少都是色彩分明的。我们在行进中看到,每一位身着民族服饰的藏族群众都成为摄影家们关注的焦点,他们不经意间的一个动作或是眼神,往往会引来“长枪短炮”的“围剿”。

    甘南州碌曲县旅游局局长唐涛说,近年来,随着旅游业的发展,郎木寺的知名度越来越高,最多时年接待游客超过20万人次,游客分布在世界上100多个国家。

    一个方圆不足一公里的偏远小镇,为何会吸引全世界旅游爱好者的目光?

    丹霞地貌

    似欧洲中世纪古堡


    上世纪40年代,一位传教士带着家眷行进在甘南草原上。当他们闯入草原深处一片悠然静谧的峡谷后,不自觉地停住了脚步——这里便是郎木寺。

    “据说,当时传教士惊喜地发现,这里的丹霞地貌似欧洲中世纪的古堡,对面连绵的山脉极像浓缩的阿尔卑斯山,此时正值四五月份,清晨的太阳已经升起、月亮尚在天空,这幅景观深深吸引了他。他决定在此定居,结果一待就是10多年。”唐涛说,传教士在郎木寺没有留下自己的名字,也没有留下国籍。传教士辞世后,他的后人将他在郎木寺的经历见闻汇集成《Tebitlife》一书,在欧洲出版。

    这本书出版后,很多西方人知道了青藏高原东部的奇山、草原、寺院和生活在那里的藏族牧民。从上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郎木寺成为西欧人趋之若鹜的胜地,每年都有大量的“背包客”来到郎木寺旅游。

    “之后的很长时间里,郎木寺的旅游是墙内开花墙外香,外国人蜂拥而至,而国内则少人问津。”唐涛说,迟至1987年,碌曲县才开始着手旅游业的开发。

    时过境迁,如今的小镇郎木寺已不同凡响。在国内,郎木寺在2005年被评为“中国魅力名镇”20强。在国外,《Tebitlife》早已不是唯一描述郎木寺风情的文本资料。在郎木寺,我们见到了来自丹麦的CasperTolervd,他有一个好听的中文名字:龙恩波。

    龙恩波说,他来中国已经13年,最初从事翻译工作,一个偶然的机会在英文版《孤独的星球》一书上,他发现了郎木寺的风情介绍。

    “没有犹豫,我背着大包,来到郎木寺。从此,我喜欢上了这里。也开始进入旅游业。现在我负责一家旅游公司,专门介绍欧洲人来中国旅游。对欧洲人而言,他们更喜欢融入中国文化、具有中国元素的地方,如周庄、同里和郎木寺。今天与我同行的是十几名瑞典客人,今年夏天我还会再来,因为已经有瑞典客人为今年夏天来郎木寺旅游下了订单。”

    郎木寺夜晚

    浪漫而风情

    1993年便在郎木寺街头开张营业的“丽莎咖啡屋”也许将成为一个很难复制的传说。

    机缘巧合,居住在郎木寺的回族妇女吴丽莎学会了做西餐,她的家成为当年来此游览的外国客人唯一能够吃上“家乡饭”的地方。于是,这个远在西北高原小镇简陋的咖啡屋,居然出现在了巴黎、伦敦等都市的旅游手册上。“丽莎咖啡屋”的成功范例,使得方圆不足一公里的郎木寺小镇近年来出现了30多家类似的酒吧、茶座。

    据了解,郎木寺的夜晚充满着张力,但走进郎木寺,我们还是不敢相信,深山之中小镇的夜晚,会在大自然里勾画出一幅四海一家的场景。

    整条大街上的酒吧、茶座里都坐满了人,不同的曲调不时从街道飘过。一位游客说:“在城市,酒吧里只有酒具相互敲打的声音;在这里,你可以和同处一室的、互不相识的人同饮、同唱、同舞。”刚刚完成郎木寺大峡谷徒步穿越的几位“驴友”凑在一起,在一张发黄的纸上,描绘着穿越路线图。不时有人端着咖啡,凑过来提醒穿越时应该注意的事项。“我们都住在这里,此前都不认识,但今天我们一起协作完成了户外穿越。”一位叫蒋琪的“驴友”说道。“这就是我们的‘联合国’。”另一位来自云南的“驴友”乐呵呵地调侃着,“你看,我们一行6人,来自云南、广东、上海,那边坐着的是两个俄罗斯兄弟,这是瑞典朋友。”说话间,这位“驴友”亲昵地搂住旁边一位身材魁梧的瑞典客人。

    随着外国客人不断拥入,整个酒吧里外国人的数量居然超过中国人,猛然间看去,让人有种置身异国的错觉。

    有意思的是,在郎木寺的酒吧里,中国人偏爱咖啡,而外国人更钟爱茶品。“郎木寺的夜晚,不同地区的人可以体验不同的文化,外国人品茶是感受中国文化,中国人喝咖啡又何尝不是这样呢?你在大城市很难找到这样一个地方——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会如此单纯。”一位“驴友”感慨地说。

    不知不觉之中,窗外已经架起了篝火,悠扬的藏歌从音响里缓缓传出,当篝火熊熊燃烧的时候,五湖四海的旅者又和藏族同胞一起跳起了锅庄舞。

    郎木寺的街道上没有路灯,但一个酒吧就是一个世界。酒吧里的人们国度不同,肤色各异,但他们绽放的笑容和释放的热情是一样的纯真。红红的炉火,喷香的咖啡,热烈的锅庄舞……

    夜晚的郎木寺变成了另一个世界,浪漫而风情。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