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萨克斯坦,一个要命的问题 | 地球知识局

哈萨克斯坦,一个要命的问题 | 地球知识局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众号:地球知识局

NO.2378-干渴的土地

作者:真果少年糕

校稿:辜汉膺 / 编辑:板栗、金枪鱼

提起哈萨克斯坦,你会想到什么?是征战世界环赛的阿斯塔纳公路自行车队,还是能驯服老鹰的金雕猎人,又或是制作精美的冬不拉和库布孜。

哈萨克斯坦尚存的猎鹰驯化传统

但伴随着时代的进步,这样的传统文化也日渐式微

(图:shutterstock)▼

哈萨克斯坦,一个要命的问题 | 地球知识局

除去这些有趣的文化元素,作为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哈萨克斯坦的地理环境和它的农牧业也很值得一说。

哈萨克斯坦,荒漠化进行时

哈萨克斯坦,荒漠化进行时

哈萨克斯坦地处欧亚大陆核心,北边是俄罗斯,东南是我国,并与吉尔吉斯坦、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三国相邻,是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幅员面积达272.49万平方公里,比其他四个中亚国家加起来的两倍还多。

中亚五国▼

哈萨克斯坦,一个要命的问题 | 地球知识局

在地理单元上,哈萨克斯坦主要可分为北部湿冷平原、中部哈萨克丘陵,里海沿岸低地和东南山地四大块。东南山地高耸的阿尔泰山脉和天山山脉,构成了中哈之间的天然边界。由于深居内陆,哈萨克斯坦一半以上的国土以干旱草原、沙漠和半沙漠为主。

横屏-哈萨克斯坦及周边地形▼

哈萨克斯坦,一个要命的问题 | 地球知识局

与“静止”的荒漠不同,荒漠化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即在干旱、半干旱和半湿润干旱区,由于气候变化或过度人类活动,造成的土地生产潜力下降或丧失的过程。

在哈萨克斯坦14个州中,有7个州的土地荒漠化面积大于5000平方公里,除了呈现出明显的空间集聚特征外,促成各种荒漠化的主要驱动力也不尽相同。

其中,西哈萨克斯坦州土地荒漠化面积不仅占该州总面积的近五分之一,更占到哈萨克斯坦全境荒漠化面积的四分之一。

2000-2015年哈萨克斯坦土地荒漠化空间分布▼

哈萨克斯坦,一个要命的问题 | 地球知识局

哈萨克斯坦土地荒漠化的驱动因素▼

哈萨克斯坦,一个要命的问题 | 地球知识局

2000年来,北部库斯塔奈和阿克莫拉两州的种植业、畜牧业发展势头迅猛,均超过全国平均水平,导致这两州成为哈萨克斯坦受人类活动干扰最多的荒漠化地区。

几十年的过度开发最终导致的

可能是几百上千年的死寂▼

哈萨克斯坦,一个要命的问题 | 地球知识局

与库斯塔奈和阿克莫拉两州不同,西部的西哈萨克、阿特劳、曼吉斯套和阿克托贝四州荒漠化的主要驱动力则来自气候变化。针对不同的荒漠化成因,应对方法自然也得灵活多变,讲求因地制宜。

人类活动、气候变化导致的荒漠化

已经深刻塑造了这片土地的新样貌

(图:壹图网)▼

哈萨克斯坦,一个要命的问题 | 地球知识局

脆弱的生态条件、气候变化和人为过度干扰,是荒漠化形成的三大成因。与我国西北暖湿化趋势不同,哈萨克斯坦气候呈现出暖干化趋势,平均气温每年上升0.001℃,而降水量却每年减少0.261mm。

在荒漠化严重地区,暖干化会更加严重。由于气候变化,哈萨克斯坦境内多地的草也是一年比一年,马儿一年比一年瘦弱。曾经丰美的绿草沦为枯草,堪称牧民们的噩梦。

比如去年8月,由于高温和缺水,位于哈萨克斯坦西南部的曼格斯套州就有超过1000多匹马、牛、羊等牲畜死亡。当地政府需要派遣车辆来给牧场主送水,才能基本维持他们的生计。

依靠人工调配水源维持牧场运转,无异于饮鸩止渴

(图:shutterstock)▼

哈萨克斯坦,一个要命的问题 | 地球知识局

为了能更好的量化各地区发生荒漠化的影响程度,研究人员提出了荒漠化敏感性这一概念。荒漠化敏感性是指生态系统在受到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的不利影响后发生土地荒漠化的难度和可能性。其程度通过干旱指数、年平均风速、土壤质地和植被覆盖率四大因子决定的荒漠化敏感性指数来进行量化。

哈萨克斯坦荒漠化敏感性的空间分布▼

哈萨克斯坦,一个要命的问题 | 地球知识局

经过实验,研究人员发现哈萨克斯坦有76.1%左右的土地属于中度及以上荒漠化敏感区,更有近五分之一的土地属高度和特高度敏感区。

不过,即使敏感性较高,但并不意味着这些地区全是无法耕种的荒漠。只要不发生严重的气候变化或人为过度干扰,这些地区不仅不会变为生态退化区,而且还能很好的进行农业生产。

土壤的敏感肌,需要精耕加细作

(图:shutterstock)▼

哈萨克斯坦,一个要命的问题 | 地球知识局

但是千万别小瞧了荒漠化,这种土地退化过程给哈萨克斯坦带来的环境问题可不少。其中之一,就是沙尘暴。

当沙尘暴来袭时

沙尘暴,是一种多发生在干旱和半干旱地区,由强风刮起干燥地表上的松软沙土和尘埃形成导致空气混浊,能见度变低的天气现象。按照沙尘天气发生时候的水平能见度和风力大小,沙尘天气通常被划分为浮尘、扬沙、沙尘暴、强沙尘暴和特强沙尘暴五个等级。

其中,水平能见度小于1千米的才能称得上沙尘暴。水平能见度在1到10千米和无风或风力小于等于3级、水平能见度小于10千米的则分别称为扬沙和浮尘。

沙尘暴等级▼

哈萨克斯坦,一个要命的问题 | 地球知识局

形成沙尘暴的原因离不开地面强风和丰富的沙源,这两者哈萨克斯坦可是一样都没落下。

哈萨克斯坦广阔的平原和干旱、半干旱区为沙尘暴提供了物质基础。另外,哈萨克斯坦有近一半的地区年平均风速达到每秒4至5米。在中部、里海和咸海沿岸地区,年平均风速也能达到每秒6米以上。

土壤的沙化加重了,大风就容易裹挟沙砾“卷土重来”

(图:壹图网)▼

哈萨克斯坦,一个要命的问题 | 地球知识局

在哈萨克斯坦,沙尘暴通常发生在干旱初春和夏季,有时也伴随着暴风雪发生在冬天。比如2014年8月10日,突如其来的沙尘暴就席卷了哈萨克斯坦西部的曼格斯套州首府阿克套市,导致输电线故障,造成至少20万居民断水断电。

沙尘暴的发生,有着多重的原因▼

哈萨克斯坦,一个要命的问题 | 地球知识局

另外,沙尘暴中携带的PM10,PM2.5等可吸入颗粒物,会对人的呼吸系统造成严重影响,甚至落下终身疾病。

在哈萨克斯坦的沙尘暴中,最有名的当属来自咸海的盐风暴

盐风暴的威力比起沙尘暴而言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图:shutterstock)▼

哈萨克斯坦,一个要命的问题 | 地球知识局

这个位于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交界处的内陆咸水湖,曾一度以6.8万平方公里位列世界第四大湖名单。然而,自上世纪60年代起,由于人类的引水灌溉和更改河道工程,造成咸海面积不断缩小,并在周围形成了阿拉尔库姆沙漠。

大部分的水体退去后留下的大片含盐湖床沉积物,在强风吹拂下非常容易形成盐尘暴。

阿拉尔库姆沙漠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中不断侵蚀着咸海

咸海如今的面积只剩下原来的十分之一左右

(图:壹图网)▼

哈萨克斯坦,一个要命的问题 | 地球知识局

(咸海盐尘暴的卫星图像 图:壹图网)▼

哈萨克斯坦,一个要命的问题 | 地球知识局

泛在水面上的不是浪花

而是凝结在岸边的盐沉积物

(图:shutterstock)▼

哈萨克斯坦,一个要命的问题 | 地球知识局

据美国国家宇航局统计,每年有超过1亿吨盐尘从阿拉尔库姆沙漠和亚洲大陆被吹走,不断侵害着生活在这里人们的呼吸系统。比如2018年,位于咸海附近的乌兹别克斯坦西部和土库曼斯坦北部遭受了一场猛烈的盐沙风暴袭击,受影响地区直接下了三天的盐雨。

曾经的渔民之乡穆伊纳克

只剩下干涸的海床和搁浅的渔船

(图:shutterstock)▼

哈萨克斯坦,一个要命的问题 | 地球知识局

除沙尘暴外,荒漠化也使得哈萨克斯坦的农业用地不断退化。

农牧业的求生之道路

农牧业的求生之道路

现如今,哈萨克斯坦退化的农业用地面积约占哈全国农业用地总量的14%。要知道,农业可是哈萨克斯坦第一产业中的大头。2010年到2018年,哈萨克斯坦农业产值在第一产业总产值中所占比重均保持在99%以上。

可想而知,要是土地荒了,粮食没了,哈萨克斯坦还怎么养活全国1922万人口,更何谈粮食出口创汇?

过度的农业灌溉让“涸泽而渔”成为现实

牧民们的迁徙生存模式依然充满挑战

(图:壹图网 / Flickr)▼

哈萨克斯坦,一个要命的问题 | 地球知识局哈萨克斯坦,一个要命的问题 | 地球知识局

上世纪,苏联对中亚地区实行了计划经济体系下的劳动地域分工原则。按照苏联的分工,哈萨克斯坦重点发展的是粮食和金属的初级原料生产。这种分工一直延续至今,导致哈萨克斯坦至今仍延续着单一化的劳动方式,以采矿业和农牧业为主。

如今,作为中亚最大的粮食生产国,哈萨克斯坦每年会出口其粮食产量的一半。得益于地广人稀,哈萨克斯坦已成为里海地区小麦种植的主要国家之一,占粮食产量的80%。

目前,哈萨克斯坦的小麦产量仅次于俄罗斯和乌克兰,并已稳居全球第六大小麦出口国的地位。此外大麦、棉花、葵花籽和水稻也是这里的主产物。

单从农业结构来说,哈萨克斯坦和和俄乌都很像

(图:壹图网)▼

哈萨克斯坦,一个要命的问题 | 地球知识局

哈萨克斯坦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年哈萨克斯坦小麦年产量为1180万吨,尽管播种面积有所增加,但产量比2020年减少了17.5%。而2021 年大麦产量与2020年相比下降了22.9%。

哈萨克斯坦大部分粮食产自阿克莫拉州、北哈萨克斯坦州和科斯塔奈州三个北部地区。这些地区的农场规模相当大,有些甚至能达到50万公顷,相当于70万个足球场的大小。不仅面积大,这些地区也基本都能实现机械化

而作为一个有着悠久游牧文明的大国,永久性牧场和草甸面积占整个哈萨克斯坦的土地面积的六成,与农业部门一起解决了全国一半以上的人口就业。

青嫩的牧草,是牧民们最惦念的

(图:壹图网)▼

哈萨克斯坦,一个要命的问题 | 地球知识局

然而,近年来,受气候变化和经济发展影响,哈萨克斯坦的土地生产力不断下降,大约14%的牧场已经达到了极度退化的程度。

面对农牧业面临的现状,哈萨克斯坦除了签署了包括《防治荒漠化公约》、《生物多样性公约》、《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保护和利用跨界水资源和国际湖泊公约》在内的多条国际公约,自己也颁布了等多条政策法规外,很多保护农田和牧场的的新颖方式也在推进中。比如三合一的“绿草/蜂窝传送带法”就是其中之一。

有机农业实现增产增收

(图:UNDP)▼

哈萨克斯坦,一个要命的问题 | 地球知识局

简单来说,这种方法就是将作物种植业和蜜蜂养殖业结合起来,以达到高效授粉和作物联合种植的目的。在二者共生互补中,改善当地生物多样性,防治土壤退化,并为农户创收。

可以说,“绿草/蜂窝传送带法”很好的将维持授粉媒介、保护土地资源和为牲畜提供饲料联系在了一起,是一项前景很好的可持续发展方法。

除了改良土壤和增产,这种方式还能创造出特色产品

(图:UNDP)▼

哈萨克斯坦,一个要命的问题 | 地球知识局

目前,该方法已在阿拉木图周边的图尔根地区示范推广,效果很不错。哈萨克斯坦畜牧业的研究人员估计,若大力推广该方法,到2024年将可以将600万吨二氧化碳封存在土壤中,以应对气候变化对国家农牧业的影响。

除此之外,哈萨克斯坦已将现代温室、可持续畜牧业、更新老化供水系统提升等行动纳入到国家应对气候变化的战略中。让我们对哈萨克斯坦的荒漠化防治拭目以待吧。

生于黄土,葬于黄土

土地,才是万物连结的载体

(图:Flickr)▼

哈萨克斯坦,一个要命的问题 | 地球知识局

参考资料:

1.https://sds-was.aemet.es/news/a-severe-dust-storm-hits-aktau-kazakhstan

2.https://www.undp.org/kazakhstan/stories/green-grass-conveyors-kazakhstan-keep-soil-and-bee-conservation-moving-ahead

3.https://www.slowfood.com/a-salt-storm-from-the-aral-sea-save-the-planet-from-climate-change/

4.https://eurasianet.org/kazakhstan-from-drought-to-disease-farmers-alone-with-their-problems

5. Hu, Y., Han, Y., & Zhang, Y. (2020). Land desertification and its influencing factors in Kazakhstan. Journal of Arid Environments, 180, 104203.

6. Akiyanova, F. Z., Abitbayeva, A. D., Baratovna Yegemberdiyeva, K., & Temirbayeva, R. K. (2014). Problems of desertification of the territory of Kazakhstan: Status and forecast. Life Science Journal, 11(10s), 341-345.

7. Almaty. (2020). NATIONAL ACTION PLANFOR WARNING AND MITIGATION EFFECTS OF SAND AND DUST STORM (SDS) IN THE REPUBLIC OF KAZAKHSTAN FOR 2021-2024.

*本文内容为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球知识局立场

**为了确保遵守地图规范,本文沿用了旧版地图,没有对哈萨克斯坦的新政区划分和首都名字做出改动,特此说明

封面:壹图网

哈萨克斯坦,一个要命的问题 | 地球知识局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