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取大型岛屿:解放军首次陆海空三军协同会战一江山岛

攻取大型岛屿:解放军首次陆海空三军协同会战一江山岛

一江山岛位于浙江省台州湾椒江口海面。恰好处于中国大陆与大陈岛之间。该岛与中国大陆的距离有30多公里,与头门山相距9公里,与南面的大陈岛距离17公里。这一特殊地理位置,决定了一江山岛既是国民党防守大陈的前哨和警戒阵地,也可以成为中国大陆进攻大陈岛的跳板。

攻取大型岛屿:解放军首次陆海空三军协同会战一江山岛

1954年8月27日,中国大陆华东军区成立浙东前线指挥部,以张爱萍为司令员兼政委。张爱萍没有接受直接进攻大陈的多数意见,而决定首先拔除大陈岛前哨—— 一江山岛。张爱萍自述主要理由为:一江山距离解放军阵地很近(9公里),且处于解放军火力控制下,打起来比较容易。显然,我们对金门等岛屿战的失败仍心有余悸,又缺乏三军协同经验,因而倾向于选择一个距离近的目标练手。

攻取大型岛屿:解放军首次陆海空三军协同会战一江山岛

一江山战役总指挥张爱萍将军在前线

其间,得到苏联援助而实力大增的解放军海空军频繁出击,于1954年多次轰炸一江山——大陈,还击沉了包括“太平”舰在内的多艘国民党舰艇,夺取了该区域的制空权和制海权。至此,国民党守军实际已处于绝境。美国人对此坐视不管,反而将这一海域的军舰撤走。

攻取大型岛屿:解放军首次陆海空三军协同会战一江山岛

1954年11月14日,解放军在一江山岛附近海域争夺制海权、制空权,海军快艇第31大队4艘快艇击沉国民党军“太平”号护卫舰

鉴于美国的行动,我军遂决定于1954年12月20日攻取一江山岛。

可随后形势的突变,却迫使我们暂缓行动。这一突变,就是前面所说的《共同防御条约》。虽然条约明确规定的范围只有中国台湾和澎湖,但美国人是否依旧对沿海岛屿坐视不管,一时却难以判明。不管怎么说,登陆战成功的前提是制海权和制空权。虽然中国大陆海空力量对中国台湾已有局部优势,但在美国面前仍属弱小。如果美军直接干涉,解放军胜算很小。此时,抗美援朝战争结束不久,毛泽东也必须重新审视局面。

据公开史料,毛泽东经“反复考虑”,认为美国虽签《共同防御条约》,但其不干涉沿海岛屿的意图未变。因此在“避免与美军冲突的前提下”,仗还是要打。但在12月中旬,中央军委发给浙东前指的新命令,还是有些微妙变化:进攻时间被推迟到1955年1月;目标也不必限定为一江山岛。如发现其他“设防薄弱的岛屿”,也可以打。但张爱萍攻打一江山岛的决心却没有变化。

近200架飞机投下120吨炸弹

张爱萍为了一鼓作气解放一江山岛,集中了相当数量的海陆空军兵力。

据公开资料,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兵力约1万人,除开海空军和支援单位等等,其中直接登陆部队为3700人,基干为4个步兵营。其支援火力包括4个地面炮兵营另12个连,6个高射炮营、火箭炮营,以及188艘大小舰艇和184架飞机。

对人民解放军而言,如此大规模的三军种协同登陆作战,尚属首次。光是登陆部队,人数就是守军的3-4倍。火力优势更是压倒性的。但张爱萍仍担心有变数,决心在第一波登陆时就把主力送上岸。为此,他把4个参战步兵营中的3个放在第一梯队,只留一个营作为第二梯队。这意味着,人民解放军将以极为密集的队形通过狭窄海岸登上一江山岛。

1955年1月18日上午8时,战斗开始。人民解放军空军首先出击,以4个轰炸机大队和3个强击机大队对一江山和大陈实施了第一轮轰炸,投弹约120吨。9时整,人民解放军开始火炮试射。其后,200多门火炮和火箭炮以7次间隙射击和5次急袭射击,向一江山岛倾泻了12000多发炮弹。

12时15分,搭载着人民解放军登陆部队3700人的138艘登陆艇,在30多艘护卫舰艇、51架战机的掩护下,浩浩荡荡开向一江山岛。

攻取大型岛屿:解放军首次陆海空三军协同会战一江山岛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登陆艇、鱼雷快艇向一江山岛冲击

13时30分,人民解放军又以轰炸机和强击机各3个大队对一江山岛实施第二轮轰炸。与此同时,军舰也逼近到离岸3500米处,直接轰击岛上的阵地和碉堡。

攻取大型岛屿:解放军首次陆海空三军协同会战一江山岛

空军配合陆、海军解放一江山岛。来源/解放军报

据台方资料,至14时28分,人民解放军共出动飞机190架次,发射炮弹41000多发。“顷刻间,山色转为焦黑,弹穴密如蜂窝”。一江山岛已化为“雾岛”,又能有多少抵抗力量幸存下来呢?

攻取大型岛屿:解放军首次陆海空三军协同会战一江山岛

解放一江山岛战役期间,我人民空军伊尔-10强击机编队。来源/解放军报

登岛

在北江岛东段的乐清礁、北山湾一线,搭载人民解放军步兵第178团第2营的船队逐渐逼近。直到距海岸500米外,岛上都没反应。可进入500米后,突然迎面飞来以20毫米炮弹和12.7毫米重机枪弹构成的炙烈火网!霎时间,一艘登陆艇就挨了2发炮弹和百余发枪弹,另一艘船上的五星红旗也被打落海中。

人民解放军立刻组织火力压制守军,空军积极配合。乐清礁方面,登陆艇终于徐徐放下大门,主攻第5连旋即离船上岸并扑向第一道铁丝网。天空中划过三发红色信号弹。其时正好是14时30分。登陆部队继续前进,扑向王生明司令部所在的顶峰203高地。

攻取大型岛屿:解放军首次陆海空三军协同会战一江山岛

部队向一江山岛主峰进攻

北山湾方面,第6连由于搞错了登陆点,陷入三面火力夹击。最前面的一艘艇中弹数十发,又因为舱门开得太早,导致舱内进水。人民解放军陆军无法及时上岸而遭到重大杀伤。而靠上的海岸又是峭壁,难以展开队形。守军居高临下丢下大量集束手榴弹,给登陆部队造成极大损失。经过一番恶战,人民解放军才占据前沿。

在北江岛西端的黄岩礁、海门礁一线,第178团第1营于14时32分登陆。人民解放军在抢滩之际也遭到守军暗堡的重大火力杀伤。随后,手榴弹又如冰雹般密集落下。大量丢手榴弹,本是国民党军在抗战和解放战争时的惯用战法,但由于老式手榴弹延时太长,反而常被抓住丢回去,效果并不好。一江山岛使用的手榴弹陈旧如故,却因为落在过于密集的人民解放军队形中,反而取得较大战果。

14时37分,人民解放军步兵第180团第2营在南江胜利村西侧登陆。这里的守军同样在人民解放军逼近到500米后才开火。首先用火炮轰击人民解放军登陆艇,然后以重机枪直接射击登陆艇的大门护板,阻止人民解放军下船。好不容易压制住了这些重机枪,人民解放军又遭到北江方面的侧射火力。抢滩登陆战持续了31分钟。但人民解放军毕竟拥有压倒性火力优势,很快压制住守军,确保第一梯队3个营快速占领了预定地区。

登陆成功的人民解放军向守军盘踞的几个高地继续推进。203主峰战斗尤其激烈。国民党军的战斗素质不高,203之战中,守军丢下的手榴弹很多连导火索都没拉出来。大概因为人民解放军优势过大,守军几乎没有主动反击,只是死守碉堡。反而在较次要的南江方面有过2次小规模反冲击。人民解放军虽因队形密集而损失较大,但以新成立的火焰喷射器部队开道,很快就冲上了各高地山顶。战至15时零5分,第178团第3营第5连通信员陈寿南已经把红旗插上了203高地。此时距该连登陆不过35分钟。此前,第1营也登上了190高地。组织了反击的南江守军坚持时间较长,其180高地于15时48分被夺取。17时30分,北江的东山头也被攻下。

就在临近黄昏时分,白天未敢动作的国民党空军行动了。17时,2架F-47扫射了人民解放军的进攻队形和支援炮兵群,还击沉了一艘装载战防炮的木质登陆船,伤亡十余人。由资料看,类似袭击似乎还有几次。

一江山两岛制高点被占领前后,战斗仍很激烈。一些残余火力点又向后续的人民解放军第二梯队开火。还有些守军隐藏在尸体中,不时袭击人民解放军。人民解放军继续肃清暗堡里的守军,直到到20日下午4时才基本结束。

攻取大型岛屿:解放军首次陆海空三军协同会战一江山岛

支援一江山岛战役,台州全民动员,万众支前,共动员干部、民兵、医务人员和群众12000余名,调集大小船只1053艘,担架1675副,以及大批作战物资

在一江山岛战役胜利后,张爱萍即兴填词《沁园春·一江山渡海登陆战即景》:

东海风光,寥廓蓝天,滔滔碧浪。看骑鲸蹈海,风驰虎跃;雄鹰猎猎,雷掣龙翔。雄师易统,戎机难觅;陆海空直捣金汤,锐难当。望大陈列岛,火海汪洋。

料得帅骇军慌,凭一纸空文岂能防。忆昔,西西里岛,冲绳大战,何须鼓簧。固若磐石,陡崖峭壁,首战奏凯震八荒。英雄赞,似西湖竞渡,初试锋芒。

攻取大型岛屿:解放军首次陆海空三军协同会战一江山岛

在解放一江山岛的战斗中,前线指挥员张爱萍(华东军区参谋长)亲临最前线,向某部指挥员指示工作

一江山岛上的战斗历时两天,至1月19日2时,一江山岛完全解放。人民解放军击毙国民党军一江山岛指挥官王生明,俘虏副指挥官王辅弼,击毙敌军519人,俘虏567人。中国台湾方面对一江山岛之战的损失颇有粉饰之嫌。官方一面承认守军总数为1039人,一面却宣传“720名守军”“全体阵亡无人被俘”云云。20世纪90年代以来,共有131名一江山被俘人员申请回中国台湾,所谓“全体阵亡”的神话完全瓦解。

攻取大型岛屿:解放军首次陆海空三军协同会战一江山岛

国民党军俘虏被押下一江山岛

攻取大型岛屿:解放军首次陆海空三军协同会战一江山岛

在一江山岛战斗中被俘的一群蒋军官兵,其中有66岁的老人和年仅16岁的孩子

据公开出版的《金门之战》,人民解放军于一江山岛之战“牺牲393人,负伤1027人”。但“解放一江山岛烈士陵园管理处”称,“一江山岛战役中光荣牺牲的烈士有429位(陆军416位,海军13位)”。“烈士陵园管理处”的死者数字比《金门之战》多出36人,倒也不难解释。可能是因为《金门之战》仅统计了“阵亡”,而未包括送医后死亡的伤员。综上所述,人民解放军在一江山岛的总损失约1600多人,超过并非精锐也无有效海空支援的国民党守军。

攻取大型岛屿:解放军首次陆海空三军协同会战一江山岛

老海军中将徐世平穿87式海军军服并佩87早期海军中将肩章探望昔日的战友。徐世平1925生,1940年参加新四军,建国后曾赴苏联学习海军,1955年以华东军区海军护卫舰大队大队长身份参战。曾任北舰参谋长,1989年离休时为海指副院长。1955年授海军上校,1988年授海军中将——退役军人可在重大庆典着服役时军服并佩标志符号,但这一规定实际落实并不多见。徐世平右胸佩独立自由勋章和解放勋章,左胸有54慰问、小淮海、抗战60年等,佩戴符合1955年的规定。来源/解放军报

无尽的尾声

我军成功解放一江山岛,牵动了世界神经。美国在与蒋介石签订《防御条约》之际遭受此挑战,平日里效率低下的美国国会也积极起来,于1955年1月26日和29日快速通过了总统艾森豪威尔的《福摩萨决议案》,授权其动用武力协防中国台湾和澎湖。几乎同时,美国第7舰队气势汹汹地压了过来。1月下旬,浙东解放军共观察到美军5艘航母、3艘巡洋舰和40多艘驱逐舰。一时间,庞大美国舰队遍布浙东外海。综合考虑国内外形势,中央军委指示暂缓进攻大陈岛,不过我们也很快发现,美国人的干涉不过表面文章,并无动武之意。

蒋介石倒是终于狠下心来,决定放弃大陈等岛。这正合美国心理,于是乐得顺水推舟,承诺为大陈撤退提供支援。毛泽东则于2月2日发出指令:无论有没有美舰参加,均不得攻击撤退的国民党军。

大陈岛的国民党军天天忙着撤退。岛外的世界也很忙碌。2月9日,美国参议院正式通过《共同防御条约》,条约换文时,蒋介石也对美国作出承诺:未经美国许可,他将不会反攻中国大陆。

在此后不足两周的时间里,蒋介石放弃了浙江沿海的大部分岛屿。

本文经“国家人文历史”(微信ID:gjrwls)授权转载

东方财经杂东方文化杂志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