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悍妇逼着丈夫吃鸦片烟自杀

清朝悍妇逼着丈夫吃鸦片烟自杀

爱国

将领

王锡朋

李仲轩的母亲王若萳,是近代爱国将领王锡朋的重孙女。王锡朋五十五岁时,在鸦片

战争

中抗击英军阵亡,官至“从一品”。

1841年10月,浙江舟山抗英保卫战持续了六个昼夜,中方官兵每日每人只有三碗稀粥。当炮管热得红透,不能再发炮弹时,王锡朋率将士以长矛砍刀与英军对杀,共打退英军九次进攻。

王锡朋右耳部受伤后仍坚持战斗,最终头部中弹而死。在

清朝

的官方记录中,他的尸体周围有十多名英国士兵的尸体。

在中国档案馆编写的《鸦片战争在舟山史料逊中,记载他率领的寿春兵杀敌最多。英国占领舟山后,将王锡朋的尸体碎尸了。没有了尸身,芦台老家坟地埋葬的是他的衣冠。

王锡朋1808年中了武举人,二十八岁入京任二等差官。他与士兵同甘共苦,同时精通兵法。他任寿春总兵后,寿春部队以打硬仗著称,有“敌见寿春兵即远遁”的说法。

他在民间号称“仁义将军”,因为他善待下属士兵,从不扰民。一次行军途中见一名士兵无伞,便叫士兵和自己共用一把桑在一次行军途中遇到了一个被遗弃的男孩,就将这男孩收作了马童。

这位马童调教马有绝活,出现了多次马通灵的事。王锡朋在行军路上,马突然不走了,鞭打无效,马驮着王锡朋向另外一条道上跑,死活不走预定路线,王锡朋心有灵犀,就此改了道。后来查明,预定路线上有敌人埋伏。

马童跟随了他十八年,曾在战场上将王锡朋从死人堆里背出来。所以,在芦台王锡朋的墓旁,便是马童的墓。仆人葬在了主人家的坟地里——这破例的事情,在北方广为传颂。

著名的京剧武戏《铁公鸡》便借用了王锡朋和马童的典故。铁公鸡是一位太平天国将领,一毛不拔是铁公鸡,形容人吝啬金钱,这里则说的是这位太平天国将领赏罚分明,治军严格得一丝不苟。

《铁公鸡》中最有名的一段戏,就是描写清军将领相荣中了铁公鸡的埋伏仓皇而逃的情景,最后相荣昏迷,他的马童张家祥背他逃出了火海。这是一段难度很大的戏,要以舞蹈来反应相荣的心情,相当于音乐里的华彩段落。当时天津人多说这段戏借用的是王锡朋和马童的典故。

舟山保卫战,他原本可以不战死,因为他本在宁波驻防,是到舟山救援的。在舟山第一次击退英军后,他接到调令离开,舟山将领们为他饯行时,得到英军很快要再次进攻的消息,他选择了留下。

他阵亡时五十五岁,被赐封为“第一刚节公”。之前四十六岁时,在湖南一次战役他奋战五昼夜,受道光皇帝赐封为“锐勇巴图鲁”,巴图鲁是满族语,意为勇士。

王锡朋的长孙夫人性格要强,另一种说法是凶悍,后人褒贬不一。她生有三子,长子王燮,次子王照,三子王焯。长子是世袭武官,后两个儿子都是进士。

亲戚背后管她叫“大王熙凤”,意思是比《红楼梦》里的王熙凤还厉害。她的丈夫叫王楫,与她性格不合,所以他的生活起居多由她陪嫁过来的丫环照顾。丫环被称为“二姑娘”,与王楫日久生情,王楫许诺将二姑娘立为二房。

当时男人三妻四妾是普遍现实,丫环作妾也不新鲜。但她不同意,一说二说不行,王楫便说:“你非不同意,我就吃鸦片。”

那时有身份的人家多备有鸦片,除了给有此嗜好的客人用,主要是用于药用的。她便叫:“来人,上鸦片,家里有多少都拿上来!”

佣人们只好拿上鸦片,王楫面子上下不了台,拿起鸦片吞了。佣人们要救人,她则绝望了,吼:“为了个丫环自尽,罢了,罢了!”然后抽出刀,说谁敢救人,她立刻杀了谁。

王楫便这样死了,丫环二姑娘也要撞死殉情,被她给骂住了,说:“没你事!”二姑娘平素就怕夫人,给夫人一骂就吓住了,没死成。

王楫之死对外声称是病逝,二姑娘整日哭,更怕夫人了,很快就真的病死了。夫人逼死丈夫的事,家人都不敢提。夫人的性格从此更加严厉,她的三个儿子都怕她,都想学业有成,早日离家。

相关阅读:爱国将领王锡朋(来源:舟山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王锡朋字樵慵,顺天府宁河县(今属天津市)人。少年攻读儒学,博览典藉,胸有大志,善书法,喜韬略,好骑射。嘉庆十三年(1808),中武举人。曾充任兵部差官,捐升固原游击,道光六年(1826)随同陕甘总督杨遇春,平定新疆张格尔之役,自大河拐至回庄,英勇善战,赏戴花翎。后来,在进军喀什噶尔和英吉沙、叶尔羌、和阗等地战斗中,又屡立战功。道光十二年(1832)又从提督罗思举参预平定湖南苗民起义,并辗转湖南、广东,平定瑶民起义,赏锐勇巴图鲁名号。道光十三年(1833),任福建汀州镇总兵,道光十八年(1838)调任安徽寿春镇总兵。道光二十年(1840)调吴淞,协同江南提督陈化成防守吴淞要塞两个月,曾炮击大小英舰两艘。王锡朋亲自训练的寿春兵,以骁勇善战驰名,“英人闻风远遁,数月不敢窥。”

道光二十年(1840)六月七日英军侵占定海。

同年八月,王锡朋从吴淞调赴宁波,任镇海诸军翼长。翌年二月,王锡朋和定海镇总兵葛云飞、处州镇总兵郑国鸿带兵三千人,收复定海。

道光二十一年(1841)九月间,英舰29艘,麕集舟山群岛黄牛礁一带,侦察定海洋面。三镇总兵原先皆守城,大敌当前,乃分守要地。王锡朋守晓峰岭,处州镇总兵郑国鸿守竹山门,定海镇总兵葛云飞踞守土城。

10月28日激战进行到第3天,英舰“摩底士底”号、“哥伦拜恩”号、“复仇神”号,连樯驶进,攻打晓峰岭,开炮三、四百发,王锡朋率部隐伏石崖反击,无一伤亡。后来,英军50余人,驾驶舢板船,由竹山门登陆,被郑国鸿率部放抬炮击退,杀伤多人。与此同时,英国侵略军大队在螺头登陆,进攻晓峰岭,因晓峰岭无炮台,左营游击胡德耀指挥部下全力抵抗,在战斗中胡德耀被子弹打中右手心,骨碎脉断,当即昏死。王锡朋率兵接替他的阵地。傍晚,英军绕至定海城南,占领五奎山,英海军司令和舰队也从黄牛礁纷纷来到定海港。

连续五天五夜的交战, 清军死守阵地,英军洋枪大炮难以攻克。最后由内奸向导带领,于10月1日早晨在大雾掩护下,从定海西边海域螺头偷偷登陆。英军发动全线进攻,一路攻土城,一路攻晓峰,一路攻竹山门。

五奎山的英军在大炮掩护下,也向晓峰岭再次进攻,镇守在晓峰岭的总兵王锡朋首当其冲,他指挥将士奋力战斗,英军步步紧逼冲上山时,王锡朋振臂一呼,寿春兵炮火齐发。当时在场的英军回忆说:“中国人下山来迎战。他们的火绳枪和台枪的火光使满山象燃火一般。”在交战中双方伤亡都很大,守军前队将士阵亡,后队继续奋战,击退英军九次进攻。由于连续作战,守军所有抬炮炮管打得火红弯曲,不能装打弹药,只能短兵相接,刀矛相搏。王锡朋身先士卒,左冲右突,杀敌无数。英军大队逼进,部属亦先后阵亡,王锡朋不幸中炮,一腿打断,但他仍手举大刀砍杀蜂拥而来的英军数人英勇殉国。晓峰岭失陷。

当英军攻上晓峰岭后,找到王锡朋总兵的尸体,便在尸体上持刀乱砍,直至血肉模糊,辨认不清。道光皇帝得知王锡朋惨死的消息,为之动容,专门为他写了祭文,他是三总兵中牺牲最早的一位,也是唯一尸体没有找到的一位总兵,时年56岁。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1年9月9日 11:38
下一篇 2021年9月11日 05:29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