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苏武”广州悬赏杀英国人杀一人赏银百两

“海上苏武”广州悬赏杀英国人杀一人赏银百两

  此时的叶名琛又悬赏格了:凡斩英人一头者、生擒英人一名者,俱赏银百两;夺获火轮船一艘者,赏万金;焚烧夷船一艘者,赏万元。悬赏之后,叶名琛派人告知美国及其他国家领事:英国发动了战争,他不能保护他们的国民了。如果有什么闪失,惟巴夏礼是问。

  看来叶名琛糊涂,你可以不保护其他外夷,但是你的百姓杀了人家其他外夷的夷头,领了你大清总督的奖金,人家其他外夷怎么会不找你而是找巴夏礼要赔偿呢?不过他的没法保护外国侨民,倒是对的,因为中国军民到现在还分不清谁是英夷谁是美夷呢;何况重赏之下,哪里还管他什么夷啊,反正是夷就想取其项上人头!因为一个夷头,意味着白花花的银子。陆续也有人发财的,但是不多也。反正中英双方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正规战斗。也许是由于叶名琛杀人有奖的布告,也许是由于中方擅长游击战术,总之,零星的战斗在发生:

  之一,清军点火烧英军的一处住房,没成;之二,中国沙船反攻英军,进行了35分钟,之后再不敢与英军正面水战了;之三,英国货船船长古柏与妻子在自家船上散步,被几个中国男人绑架;之四,英国邮轮“提斯特尔”号夜泊虎门被中国众多小船包围,邮轮侥幸脱逃,货物全被抢了;之五,一名英国水兵,一不小心,脑袋被某处乡民割走了;之六,广州十三行商馆,被广州人民一把火烧了;之七,英国邮轮“提斯特尔”号不长记性,反恐意识不到位,再次出事:从广州开往香港的途中,船上忽出十几人抽出刀来砍头。外国人被杀11头。杀人者用布包头,回去领赏去了;之八,广州官兵秘制中国式水雷,这种水雷曾在天津试验过,塞数十层高的木竹牌之下施放,竹牌齐齐轰断飞起,高数十丈,看样子很美。现在乘黑放夷船之下点放,却发现就声音大点——声震十里,大家以为打雷呢,但是夷船“仅略一摇动”。连放三次,没劲儿。遂放弃;之九,邻近香港的地方,遍布揭贴,云:凡有卖食物给香港英人者,格杀勿论;凡在香港给外国人打工者,即速回乡,否则烧你老家屋,罪及你家属;之十,在香港开面包店的阿兰,收到了老家奶奶的信,要他们速速回家,否则家里要把他们当汉奸的。阿兰尚未回去,他家的面包就被发现放了大量的砒霜,如果不是砒霜太多,吃下去很快就会吐出,香港的英国人会大面积死亡。包令与他太太也吃的这家面包,包令太太当时没被毒死,但从此多病,两年后就死掉了。

  这样的小打小闹,也许真谈不上战争,所以叶名琛都懒得给咸丰汇报。从广州到北京,当时的加急公文需时约16天,即便以普通速度交付驿递,也不过40天。可是,一直到了1856年12月14日,咸丰帝才收到叶名琛报告事件的奏折。此时距“亚罗号”事件已经两个多月了,距离广州开战,也50多天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1年8月4日 23:49
下一篇 2021年8月5日 21:4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