努尔哈赤血战清河城:两万对一万 巧计破城关

努尔哈赤血战清河城:两万对一万 巧计破城关

 

    今人读明史,常困惑于这样的记载:“清河既失,全辽震动。”第一句容易明白,说的是清河城失陷了,也就是被女真兵攻破了;第二句就不太明白,一个小小的清河城丢失了,怎么就让全辽震动了呢?明清之际的交战中,明朝在辽东先后丢失了抚顺、开原、沈阳、铁岭等重镇,没有哪一个说是让全辽震动,怎么单单一个清河城的丢失而让全辽震动呢?

    剑拔弩张清河大战一触即发

    1618年夏季,一支数万人的军队借着夜幕的掩护,从赫图阿拉出发,向清河城掩袭而来。本就战云密布的辽东,骤然紧张起来。

    1618年,是中国历史上一个具有非常意义的年份。这一年,努尔哈赤撕下了对明王朝恭顺的伪装,颁布“七大恨”,正式打出了与明王朝对决的大旗。

    是年4月,努尔哈赤率大军攻破抚顺城,抚顺城守将李永芳投降。抚顺城数十万人马、粮草积蓄、各种武器被掳掠一空。抚顺城被夷为平地。未几,努尔哈赤又派大军攻下东州城和马根丹城,两城同被夷为平地。

    明王朝苦心经营100多年的抚顺段辽东边墙毁于一旦。 5月间,努尔哈赤率军迎战前来讨伐的辽东总兵张承胤所率大军,击杀总兵张承胤和其手下两员大将,消灭一万多明军。

    正面对决,努尔哈赤频频得手,多年来对明王朝的畏惧心理一扫而空。回到赫图阿拉,当大臣们和将士们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时,努尔哈赤心中又在盘算着下一个目标。念头一起,一个名字就浮上心头:清河城。

    拿下抚顺,后金打开了通向沈阳的通道,但后金仍不能深入辽东腹地,仍不能大踏步地向沈阳前行,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清河城的存在。

    清河城是后金通向辽阳的通道,宛如明王朝与后金之间的一道门闩,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明军几次剿杀建州女真,都是通过此前往的。明王朝的有识之士比如说熊庭弼等人看到清河城战略地位的重要,不断地提升清河城的军事级别。清河城刚建时,其建制单位是一个堡城,驻军也就100多人。之后,驻军的级别不断提升,其长官由提调而守备,由守备而游击,由游击而参将。最后驻军达到5500人,所管辖的据点有东州堡、马根单堡、散羊峪堡、一堵墙堡、碱厂堡、孤山堡,66个墩台,近200里的边墙和鸦鹘关隘,达到了“卫城”的军事级别。150多年的苦心经营,清河城形成前有鸦鹘关的屏障、后有辽阳的支援、左有瑷阳的策应、就近有碱厂堡掩护的一个完整的防御体系,成为明王朝国防思想和实践的一个典型。

    在努尔哈赤盯准清河城时,明王朝的辽东经略也正盯着清河城。并猜测清河城一定是努尔哈赤的下一个目标,立即派了援辽游击将军张旆率领五千兵马前来支援清河城。清河城的守军达到了一万多人,再加上城里的百姓,守城人数还要更多。负责守卫清河城的参将邹储贤花了4个多月的时间积极备战,整修城墙,配置火器。大小枪炮达到了1200多支。

    双方剑拔弩张,大战一触即发。

    战前斗智努尔哈赤谋定而动

    为攻取清河城,努尔哈赤颇费了一番心思。

    针对清河城城墙坚固、易守难攻的特点,努尔哈赤在战术上做了准备。一改后金兵丁以先攻上城头为首功的奖励办法,改为以拆毁城墙记首功的办法。激励部下大练拆挖城墙的战术。准备了劝降和强攻两手。为了迷惑驻守清河城的明军,努尔哈赤在出征清河前,用声东击西之计,摆出要出击叶赫的架势,宣称,路过清河城,顺便割点草禾回去。

    努尔哈赤带领众贝勒、大臣及部队两万多人衔枚疾进,快到鸦鹘关时,又命两名大将分别领军插到辽阳和瑷阳之间,截断辽阳和瑷阳明军对清河城的增援。

    明军坚守清河城有很清楚的上、中、下三策。上策是派得力大将坚守鸦鹘关,迟滞后金军对清河城的攻击,为各路援军的到来争取时间,并可造成反包围之势,消灭来犯的后金军队;中策是在清河城的四周山上派出伏兵,或邀击敌人,或作疑兵之用,与清河城互为犄角,也可为各路援军的到来赢得时间;下策是孤守清河城,死待援军。这是清河建城150多年来形成的战略共识。

    特别是坚守鸦鹘关,更是能否坚守清河城的重中之重。鸦鹘关包括三道关——头道关、二道关、三道关,每关相距大约一里,依险而建,而扼守冲要。三座雄关,依次递进,互相依托,彼此呼应。 4年前,明朝都御史翟凤翀来清河城巡视时,就再三告诫邹储贤:“鸦鹘关守住,清河城才有易守难攻的地利;鸦鹘关失守,清河城就变得易攻难守了——地利的优势将转变为劣势了。”

    翟凤翀临走又反复叮咛邹储贤:“一旦有战事,你若孤守清河城,准会面临绝境;要是在鸦鹘关以重兵防守,与敌作战,清河城将万无一失!”

    在得知努尔哈赤率军来攻时,邹储贤手下的游击将军张旆和守堡官张云程都建议邹储贤派重兵坚守鸦鹘关,再派一支伏兵埋伏在清河城的山间,但都被邹储贤拒绝。

    纵观清河城大战,本来明和后金各有优势。明军的优势最为明显,地理上有鸦鹘关为屏,四围有高山可伏兵接应;守城有坚城高墙的险要可凭、有火枪火炮等先进武器可倚仗;援兵有叆阳的驻军可待、有辽阳的守军可望。

    努尔哈赤的优势有三:一是精于野战的军队;二是精干而富于进取的统治体制,三是一种谋定而动的缜密计划。

    因为人的原因,明军的优势丧失殆尽,只剩下一个清河坚城。

    后金的优势得以凸现。

    戚继光说:“大战之道有三:有算定战,有舍命战,有糊涂战。”清史专家阎崇年由此评价清河之役:努尔哈赤打的是算定战、舍命战、明白战;明朝方面打的却是失算战、糊涂战,终以舍命而失清河。

    进攻如潮后金军死伤惨重

    1618年农历七月二十一日,后金兵到了鸦鹘关,但见两山夹峙,中间一条小河,河旁一条直通清河城的土路。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为数不多的守关兵士看到努尔哈赤数万大军,不战而散。范文程(祖籍江西,范仲淹第十七世孙。出生于沈阳,明正德十二年进士,官至兵部尚书。后降后金,成为努尔哈赤主要谋士)对努尔哈赤说:“不在此设重兵,邹储贤的才干由此可见,罕王此战,清河城唾手可得。”皇太极也凑上来说:“父王身经百战,从无失手之时,一个清河城岂能挡住了父王的铁骑。不过,咱们也别轻敌,将士们已走了两天路了,难免疲困。不如在此休息一晚,养足精神好明日攻城。”

    后金兵遂在鸦鹘关宿营。

    第二天清晨,后金兵抵达清河城,立即将清河城四面包围起来。努尔哈赤却迟迟没下攻击的命令,而是另派一哨人马到四周山上巡查,得知四周山上无人马后,仍没下攻击的命令。

    范文程建议:“显然,邹储贤的战法是凭借坚城固守,等待诸路援军。我们如果久攻不下,必是师老城外,如果辽东援军赶到,我军必处不利局面。如果强攻,对方仗着坚城、仗着佛朗机、红衣大炮和火枪,我军必然伤亡惨重。不如由罕王先劝降,彼能依言而降,我后金大军兵不血刃而下清河,幸莫大焉。彼若执迷不悟,我再强攻。”

    努尔哈赤点头道:“军师言之有理,将士们,喊话,让邹储贤城墙答话。”

    只听众将士高喊:“邹储贤,罕王有话对你说,出来答话。”

    喊声一波一波地在旷野里回荡。

    邹储贤接到努尔哈赤来犯的消息,已分派人手前往辽阳和瑷阳驻军送信,并给自己和游击将军张旆和守堡官张云程各自分配了任务,三人分别负责三个城门的防守。听到喊声,邹储贤站到了城楼,披一身霞光,一副英武之姿。

    他拱拱手,对努尔哈赤说:“罕王,你本是我大明臣民,先破我抚顺,后杀我大将,已是犯上作乱。今又肆无忌惮,攻我清河,是欺我清河无人还是欺我大明辽东无人?”

    努尔哈赤哈哈一阵大笑:“好你一个不识时务的邹储贤,大明皇帝躲在深宫,整个朝政腐败不堪。我起兵是顺运天时,以有道伐无道,你若降了我,骏马任骑,高官得做。大丈夫要当断则断。”

    邹储贤怒说:“我尊重你,叫你一声罕王,不尊重你,叫你一声虏酋。你若识时务,赶快滚回到赫图阿拉,缩在狗洞里尚可保全性命,你若不识时务,敢来攻城,红衣大炮将把你炸得尸骨无存!”

    努尔哈赤劝降不成,反受了一番辱骂,大怒,马上命令攻城。大贝勒代善、皇太极等人率军向清河城猛扑过去。霎时间,清河城的四野,后金的骑兵和抬着云梯的步兵如潮水般地冲向清河城。

    城墙上也响起了枪炮声,滚木、礌石也纷纷从城墙上砸了下去。

    努尔哈赤亲自在后督阵,后金兵有进无退,一波一波地反复冲击。几次冲击之后,后金兵尸横遍野,死伤惨重。

    攻城之战从清晨开始直到满天星斗。强悍的女真军如潮水般涌向坚城,城池如波涛汹涌中的孤岛,8次如潮水般的冲锋又如潮水般的退去。明军的坚毅和勇敢在辽东的所有战争中,除了袁崇焕孤守兴城之战堪与媲美外,其他概难与之相比。

    清河守军获胜后,士气大振。邹储贤激励将士们说:“我们的成功坚守,会为援军的赶来赢得时间,援军一到,清河城的四野就成了埋葬后金人的坟场。”邹储贤还解释:“我为什么不守鸦鹘关,也不在清河城的山上设伏兵,原因是鸦鹘关无坚城可依凭,野战也不是我军所长。坚城是我之所长,火炮是我之所长。野战则是后金所长。依凭坚城、依凭火炮坚守正是扬我所长,击敌之短。况且我有一万多人马,后金只有两万多人马,兵法上说十倍围之,努尔哈赤只有两万多人,就来围攻我清河城,犯了兵法大忌,努尔哈赤的失败是必然的。”

    最后,邹储贤还激昂地说:“咱们可不能学抚顺的李永芳做大明王朝的叛臣贼子,死了也要遭人大骂八辈祖宗。咱们活着是大明的人,死了是大明的鬼。”

    邹储贤的讲话激励了守军的斗志,守城的情绪高涨起来。

    此时,城外的努尔哈赤因遇到如此强敌,死伤了众多的八旗子弟,难免有点沮丧。他对左右说:“攻破抚顺,没有多少伤亡,从前大小百余战,也没遭受如此大挫,真是阴沟里翻了船了。”左右赶忙劝解:“咱们只是受点小挫,罕王不必生气。凭邹储贤的眼界和本事哪是你的对手?”正说着,来人报告,瑷阳的明军在副总兵何世贤的率领下正驰援清河而来。

    闻听报告,努尔哈赤派人命令堵截的部队,一定要牢牢钳制住瑷阳援军,不让其向清河城靠拢。同时,对范文程说:“咱不能和邹蛮子硬拼,要智取。”范文程听了,微微一笑:“罕王还记得破抚顺的战事吗?正是罕王事先安排了内应,里应外合才轻易破了城。”范文程这一说,马上让努尔哈赤想起一个人来。

    有了这个神秘人物的登场,才有了努尔哈赤智取清河城的一出好戏。    双面间谍出场后金军屠城

    第二天一大早,邹储贤接到报告,一商队来到城门,自称有重要事面见邹储贤。

    来到城楼上,邹储贤一眼就认出商人是李继学。

    李继学就是清河城人,头脑灵活,买卖做得好。当清河马市开设时,他就瞅准这个机会做起了买卖。后来买卖越做越大,走的地方也就越多。不但来往于辽阳、抚顺之间,也常到努尔哈赤所在的赫图阿拉一带做生意。战乱的双方,都需要物资,因此,李继学到哪儿都很受欢迎。到了辽阳,说说赫图阿拉的见闻,无意间透露了许多努尔哈赤的秘密。到了赫图阿拉,也在闲聊中将辽阳方面的事传达给了努尔哈赤。后来,两方面都有意地让他做起了情报工作,李继学也就成为一个双面间谍。

    攻打清河城伤亡了不少八旗将士,努尔哈赤不得不改变强攻的打法,这才想到了李继学。

    努尔哈赤连夜派人找到李继学。刚开始,李继学不干,可来人把刀一亮,声称不从就要他一家人的性命,李继学只能接下了这份差事。

    李继学连夜准备了10多辆参车、皮货车和粮食车,带上伙计往清河城而来。快到清河城时,伙计换成了后金的强壮勇士,努尔哈赤还选了一小队人跟进,小队之后就是大队人马。

    一切布置停当,就等李继学赚开城门的那一刻了。

    邹储贤过去在辽阳总兵府任职时,就与李继学认识,也知道李继学为明军提供情报之事。但大战之中,邹储贤也不能轻易地就相信李继学,因而盘问道:“你从哪儿来?”“从辽阳来。”“来干什么?”“贺世贤副总兵有紧急军事情报要我交给你。”“贺世贤副总兵在瑷阳,你却从辽阳来,这话漏洞太大了。”

    李继学按范文程教给他的话回答:“贺总兵援军半道被阻,为了给你送信,特让我从辽阳方向来,一是避免后金察觉,二是预防,即使后金察觉了,看是从没有援兵方向的辽阳来的,也好消解他们的怀疑。”

    回答得滴水不漏,但邹储贤仍在怀疑。为了避免城中混入奸细,当努尔哈赤大军抵达时,在城外打草的百姓都不让进,致使这几人死在后金人刀下。

    邹储贤又问:“贺世贤副总兵除情报外,还有什么事?”李继学指了指身后的粮车,说:“贺世贤副总兵让我多带点粮食过来,他怕战事延长,有了粮,才能稳定军心。”李继学回答后又接着说:“至于贺世贤副总兵让我带来的情报,只能当你的面说了,那是关乎两军决战的机密,我无法在大庭广众之前告诉你。”

    正在这时,忽听远处有人冲商队大喊:“干什么的?快过来。”

    一群八旗兵边喊边冲了过来。假冒商队伙计的后金兵也冲了过去,双方厮杀在一起,不少的伙计倒下了。旁边军士催邹储贤:“参将大人,开门吧,要不都会被杀死了。”无可奈何的邹储贤轻轻点点头。

    城门开处,商队伙计立即杀死开门的兵丁,然后把住城门,埋伏在不远处的八旗兵纵马冲入。邹储贤大惊之下,率部奋力杀向城门。无奈,如潮水的后金军蜂拥而来,他只得退回城内。城内大火四起,邹储贤奔回参将府,一把火烧了府邸,也把一家人都烧死其中。

    一场血腥的巷战开始了。

    邹储贤上马提刀返身杀入八旗军中,连续杀死几个八旗军士后,突遇李永芳赶来,邹储贤破口大骂。大贝勒代善刚好赶来,立即命令弓箭手:“把那个死硬分子给我射死。”嗖、嗖、嗖几箭,邹储贤应弦而倒。游击将军张旆,也惨死于乱军中。守堡官张云程,领着残余士卒边打边退,最终死在皇太极剑下。城内一万余名明军和500户居民,一起与冲进城来的八旗兵苦战不已。八旗兵不熟悉地形,死伤甚众。

    经历了1618年农历七月二十二一个整天的厮杀,清河城血战才落下了帷幕。坚守城池的11000多名明王朝官兵全部死难。 500多户居民也全部被杀。八旗官兵伤亡达8000多人。

    得胜后的努尔哈赤命令将清河城及所属的墙堡全部拆毁,周边的房屋纵火焚烧,田地的庄稼全部焚毁,造成近百里荒无人烟。然后将所有财物掳掠一空运回赫图阿拉。破城有功的李继学直到萨尔浒大战后才正式回到女真军营效劳,并因破清河有功而封为“伯”,如今的清河城望城岗子的李伯爷坟就是他的归宿之地。

    清河城的失陷,是明王朝200多年依托长城防御的战略思想的失败。震惊之余,各种看法、各种探讨纷纷扬扬弥漫了整个明王朝。有关这方面的奏折和上书被后人整理成了一本书。兵部一名叫赵兴邦的官员给皇帝上书说:清河城的失守,就等于辽东的藩篱被全部撤除了,辽东的首府辽阳因而处于危险的境地。辽阳危急而全辽的命运就不可知了。

    几年后,辽东巡抚王再晋更是一语道破了清河城失陷的后果:辽东的军事一坏于清河城和抚顺关的失陷,二坏于开原和铁岭的沦陷,三坏于辽阳和沈阳的被攻破,四坏于广宁的被占领。初坏为危局,再坏为败局,三坏为残局,至于四坏,则弃全辽而无局,退缩山海,再无可退。反观明王朝的命运,就是照此逻辑走向灭亡的。清河城的失陷,对明王朝的震动和打击都是空前的。因而才有明史“清河既失,全辽震动”的记载。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0年2月20日 02:01
下一篇 2020年2月21日 08:53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