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龙舟竞渡经常大打出手 造船禁止妇女在场

清朝龙舟竞渡经常大打出手 造船禁止妇女在场

1907年第26期《时事画报》刊登了“竞渡毙命”的新闻。

清朝龙舟竞渡经常大打出手 造船禁止妇女在场

清朝末年,珠江上龙舟竞渡的场面。

清朝龙舟竞渡经常大打出手 造船禁止妇女在场

上世纪三十年代的龙舟赛,观者如潮。

清朝龙舟竞渡经常大打出手 造船禁止妇女在场

上世纪四十年代的一场龙舟赛,人们正在酣战。

    笔者住在珠江边,这些日子,几乎每天一早都要被江上龙舟的鼓点声唤醒。鼓点声声,疾如雷电,使人不难想象舟上鼓手、挠手和舵手的英姿,也不难想象众人争睹“龙舟景”的欢乐。纵使像笔者这样的外乡人,也真切地感受到端午的临近。

    千百年来的广州乡间,划龙舟一直是端午期间最盛大的活动,披红挂绿、百龙汇集、村村欢笑的龙舟“趁景”和“探亲”,锣鼓喧天、争先恐后、万人争睹的“斗标”,以及一开数百围的“龙舟饭”,都是不折不扣的民间狂欢,而昔日诸多的禁忌和仪式,以及与竞渡如影随形的好勇斗狠,更使这持续数日的狂欢承载了更深刻的民间记忆。

    源起

    南越先民靠水吃水

    自然要与龙王攀亲

    龙舟竞渡的风俗各地都有,但尤以岭南一带花样繁多,除了常见的“斗标”和“趁景”外,还有“踩龙舟”、“打龙舟”以及在西樵山顶斗龙舟等种种形式。

    说起龙舟竞渡的起源,人们常常把它跟纪念屈原联系在一起。不过,在岭南,屈老夫子的影响未必是决定性的,更重要的是老祖宗善驾舟楫、靠水揾食的生活传统。

    南越先民驾船的本领可不是盖的。东汉期间的《越绝书》称赞说:“以船为车,以楫为马,往若飘风,去则难从。”可要在水中揾食,不能单靠本领,还得跟海里的龙王搞好关系。专家考证,南越族是最早有龙图腾的族群之一。

    《汉书·地理志》记载:“(越人)常在水中,故断其发、文其身,以像龙子,故不见伤害也。”中原的文化大儒说起“断发文身”的南越人,总有睥睨蛮夷的优越感,殊不知这是先民的水上生存之道,龙王总不好意思伤害自己的孩子吧?

    先民文身以像龙子,那在日常驾驶的舟楫上绘上龙纹,以表达对龙的崇拜,也是很自然的事情,这或许是龙舟的来历。

    笔者读书少,不敢随便猜测,但闻一多先生的研究可以作证:“凡属于某一图腾族的分子,必在自己身体和日常用具上,刻画着该图腾的形状,以便于获得图腾的保护。而龙舟只是文身从身体的范围扩展到身体以外的用具。”

    当然,按照专家的研究,龙舟竞渡传统的形成,也有先民驱邪禳灾的需要,后来也吸收了从荆楚之地传来的纪念屈大夫的风潮。

    盛况

    龙舟趁景穿河游乡

    赛龙夺锦万人空巷

    但凡广州本地人都知道,划龙舟活动主要分为“趁景”与“夺标”两种形式。“趁景”即是各村龙舟巡游,探亲访友,就算大家一时兴起,小赛一把,也是表演赛性质。广州各地的“龙舟景”日都是祖辈定下来的,比如番禺,初一新洲景、初二官山景、初三市头景、初四新造景,数百年来不变。

    广州以前最负盛名的“龙舟景”当属增城新塘景,民间素有“不趁新塘景,不算扒龙船”之说。新塘的“龙舟景日”是五月十二,到了这天,不要说广州各地,连远在东莞的龙船都会到新塘来趁景,村前锣鼓震天,百舟云集,十分热闹。

    《增城县志》记载,“龙舟所到之处,亲戚朋友均以绸缎或布标、饼食相赠。新塘、仙村、石滩等水乡地带均于祖辈定下的‘龙舟日’举办龙舟赛会。会期一到,外地龙舟前来趁景,亲朋戚友也纷纷前来祝贺。”

    如果说“趁景”是大大的热闹,“斗标”则是大大的激烈了。斗标有顺水斗,也有逆水斗;有直线斗,也有转圈斗;有定距斗,也有不定距斗;有坐着划水斗,也有站着划水斗,总之不分胜负不收兵。且看1927年《广州民国日报》刊登的一则风俗歌:“……看见龙船长十丈,锦标罗伞甚辉煌,鼓声震动冲波浪,水色娇娇艇内装……”

    当年端午节,精武会主办的水上游乐场举行了盛大的龙舟比赛,李济深等社会名流捐赠了奖品,犒赏得胜者。由于比赛激烈,警察局还特意出动警力,维持秩序,尤其要严查各参赛龙舟,禁止携带武器,以免滋生事端。警察局的担心并非多余,龙舟“斗标”自古十分激烈,时有“火拼”现象,到了下文我们再细说。

    禁忌

    造船禁止妇女在场

    采青必须全福之人

    现代人“扒龙舟”,主要是为了娱乐,没多少禁忌,连老外也能来凑热闹。但在以前,“扒龙舟”事关敬神禳灾,禁忌多多,年轻人错了一点点,都会被老人家狠批一顿。

    先说造龙舟吧,造龙舟前,师傅要斋戒沐浴,焚香拜神,造船时绝不许妇女参观,否则这龙舟沾了阴气,就会变成阴龙船,悲催地沉到河底去。

    “起龙舟”必须选定黄道吉日,一般是四月初八。村里的壮年男子齐力将龙舟推进河里,这叫“恭请”,不能有抓、抬、提这些动作。

    “扒龙舟”期间,每天早上将龙头、龙尾从祠堂或庙里取出,每天晚上送回,迎送队伍一定是龙头先行、龙尾殿后,绝不能轻慢而行。

    女人不能“起龙舟”,更不能“扒龙舟”,她们只能远远地看。老婆怀了孕的男人也不能“扒龙舟”,此外,家里有丧事的人,同样被排斥在外。百多围的“龙舟饭”,女人照例没份,但宴席散了以后,每个男人还是可以带一份饭回家,给老婆孩子吃,分一点运气给他们沾沾。

    “起龙舟”后,还有采青和点睛等重要的仪式。《广州天河区志》记载:“起船时,要放鞭炮,敲锣鼓,待船洗刷干净并上油后,再拔几根青草,放在船头船尾,谓之起船采青。”采青后,还要用公鸡血给龙舟点睛。采青人、点睛人也必须是父母双全、家庭和睦、有威望的全福之人。

    禁渡

    斗龙火拼

    官府头疼

    龙舟竞渡是一场几乎人人参与的民间狂欢,但历朝历代官方都有非议,到了清代,朝廷不但明令禁止龙舟竞渡,还严令地方官加强巡视,将违规者用枷铐起来,游街示众。政府为什么要跟老百姓对着干呢?

    一来,造龙舟、扒龙舟、龙船饭……花费不小,这笔钱从哪儿来呢?一般是宗族的“龙船会”召集乡邻一起凑。这种“凑份子”很难做到全凭自愿,常有“勒捐”现象发生,搞得一些穷人倾家荡产。

    二来,械斗几乎与龙舟竞渡如影随形。在往日,赛龙舟一般都是以宗族为单位的,相邻宗族平常难免有纷争,“趁景”时如果狭路相逢,往往会引起一场恶斗。以前人们造龙舟的时候,挠的质地都造得很坚硬,且没有挠头,就是为了打架方便。

    广州昔日流传的民谣将这“打架热”说得活灵活现:“初一龙船起,初二龙船忍,初三初四游各地,初五龙船比,初七初八黄竹岐,初九初十龙船打崩鼻。”

    平常有积怨者,彼此的龙舟在“趁景”时碰上了,难免大打出手;“斗标”过于激烈,也常引发火拼。1907年第26期的《时事画报》就有一则《竞渡毙命》的新闻,称当年石湾的龙舟赛上,有一艘龙舟试图作弊,结果触发众怒。“立起争端,彼此持枪相向,当场轰毙罗畔乡罗姓人一名,受伤两名。”这动不动就要擦枪走火,是够让官府头疼的。

    龙舟表演

    水上秋千好惊险

    秋千是很平常的民间娱乐项目,但古时龙舟赛上的“水上秋千”表演就大不相同了。

    《顺德县志》记载:“赛事通常在五月初一开始,形式有两种:一为‘趁景’,又名‘出游’,一为‘斗标’,又名‘竞渡’,前者侧重表演技巧,龙船大者长达十丈八丈,可坐七八十人,出动时安上木雕漆彩的龙头龙尾,插彩旗罗伞,并各有铜锣和大鼓,按锣鼓节拍划动,并由健儿在船上表演秋千戏,以矫健惊险取胜。现代已无秋千戏。”

    这个水上秋千怎么表演法呢?原来,大龙船上,秋千架安于船头,船尾有人击鼓。鼓声一起,表演者登上秋千,渐渐荡起,鼓声越来越急,秋千越荡越高,待到与秋千架平行时,表演者突然放开秋千绳,翻一个筋斗,跃入水中,压出一股漂亮的水花。这样的水上表演,与今天的跳水运动相比,观赏性要强很多。

    端午节当天,家长会带着孩子,在龙舟划过的河水里游泳、洗澡,叫做“洗龙船水”,孩子可以强身健体,疾病不生,成人则不会再有被溺毙的风险。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1年6月11日 19:07
下一篇 2021年6月12日 15:3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