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官场现形记:总统曹锟为仕途顺利三次换妻

民国官场现形记:总统曹锟为仕途顺利三次换妻

 

曹锟

  民国时期曾在保定坐镇七年之久的直系军阀首领曹锟,幼年时家境十分贫寒,只是一次偶然的机会使他离家从戎。这一去,他从军中一个无名小卒,一步步走向了中华民国大总统的宝座。伴随他整个大起大落的人生,其间共有四个女人先后走进他的生活,与之相携走完其风雨沉浮人生路。曹锟先后所选这四个女人的动机,除去生理和家庭的需要外,还另有一番事业和政治的深意。

  生计艰难中为改变窘迫,选择了善持家的郑氏

  曹锟于清朝同治元年(公元1862年)生于天津大沽一个普通造船工家庭。父亲终日靠给别人在船上刨木打钉挣几个小钱养家糊口。饱尝人世艰辛受尽别人白眼的曹锟并不想到船上与父亲为伍,16岁的他便向父亲提出要去集上贩布挣钱。

  曹锟竟然有点小财运,每次到集市上卖土布,每次都很快出手,多少赚一点回来,这对于一个还是孩子的他来说简直是个奇迹。只是他有个小毛病,赚了钱必先到酒馆喝几杯。有时候喝多了醉倒在半路上,孩子们就上去抢了他剩下的钱,曹锟醒后见钱没了,也不生气,只是一笑了之。

  父亲由于终日劳作顾不上管他,再加家里也缺人手,便张罗着想早日给他成亲。此意一有,乡邻们见曹锟有些小本事,能吃上碗饭,说媒的便找上门来。父母考虑居家过日子媳妇应以贤慧勤劳为本,便从中给他选定了村内一郑姓女子。该女虽然相貌一般,也无文化,比曹还大几岁,但人聪明,性格也好,正好持家。曹锟考虑自己的家境,从生计出发,便答应了这门婚事,不久拜堂。

  郑氏的到来,果然对曹家助益不小。她身体好又能干,家里家外料理得井井有条,对曹的生意也有很大帮助。曹锟做的是卖布生意,而郑氏作为女人她懂布,什么布好,能讨女人们喜欢,有销路能赚钱,常给曹出主意。每次曹锟赶集出发,郑氏送到院门外,嘱咐曹卖完早回,不要喝酒,以免出事。有时郑氏不放心,常去半路上接他。

  曹家对郑氏十分满意,这一方面是因为她的努力使曹家光景很有起色,另一方面也因她善于处理家内家外各种关系。加之她又乐善好施,邻居谁家有什么困难,必鼎力相助。受到了家庭、邻居一致赞誉。这使在村中昔日毫无地位,与人交往不多的曹家渐渐出人头地,人缘也越来越好。因此,曹家和曹锟本人对郑氏常怀感激之情。

  婚后第三年(1881年),正当曹郑夫唱妇随,曹家光景日渐好转之时,清朝李鸿章所部淮军到天津大沽树起了招兵旗。生性胆大又不安分的曹锟受了招兵人的宣传鼓动,不给父母商量,也瞒着郑氏,扔下生计,自作主张偷偷参军入伍。

  因清末军人名声不好,当时有民谣“好人不当兵,好铁不打钉”之说,加之曹家祖辈系善良人家,以劳为本,所以对曹锟当兵举家反对。最不能接受的是郑氏,兵荒马乱的年月,夫妻又不是不恩爱,她不明白也不理解夫君非要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抑或是自己有什么过错?她也知道曹这一走极有可能是永别,所以直哭了三天三夜,但终未能阻止曹锟’的决心。

  最后无法,郑氏只有无奈表示:“你走吧,我拦不了你,但我决不改嫁,我要伺候陪伴公婆到老,支撑这个家。”自此,郑氏与曹锟分别,果然终生再未聚首,那次分别成为永别。曹锟认为,在自己最困难的时候是郑氏给他和他家带来转机,对此曹锟心存感激。并从那时开始,对夫人在自己事业上的意义和作用的认识,在他心中有了升华并打下了深深的烙印。

  郑氏和曹锟没有留下子息,郑氏默默在曹家践行着自己的承诺,直到老死曹家。

  希望新娶“添福”,娶才貌双全女高氏

  曹锟进入军队,鱼跃鸟飞,好风青云。因脑子灵活,善于逢迎表现,也吃得苦,备受上司赏识,很快由一名普通士兵,提为哨官、帮带。之后,又被选送天津武备学堂深造,于1890年毕业回营。

  其时袁世凯正奉清廷之命在天津筹建新军。曹锟迅速抓住机会,投奔袁氏。奔袁之后,有了学历,遂职衔由管带而统领、都统、提督,一路小步快跑,官星冉冉。这期间,曹锟一心仕进,对婚姻家庭暂未做考虑,可谓心无旁骛。

  恰在这时,曹锟当年做统领时的上司高某,见曹相貌不俗,善与人处,又能力突出,未来前途必无可限量,遂主动将自己19岁的胞妹高氏许曹。曹已经得知,这高氏生在殷实人家,自幼被家人百般呵护,衣食无虞,养得娇美高雅,容貌秀丽。平时又被教以琴棋书画,还擅长吟诗作赋,且感情细腻,贤慧知礼,是位典型的才淑女。

  此时曹锟正值事业上升的关键时期,他感到需要用娶妻“添福”了。何况官场应酬越来越多,层次越来越高,也急需有一个贤内相助。曹锟听过高某介绍,觉得这高氏正符合自己的需要,再加又是自己上司美意,曹便欣然接受下来。

  话说这位高氏也是心比天高,待嫁闺中时,一直刻意修炼提高自己,极尽全面陶冶,好适应将来自己理想中的高层次婚姻。今听哥哥介绍了曹锟的情况,觉得此人前途远大,正是自己所盼的人儿,便当即心动。只是姑娘家不好表现得太急迫,见哥哥征求她的意见,便故作娇羞地说:“小妹听哥哥的,只请哥哥做主吧。”自然一切顺利,不久完婚。

  婚后曹锟对高氏恩爱有加。高氏慧外秀中,甚有层次,说话做事恰当得体。曹锟出入官场,登堂入室,迎来送往,常把高氏带上,甚是风光体面。自然在待人接物甚至官场应酬方面,高氏参与其间,也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平时曹锟有时想不到的事,高氏已想到在先,给曹锟出过不少主意,对曹的事业裨益很大。第二年,他们生下女儿取名士熙,又增加了天伦之乐。

  可是细心的高氏终于发现她不是原配,曹锟的家乡还有妻室。这对心洁要强,追求完美的她,是一个不小的打击。自此她无限痛苦而不能自拔,遂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到后来竟蓬头垢面,衣食无常。虽经曹锟百般解释和开导,极尽关心体贴,好言以对,都不起效。终于1908年郁闷而死。

  军务繁忙中选富家女陈氏为内助

  不久辛亥革命爆发,清朝被推翻。曹锟随建制转革命军,并入卫京师。所部被袁世凯改为第三师,曹任师长。第二年,曹锟五弟曹钧,见兄独身已久,平日军务繁忙,亟需一位内助,便着意为他物色续娶人选。

  恰好曹钧认识一位陈姓天津商人,中上富裕之家。该家有女名寒蕊,年甫二十,生得花容月貌,倾国倾城,且自幼受到过良好的家庭教育。再加天生聪慧,处事不俗,德言工貌具备。曹钧心想,此女为嫂,定能相兄成业。时曹锟已年届五十,经五弟一番渲染,自然很乐意,遂动了续娶之念,当即请其作伐。曹锟吸取高氏教训,嘱五弟一定向对方言明原来家有妻室。

  其实陈氏商人本性唯利是图,再加商人在社会上一般有钱无势,急需在政军两界找个靠山,今见良机出现,哪还管曹锟老家有无妻室?便答应得欢天喜地。只是寒蕊十分不愿意,执意不从。问其理由,除去不愿做小外,还嫌曹锟比自己大了整整三十岁。曹钧见状,赶紧百般撮合,并以正室相许,还言明一定明媒正娶,保证不以姨太太相待。寒蕊父母更是极尽撺掇劝说,寒蕊这才勉强答应下来。

  曹锟闻讯自然高兴至极。为讨寒蕊欢心,派人对新房大肆装修,极尽豪华,还给她置办了不计其数的衣物用具和金银首饰。婚礼也办得十分隆重。寒蕊见曹锟如此守诺看重自己,也就随遇而安了。

  婚后二人感情不错,寒蕊生活惬意,衣食无忧。曹锟则官场亨通,一路顺风。迷信的曹锟认为,这都是寒蕊这一“压寨夫人”给自己带来的官运。就越发对寒蕊视若明珠,百依百顺,恩爱万端。

  到1916年,曹锟又升直隶督军兼省长,移镇保定。妻美官升,曹锟春风满面。所以一到保定,曹便大兴土木,在其办公地点直隶总督署西边,原清代直隶按察使司狱署旧址上,建起了一座宾馆式别墅,取名“光园”(意在仰慕明朝名将戚继光之意),作为他们夫妻的居住之地。

  这时的曹锟已是57岁,一直无子。说来也巧,他们夫妻住进光园之后,第二年寒蕊就有了身孕。这对曹锟来说,简直比打了胜仗还高兴,使一直为“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而苦恼忧虑的他一下喜上眉梢。便兴致勃勃找一个名气很大的瞎子算卦,让其算一算寒蕊怀的是男是女。

  瞎子问过二人生辰八字,便子丑寅卯甲乙丙丁故弄玄虚地说了一大通,最后神秘兮兮地卖了个关子:“恭喜大帅,好卦好卦,您要双喜临门了!”曹锟惊喜再问时,瞎子只是说:“天机不可全泄,好事莫说,一说就破,到时候您就知道了。”不再进一步说一个字。既是天机,曹锟也就不再问,给了卦金,辞别瞎子而去。

  打胜仗生儿子,曹锟说这是夫人带来的福

  其时正是1917年9月,窃国大盗袁世凯已死,黎元洪任了大总统,冯国璋任了副总统,段祺瑞任国务院总理。这个政权班子其实权实际上掌握在段祺瑞手中。

  段祺瑞野心膨胀,扬言“再造民国”,并下令毁弃孙中山制定的《临时约法》。孙中山闻讯,紧急在广州召开非常国会,并成立了护法军,亲任大元帅,提兵北伐,誓挽国家乱局。

  大军北压,段祺瑞和曹锟急派直系军阀吴佩孚带兵前去迎敌。吴佩孚军于1918年5月至湖南与护法军遭遇,护法军失利战败,吴军一举夺下护法军控制的岳州城。

  捷报很快传到保定,曹锟大喜,总督署和光园内人们为胜利欢呼雀跃。恰在此时,光园内又传出婴儿的哭声——寒蕊临盆,生下一个儿子!这真是捷报、儿子同时降临,曹锟高兴异常。忽然以手加额,想起一件事来,口中连说:“神了,神了!”原来他想到“去年算卦瞎子曾说我不久要‘双喜临门’,这不应了嘛!”

  兴奋中,因算命瞎子名叫司岳三,便给儿子起名叫“曹得岳”,还立即下令给瞎子盖新房挂匾。并把瞎子收入军中,委以副官待遇。专司其军政家事占卜算卦之事。瞎子一夜鲤鱼跳龙门,陈寒蕊更是母因子贵,恩宠铺天。

  无限兴奋中,曹锟官场志得意满,马不停蹄,乘势直奔更高目标和更大“福分”。此时的北京政府,实际上是直系军阀左右政局,奉系和皖系军阀心有不甘。三系军阀多次交手恶战,最终还是以曹锟为首的直系取得了胜利。曹锟虽然坐镇保定,确真正是北京政权的总后台,当时的中华民国大总统黎元洪纯粹是个傀儡摆设。

  在这种局面下,导致曹锟智昏自雄,野心再次恶性膨胀。终于经过一番精心策划,于1923年10月,曹锟带兵前去北京,发动了一次宫廷政变,意在夺取总统之位。

  这次政变,曹锟采取军警闹事,围困总统官员住宅,对住宅断水断电等一系列手段,逼黎元洪下台。黎元洪见大势已去,只有下台走人。黎元洪下台后,曹锟又在美国的支持下,上演了一场贿选丑剧。他以每人5000元到10000元的价格,收买议员500多人。虽然给了钱,曹锟心里还是不踏实,为了防止议员们再生变故,投票时曹又派大批军警宪兵包围会场,威逼恐吓,强迫投票。终于曹锟于10月5日“高票当选”,登上了他觊觎已久的总统宝座。

  曹锟认为,自己的这一切胜利,都是因为“压寨夫人”陈寒蕊给他压住了福,所以陈氏更有地位更受宠爱了。

  为多“压福”又增娶刘氏为夫人

  当了总统,权力无边,为顺利安全起见,曹锟又想到了“添妻压福”这一招。总统放风,谁不乐意顺水推舟,投其所好?身边人纷纷撺掇怂恿,这更坚定了他再增娶的决心。

  这时就有人介绍了一位19岁女子叫刘凤威,自然是绝色佳人。古来帝王对身边人有“姓名迷信”,只要姓名对帝王有妨碍,遂是大才也绝不能放在身边。曹锟问了卜易家,说“凤威”即“凤的威严”,此名对总统是吉语,有助益,无损伤。曹锟便高兴地应允。

  此时曹锟已是6l岁,加之动荡年月,官场兴衰沉浮不定,虽是嫁总统,刘氏心里并不踏实和乐意。但总统权势之大,哪容她一个孩子家说半个不字?这时远亲近邻为了个人的利益又纷纷前来当说客,全家上下更认为是千载难逢。刘氏在这种情况下,只有答应,并快速完婚,只是心情久不高兴。

  刘氏每日郁郁寡欢,实在憋闷也到街上散散步,曹锟并不限制。一日上午,刘氏穿了平民衣服来到官邸门前的街上,忽听路边有人喊:“有卦快点算,天过午时卦不灵。”刘氏驻足,有心索性偷偷看看自己的命运,测测自己进入“皇家”的吉凶。算卦人忙问:“是相面还是算卦?”刘氏怕在外耽搁太久不安全,便说:“相面吧。”

  古来吃算卦饭的人都会察言观色见机行事,他早看见刘氏是从光园官邸出来,虽穿平民衣服,但气度不凡,绝不是一般之人。便故作惊讶道:“哎呀,您的相非同一般,银盆脸,三停丰满明润,天仓地格相朝,这是一品夫人之相啊,您早晚定嫁帝王之夫。”刘氏闻说,又惊又喜,心想自己竟然真的有如此大命,怪不得鬼使神差嫁了曹锟——这算卦的真是太神了。高兴之际,立即给算卦人扔下100元大洋,喜洋洋而去。自此,她与曹锟关系陡然好转,不久就给曹锟生了一个男孩儿,夫妻关系越发密切。

  可是,刘凤威的到来对陈寒蕊刺激极大,陈氏没想到夫妻深恩就这样骤然而失,如此残酷的现实她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从刘风威进家那一刻起,陈寒蕊便在光园官邸内情绪激烈起来,不时大吵大闹,摔杯子砸碗,打奴骂仆,官邸上下整日不得安宁。

  但毕竟陈氏无错,她不仅给曹锟生过一个儿子,还给曹带来过“官福”,是陈氏伴随他走上了权力的顶峰。曹锟自知理亏,便认凭其闹。只是曹锟回到家终日面临如此家庭乱局,心烦意乱,烦躁异常,便对陈氏越发疏远越发冷淡起来。陈寒蕊虽百计使尽,也于事无补,如此适得其反,使她更加绝望。昔日恩爱顿失不再,极度抑郁之中,陈氏患上了严重的精神失常,境况十分悲惨,直至病逝,活了44岁。

  也是天道定数,曹锟以不正当手段当上了总统,举国上下一片反对之声。1923年lO月9日,时在广州的孙中山下令讨伐曹锟。冯玉祥响应孙中山号召,于1924年10月发动北京政变,将曹锟囚禁。可怜曹锟这个总统迷,虽有夫人们“压福”也无济于事了,只当了一年零十几天的总统,就被推下了宝座,直系军阀从此也一败涂地。

  曹锟后被释放,他深感大势已去,东山无望,便携刘凤威躲去天津打发日月,从此告别嚣世政海,心归平淡。这期间曹锟开始信佛,除去照顾小儿子之外,就终日与早已皈依佛教的刘凤威一起,焚香礼拜,祈祷诵经,于晨钟暮鼓中打发清冷的剩余岁月。后于1938年5月病逝,享年76岁,算得善终。

  刘凤威自从生子之后,身体一直多病,平素遍请名医,终日与药为伴,仍不得济。曹锟死后不久,她也于同年10月病逝,死时年仅34岁。刘氏虽享尽人间富贵,却未享天年,终算薄命之身。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1年7月8日 16:33
下一篇 2021年7月9日 13:0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