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时贵阳有专门招待美军的妓院 国人出高价也不接待

抗战时贵阳有专门招待美军的妓院 国人出高价也不接待

  战争带来了贫穷和失业,也带来了大批的无家可归的难民。在这里女性们可以走的唯一的路只有卖淫,如果她还不太老的话。美国兵在这些人的眼中自然是很可羡慕的猎物。在印度时就有不少小兵向我问中国的女孩子是不是漂亮,好像久已神往了的样子,无怪他们一来中国就有乐不思蜀之感。

  这一批女人分起来有几类,最“上等”的是一批社会上的名媛,如在蒋梦麟夫人领导之下,昆明的西南联大和云南大学的女生们都起而慰劳盟军参与伴舞,那初意倒是并不为错的,不过后来竟弄得计时论钱,如每小时四元美金,则大为失策,与普通的舞女没有什么分别了。

  其次的即是从香港上海来的舞女之流,她们会说英文而且是“行家”,自然得心应手,不过这种人才也不多。降至末流即是一批专做洋人生意的女人,她们并不懂英文,不过也多少会说两句洋泾浜,讨价还价的本领是有的。头发烫得奇形怪状,而且都穿了“洋服”,不过那“洋服”是用最蹩脚的印花布制成,剪裁得也十分奇异,穿在身上令人有一种特异的感觉。

  当她们被揽在洋人的手里在街上走的时候,搔首弄姿大有不可一世之势。在昆明的晓东街上的南屏戏院门口,咖啡室内,几乎全是她们的世界,那样子多半是像京戏中的《蝴蝶梦》里的二百五,满面涂得雪白,两道红唇,冷然可畏,眼睛是无神的,好像已经疲弱得不堪,狂吸着美国香烟大口地喷着。这种风景让人看了总是惨然不欢。

  给我印象尤其深刻的是一次在保山,看见在那个战后繁荣起来的小城的夜市里一个美国军官手里揽了一个小女人,看她的样子不过才十六七岁,并不曾涂了脂粉,可是也穿了“洋服”,和她那个异国的男朋友比起来,真是瘦小得可怜。想想中国是真要靠了她们去“敦睦邦交”吗?这又岂是那批豪门贵妇和大人先生之专门以招待外宾为荣的人们所曾想过的问题

  写到这里,我又想起去年(或者已是前年了)《大公晚报》的副刊上曾经刊载过几首涉江近词,是《成都秋词》和《成渝纪闻》。照我看来,其中关涉到美国兵的地方很不少,先抄两首减字木兰花:

  弦歌未了,忍信狂风摧蔓草,小队戎装,更逐啼莺过粉墙。罗衣染遍,双脸燕脂输血艳,碧海冤深,伤尽人间父母心。

  秋灯罢读,伴舞嘉宾人似玉,一曲霓裳,领队谁家窈窕娘。红楼遥指,路上行人知姓氏,细数清流,夫婿还应在上头。

  这两首都是《成渝纪闻》,大概都有典故可寻,可惜作者不曾把它写将下来,然而细绎词意,则嘉宾的骄横与豪门的无耻,已经明明白白不必研究了。其余的几首,还有不少妙句,稍摘如下:

  酒楼歌榭消长夜,休日还多暇;文书针线尽休攻,只恨鲜卑学语未能工!

  休夸妙手,憎命文章供覆瓿;细步纤纤,一夕翩跹值万钱!

  这是词人的吟咏,我觉得很有意义,至少留下了这么一段事实,再过多少年就会是可珍贵的历史。至于那些站在南屏门口,专门招揽外国人,而为一般国人所看不起的“下流”女人们的嘴里,是也有一首歌的。英文原稿是一位朋友所告诉,颇为珍贵,我设法译它一下,不过只能成为四不像的东西了。

  干净被单,没毛病,

  门户严紧,少宪兵。

  你给多少呢?

  小洋兵!

  那原文是这样的,

  CleanSheets,

  NoDisease,

  Secretdoor,NoM.P.’s

  yousay,howmuchJoe?

  原词不知出于何人之手,但一定不是妓女所作,因为她们大约还没有如此精通,那么究竟是什么“才子”的作品呢?悬想晓东街上,红裙翠袖,都用了滇南音韵唱着这首名歌;那风流高致,大概不下于唐朝王之涣的亭画壁吧?

  中国是礼仪之邦,他们自然不好意思像在印度时一般向英国政府要求供给女人(其实英政府供给的还是该死的印度人),只能任其自然发展,好在操这种“寄饮食于男女之中”的“招待外宾”职业的妇女很不少,中国政府也眼开眼闭,所以很不成问题。

  在贵阳的一家旅社里就有这么一位专接洋人的小姐,如果中国人想要,即使出上几倍的价钱也办不到,那原因我不知道。还有一种G.I.Girl,平时等在贵阳的一家百乐门饭店里,也专做洋人生意的。据说如果有中国人和她们发生了关系,则将被捉进官里去关个几年,这法律是否公布,我不知道,不过我相信这是极可能的。

  至于她们的夜度资,我不曾调查过,不过我想大抵是异常悲惨的。一般人认为美国兵都是阔少,不过有许多地方,他们也是颇为吝啬的。这里我将叙说一件很可珍贵的经验。那是在保山,一天晚上,我在城里搭一部美国军车回营房去,那时我们所穿的是驻印军的制服,与小兵无异,一部卡车中只有我们两个中国人,其余全是美国小兵,他们是到保山城里去过周末去的。时间是晚上十点,当他们爬上车来的时候,一个个酒气喷人,脚步蹒跚,已经失去清醒的头脑了。因此我有机会听他们彼此述说彼此认为十分满足的夜生活。

  他们对于这个小城真是满意极了,也难怪,在滇缅路上,处处全是穷山恶水,往往数十百里以内没有人烟,偶然有这么一个地方,不管它是多么破烂,多么污秽,然而多的是为美国人预备好了的美金兑换处、洋酒店、酒吧间和最重要的,女人们。难怪他们要叹为“奇异的地方”了。平常如果想知道一点这方面的情形很不容易,现在居然从他们的对话里得到了充分的知识,真是难得。然而作为一个中国人,默默地坐在旁边听他们说那些话,感情上是很不容易平静的。我不想多写,总之,那是很使人不欢的。

  他们在街上找到了女人就带到离城一二里外的野地里去,据说那代价有的只是一包美国香烟。这当然也是他们认为是“奇异的地方”的一个原因,在他们花了不过是六分美金,中国的小姐们就欢欢喜喜地跟了去了。这究竟是“奇迹”呢还是什么,我不想多说。只想补叙一点,在那个小城里,到处都是木头做成的小房子,里面卖的全是美国军用品,香烟最多,价钱是两千五百元一包。享用的人们则是商人,和有发财机会的官吏军官和驾驶兵们。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1年1月24日 15:38
下一篇 2021年1月25日 14:46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