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的“疯狂粉丝”:将诗集烧掉 当补药喝下

一个名叫魏万的年轻人,为一睹诗仙李白的风采,从河南济源的王屋山下开始,锲而不舍地追踪偶像的踪迹。历时半年,跋涉3000里,终于在扬州风尘仆仆地追上了李白。

古代的“疯狂粉丝”:将诗集烧掉 当补药喝下

  一个名叫魏万的年轻人,为一睹诗仙李白的风采,从河南济源的王屋山下开始,锲而不舍地追踪偶像的踪迹。历时半年,跋涉3000里,终于在扬州风尘仆仆地追上了李白。

  重量级诗人相当相信“吃什么补什么”,他将杜甫的诗集焚烧成灰烬,像喝补药一样每顿必饮,并发下誓言:“喝下杜甫的诗啊,让我的肝肠从此改换!”

  以七绝闻名的王昌龄曾被贬到龙标,日子过得相当艰难,跟随的老仆人需沿路拾落叶当柴烧。但经常有人在路边跪拜,向他求诗。晚唐诗人李洞“酷慕贾岛”,尽管贾岛是一个苦命之人;他的头上佩戴刻有贾岛头像的铜片,手中持有一串为贾岛祈福的念珠,每听说有人喜欢贾岛,他必亲手抄录贾岛的诗赠上。

  最疯狂的当数一名叫葛清的粉丝,“自颈以下遍剌白居易舍人诗,凡三十余处”,连背后也刻上了白居易的诗句并配上了画图。当时,连唐宣宗都写诗赞白居易:“童之解吟长恨歌,胡儿能唱琵琶行。”据说,《长恨歌》传到了日本后,受到上至天皇下到平民的普遍喜爱。但,白居易并没有自恃“老子天下第一”,相反他还是李商隐的粉丝。白居易晚年退休在家,很喜欢李商隐的诗文,并常说:“我来世能做李商隐的儿子就知足了!”

  在宋代,苏东坡无疑是人们心中最大的偶像。他的诗文影响大,以至于其生活情趣也被视为经典加以模仿。例如与他相关的美食“东坡肉”“东坡饼”“东坡鱼”等,一直流传至今;他曾在具有制壶传统的江苏宜兴小住,随即出现了“东坡壶”;甚至他所戴的那种高简短瞻帽,都被士大夫争相效仿,称为“子瞻帽”。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