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皇宫养猫泛滥:新生皇子被叫春声惊吓致死

据史料记载,明代宦官机构名目繁多,数不胜数,光叫“房”的就达几十,如御酒房、弹子房、牲畜房、刻漏房、甜食房、更鼓房、汉经房、道经房、御药房、弓箭房、御茶房、猫儿房、鹰房、豹房、百鸟房等。

明朝皇宫养猫泛滥:新生皇子被叫春声惊吓致死

  纵观明史,不难发现,自成祖以降,多为庸君,或沉溺于酒香色欲,或迷乱于法器术物,什么江山呀,社稷呀,民生呀……统统地置之不理,一心贪恋奇珍异宝,醉心稀禽罕兽……极乐当下,时不我待。

  据史料记载,明代宦官机构名目繁多,数不胜数,光叫“房”的就达几十,如御酒房、弹子房、牲畜房、刻漏房、甜食房、更鼓房、汉经房、道经房、御药房、弓箭房、御茶房、猫儿房、鹰房、豹房、百鸟房等。沈德符《万历野获编》载:“大内自畜虎豹诸异兽外,又有百鸟房,则海外珍禽,靡所不备,真足洞心骇目。”这些“房”的设置,本是为了“感触生机”而“广胤嗣”,即多得龙子龙孙,后演变成害。百鸟房中,最受宠爱的算是鸽子,有宫词为证:“日霁风和试雪翰,盘空更上五云端。外边认是宫廷鸽,依约铃声揭处看。”

  至于明代豢养“宫猫”,已是登峰造极。太监刘若愚在《酌中志·内府衙门职掌》中记载:“猫儿房,近侍三四人,专饲御前有名分之猫,凡圣心所钟爱者,亦加�管事职衔。”猫儿房是“宫猫”的管理机构。它的职责不仅是管理好大量的“宫猫”,还要在众多的“宫猫”中选拔佼佼者,觐献给皇帝。皇帝喜欢的自己留下,其他则赏赐于皇亲国戚。这些“宫猫”和人一样,分三六九等,公的叫“某小厮”,母的叫“某丫头”,得到皇帝和后妃们特别宠爱的,无论生前还是死后,该赐名的赐名,该封号的封号。有了职衔的猫就叫“某管事”,它们享受特别待遇,即“随同内官数内同领赏赐”。由于“宫猫”主人的官衔不同,所以这些“猫管事”们也就有了“大管事”与“小管事”的差别。特别有意思的是,有的公猫被阉割成了“公公”后,一般叫“某老爷”。猫老爷在“宫猫”中享受一定的待遇,地位挺高的。

  如果“宫猫”得到皇帝的恩宠,那就了不得了,生有风光,死有哀荣。

  嘉靖初年,有一只“宫猫”通体毛色淡青,双眉洁白,性情温驯,善解人意。经猫儿房推荐,这只叫“霜眉”的“宫猫”得到嘉靖皇帝的喜爱,日夜伴随皇帝左右。时间稍长,“霜眉” 就熟识了皇帝的日常习性。皇帝起身或外出,它必先导;皇帝就寝入睡,它不离左右。如果它遇到饥渴或需要大小便,也一定要等到主人醒来方才离去……因此,皇帝愈加溺爱,并封它为“虬龙”。“虬龙”死后,嘉靖伤心不已,下令葬于万岁山北侧,立碑祭祀,命为“虬龙冢”。

  为了解除嘉靖皇帝失“霜眉”之痛,猫儿房又千选万遴来一只狮猫,以填补皇帝内心的空虚。据《万历野获编》记载,这只狮猫死后,“上痛惜,为制金棺,葬之万寿山之麓;又命在值诸老为文,荐度超升”。这实在难为了那些饱读诗书的大臣们。一个叫袁炜的侍讲学士,因写出“化狮作龙”之句,得到嘉靖皇帝的赏识,后被提升为少宰,加一品入内阁,享尽荣华富贵。

  这些玩物丧志的皇帝,万万没料到“宫猫”盛行所酿之患。特别是猫儿发情时期,嘶叫不绝,上蹿下跳,猫影幢幢,那些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岂能遭此惊吓,有的竟抽搐成疾,甚而夭亡,而侍奉婴儿的乳母、宦官却不敢进言。另外,供养这些“宫猫”,耗资巨大。仅以乾明门豢养的12只猫(非宫内)为例,每年消费猪肉1700多斤,肝365副。更何况“宫猫”繁多,享受更盛。

  明代猫儿房和“宫猫”的繁盛,折射出一个时代的风貌。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banquan@lishi.net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